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令玲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444號醫院 > 第17章 掛號

444號醫院 第17章 掛號

作者:黑色火種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2-29 22:25:30

戴鳴看著一旁還在熟睡的潘怡蓁。

她似乎睡得很沉。

戴鳴迅速收拾了一下,給潘怡蓁留下一張字條,就迅速離開了酒店。

一種不可言喻的恐懼不安充塞了他的內心,他有一種直覺,或許接下來,不是他不再畫畫,就能解決這一切的。

他上一次這樣不安的直覺應驗,還是汐顏姑姑去世的時候。

戴臨和戴鳴曾經有一個和他們幾乎可以算是同齡人的姑姑,名叫戴汐顏,甚至戴臨比這位姑姑年齡還大一些,但小時候他們都特彆崇拜汐顏姑姑。

汐顏姑姑性格非常堅韌不拔,做事永遠迎難而上,即使爺爺奶奶反對,她依舊堅持將來要做射箭運動員。戴臨很大程度受到她的影響,從小一直刻苦學習。

十年前,汐顏姑姑和爺爺奶奶一起在一場空難事故去世。當時,戴臨和戴鳴都是親自送姑姑一家人登機的。

那時候,他就莫名有一種強烈的不安感,連他自己都無法解釋這種不安的源頭。

現在他又有了這樣的感覺!

戴臨不得不承認一個事實。

在立威這一點上,謝成俊做得很成功。

讓一個住院醫師去看守太平間,這在醫院內基本可以屬於“職場霸淩”的範疇了。

“小戴啊,工作完成得不錯嘛。”

戴臨提前了一個小時來上班,並早早地來到主任辦公室,來拜訪謝成俊副主任當然,現在是代主任。

“謝主任”

“唉唉唉,話彆亂說,應該稱呼我謝代主任,”謝成俊擺了擺手,說:“昨天的培訓,嚇到你了吧?”

“還還好,其實。”

謝成俊隨後說道:“小戴啊,說句實話。印院長他,對你的升級速度很不滿意啊。你說你,開局就是滿級神裝金手指,怎麼混到現在,都還不能獨當一麵呢?”

滿級神裝?金手指?

我是不是還得綁定一個日常釋出任務的係統啊?

關鍵是這什麼神裝金手指也不是我想擁有的啊!

謝成俊隨後又說道:“嗯,所以,我隻好在培訓你的力度上,有所加強了,一切都是為了不辜負印院長的囑托嘛!你說是不是啊?”

“是是所以,我想問一下”

戴鳴抬起右手,指著手心問道:“這個傷口,至今還在。”

“嗯,這是為了方便監督你。”

“謝代主任,這這恐怕不太好吧?”

雖然謝成俊說稱呼拗口,但戴臨可不敢在這種稱謂上馬虎。謝成俊很可能將會是新的怨靈外科科室主任,還是和他搞好關係比較好。

之所以一大早就來找謝成俊,也是出於這個目的。

“那也行。”謝成俊點點頭。

戴臨鬆了口氣,隨後就看到手心的傷口,漸漸消失。

“謝代主任,我接下來一定會儘心竭力,在怨靈外科好好完成”

“小戴,昨天隻是一個開始。你不會以為?培訓就那麼簡單吧?怎麼會呢?其實,我還挺遺憾的,值守太平間,其實還挺鍛鍊醫生的。接下來,培訓會從今晚開始。”

“那今晚的培訓是?”

“今晚的事情,今晚再說嘛。你不必心急。”

“我我知道了。”

戴臨隻能萬般無奈下接受了眼下的現實。

科主任辦公室內,謝成俊拿起一個茶壺,給一個倒著不少枸杞的杯子裡麵添水。

“他是個危險人物。”

謝成俊說出了這麼一句話來。

然而室內冇有任何可以和他對話的人存在。

而且,剛纔那個聲音,充滿著冰冷,肅殺,完全和謝成俊平日的感覺不同。

“啊咧?很危險嗎?我覺得還好啊。”

謝成俊隨後又說出一句話來,這一次,聲音的語調變得和剛纔截然不同!

“我冇覺得他很危險啦!你說你昨天乾嘛弄那麼狠,雖然我也覺得調小戴去太平間也是個不錯的曆練啦。”

這一次,聲調又變成了往日那種玩世不恭的感覺。

他一邊說著,右手一邊將眼前的杯子拿起,剛喝了一口,他的左手就狠狠將那茶杯按在桌子上!

隨後,謝成俊那冰冷的語氣再度傳出:“你不要這樣心不在焉的!他的眼睛源於惡魔科!這樣的危險人物,不能任由其發展下去!”

“這是印院長的想法啦,絕對不能違背印院長的命令。嗯,無論如何,這都是我作為怨靈外科副主任的職責啊,啊不,應該說,是我作為未來的怨靈外科科室主任的職責。嗯,冇錯,說到這裡,我已經考慮好,等我當上怨靈外科科室主任的話,我已經想好未來的一些方針了。首先,就是關於手術方麵。目前怨靈外科最大的問題是什麼?那就是手術!”

“不是,我在和你討論那個危險人

物的問題”

“我一直以來都認為,全魂魄切除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完全就不考慮患者未來的生活質量的問題嘛!這一落後陳舊的思想,正是因為我們靈異醫生在患者麵前,過於強勢,所以我們隻考慮醫生本身的患者死亡額度問題,卻不考慮患者的未來生存質量問題,這是很不妥當,很不妥當的。嗯”

“不,是我”

謝成俊的嘴巴隻是勉強擠出了幾個字來,就又開始滔滔不絕:“現在聽我說!咳咳,嗯,關於手術方麵,我的看法是,魂魄全切,其實是冇必要的。如何精準切除詛咒,纔是考驗一個外科醫生的水平。現在外科科室在選拔人才上,手術水平的問題,必須是最根本要考慮的問題。我先從第一魂開始說起吧”

“你”那個冰冷的聲音,現在隻能勉強擠出一個字來。

“大多數的人,都是三魂七魄的靈魂結構,當然,也有少數人會具有特殊情況,所以我得嚴謹一點加上大多數這三個字”

戴鳴今天完全無心工作。

甚至,他現在都不敢去拿筆。

那個恐怖的女鬼始終盤踞在他的腦海裡揮之不去。

而且,他現在開始發現一件事情,如果他接觸到筆,就下意識會想要畫出來。

戴鳴的同事都發現他的異常了。

“小戴,你怎麼了,今天一整天看起來都魂不守舍的樣子?我剛纔看你出了很多汗啊?”

“冇有冇有”

戴鳴抹了抹額頭的汗水,說:“你看錯了吧嗯,你是要件是吧,我給你找找看。”

隨後,戴鳴翻開一旁的抽屜,拿出一疊件,遞給對方,剛要將抽屜關上,忽然他發現在抽屜的角落,有一張紅色的紙片。

“這是什麼?”

戴鳴將那張紅色的紙片拿了出來。

看起來是一張名片。

上麵,有著一個黑色的骷髏和黑色的十字架。

“444號醫院?怨靈外科謝成俊副主任?”

撫摸著名片的刹那,他的身體都開始顫抖起來。

可以治療鬼魂詛咒的醫院???

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這樣的醫院?

他不再猶豫,拿出手機,就撥打了44444444這個號碼。

很快,就接通了。

“是444號醫院嗎?”

“冇錯,先生。”

“我想掛號”

“要掛什麼科室?我們有普通門診,專家門診,不同的收費標準。不過,我們收取的是靈療點。”

“靈療點是什麼?”

“我們的院長會對你未來的人生進行一個總體分數的計算,這就是靈療點。然後從中扣除掉你未來的一部分,作為你的醫藥費。”

“我想掛謝成俊副主任的號。請問要多少靈療點?”

失去未來的一部分?

戴鳴因為這件事情,失去最多的,就是他的夢想了。

他寧可拿一部分的未來,去換取自己的美術夢。他不想繼續這樣被折磨了。

最重要的是,他感覺這就好像是一種詛咒。

“謝副主任的話,我幫你查一下嗯,你的運氣還不錯,謝副主任的號本來很難掛的,但正好他三天後的下午兩點到三點有特需門診號,但是價格會比較昂貴,靈療點有300點。如果同意,我就為你預約。三天後的下午兩點,444號醫院會派專車將你送入醫院,然後你要去掛號處進行掛號。”

靈療點超過100點,是不能患者口頭同意就扣費的,還得要去一樓掛號處繳費。

“好,我知道了。我的名字叫做戴鳴,我的身份證號是”

“我們查得到你的身份。已經為你預約登記了。嗯,我得提醒你一下,隻有在就診前三小時,才能打電話取消預約,否則無論你願意與否,都會被我們醫院的救護車送入醫院。”

“救護車?”戴鳴愣住了:“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我的情況冇有嚴重到要出動救護車吧?”

“和情況嚴重與否無關,無論是否嚴重,我們都是用救護車接送的。”

“那,我把我的地址”

“冇必要報地址。無論你在地球的任何地方,救護車都會來接你的。”

還能有這種操作的?

“好,我知道了。啊,對了,我想和另一個人一起來看,可以嗎?”

“另一個人?”

“嗯,她叫潘”

“好,我知道了,我幫你們預約好了。但是,救護車來接你們的時候,你們必須待在一起,距離間隔不能超過十米,這樣,才能將你們一起送入醫院。到時候,你們一起去掛號處掛號就可以了。”

“好,謝謝你。”

打完這個電話後,戴鳴整個人都恍如在夢裡。

現在,隻有兩種可能,要麼是他和潘怡蓁都精神分裂了,要麼就真的是一種詛咒。但是,兩個毫無關聯,住在不同城市的人,卻畫出同樣的畫的可能性怎麼看都是可以忽略不計的。

“治療詛咒的醫院”

戴鳴打開瀏覽器,在搜尋引擎輸入了444號醫院,結果一搜尋,都是一大堆醫院的廣告。

他看了半天,完全冇有搜尋到他想要的。

“小戴,你哪裡不舒服嗎?”旁邊的同事看著戴鳴瀏覽的網頁內容,問道:“怎麼在搜尋醫院啊?”

“不,不是,我隻是隨便搜一搜而已。”

同事則說道:“有病的話,還是得及早去看。你要請病假嗎?”

“不,不請病假。”

請病假那是要有醫院診斷書的才行的,這444號醫院能提供嗎?隻能用年假來扣了。

午休時間,戴鳴走到單位外麵,拿出手機,給潘怡蓁打了電話過去。

“喂,潘小姐,是我,戴鳴。”

“哦怎麼了?”

戴鳴正在組織語言,考慮怎麼和潘怡蓁說444號醫院的事情。

這種如此荒誕離奇的事情,的確不是一般人能相信的。

“你怎麼不說話?”

“潘小姐,你覺得我們遭遇的事情,該怎麼獲得一個合理的解釋?我在半睡半醒的狀態下,畫出了那樣的畫。一個清醒的人都很難畫得那麼逼真!”

潘怡蓁一下沉默了。

顯然,潘怡蓁不是冇有思考過戴鳴說的問題。隻不過,她在感情上並不願意接受這一點而已。

“你你是想說,我們招惹了什麼邪祟嗎?”

如果冇有這樣的經曆,多數人很難接受這樣的現實。

但是,目前來看,這樣的說法,潘怡蓁似乎覺得也不是那麼不可理喻了。

“是我就是這個意思。我總感覺,''她''真的在看著我們。”

明明是在大太陽下,可是戴鳴卻覺得毛骨悚然。

“所以”

“晚上我們見一麵吧,我想給你看個東西。”

他拿著手上的那張名片,說道。

“什麼東西?”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和你說纔好,總之,晚上我們見了麵再說。”

結束了和潘怡蓁的通話冇多久,戴鳴正打算回單位大樓裡麵去,忽然間,戴臨又打電話給他了。

“戴鳴,我想和你談談,晚上你有時間嗎?”

“晚上?”

“你說過,會拿一些你之前畫過的畫給我看看的。”

“嗯,戴臨,算了,不用了。”

“不用了?”

戴臨此時剛剛在食堂吃完飯,到醫院的樓梯間內,給戴鳴打電話。

“嗯,不用了。戴

臨,這件事情,我暫時打算不去想,就先這樣吧。”

“喂,戴鳴!戴鳴!喂!”

戴鳴就這麼掛斷了電話。

戴臨一時間不知道戴鳴為什麼忽然態度大變。

“是因為昨天晚上那個女的嗎?”

無論如何,戴臨不知道也就算了,既然知道了這件事情,無論如何都絕不可能放手不管了。

他必須要確定,戴鳴的這種症狀究竟是否是遭到了詛咒,是進行保守治療,還是要進行手術。如果是需要咒物的話,戴臨打算自掏腰包為其購買。

不過,他現在倒是對謝成俊有些心有餘季。他什麼時候還會給自己安排試煉?

“說起來現在”

高闔顏應該已經到了馬來西亞那邊了吧?

也不知道她現在情況怎麼樣。

戴臨拿起手機,想要聯絡她,但是,又擔心影響她考試的心情。畢竟戴臨對高級職稱考試還是一無所知的,也不清楚她是否在做什麼準備。

“你能活著回來吧?高闔顏?”

此時此刻,戴臨第一次非常自然地叫出了她的名字。

對於高闔顏,戴臨一直是懷著一種敬重的心情的。他過去也曾經跟隨醫院去過地震災區,但他自問,主動成為這樣一家醫院的醫生,他未必能夠做得到。而高闔顏不僅做了,而且很顯然,她至今無怨無悔。

戴臨走出樓梯間,結果正好迎麵撞上了一個從旁邊走過來的醫生。

雖然能透視,但戴臨也不會時時刻刻開著這個能力。

“啊,對不起!”

隨後,戴臨看向對方。

那是一個有著一頭捲髮,戴著眼鏡的青年醫生。

“你是我們科的實習醫生夏笠吧?”

那戴著眼鏡的醫生有幾分尷尬地說:“不好意思,戴醫生,撞上你了。”

“冇有,是我不小心。”戴臨打量了對方一番後,說:“我聽說,你和嬴子夜醫生一樣,都是”

“對。”夏笠點點頭,“那座地獄公寓的住戶之一。我現在在醫院實習,希望早日能去救回我的同伴。”

“ www.ukansh.com好,你加油吧。”

此時的戴臨,還並不知道他日後會和眼前這位實習醫生將建立怎樣的淵源

晚上。

戴鳴和潘怡蓁約定在了一家比較熱鬨的火鍋店見麵。

在這種人聲鼎沸的熱鬨地方,才稍稍能驅散一些戴鳴心中的恐懼。

但今天,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戴鳴總感覺火鍋店裡麵的人少了很多。

潘怡蓁此時已經等候在那了。

“對不起,我來晚了。”

“冇有,是我來太早了。”

戴鳴拿出手機掃碼,對她說:“你能吃辣嗎?”

“可以。”

“好”

“吃什麼不重要,我想問一下,”潘怡蓁問道:“戴先生,你想要給我看的是什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