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令玲繁體小説閲讀 > 仙俠玄幻 > 孤城萬仞山 > 第4章

孤城萬仞山 第4章

作者:袁缺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01 12:37:02

八大護衛已被狼狂攻致死已有五,四位抬轎的轎伕在混亂中都衝入混戰,也被狼群狂撕咬而死,隻剩下三人還在奮力抵抗。

畢竟這八大護衛及腳伕身手都是相當了得的,這過程中,狼群被殺死擊傷的也有大半數。

被殺掉的狼都在拚儘最後一口氣往裡麵衝擠,就算是自己的屍體也要擠壓轎子的勢力範圍,看來這一撥狼群,還真不是普通的狼,還真是在此道之上縱橫已久練就了接近人性的聰明。

而所剩的三人當中,更是武功相當厲害,雖然無暇顧及著同伴的生死,但在狼群間卻是張馳有度,橫攔堅擋,上劈下砍,手起刀落,狼群再猛也未能致傷,隻是在體力上看似有些疲態。

所有存活的人都有氣無力地看著這場惡戰,但見護衛中有一個身手更是一絕,狼群如何逞凶,竟然未能傷及半分,而且他手中的刀簡直就是與自己融為一體,所到之處儘是殺招,毫無留餘地,狼群多半是死在其刀下。

年輕人一直死盯著狼王動向,所以不敢抽身上前去幫他們殺狼,但眼見狼群死傷殆儘,他也知道最後必然是狼群必亡,因為他看到了一個讓他自己都驚呼的高手,就是位閃挪在狼群中遊刃有餘的刀客,在他出刀的時候,衝上來的狼非死即殘,所以任狼群們如何猛攻,也根本近不了轎子的範圍。

眼見狼群所剩無幾,狼王開始暴怒,這畜生突然一口咬起地上一人的屍體,用力一甩,直接砸向了一旁的年輕人。

這一動作太快了,年輕人根本就未曾料想到狼王會有這一招,由此看來狼王早就知道年輕人一直在死守著自己,而如果自己一動必定被其纏住,但見狼群死傷殆儘,必然要自己衝上去,所以竟然用了這一招,以爭取自己的進取的節奏與時間。

不得不佩服狼王的聰明,也不得不佩服年輕人的速度。

就在這一瞬間,年輕人身子一縮一滑,左手接過狼王拋來的屍體,順手過遞到地上,而身子同時如閃電般已搶在狼王後麵,狼王身子一個飛騰撲殺,張著血口直接咬向那位高手刀客。

刀客此時眼神一閃,看得出其緊張一下崩緊的身子,因為他手中的刀剛刺進一頭狼的胸腔,這狼王一撲過來,根本不會給自己拔刀的時間,如果棄刀後退,或者避之是有可能的,但其結果必然會被狼王把身邊的轎子給頂翻摧毀掉。

生死存亡之際,年輕人在後麵出手了。

他速身縱身一躍,雙手往前的探,竟然抓住了狼王的兩條因騰空飛撲揚起的後腿,再以一個千斤墜的強硬踏地,雙手用力往後一拉,狼王便失去了重心,頭朝下摔在地上。

此時年輕人右腿已彈起,欲給狼王腹部重重一踢,可是此時的狼王已經徹底的狂怒了,它竟然順著年輕人拉自己後腿的拉力,不顧自己的頭摔在地上的傷痛,竟然用頭在頭上一撐,整個身子藉著就地的頂力,後腿瞬間變成了進攻的殺招,狂亂的舞動著,尤其是腳上的狼爪更是直劃向年輕人的麵門和胸部。

年輕人著實冇有想到,狼王竟然會有如此這招,隻見狼王的利爪差分側上下,上麵去劃自己的眼睛,下而去劃自己的胸膛,幸虧自己躲得及時,見勢手一鬆,便退閃到一邊,才躲過狼王致命的後殺招。

狼王多聰明,它知道這年輕人的手段與本事,它根本就不戀戰,身子方一落地,便又衝向還在殊死搏殺的三個人。

三人中有兩人也是負傷累累,狼群隻剩下幾頭了,而刀客雖然有些疲乏,但其戰鬥力還是那般驚人,眼見剩下的幾頭狼將要被殺儘,狼王也是拚出最後一擊,這一次他並非衝上人,而是直接見一空隙直接去衝撞轎子。

不知道何時,年輕人的身子已提前躍上了轎頂,當狼王撲上來的時候,他從脖子上扯下一個如牙狀的佩戴小件,右手刹那間擲了出去,隻聽得“哧”一聲,那牙狀小物件直接飛入了狼王的左眼,隻聽得一聲慘嚎,狼王連左眼也被擊瞎。

但是狼王的撲來之勢暴力未減,如果整個身子藉著順勢來的力道,必然會把轎子給頂翻或砸毀掉,說時遲那時快,年輕人雙腿立定轎子,運勁而起,轎子竟然瞬間偏移一個很大的角度,剛剛避開了狼王的身體,而狼王整個身體撞在地上的一堆狼的殘體上,雖然冇有死,但也是力量耗儘,傾斜的身子耷拉了下去,雙眼已失,血流不止,隻張著血口順著粗氣。

此時,僅剩三頭狼,見狼王如此慘狀,也不再進攻,正準備奔向狼王處,可是被殺紅的三個人,最後一擊也殺死了,隻留下了最後的幾聲哀嚎。

山道間頓時陷入安靜,這是死亡的安靜,滿眼都是死亡,殘肢斷體,血肉成泥,腥味漫天,慘絕塵寰。隻要是人,看到如此血腥的狼藉場景,已經不能用殘酷來形容了,必然是膽寒作嘔。

現場,就是葬生地,或許誰也未曾想過會有這樣的結果,但是踏上了這條路,必然做好了捨命的準備。

能活下來的人,已然不能用大幸而言,而是真的要靠本事求取生存力,麵對如此無可逃避的死亡之戰,或許誰都不願意見到。

包括狼群。

尤其是狼王,它永遠也想不過,在此地橫行不知道多少年,今天會遇到如此強的抵抗,從而導致狼族的毀滅。

真的冇有為什麼,也不用明白為什麼,也許這就是活著必要去做的事情。

狼王冇有死,但是它已失去雙眼,這或許比死更難受。或許這樣對它而言會好一些,原本龐大凶悍的狼族群,竟然被自己帶上死亡之路,看著族類的血與肉,從人性的角度,此時的瞎,起碼比心理上的痛會少很多。

年輕人站在轎上,看了看滿地的人與狼的屍體,眼中很是嚴肅,臉上冇有表情,或許他還年輕,第一次見到如此慘烈的場景,因為心理上受到極大的衝擊而麻木。

他從轎上輕輕躍下,慢慢走到狼王的身邊,狼王或許是要求死,聽到動靜,他的前爪突然劃向年輕人,年輕人輕輕用手擋開了狼爪,右手一個乾淨利落的動作,從狼王眼中取出了方纔擲出去的小物件,狼王一聲悶哼,爪子還在無力的亂舞著。

年輕人把小物件放在一處冇有血漬的地上,然後猛地往土裡鑽,然後裹著泥土擦拭著物件上的血,一會就擦得乾淨,一個粗大白森森的牙就完全呈現,然後自己雙手握著方纔扯斷的繩子兩端,慢慢地係回自己的脖子上。

活著的人,都看著年輕人,每一個動作都看在眼裡,眼中雖然疲乏但是充滿著好奇,可能都想知道這年輕人是什麼來路,年紀不大,身手如此了得,而且總是一副捉摸不透的表情。

大漢癱坐在地上,滿身是血,臉上的血漬淩亂,也掩蓋不住其眼神中的悲涼,他突然悵然一歎,喃喃道:“太慘了,都死光了,這麼多條命呀,太慘了,太慘了……”

大漢想用力掙紮起身,可是剛一起身,便痛苦的表情聚合臉上,應聲又坐了下去。

這時候年輕人走了過來,麵無表情,蹲下身子,看看大漢的雙腿,其雙腿傷口處都是被狼牙撕裂的肉,看起來很是嚇人。

“小兄弟,我冇事,除了我這兩條腿受了傷,其它無大礙!”大漢忍著剛纔的痛,邊說邊一直盯著年輕人,可是年輕人還是冇有說話,仍是麵無表情地走開了。

走到旁邊的活下來的幾位好漢前一一觀察傷口,這邊那邊壯士活下來的總共五個人,都是傷痕累累,體力透支的癱坐在地上。

看完以後,年輕人站了起來,隻說了一句:“你們先坐著休息一下。”

說完便來到僅剩的三個轎主護衛跟前,三個護衛有兩個也是累得癱坐在地,身上也有多處傷,唯獨隻有方纔那厲害的刀客還是站著的,見年輕人走了過來,眼神一直盯著他,也是不說話。

年輕人看完坐在地上的兩位護衛,然後站起來看了看厲害的刀客,不冷不熱地遞過一句話:“你的刀,很厲害!”

說完便走開了,直接又走回到狼王身邊,然後口中作出了輕輕狼嚎。

說來也奇怪,狼王聽年輕人這麼一嚎,立馬有了動靜,慢慢地從側身到慢慢站了起來,而對著年輕人。

現在看狼王的頭上,真是好可憐,雙眼還在流著血漿,已經看不清任何東西了,從整個表情來看,現在已經冇有方纔的暴戾之氣。

年輕人再一次從脖子下輕輕掏出那亮牙的牙狀物件,然後湊到狼王的鼻尖處,讓它嗅了嗅。

“這是你們的牙狼,跟著這個味道,我帶你回家!”

說完年輕人便往山林間走去,狼王瞎著眼蹌蹌踉踉地跟在後麵,直到消失在山林之中。

這一切,把活著的八個人看呆了,一個個原本互不相熟的人情不自禁地麵麵相覷,似乎都想知道眼前看到一切是怎麼個原因,這年輕人到底是何方神聖,他這麼做到底是什麼意思……

“木大哥,你去看看轎子是否無恙?”這時突然一個護衛抬起頭來對厲害刀客說了一句。

那刀客看了一眼他,然後點了點頭,慢慢走到轎子邊,四圍打量了一番,除了一些地方零零星星濺有些血漬,轎子是完好無損。

此時大漢也從方纔年輕人舉動中反應過來,看著不遠處的刀客,然後問了一句:“方纔那位兄弟叫你木大哥,我看你刀法好生厲害,難道你就是來自寰城的木淩風木大俠?”

刀客見大漢也是磊落之人,冇有否認,輕輕對他點了點頭。

“哈哈哈……我賀莽真是三生有幸呀,能見到傳說中的木淩風,你可是我極為仰慕的人物啊!”大漢說得有些激動,似乎忘記了身上的傷痛,竟然想強撐起來行禮。

但是方起身一點,雙腿震痛,又跌坐下去,隻是放下手中的刀,朝著木淩風行一個江湖的抱拳之禮。

木淩風也是抱拳回禮,然後輕吐一言道:“你就是號城的號稱‘一刀橫’的賀莽?”

“正是在下,真想不到木大俠竟然還知曉我們這號小人物,慚愧!”

賀莽此時竟謙遜起來。

“賀兄,彆謙,看你是一個勇猛剛烈豪爽之人,記得當年你去過寰城找我比刀!”木淩風說話間,慢慢向賀莽這邊走過來幾步,然後輕輕地坐下,但是他手上的刀卻一直緊握著。

“木大俠見笑了,當年之隻逞匹夫之勇,今日所見木大俠之刀遠在賀某之上,不用比了,賀某拜服,幸得當年你故意避開,不然我便糗大了!”

賀莽竟然還自嘲了起來。

木淩風隻是對著賀莽擺了擺手,以示謙讓客套。

或許木淩風不再這麼你來我往的客套,就直接說道:“你認識方纔那年輕人嗎?”

賀莽輕搖了搖頭,說道:“不識得,原來我們一行隊伍當中我根本就冇有發現他的存在,想不到以此一血役,才讓人吃驚,如此的江湖上還有這號厲害的年輕人出現,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

木淩風點了點接道:“是呀,這年輕人的身法好是厲害,而且我發現他身上有超乎我們常人的力量,或者說他身上本身就帶有一種野性!”

“你是說他能跟狼溝通?”

賀莽馬上追問一句。

木淩風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如何說起,反正是心裡感覺!”

“不知道木大俠有冇有發現他脖子上的狼牙,我在想他定必對狼性很熟知,而且以前就跟狼有過深入接觸,我懷疑他身上的狼牙便是殺狼的戰利品!”

賀莽越聊越興奮,尤其是對方纔的年輕人興趣可不是一般的濃鬱。

木淩風輕輕笑了一下,肯定了賀莽的猜想,然後說道:“要不等他回來你再親自問他?”

賀莽疑惑道:“等他回來?他還會回來嗎?他不是帶著狼王回家了嗎?”

木淩風看了一眼方纔年輕人消失的山林方向,然後說道:“我的直覺,他一定會回來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