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令玲繁體小説閲讀 > 仙俠玄幻 > 孤城萬仞山 > 第5章

孤城萬仞山 第5章

作者:袁缺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01 12:37:02

“真想不到,在這生死一役之後能遇上兩位大俠,確實很幸運!”

兩個人一直聊得起興,都忘記了旁邊還有幾個人。

若不是癱坐在身旁的四位壯士中一位說話,木淩風和賀莽必定還會繼續就著年輕人的話題猜想聊下去。

“這幾位大俠是?”賀莽抱拳行禮,稍作歉意地請名。

“我是來自鵬城的陸修平!”

“我是來自勉城的李孤清!”

“我是來自龍城的蕭然”

“我是來自扈城的時不待”

四個都做了自我介紹,都是來自不同城域的江湖好手,而且都是曆經血戰最後存活的能人。

四人使的兵刃各不同。

鵬城的陸修平,個子不高,但是甚是壯實,使的是一副靈動善舞的小型銅錘,儘管銅錘上染滿血漬,但仍掩蓋不住其錘體上的精刻獸紋。

勉城的李孤清,雖然坐著,但也看得出身材頎高,使的是一杆伸縮自如的銀槍,方纔在與狼群混戰中,其銀光閃閃的槍頭,不知道挑刺了多少頭惡狼。

龍城的蕭然,儘管臉上的血漬濺染,但看得出來其俊儒的模樣,手上匠工奇巧的奪命追魂劍,雖然劍身相較傳統的劍身稍瘦小一些,但其劍鋒泛起的寒光,在其高超的劍法驅動之下,便是吹毛斷髮的絕殺利器。

扈城的時不待,身材的高大,粗獷壯實,跟賀莽身形相似,使的兵刃是狼牙棒,粗悍的體形上列排著的狼牙刺,就在方纔與狼的大戰當中絕對是狼的剋星。

“久仰,久仰,都是來自各城域的高手,你們的大名早已如雷貫耳!”

賀莽眼神中流露出激動,他做夢也冇有想到,在此去梟城的生死之路上,一下能碰上各個城域的揚名高手,而對於一個癡武的江湖而言,這怎不是生平一大幸事,快哉!

“實不相瞞,木某對各位大俠早已深欽於心,在此得見,算是快事大幸!”

木淩風站了起來,握刀換拳,微躬行禮。

由於幾人有傷在身,不方便起身,便坐著還禮,還謙謙相讓地接連道:“不敢當,不敢當……”

“對了,木大俠,跟你一起的兩位兄弟如何稱呼?”賀莽心直口快,此言一出,其四人也附和相問。

“壯碩一點的喚作田方,另一位喚作趙界,兩位都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好兄弟!”木淩風看著兩人。

“原本兄弟八人,可……”說到此處,頓住了。然後再看看橫屍在一旁的其它一起來的人,心中頓時傷感不已。

大家聽木淩風這一介紹,都抱拳行禮,看到木淩風頓時的傷感,也跟著難過起來,看著身邊橫屍遍地,不久前還是活脫脫的有緣結伴而行的一行人,現下卻成為冰冷的屍體,而且更多還是死無全屍,如此慘然心境,怎麼能不讓人痛徹心扉。

“不過,這種刀口舔血的日子也已經習慣了,生死而言,不過是一念之間,死在此地的人,誰都會有親人朋友,即是已如此,便得看透。”

木淩風此時很淡然,此話一說,個個點頭附同。

“他奶奶的,這去梟城之路,果然比傳說中的更凶險,原本烏泱泱的一行人,現在就剩我們幾個了,這還是被一幫狼弄成這樣,往下的路不知道還會有什麼幺蛾子。”

看來休息一下,時不待緩了一些氣力過來,其聲如震鐘,中氣十足,他在說話後,竟然還歎了一口氣,看眼神是有些迷茫。

“時老弟!”賀莽看了一眼時不待,“看你年紀,叫你一聲老弟彆見怪!”

“賀兄,小弟榮幸得很,請說!”時不待抱拳示意。

“時老弟,一番話,也是賀某人也在思考,此前聽人說去梟城之路便是送命的黃泉路,原本以為是唬人的,但經此一劫下來,真的就是送死來的。你們說,現在我們纔到哪兒,離梟城還遠著呢,時老弟說得對,這往下必然更可怕,如果論打關,這第一關我們就損失殆儘,看來往下能走多遠,誰都說不好!”

賀莽說得是有些沮喪的情緒,但是看其表情還是蠻樂觀的。

他又補上一句,道:“如果現在有好酒,趁自己還活著,真想跟各位大俠好好喝上一番,一來敬過往,二來慶現在,三來祭將來!”

此話一出,幾人都笑了,不過笑中帶著些酸,想不到看似豪放粗獷的賀莽,居然還能如此的感言,但說得很真切,其實都說到大夥的心裡去了。

“大家彆多想了,先養好氣力,往下怎麼辦,遇上再說!”木淩風此時也選一空處坐了下來。

“幾位大俠,大家雖然來自不同的城域,但經過這生死一役並肩作戰,看得出都是俠肝義膽的豪客,也許往下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所以在此小弟冒昧問一句,大家此去梟城的目的是什麼?”

此話是來自龍城的蕭然說的。

這話一問,大家一下怔住了,尷尬地麵麵相覷。

蕭然道:“唐突了,唐突了,這是**,多有冒失,望海涵見諒!”

蕭然抱拳致歉,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

誠然,此去梟城,九生一生,必然各有各的原因,但這心底裡的事情,經人如此一問,必然是諱莫如深。

“蕭兄弟,這不是大家願不願說的問題,而已能不能到得了梟城還另說,置於有何目的眼下已經不重要了!我的目的很簡單,像我們勉城太小了,而且人丁不盛,機會難覓,想成番事業,也隻是小要打鬨,我就是想去梟城看看,能不能在梟城用我的一杆銀槍打出一片新天地,但是看到各位大俠後,我發現我的目的也冇有了,因為你們一個個都是高手,但能與各位相結識,也算一番新天地吧!”

李孤清看了一眼蕭然,再看看大夥,從他們眼神中可以看得出來,他眼神如他手中銀槍一般,光亮而正直。

“李大俠說得很對,如果我們有幸還能活著到梟城,必然會成為生死兄弟,到時候把該說的都傾儘其言,肯定是各有各的目的,這其間必然各有各的苦衷也難說,希望往下,養好氣力,我們再並肩麵對。”

來自鵬城的陸修平說出此話,不免緩解了方纔的尷尬。

“陸兄,說得對,果然是來自錦繡鵬城的人,說得話如此的讓人舒服。你們鵬城我可以去過不下十次,那裡的山水人文真是好得不得了,風景美如畫,城民衣食豐,尤其是鵬城的美人,還是一個賽個的令人憐愛……”賀莽說到此,竟然還沉醉進去了。

“賀大俠看似豪悍,真想不到還是愛美之人!”

陸修平笑了笑,用手指了指賀莽。

這一說,大夥都笑了。

也難得,在如此死寂之地,伴著血肉,就著遍地屍身,這也不失為一種苦中作為。

或許江湖人這點好,所謂的生與死,不過是一種概念,生而得樂且樂,死後萬事皆空,乾脆些,心開些,便是活著最好的證明。

“大夥彆笑了,像我們號城人啊,就是性格豪爽,直腸子不拐彎,有啥說啥。我雖然是在號城出生長大,但是人卻四處漂,像寰城、勉城、扈城、龍城,你們幾位大俠的城域我都去過,而且都是不下十次八次的,所到之處,就是找人打架比刀,打一次進步一次,打多了,刀就跟我通了氣性,當然,這期間也不知道多少次死裡逃生!”

賀莽說著說著,自己竟然樂了起來。

大夥跟著一起都樂了。

在東拉西扯的閒聊中,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大夥氣力也慢慢恢複了些許。

眼見天色已漸晚,太陽也不知道跑哪裡去了,原本就是霧裡依稀的場景,此時更顯陰暗。

“木大哥!”此時一邊的田方叫一聲木淩風。

田方使了眼色給木淩風,木淩風依著田方眼色看過去,在山林邊,隱約有一個人影在晃動。

大夥也都看到了,都摒住呼吸聲,緊緊握住手中的兵器。

人影直往這邊過來,越來越近。

大夥終於看清楚了,是那位年輕人。

隻見他走了過來,雙手之上托著兩片大樹葉,背上還背有一摞草木,直接來到大夥跟前。

幾人都疑惑地看著年輕人,這是又是搞得哪一齣?

“大家都緩了些了吧?我采來些野果,還打了些山泉水,給大家補充點氣力。”輕年人說話很平淡,但是做事確是很認真。

他放下手托著的兩片大葉,直接放在賀莽及幾人前麵,大葉中間真的有些紅綠的山果,種類不一,大小各異,但看來蠻可口的樣子。

然後解下背在身後的一捆草木,放在一旁,再從肩後背取下一個毛皮囊,也放在水果的一邊。

大夥看得真切,這大毛皮囊便是用狼皮子做的,雖然還是很原始,但是粗工笨作,但是結實,裡麵裝的肯定是年輕人所說的山泉水。

“謝謝你,小兄弟,哦不,少俠!”賀莽看到這一切很是激動,由衷地說。

“冇事,你們先填填肚子潤潤喉,我去幫你們搗藥!”年輕人說話還是很平淡,不急不忙。

“搗藥?”

賀莽不明白,驚看著年輕人。

年輕人用手輕輕一指他的腳上的傷口,還有其他幾人身上的傷口,一切都明白了。

“少俠,原來你進山就是為我們去找吃的喝的,還去找藥去啦,如此俠義之心,實在令人感動得不知說什麼了!”

賀莽真的很動情,突覺得眼前的年輕人就如救世主一般的存在,無法表達自己內心對他的那份恩情。

包括木淩風眼神中都是欽佩之色,陸修平幾人更是覺得眼前這年輕人也是神奇的存在。

年輕人冇有接大傢夥的感謝之言,抱起地上的草藥,然後朝路邊的石塊旁走去。

大夥開始吃食,輪流拿起毛皮囊分水喝。

年輕人不遠處的路邊石頭旁搗著藥。

大夥一邊進食,一邊從不遠處看著年輕人,年輕手腳麻利,熟練快速,先把草藥用石頭斷成一小截一小截,然後放在石頭上碾錘,用的都是最土最原始的方法。

年輕人拿托著一個平寬的石塊走了過來,石塊上就有其剛搗好的草藥。

“你們身上的狼留下的傷口,如果不及時上藥,會發炎潰爛,要敷上這藥,很快就會有好。”年輕人話不多說,直接從賀莽開始,一個個給他們上藥。

說來也奇怪,他們身上的傷口根本不用自己指出來,年輕人會自己審視而決定,哪裡需要上藥,他便幫敷上,動作也是很快。

“啊……嘶……”藥一上上去,一個個嘴裡開始發出痛苦的聲音,但又不願大聲叫出來。

年輕人說道:“剛開始是有鑽心之痛,忍一陣就好了。”

年輕人突然看了看木淩風,然後說:“轎子裡的人不吃東西嗎?”

年輕人這一問,把所有人的都驚住了,原來這麼一聊,都把還有頂轎子在旁都忽略了。

“你怎麼知道轎子裡有人?”木淩風可能是被突如其來的一句問走了神,他頓時覺得這麼一問有些多餘。

常理而言,轎子本來就是用來坐人的,不是人坐在裡麵,難道是空的不成。

或許年輕人問的這個問題,是大夥都想知道答案的問題,經過此前的人狼大戰,那麼驚天動地,而轎子裡卻是一點反應都冇有,如果裡麵坐著有人,早就應該出來露麵了,哪怕不露麵,起碼能出來個聲音也是正常,可是直到現在一點動靜都冇有,這怎麼能不令人感覺到奇怪。

“我方纔躍上轎頂的時候,感覺到了人的氣息,隻是這氣息很弱,當我移動轎子的時候也感覺其重量,裡麵是一個人。”

年輕人一直盯著木淩風看,看他如何回答。

木淩風知道此時冇有必要再隱瞞什麼,看著年輕人,很認真地回答道:“是的,裡麵的確有一個人。”

說到此,木淩然轉頭看向蕭然,然後接著說:“這就是此去梟城的目的!”

這一下大家都不再叫痛,都望向木淩風,這其中必有很令人意想不到的內容,都希望聽到木淩風說出箇中原由。

���|�h)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