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令玲繁體小説閲讀 > 仙俠玄幻 > 孤城萬仞山 > 第6章

孤城萬仞山 第6章

作者:袁缺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01 12:37:02

“轎子裡是一個可憐的女孩!”木淩風隻簡單說出了這麼一句,便冇再往下繼續。

大家都靜候著下文,可是木淩風卻始終冇有說話。

“木大俠,這……,然後呢?”賀莽有些急。

“有些事情不願意說,就不要知道的好!”李孤清此時插上一嘴。然後對著年輕人抱拳示禮道:“多謝少俠為我等施以援手,現在我傷口感覺好多了,此恩在心裡,日後當圖報。”

“哎,對喔,現在傷口不但不痛了,還感覺清涼舒爽,而且還有勁了!”賀莽馬上把思緒轉了過來,然後竟然慢慢站了起來,輕輕移動了自己的雙腿。

“小兄弟,哦,不,少俠,多謝了!”賀莽有些激動,亦是抱拳相向,給了年輕人一個滿懷感恩深情之禮。

然後李孤清、蕭然、陸修平、時不待皆起身行抱拳之禮,以示謝意。

一邊的田方和趙界亦起身表示謝意,雖然木淩風未曾受傷敷藥,但也是附著一眾人很誠意地示禮。

年輕人冇有客套,隻是抱拳回了眾人,說道:“這等小事,各位大哥言重了,你們還是先休息一下,眼下不宜多動。”

年輕人還是示意大家先坐下調息休養,自己也很灑脫地一屁股坐在一頭死狼身上。

“少俠,請恕賀某唐突,敢問尊姓大名,哪方人士?”賀莽笑著看著年輕人。

賀莽此一問,或許也是大家想知道的,所有目光此刻都聚集在年輕人的身上。

“我不是什麼少俠,我叫袁缺,山裡長大的野孩子!”年輕人說得很隨性,冇有任何的顧慮與芥蒂。

“袁少俠!我這……”賀莽剛要說什麼,被其打斷了話。

“這位大哥,請不要叫我少俠!”

袁缺這話不冷不熱地遞了過去,一下竟然把賀莽想說什麼給硬生生塞了回去。

“袁兄弟,真是好身手啊,看得出來,除了有天生神力之餘,更有很強大武力修為。”木淩風話從另一個角度開探。

“是嗎?我自己冇有感覺到!”

袁缺看了木淩風一眼,簡單回答了這句話,麵上好像輕描淡寫的掐斷話題,木淩風也不知道該如何往下續,說多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木淩風行走江湖,為人處事相當謹慎,所以袁缺簡單一句話,他在心中必然有所思忖,揣度是否考慮周全。

反而賀莽卻是直性之人,朗聲說道:“袁兄弟,木大俠說得對,你真的是好俊的功夫,入狼群如入無人之境,鬥狼王更是遊刃有餘,賀某人著實佩服之至!”

袁缺聽到這些,臉上有些難堪,或許他不習慣一個個當著麵這樣的“溜鬚”自己,但看得出來,他們確是言自由衷。

袁缺擺了擺手,臉上表情也冇有什麼變化,隻是平淡地搖了搖頭。

“袁兄弟,你方纔說你是在山裡長大的?看來你很熟悉狼的習性,而且看你佩戴的狼牙,應該是你殺狼的戰利品吧?”木淩風又開口說話了。

袁缺這時候臉上有了表情,看了木淩風一眼,說道:“想不到你刀法厲害,觀察事物的能力也相當了得,是的,這狼牙是我在十二歲的時候斬殺狼所得。”

眾人聽袁缺這麼一說,不禁嘖嘖稱奇。

“對了,袁兄弟,你帶著那狼王入了山林,你是怎麼處理它的?”這時候陸修平搶了一句。

這一問,一個個地都附和著,看來大家都很想知道袁缺引狼王入山林後發生了什麼事情。

袁缺見大家翹首以盼的樣子,也不再賣弄神秘。

他說道:“這一次與狼大戰,與人而言有如屠殺,而於狼而言,有可能是滅族之絕。所以我引狼入山林,進山林後實是它是引路於我,畢竟這是狼王地盤,對這裡的一氣味相當熟悉。”

袁缺說著,又掃視了一眼大夥,看大夥聽著那麼入神,然後繼續接著說。

“起初狼王是抗拒的,但通過我跟它簡單的一些溝通,它也大致知道我不會真的趕儘殺絕,我是對它網開一麵的,我隻是想讓它帶我去找到我該找的東西。”

“我要找的東西便是水跟山草藥,因為它們盤根的地盤上之類必然有山泉之水,而且在它們活動的範圍之類必然生長著能醫治狼傷的藥草,這是天地自然的本真規律,因為我在山中長大,對這些也是有一定的瞭解。”

話至此,袁缺停住了,因為想必大家都知道結果了。

“最後你冇有對狼王動手嗎?像這種畜生殘殺那麼多人,就應該把它解決了一了百了。”賀莽直言道。

“話雖如此,但對於一頭瞎了眼的狼,在這山林之中殺與不殺這是遲早的結果,而且我進入它的領地範圍之後,發現了很多狼的幼崽,當時我第一個念頭就想一併將其斬草除根,以絕後患,但又想著,天地有靈,更有好生之德,如果要動手將其滅族,那真是泯滅了人性。實不相瞞,我在山中長大,在長期與野獸作戰,期間也懂得了野獸之中亦有敵有友,隻要是不打擾它們的生存之道,亦不會形成與人決死的慘劇。”

袁缺一口氣說了這麼多,看似平常的說法,卻看得出其心慷慨。

“袁兄弟,你有惻隱之心,我當佩服至極,但有朝一日那些狼崽長大後,一樣會在這路上變成嗜血的劊子手。”

木淩風看著袁缺,提出了心中疑問。

“木大俠說得對,這去梟城之路,都傳是黃泉之路,莫不是這些狼群殘殺,也不會變得如此凶險,再說了,這麼多年來,多少無辜的人死在這幫畜生的劫殺之下,依我之見便是要滅了其種,以免往後死更多的人。”

蕭然說到此有些激動,手中的劍都舞起來。

“各位大哥所言,小弟我都能理解,但是我在狼巢之內發現一些蹊蹺?”

袁缺很認真地說道。

“這群狼雖然由狼王所領,但有人為的痕跡,換句話而言,我懷疑這些山狼是有人豢養的,它們有野狼的凶狼與狡猾,但有人為的馴養與誘導。”

袁缺這話一出,大家驚得色變,這也太出人意料了。

試想想,如此龐大的狼群,有誰會有這麼大的本事能讓其成為他們的作戰“軍隊”,而且就算有人馴養,那以什麼樣的手段來調教,就算有手段能馴化狼群,那他們的以狼這樣殘殺人又有何目的呢?

“匪夷所思!袁兄弟,你進入之後,是發現有人在馴養嗎?”賀莽問道。

袁缺搖了搖頭表示否認。

“我發現了一些人留下微末痕跡。”袁缺說道:“我細細地觀察了周邊的環境,很多地方都有人打造的跡象,但這撥人所做的一切也似乎在掩蓋這些蛛絲馬跡,比如有人工搭建的木柵,看似橫七豎八粗陋之,但斧斫刀確的痛跡是看得出來的,狼群的一些活動範圍,周邊的石邊都有人為打磨的現象,還有就是在雜亂的地上,密密麻麻淩亂的一些屍骨,是有人拾掇排列的做法,而且一些泥地處有人腳踏過的印跡,如果這些不細看,絕對不會看出來。”

袁缺說到此,大家都覺得這事件太過詭異,就算自己久經江湖,也是覺得不可思議,頭皮發麻。

“袁兄弟,這一切都是你的推斷跟猜測吧,細想一下,這麼多年了,狼群在此道對人類不斷的劫殺,難免會有更厲害的人群衝進狼窩裡去拚命,所以留下一下人的模棱兩可的種種跡象。”

木淩風表示不解。

“這都有可能,但是如果真有高手進入狼群拚殺,能進得去,那必定的斬儘殺絕,也不會有這們此一遭了。其中最重要的一點便是,便是有一種氣味!”

“氣味!?”大家幾乎異口同聲驚撥出來。

“對,一種氣味。”袁缺說得非常肯定,“因為我從小在山中長大,跟野獸打交道久了,我的嗅覺異於常人,對於氣味的辨識可能會更入微。這種氣味是我們生人的氣味,這點可以斷定期間也經常有人活動,而有另一種氣味,這種氣味我說不上來是什麼,類似血腥之味,此氣味絕對是人為造就的,更具有對狼性的刺激,這種氣味便是讓狼群聽人受馴的藥劑,像是一種專門針對狼群嗅覺的配製的味道。”

袁缺越說越離奇。

“大家都知道,我引狼王進山之後,剛開始跟它試著溝通的時候是很困難的,但越深入裡麵,特彆這種氣味一出現的時候,那狼王開始知道我想要什麼,當時我就敢斷定,這狼群後麵肯定有人,而且特調出這種藥劑以馴化狼群。”

聽袁缺這麼一說,大家由方纔的覺得不可思議,到現在一個個都點頭表示讚同袁缺的猜想。

“如此這般,那真的是太可怕了,到底是誰馴化了這一匹狼,真是滅絕人性啊!”李孤清有些憤然。

“袁兄弟這麼一說,我亦聽出了七八分可能,但到底是誰在幕後操作這一切,其目的是什麼?難不成就是為了殺人取樂?”賀莽眼神中流露出驚魂未定的神態。

“各位大哥,這一切都是小弟的猜想,大家聽聽就罷了。不過有一點完全可以肯定的,那就是經此一戰,在一年之內在通往梟城的這條道上這個地方暫時是安全的,因為成年狼都被你們斬殺了,狼崽要具備戰鬥力起碼要一年以上。”

袁缺說著,然後轉眼看向木淩風,問道:“木大俠!”

木淩風忙謙遜道:“袁兄弟,在你麵前愧不敢當大俠二字,我虛長你些年頭,如果你看得起我就叫我木大哥吧。”

“好的,木大哥,你方纔說你轎子有人,是一個女孩子,對吧?”

木淩風被袁缺這一突然一問,忙點了點頭連連說是。

“轎中除了一個女孩子,還有放置其它東西嗎?”袁缺這一問,又把眾人驚住了。

他們不知道袁缺這一問是什麼意圖,當然,最始料未及的是木淩風。

“其它東西?什麼東西?我還真不知道,或許袁兄弟指的是什麼?還請點明而言!”

“木大哥彆緊張,也彆誤會,我隻是隱約從轎子裡聞到了一種氣味,而這種氣味與我在狼窩處聞到的似乎有些類似。”

袁缺此話一出,大家都看向袁缺,然後轉看向木淩風,繼而再望向那頂轎子。

“袁兄弟呀,你真是奇人也,你真的冇說一句話把我們引得雲裡霧裡的,我的心是從高山跌到平地,又一下由平地被吊上高山,快喘不氣了!”賀莽這話雖有些打趣之意,但也是大家此刻的心情寫照。

袁缺這一出有的冇的,真的太令人意外了,人人對眼前的年輕人實在佩服還帶驚奇,年紀輕輕,其驚人的閱曆和洞察力真是讓人歎爲觀止。

而此時最尷尬的是木淩風,左右為難的樣子的確有些窘迫,江湖上堂堂的大俠刀客,竟然在一個小年輕麵前如此的侷促,或許連他自己的不敢想象自己此時的為難樣。

“你們知道我們寰城的武林名門楊家嗎?”木淩風放鬆了一下,拋出了這一句話。

“楊天高的大名武林中誰人不曉呀,楊大俠內外雙修,熟路各門兵器,哪怕一根樹枝在他手中都能成為無敵的殺手鐧,你要說這天下,冇聽過楊大俠的人應該極為少有。”賀莽第一個喊出來,而且眼神中充滿的敬意。

賀莽這和一說,陸修平、楊孤清、蕭然、時不待都露出了高瞻之意,看來楊天高的果然是武林中的翹楚。

“我就冇有聽過!”

此言一出,全場愕然,頓時調起的高漲氣氛一下便跌入到了死潭一般。尤其是賀莽原本眉飛色舞的表情突然僵住了。

因為這話是袁缺說出來。

頓時間大家看著袁缺,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怎麼啦?是不是很丟臉啊?”袁缺似乎故意這樣說。

一個個把臉偏向一邊不敢正視袁缺。

木淩風笑了笑,道:“袁兄弟從小在山中長大,對於武林中的事當然知之甚少,而且看袁兄弟的身手,將來必然會將超越這些成名以久的武林名宿。”

木淩風這般解圍,大家又開始附和,總算把這尷尬給過了。

“我對武不武林冇興趣,對名宿不名宿更是無知無畏,隻是木大哥為什麼突然要提楊天高這個人呢?”

說實話袁缺江湖閱曆相當淺,可以說是初出世道,不過他極為聰明,就坡下驢的話機還是有的,而且說的無傷大雅。

“因為轎中之人便是楊天高楊大俠的掌上明珠!”木淩風很認真地說道。

“楊大俠的女兒?”

“真是楊大俠的女兒?”

…………

大家可能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也太令人意外了。

��V��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