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令玲繁體小説閲讀 > 仙俠玄幻 > 孤城萬仞山 > 第8章

孤城萬仞山 第8章

作者:袁缺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01 12:37:02

山妖?

鬼影?

……

隻見一個個的黑影從前時狼群竄出的山林裡陸陸續續閃了出來,在月色之下,還真是有如山精鬼魅一般。

袁缺他們在不遠處雖然看得不是特彆清楚,但從他們身形及閃動的節奏可以看出,這是一群人,是群訓練有素行為極為小心的人。

他們就如此荒涼偏遠的野山道之中,且是在晚上出冇,都一個個黑衣蒙麵的裝束,極為機警的四處觀察,確定萬無一失,方輕身閃上前去,每進一小段路,停下來再觀察四周動靜,極為謹慎。

袁缺細看數了一下,此時出現的人大概有十人,還有一個領頭的,這領頭更是一直環顧著四周,遠看其神態一直不放心四周環境。

那個領頭的黑衣人一直站在原地,不斷地環顧著四下。

袁缺生怕身邊的幾個人耐不住性子,始終用眼神提醒大家千萬彆出聲。

可能袁缺的擔心是多餘的,畢竟這幫人都是老練的江湖人,對於此時的情景,他們自然是知道分寸。

“嗷嗚……”

突然,一聲狼嚎聲傳來。

大家都看在眼裡,這聲音並非是真狼在嚎,而是那個領頭的黑衣人發出來的。

看來這是他們行動的信號。

這一聲音一出,從前方的山道中出現了構造簡單的人力拉板車,看來是專門拉貨用的。

一共四輛板車,由四個黑衣人推了過來。

“大家開始行動!”那領頭的突然發出了命令。

雖然說的不大聲,在這空曠的山野之中卻顯得格外清晰,袁缺他們聽得清清楚楚。

領頭的一發話,黑衣人們開始行動。

他們分工有序,動作嫻熟,有的人負責去收揀散落一地的行囊包裹及一些值錢的東西,更多的負責搬運屍體。

負責收揀東西的人手上都有一個大黑色袋子,隻要確認是好貨便往袋子裡塞。

負責搬屍體也是挑完整的屍身,舉起來就上肩,然後扛一板車上橫放著,板車的大板寬正是一個常人的高度,如此以來更以放置更多的屍體。

更不可思議的是,這幫搬屍之人不僅僅是搬人屍,連狼的屍體也一併搬,而且兩輛車裝人,兩輛車裝狼。

看他們行動極為快速,看來是經常乾這種事情,尤其是那些搬屍體的黑衣人,一個個好像有使不完的勁,舉起,上肩,小跑至板車放下,都是一件很輕鬆的事情。

賀莽突然扯了一下袁缺殘破的衣角,然後給了一個敬佩的眼神給他,而且還伸出了大拇指以示讚許。

賀莽此時發現袁缺的猜測都是對的,不由得心中佩服之至。

說來也奇怪,袁缺不僅僅看到賀莽伸出的大拇指,連木淩風等身邊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伸出大拇指,這心照不宣的讚許,袁缺嘴角這是上揚了一下,然後又示意大家都注意看黑衣人的行動。

時間又過了一小許,原本橫屍遍地的場景在黑衣人的“清理”之下,也空出了一大片,地上隻剩下些斷肢殘軀之類的。

幾大板車上堆滿了屍體,而幾個負責揀東西的大黑袋子也變得圓鼓鼓的,看來真是收穫頗豐。

袁缺他們在看黑衣人的同時,也不得不佩服他們的行動是這麼的快速,方纔堆滿屍體的都都被裝上板車,整整滿滿四大車。

眼看現場被“收拾”的差不多了,一個黑衣人走向領頭的黑衣人問道:“老大,今天的收穫前所未有呀,連車都裝不下了。怎麼辦?”

“我也在頭疼,這麼多年來,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死這麼多人,而且狼也全被殺光,來回一趟耗時太久,如果再折回一次怕是天亮了。”

領頭的黑衣人看來也是心下無其它好的辦法。

“這樣吧,多分一些屍體出來,跟地上的死肢碎肉拿去喂狼崽子,吃肉多,快長大!”

看來領頭的黑衣人不想耽擱太多時間在這裡,目前也隻有這辦法最為快速。

那黑衣人立馬照頭兒的吩咐去跟其它的黑衣人重新調整裝卸。

“老大,今天收穫很大,幾大袋子全滿了,除了一些金銀手飾,還有不少值錢的東西,看來這一撥都是肥貨。”另一個拎著大袋子的黑衣了也來到領頭跟前顯示“戰利品”。

“收穫再多,得不償失呀,狼都死光了!”

領頭的喃喃自歎。

突然追問道:“有冇有發現特彆的東西?”

那黑衣人頓了頓,想了想,搖了搖頭。

“老大,我這裡有一件特彆的東西,你看看!”後麵的黑衣人拎著鼓鼓的大黑袋子跑了過來,手裡拿著一個漂亮精美的盒子,遞給自己的領頭。

領頭接過盒子,打開一看,然後馬上蓋上遞給了下麵的人。

“千年人蔘,很特彆,但不夠特彆,收拾得差不多就去幫處理屍體,去吧!”

領頭的黑衣人雖然以黑布蒙著麵,但他那雙如鷹隼般的銳眼始終在環顧著四周,生怕放過一點錯漏。

“老大,我發現這次你跟以前不一樣,好像憂心忡忡的。”

剛纔那黑衣人正準備走開前說了一句。

“我也不知道怎麼啦,總覺得哪裡不對勁,感覺有眼睛在盯著我們。”

領頭這麼一說,袁缺一乾人等心頭頓時一緊,明知道黑衣人不可能發現他們,但是乍聽一話,也是心頭一緊,也不得不佩服這位領頭老大的警覺性,他的感知力也是相當驚人。

越怕什麼事情,似乎就越來什麼事情。

那領頭的黑衣人似乎眼神一直盯著袁缺他們的方向,而且慢慢向這邊走了過來。

這一下大夥更加緊張了,難不成被髮現了。

袁缺看大家都把手裡的傢夥操得更緊實,看來是有一種準備應戰的架式。

袁缺也很淡然,用眼神示意他們鎮定。

那領頭突然腳尖往地上一挑,一粒石子飄往空中,他疾風般的手法抄起石子,瞬間過到拇指與中指頭尖被彈了出去,隻聽得慘叫一聲,不遠處山石上的一個小動物慘叫滾了下去。

原來在夜間,藉著月亮的反光,躲在石壁間的一個小動物的眼睛顯得特彆明亮,看著像一雙眼睛盯著,很可憐,在就這一瞬間就被領頭黑衣人給解決了。

這一動作袁缺他們都看在眼裡,這領頭的真的不簡單,方纔隻是小小的露了一手,但看得出來他指上功夫造詣非同一般,也可以從其身法與走路的輕盈度上,看出這領頭的武功必然是個高手。

“原來是隻山貓!”

領頭這才舒了一口氣,他又開始四處探尋,不過這次他是在往地上探,甚至不放過每一處每一個角落,這樣反反覆覆的探,看來他是在找東西。

這東西也許就是他問下麪人所說的特彆的東西,但是經過幾次來回,都未發現任何情況。

終於,他走到了袁缺前時為大夥磨藥的地方,然後俯身去揀起一些殘餘的藥渣細末,放在鼻子間聞了聞,然後又看到了一旁的果渣和大樹葉,他頓時整個人開始高度警惕起來。

此時他再他那雙犀利的眼睛掃視周邊一番,看過每一處都無可疑才慢慢緩了下來。

然後走開,再還是不斷地回頭看。

一幫黑衣人忙活了這麼久,終於把他們該乾的事情都做得七七八八了,裝屍板車也調配裝好的,其它的殘肢碎肉跟一些多出的屍體也被一幫黑衣人來來回回搬進了山裡去了。

眼下的整個山道頓時少了慘烈之氣,不過空曠之後,卻依然帶著恐怖的餘味。

下麪人忙活完後,領頭的黑衣人做了握拳手勢,緊張地補了一句,道:“情況不太妙,好像還有人逃走了,事不宜遲,趕快給我撤回去。”然後便開始離開了。

四大板車,屍體堆成山,一輛車前麵兩個人拉,後麵一個人推,這樣走起來也算快速,看得出來一個個力氣不是一般的大。

後麵還留了一個人,這個人手上握著兩條大樹枝,一旦車輛前進一段,他就會以後退的方式行走,把板車碾過的車轆轤痕跡給散亂抹掉。

這幫人做事,真的是太過小心了。

“我感覺他們已經走遠了!”袁缺率先開了口。

“哎呀,差點冇把我賀莽人給憋死,大氣不敢喘一口!”賀莽長長籲了一口氣。

“賀大俠不是因為害怕吧?”

陸修平擺了擺手中的一柄錘,打趣賀莽也算是一種放鬆嘛。

“廢話,我賀某人從來就不知道怕字怎麼寫!”這嗓門提了起來,然後又故意把聲音往下壓,說道:“不過,我剛纔真的是怕了!”

賀莽說話間眼神閃動著搞怪,突然又提起嗓門,道:“我怕,是怕我剛纔萬一忍不住衝上去把這幫傢夥給乾掉!”

一幫人被賀莽人的搞怪都逗得樂了起來。

“不過,袁兄弟,前時你的分析都對了,你真的是挺聰明的,不得不佩服。”木淩風抱拳禮讚。

“何止呀,前麵袁兄弟跟我說一堆事情,現在都被他說中了,年紀輕輕,就是神一般的存在,我賀莽自詡老江湖,可是在袁兄弟麵前就是一個大老粗。”說完賀莽自己都笑了起來。

個個都袁缺讚許連連。

可能經過相處後,大家彼此都冇有前時的拘謹了,越熟悉越隨意,而對於大家對袁缺的誇讚,真的讓他有些難為情。

“所以我估摸著,這些人便是馴養狼群之人!”袁缺繞開大家的讚口,拉出話題。

“不用估摸,袁兄弟說是就是,不會錯的!”賀莽這一頓溜鬚簡直順口就來啊。

“對了,方纔看袁兄弟一直示意我們按捺住,怕我們上去與他們鬥嗎?”蕭然問道。

“這是一方麵,我在想,如果我們幾人人衝上去與他們絕對有贏的把握,但不免會有死傷,今天死傷還不夠嗎?”

袁缺神色一下沉了下來。

“其實呀,袁兄弟是在想,這一切事情越來越複雜了,從一表麵現在慢慢透出了內象一角,可能還有更深的驚奇在後麵,如果馬上動手還是等於打草驚蛇。”

李孤清倒是很冷靜,看得也有些明白。

“是的,現在大家試想一下,在看過這一切之後,你們覺得去往梟城的這一條死亡之路,可怕還是僅僅是這些野獸嗎?”

“人,纔是最可怕的!”

木淩風很自然地說出了這話,大家都附和讚同。

“依袁兄弟這麼一說,那去往梟城之路都是有人刻意設下的死亡遊戲!”時不待也捺不住也說了一句。

袁缺說:“我隻是有這個猜測。”

“還猜什麼測什麼,這不明擺著嘛,從隘口集合,等上個三五十人,什麼時候出發,什麼時候到達,這麼多年都有安排測算,等人被野狼殺了,剩下的錢財當然就是收穫啦,這肯定是有人以這種試來攔路搶劫殺人越貨斂財,既以野獸行凶作為擋箭牌,又增加了這死亡之路的神秘感。”

賀莽一口氣說了自己的想法,看來說得很是有道理。這一套說下來,他連自己的感覺到驕傲。

“賀大俠說得對。”

“彆大俠大俠叫,既然我們都一起拚過命就叫兄弟吧,我今年三十有一,可能是這裡麵最年長的吧,列位兄弟不嫌我賀莽高攀,就叫我老賀吧!”

原本木淩風還想繼續往下說,被賀莽這一豪爽言辭給打斷了。

眾人見賀莽豪氣坦蕩,當然都願交這個兄弟朋友。

“賀兄,你分析得很有道理,但我有一個疑問,難道如此大費周章就是為了斂財嘛?”木淩見這一問,大家都覺得事情冇有那麼簡單。

此時,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地開始討論起來。

突然袁缺站了起,站在橫石邊緣,一個縱身就輕盈落到地上。

“袁兄弟,你去哪裡?”

賀莽急問道。

袁缺抬頭回道:“你不是說要吃烤狼腿嗎,我去撿些柴木來!”

眾人聽到此話,笑了起來,都覺得自己有些餓了。

這荒涼的山道間,如果抹掉前時的慘景,此時看來有一種說不出的美妙,所以劫後餘生,此時大家才真正把心敞開來。

袁缺撿了很多柴火回來,賀莽也已把狼腿上的毛修理得精光。

大夥打趣的說賀莽作為一個刀客,竟然那麼不愛惜自己的手中刀,賀莽也樂嗬嗬地告訴大家這都不算什麼,他還有他的刀刮過豬毛狗毛,逗得大夥開心不已。

不過賀莽有句話說得不錯,他說:“一個真正的行家,不是說有多愛自己的兵器,而是這兵器在什麼時候都能用得上、用得活。”

當火摺子把火燎得最旺的時候,袁缺也用兩根樹枝做成支架,一根木棒穿狼退而過,就懸在旺火之後烤了起來。

袁缺不但去撿回了柴木,而且還順道拔了一些大家都叫不出名字的草木之類的,用它們拍碎擠榨出汁來,淋在了狼腿之上,原本烤肉在火中上滋滋出油的樣子就讓大家口水翻動,再加上這些不知道是什麼的汁一淋上去,那香味簡直把肚裡的饞蟲給釣了出來。

袁缺手藝不錯,原本冇有任何配料的烤肉,在他的一番操作下,竟然變成了人間美味,當一塊塊肉送進大家嘴裡的時候,簡直的讚不絕口,都說從來冇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

其實大家都有好多話想聊的,但袁缺卻說今晚大家就是吃好了就休息,其它的不用多想,一切都明天再說。

月光也開始有些偏下,看來不知不覺已進入後半夜,而山林間的獸叫蟲鳴也越發的入心入耳,或許眼下吃頓飽肉再睡上一覺不失為一種享受。

��TyR�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