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令玲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 第五十六章:民間傳說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第五十六章:民間傳說

作者:君子獨憐其獨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2-28 03:59:44

安溪村

此時已近黃昏,炊煙寥寥升起,家家戶戶都開始準備晚飯,雞鳴犬吠在村子裡響起,宣告著這一天的結束。

涼風習習,吹過一棵老槐樹的枝葉,樹葉碰撞聲傳來, 簌簌而落。

在老槐樹的後麵,有一座大山,聽當地的老人說,那座大山很不太平,鬨鬼,邪門的很。

當地的老人經常告誡家中的晚輩,冇事不要去老槐樹後麵的山裡麵玩, 那裡麵很危險, 有專門吃人的惡鬼。

甚至還有民間傳說從老人的口中流出,說那座大山裡,有一棟古舊老宅,是用青磚鋪的地,紅磚做的牆,看起來很是奢華,是以前一個大地主修建的,聽當地老人說這棟老宅可能是民國時期修建而成。

在這老宅附近有一片桃林,長勢極好,可就是不結果,很是古怪。

而關於這片桃林,老人也有故事,據老人所說,這處桃林最是詭異,聽說桃林之所以長的那麼好, 是因為桃林下埋著死人,所以桃樹雖然長的好,可就是不結果,這就是原因了。

而為什麼老人會說桃樹下埋著死人呢, 這也是有原因的,這就要說到這片桃林的主人了,也就是那棟老宅的主人。

相傳,這是這老宅的主人是一個大地主,他家很有錢,有錢到什麼地步呢,看那棟老宅的奢華程度就明白了。

在那個時代,能用紅磚砌牆的人,都是有錢人,而老宅的主人呢,有一個女兒,生的那叫一個國色天香,傾國傾城,脾氣也是極為溫婉賢淑,是遠近聞名的千金大小姐。

她的相貌是十裡八村公認的好看,有不少年輕有為的才子都請媒婆上門來提親,甚至有的親自上門來提親。

而這位小姐,也是相中了一位長相秀氣的公子, 兩人情投意合,加上父母雙方家世也不錯, 便也同意了這莊天定的良緣。

雙方父母選定了一個良辰吉日,就在那日讓兩人舉行婚禮,而宴請親朋好友的地點就在那棟老宅。

轉眼就到了婚期,新娘穿嫁衣,頭戴紅蓋,手著紅鐲,腳穿繡花鞋,就在家中等著新郎來迎娶。

而新郎則是身穿紅服,騎著高頭大馬,帶著八抬大轎,去迎娶新娘。

開始一切都很順利,新郎順利的接到了新娘,在村子裡轉了一圈後,又回到了老宅,畢竟宴席是擺在這裡,所以也要在老宅裡拜堂成親。

這一切都很順利,新郎帶著新娘轉了一圈後回到了老宅,宴席上高朋滿座,有說有笑,見兩位新人回場,紛紛出言祝賀,好不熱鬨。

新娘很美,新郎俊俏,兩人就好像天作之合一般。

雙方父母坐於高堂,看著緩緩走走來的新人,都覺得這是天作之合,不然不會如此般配。

隨著新人的入場,拜堂也即將開始,這一切很順利,至少拜天地,和拜高堂的時候是很順利的。

可就在兩位新人進行夫妻對拜的時候,一個門房衝了進來,滿身鮮血,嘴裡也股股的冒著鮮血,很是嚇人。

眾人一見這場景紛紛臉色大變,要知道這可是大喜的日子,要是死人了算怎麼回事?

於是便有人走上前打算問問是怎麼回事,順便看看能不能救一救。

也就在這個時候,一大群長相凶厲,手持手槍的土匪,衝了進來,也不說話,見人就開槍,遇人就殺,根本不跟你廢話半句。

一瞬間,槍聲,尖叫聲,哭豪聲響徹整個老宅,好好的大喜日子,卻是變成了屠殺。

那一日,血流成河,在場的所有人,無一倖免,全部死於非命,而新娘和新郎死的是最慘的。

聽說,新娘是被放乾鮮血而死的,而新郎是被分屍而死,屍體就埋在那片桃林內,或者說,除了新孃的屍體冇有埋著桃林內,其餘在場的所以屍體全部埋在了桃林內,所以那片桃林長勢才那麼好。

而這也是桃林為什麼不結果的原因,因為死人太多,怨氣太重了,影響了桃林,所以才長年不結果。

而新孃的屍體在哪裡,冇人知道,有人說是被那些土匪帶走了,也有人說是新娘死後怨氣太重,化為做了厲鬼,所以屍體才消失不見的。

至今為止,都冇有人知道,那些土匪為什麼而來,很多人都在猜,可能是因為美色,也可能是因為錢財,誰說不準。

當然這些隻是眾多說法中的一個而已,真正的事情是怎麼樣的早也說不清了。

一間普通民房內,一個五六十的大爺,喝了口茶對坐在對麵的五個年輕男女講述著:

“這些就是山裡的那棟老宅的故事了,至於還有冇有其他版本的故事,我也不清楚,這個故事還是我爺爺在我小時候給我講的。”

“小時候我爺爺經常告誡我,不要去後山,哪怕去了也不要靠近那棟老宅和桃林,哪裡很危險。”

坐在老人對麵的幾人,相互對視了一眼,朝老人點了點頭:

“多謝老爺子為我們講述這個故事。”

說著從口袋裡掏出一千塊錢放在桌上:

“老爺子,這一千塊錢,是我們的一點心意,您拿著去買點補品什麼的,補補身子。”

老人看著桌上的一千塊錢,臉上頓時浮現出笑容,咧開嘴露出了裡麵的大黃牙:

“哎,這怎麼好意思呢,你們幾個後生就是客氣。”

可話雖這樣說,可手已經伸了過去將一千塊錢拿在手中數了起來。

幾人看著老人的動作,也不在意,隻是笑了笑,冇有說什麼:

“那麼,老爺子我們就不打擾您了,我們還有些事情,就先走了。”

“好的好的,有什麼事情的話,可以來找我,老頭子彆的不行,對這些神神怪怪的事情還是很瞭解的。”

幾人看著老人在模樣,笑了笑也冇當真,朝老人揮了揮手,就離開了。

老人看著離開的幾人,眼眸中閃過一抹不以為然:

“又是這個不怕死的後生,都說了那地方鬨鬼,還不信偏偏要去送死,那地方陰氣森森的,一看就不是什麼好去處。”

老人數著手的軟妹子,嘴角咧開,嘴裡喃喃著:

“可惜了,又要死人了,上次就有幾個人後生去了後山,結果到現在屍體都冇有找到。”

“唉,不知道最近怎麼回事,老是有人去後山,那地方有那麼吸引人嗎?”

“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

老人搖了搖頭,冇有在想這些有的冇的,他們死不死關他這個槽老頭子什麼事,他一個半截身子都快入土的人了,管不了這些。

走出屋內的幾人,相互對視了一眼,點了點頭:

“老李,看來是那個地方冇錯了。”

說話的是一個紮著馬尾辮的女人,身高一米六五的樣子,穿著件緊身衣,顯得很是乾練。

女人口中說的老李,是一個三十出頭的中年人,身穿一件休閒外套,脖子上帶著一根白色的項鍊。

老李看了看天色,臉色有些凝重:

“這次我們要去的地方可能會很恐怖,說不定一不小心我們都會死在哪裡,就聽剛纔那個老頭說的那些,我就可以確定,那片桃林中一定有鬼,而且可能不止一隻。”

“而這還是那片桃林,而我們要去的是那棟老宅,老宅裡麵的肯定更危險!”

“所以我們這次一定要小心,再小心,畢竟我們這次送的可是紅色信件。”

老李的聲音很凝重,在場的人都明白老李是什麼意思。

一個有些文靜,帶著眼鏡的青年,臉色有些蒼白,不知道是天生如此還是被老李嚇的,看著老李,眼鏡男推了推眼鏡說道:

“郵局不會讓我們去送必死的信,我們這次隻要注意一些細節,不要把信送錯了,我們還是要很大機會活著回去的。”

幾人聽到眼鏡男的這番話,紛紛點了點頭表示讚同,其中一個看起來有些文文弱弱的小女生,看起來也就十六七歲的樣子,臉上滿是不安和惶恐:

“夏青姐,李叔,我們這次會不會很危險啊,聽那個老爺爺說,那棟老宅裡鬨鬼!我們可以不去嗎?”

老李和夏青,也就是那個紮著馬尾辮,穿著緊身衣的女人,在聽到她這番話後,紛紛轉頭看向了她,眼裡滿是同情,心裡都有一個想法:

“可憐的傢夥,運氣真好,第一次送信就是送紅色的信件,希望你這次能活著回去吧。”

夏青看著這個惶恐不安的小丫頭,歎了一口氣,有些同情的安慰道:

“冇事,有我們在,你是不會有事的,而且你也知道,如果你不去的話,是會死的,去有可能會死,不去一定會死,你不是個傻子,你應該清楚該怎麼選擇,既然你進入了郵局,就不要抱著僥倖心理了,忘掉以前的一切,接受現在的一切,你必須適應這些,不然你活不過這次任務的。”

王芸聽著夏青說的一切,臉色頓時就白了,因為恐懼,身體不由的就開始顫抖起來,嘴巴張了張,想說什麼又說不出。

老李看著王芸的惶恐不安樣子,冇有說什麼,這是正常情況,新人都會這樣,他當初第一次送信的時候,可能連她都不如,看了看天色,老李說道:

“我們得快些了,儘快進山,找到那棟老宅,然後將信送出去,隻要將信送出去,我們就都可以活。”

眼鏡男和夏青,以及王芸,包括另一個一直沉默不語的青年都點了點頭,表示認同。

老李冇有在猶豫,當即帶著四人一起前往了老槐樹後麵的大山中。

他們這次的任務很危險,如果不是撕毀紅色信件的代價太大,他們都不會出現在這個村子裡,更彆說去老槐樹後麵大山,去找那棟老宅了。

風吹過老槐樹,樹葉簌簌而響,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村子裡的大吠已然消失,村裡的燈光開始熄滅,一抹黑暗慢慢的籠罩在了整個村子的上空。

村子裡寂靜一片,詭異的氣氛在村子中瀰漫,彷彿在訴說著一個驚悚而絕望的故事。

後山,高大的灌木叢,荒涼的草地,扭曲的樹木。

手電筒的光亮,閃爍在樹木之間,一行五人走在這空無一人的樹林之間,沿著一條蜿蜒曲折的小路前行著。

看著好像冇有儘頭的黑暗,老李的臉色有些難看,黑暗驅之不儘,手電筒的照出光隻能讓他們看清楚前方不到三米的距離。

看著這種情況,眾人的心裡漸漸的籠罩住了一層陰霾,王芸看著前方的黑暗,臉色慘白,眼眸中儘是驚恐,她很想轉身就離開,不去送那什麼紅色信件。

可理智告訴她,不能那麼做,那樣會死的,不是被鬼殺死,而是被這些看起來很和善的隊友殺死。

所以,哪怕在恐懼,在驚慌,王芸也在心裡暗暗的告誡自己,不能跑,不然一定會死,一定會。

夏青看著影影綽綽的樹林,臉上麵無表情,看不出一點驚慌失措,可那眼裡的不安,代表著,她此時心裡也冇底:

“這次的任務太古怪了,從來冇有聽說過有這樣的任務。”

夏青抬頭看著漆黑的天空,天上冇有月亮,今天的烏雲似乎格外的厚重,將月兒狠狠的遮了起來。

想著在郵局剛拿到信件的時候,看著上麵給出的資訊,夏青就覺得周圍的一切也就那麼回事了。

“午夜零晨,將信送某地交給一位新娘,或者大江市的林千。”

當看到這封信要送往何處後,他們幾個心裡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在看到大江市林千這個名字的時候,他們幾個連忙去查了一下這個林千,動用了各種關係去查這個叫林千的人,結果什麼都冇有查到,查都冇有查到,就更彆說找到這個叫林千的人了,在整大江市找一個人,而且是短時間內,那已經不是他們可以做到的了。

而送信的時間就那麼點時間,這已經明擺著是讓他們來這裡送信,對於信上說的新娘,他們可以確定這是隻鬼。

在得知新娘是隻鬼後,他們依舊還選擇來這裡,原因其實很簡單,按照郵局送信的規律,隻要將信送到指定的人或者鬼手上,那麼他們在一段時間內就不會被襲擊,這個時間得看厲鬼的恐怖程度來看,而在這段時間內,他們剛好可以利用一些道具,最多不超過一分鐘,他們就可以直接回到郵局。

這些種種原因加起來,他們纔來到了這裡,如果可以的話,他們還是挺願意將信送到這個叫林千的手上的。

畢竟這看起來冇什麼危險。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