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令玲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 第三章:江南詭戲(3)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第三章:江南詭戲(3)

作者:君子獨憐其獨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2-28 03:59:44

戲台上紅秀善舞,高高掛起的牌匾上“八方來客”這四個大字猙獰而詭異,牌匾兩邊掛著的紅燈籠,隨著婉轉幽冥的戲聲微微晃動著。

唐裝青年眼眸微微一動,戲台上五隻身穿花旦小生,臉畫戲譜的厲鬼正在僵硬的扭動著身姿,五隻厲鬼來回在戲台上轉動,戲曲聲不知道是從哪裡出現的。

“這有些不對勁,怎麼五個全是花旦角?”

唐裝青年臉色凝重的看著戲台上的戲角,嘴中喃喃自語著:

“不應該啊,爺爺不是說過一般一場戲中,是由生,旦,淨,末,醜這五個角色表演的,哪怕冇有全部,也應該占其中三個或者兩個纔對,而不是像現在全部都是一個角。”

凝視著戲台上的五個旦角,唐裝青年心裡有種不祥的預感,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可這已經不重要了。

唐裝青年心裡暗暗琢磨,按照目前這個情況來看,極其有可能是有人打破了某些規矩,不然不會出現這種不符合規矩的情況。

而這個打破規矩的人,很有可能就是那個拆了鬼木屋的狠人,除了它,唐裝青年實在是想不出是誰能乾出這種事情。

要知道這個鬼戲就是按照規矩來辦事的,它的規矩可不是想打破就能打破的,冇有一點實力,彆說打破戲台的規矩了,連活下去都是一個問題。

“這種情況可不妙,如果真的是有人強勢的打破了戲台的一些規矩,那麼這就意味著老爺子說的一些規矩就會出現誤差,一旦是這樣,那我接下來可能會很麻煩。”

“規矩被打破,就意味著鬼戲的規矩會出現改變,厲鬼的行動規律將會不在受到戲台的約束,這也代表著鬼戲會更危險。”

“希望改變的規矩不會太多......”唐裝青年神情凝重的自語道。

“撲通”

忽然一個重物到地聲音想起,唐裝青年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等看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後,他的臉色微微一變,眼中有些不可思議:

“這是死了?這不可能啊,按照規矩隻要坐在紅凳上,開始聽戲的人,是不會出現被厲鬼襲擊的情況的。”

在青年的不遠處,一個披頭散髮,皮膚蠟黃,眼神呆滯的女人,毫無預兆的就栽倒在地上,在女人栽倒在地後,皮膚迅速的開始變得灰白青紫,隻是不到一個呼吸的功夫,女人就化做了一堆黑色的灰燼。

看這情況,很明顯是被厲鬼襲擊了,看到這詭譎人還的一幕,唐裝青年瞳孔縮了縮:

“規矩改變了,厲鬼不在受戲台約束了,開始按照自己的行動規律殺人了。”

而隨著這個女人被厲鬼襲擊,就好像是產生了連鎖反應一樣,一時間竟不斷的有人從凳子上載到地上,如同之前那個女人一樣,皮膚迅速的變得灰白青黑,僅僅是不到一個呼吸之間,就化作了一堆灰燼,然後融入地下那黃土中。

也就在這一刻,那原本婉轉哀鳴的戲腔,突然變得尖利刺耳起來,聽到耳邊的戲腔,唐裝青年,臉色頓時就變了,瞳孔微微放大:

“鬼招魂,這是鬼招魂!”

看著周圍不斷倒地死亡的人,唐裝青年臉色難看:

“完犢子了,規矩都被破壞到這地步了,連鬼戲都開始無差彆殺人了。”

聽著耳邊尖利刺耳的戲腔,看著周圍不斷倒地死亡的人,慢慢的他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那將是哪怕是周圍的人不斷的死亡消失,那些普通人愣是一個大聲尖叫的人都冇有。

唐裝青年能明顯的看到,哪怕這些人臉上很是驚恐,有的甚至已經淚流滿麵,可這些人愣是一個想要哭喊的都冇有,甚至有些人還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讓自己不會因為害怕而發出聲音。

當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唐裝青年瞳孔顫抖,心裡隱隱約約猜到了是怎麼一回事,根據他們都表現,這似乎不是第一次了。

“規矩到底是被破壞成什麼樣子,纔會出現這種情況。”唐裝青年嘴角抽搐著,有些懵。

天穹之上血月當空,戲聲在每個人的耳邊環繞,刺耳尖利,周圍的人一個個的死去,可冇有一個失聲疼哭,哪怕是在恐懼也冇有人這樣做,因為他們看到有人就是因為承受不了心裡的恐懼,而發出聲的下場。

他們清清楚楚的看見,就在那個人因為恐懼而失聲痛哭的瞬間,他的頭顱直接四分五裂開來,腦漿和血液飛濺的到處都是,有的甚至濺射到了一些人的臉上和身體上。

而這些被濺射到的人,緊緊的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不讓自己發出聲,眼中滿是絕望於驚恐,連臉上被濺射的腦漿都顧不得去擦拭。

絕望在空氣蔓延,也不是冇有人嘗試過站起來逃跑,可她們的下場無一例外都隻有一個,死!

在一場戲冇有結束時,起身離場的話,下場一般隻有一個,那就是死,這是鬼唱戲,不是人唱戲,不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

唐裝青年看著這一幕幕,眼眸深沉,注視著台上依舊在轉圈的五隻厲鬼,臉色很是凝重,手中撐著的黑色油紙傘微微的下壓了幾許。

他在等,等著這場戲結束,隻有結束了這場戲,他纔可以離開。

卻說戲班子後台的深處,一間昏暗大廳中,一口血紅色的棺材靜悄悄的停在大廳中間,在棺材上插著一根被鮮血纏繞著釘子。

詭異的鮮血在這根釘子上不斷的來回翻湧著,棺材兩邊那兩根手臂粗的白蠟在快速的燃燒著,泛著冷意的燭光籠罩在大紅棺材上,詭異而不祥。

隨著時間緩緩地推移,蠟燭燃燒的速度開始慢慢的加快,陰冷的燭光在棺材上跳動著,哢,哢,哢,刺耳的摩擦聲音突兀的在棺材中響起,在這個安靜的大廳中顯得格外突兀。

就在這個聲音出現的瞬間,詭異的一幕發生了,那插在棺材上被鮮血環繞的棺材釘,居然一點一點的開始朝著棺材中冇去。

速度很緩慢,可隨著燭光猛烈的跳動,棺材釘冇入大紅棺材的速度在緩緩地加快,就好像是棺材裡有什麼東西在拉拽這根棺材釘一樣。

與此同時,陰翳青年三人也來到了戲檯麵前,三人臉色都有些疲憊,可當他們看到戲檯麵前的場景後,三人瞳孔都是微微縮了縮,下意識的往後退了退,眼中有些驚恐。

陰翳青年臉色難看的看著那些不斷栽倒在地,然後化作一堆灰燼的普通人,心裡說不恐懼是假的。

那在耳邊不斷環繞的戲腔,尖利而刺耳,就好像是有人在你麵前不斷的用刀子劃過玻璃一樣,令人毛骨悚然,頭皮發麻。

而就在這一刻,有三張深紅色的凳子突兀的出現在了陰翳青年等人的麵前,看著這三張突然出現的紅凳子,陰翳青年臉色很陰沉。

“這,這是要讓我們坐上去聽戲?”

那個女人看著那平平無奇的紅凳,聲音有些顫抖的說道。

聽到女人那有些顫抖的聲音,陰翳青年和程宇紛紛沉默了,冇有說話,這種事情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如果不是讓他們坐下去聽戲,那這些紅凳出現的意義是什麼?

難道是因為看他們趕路太辛苦了,讓他們休息休息?彆開玩笑了,這根本不可能。

“坐是不可能坐下去的,看那些人的下場就可以看得出,一旦我們坐上去鐵定會出事。”

程宇看著那些不斷死亡的普通人,眼中閃爍著一抹忌憚說到。

陰翳青年點了點頭,對於程宇的話不置可否,觀察著那些神色驚恐,捂住自己嘴巴不然自己發出聲音都普通人,他知道今天說什麼都能坐下去聽戲。

想到這裡,陰翳青年看了看其餘兩人,留意著他們的神情,耳邊依舊迴盪著那詭異刺耳的戲腔,看著戲台上那身穿戲服,臉上畫著臉譜的五隻厲鬼,陰翳青年咬了咬牙:

“這次我們不能在這裡浪費時間,這裡的恐怖我不太清楚,我隻是知道後台的一些禁忌,在這裡我不確定會發生什麼,所以我們不能跟那些人一樣,不知死活的坐下去聽戲等死。”

說著,從口袋中拿出一個小盒子,一臉肉疼的將盒子打開,盒子中放著五個渾身漆黑,神情猙獰的泥偶。

泥偶不大,隻有巴掌大小,陰翳青年心疼的從盒子中拿出三個泥偶,自己留一個,其餘的一人一個遞過了程宇兩人。

“這是鬼偶,作用是代替主人去抵擋厲鬼,也就是俗稱的替死,隻要將自己的一滴鮮血塗抹在泥偶的臉上就可以。”

“不過這玩意有一個缺陷,那就是這些鬼偶隻能使用一次,相當於是一次性用品,這些鬼偶在代替我們替死後,這些鬼偶就會直接復甦。”

陰翳青年將盒子重新合上,放回口袋裡麵,拿著手中那瀰漫著陰寒的鬼偶,神情凝重的繼續說道:

“用這鬼東西代替我們聽戲就行了。”

程宇和女人看著手中的鬼偶,神色變化不定,抬頭看了看陰翳青年,眼中滿是驚詫,冇想到他身上居然還有這種好東西。

如果不是因為他們不能在這裡聽戲,浪費時間,去賭命,他們知道,這種好東西他是不會捨得拿出來的。

這種能夠替死的好東西,可不是那麼好得的,雖然這玩意不能重複使用,但是就隻是一次替死就已經足夠了。

兩人冇有說話,隻是沉默著就鮮血塗抹在了鬼偶那猙獰可怖的臉上,陰翳青年看著他們的動作,冇有說什麼,隻是有些牙疼的將塗抹了自己鮮血的鬼偶放在了紅凳上。

程宇兩人也同樣的動作,就在他們鬼偶放在紅凳上的瞬間,鬼偶猛地開始劇烈掙紮起來,可紅凳隻是微微顫抖了一下,鬼偶就停在了掙紮,直接陷入了死寂。

也就在這一刻,那三張放著三個鬼偶的紅凳直接在三人麵前消失了,冇有絲毫的預兆,就這樣消失了。

陰翳青年看著消失的三條紅凳子,心裡鬆了一口氣:

“有用。”

天穹上血月西垂,陰翳青年三人直接朝著戲台的後台走去,一路向西:

“我們得儘快了,這戲班子越來越不對勁了,時間拖的越久,我們越危險。”陰翳青年的臉色凝重的說到。

程宇兩人冇有回答,隻是沉默的跟在身後,默不作聲,繞過觀眾席,三人經過戲台,在經過戲台的時候。

看到一個身穿黑色風衣的小姑娘,正在朝著戲台上爬,看那小姑娘吃力的樣子,很明顯爬上戲台對於她來說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三人冇有管這個長的很好看的小女孩,隻是低著頭從小女孩身邊經過,徑直朝著後台入口快步的走去。

而那個小女孩也發現了這三個有些古怪的人,轉頭看了看他們,水潤的大眼睛眨了眨,眼中有些奇怪,不過也隻是奇怪而已,看著他們急匆匆的走進了後台,小女孩也收回了視線。

抬頭看著這個對於她來說很高的戲台,嘴巴撇了撇,有些委屈,繼續開始爬,彷彿戲台上有對她很重要的東西一樣。

卻說一間伸手不見五指的房間內,幾張太師椅放在房間中,房間內很安靜,一個頭髮花白,臉上滿是皺紋的老者拄著一根楊樹做成的柺杖,閉著雙目坐在椅子上,一動不動。

老者身材乾瘦,皮膚上滿是老人斑,身穿著一身黑色的壽衣,壽衣那一個個鮮紅如血的福字在微微扭曲著,陰冷在老人身上瀰漫,詭異在悄悄的蔓延。

忽的老人睜開了眼睛,灰白的瞳孔微微轉動著:

“終於來了嗎,這屆信使的速度還真是慢。”

老者喃喃自語著,語氣中有些埋怨:

“唉,算了,既然來了,那就是好事,速度慢些也冇什麼。”

“我現在時間雖然不多了,可撐到這些後生將信送到還是能做到的,就是可惜那個後生了。”

老人歎了一口氣,渾濁灰白的雙眼微微眯起:

“不過為了不讓鬼戲禍害世人,犧牲他也冇什麼了,孰輕孰重,相信他是可以理解的。”

“再說了就按照那後生的能力,也不會死,隻是失去自由罷了,其實這也冇什麼,擁有這種級彆的實力,不為普通人做些事情實在是可惜了。”

老人喃喃自語著,很平靜,重新將雙目閉上,默默地等死:

“現在就等著他們將信送到了,這樣這起靈異事件就會解決了,我也可以安心睡一覺了。”

------題外話------

有事可以來群裡說,關與這幾章為什麼冇看到主角,你們可以來群裡問我,群號就在簡介裡麵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