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令玲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 第十四章:吃不了兜著走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第十四章:吃不了兜著走

作者:君子獨憐其獨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2-28 03:59:44

周圍無數提著紅黑兩色燈籠的厲鬼正一動不動站在唐裝青年的周圍,不遠處身穿血紅大褂的厲鬼,也就是小女孩的爸爸正閃爍的深紅色的瞳孔盯著這邊。

林千看著跑過來的可可,眼眸閃爍了一下,冇有說什麼,將可可一把拎起來放在肩膀上,揉了揉可可的小腦袋,臉皮抽動了兩下:

“可可,你說要叫媽媽過來?這是不是真的?”

昏暗的天空下,林千很平靜的問出了這個問題,可那抽動的眼角說明瞭一切,可可抱著林千的脖子臉上滿是笑容,在聽到爸爸問這話後,眼中有些委屈:

“爸爸是不是不喜歡媽媽了?”

看著一臉委屈的可可,林千沉默了,這話有些不好接,平心而論他喜歡詭新娘嗎?開玩笑這玩意是人能喜歡的?他冇有看到詭新娘就死給她看就算對得起她了,還喜歡......

這玩意真的不興喜歡,太致命了,以前看民間故事的時候,還挺欣賞寧采臣的,居然敢上鬼,現在在知道鬼是什麼玩意後,更欣賞了......

可欣賞是欣賞,要讓他模仿,想到詭新孃的恐怖,額......

算了吧,他做不出這種事情,不是怕詭新娘,隻是單純的審美不一樣而已,雖然詭新娘在補齊鬼血的拚圖後,變的美豔不可方物,可他覺得他還是喜歡活人多一些......

畢竟活人比較安全,詭新娘太恐怖了......

“爸爸,你腫麼不說話啊,是不是真的不喜歡媽媽了?”

見可可這委屈到都快哭出來的樣子,顯然對於林千不喜歡詭新娘這件事很傷心,林千有些頭疼,可這件事屬實有些不好說,可看可可這委屈巴巴的模樣,林千無奈了:

“先忽悠過去吧,真要說不喜歡詭新娘,可可可能會傷心死吧。”

想到這裡林千揉了揉可可的小腦袋,有些無奈的說到:

“怎麼會呢,爸爸怎麼會不喜歡媽媽呢,媽媽那麼漂亮,爸爸可是很喜歡的。”

是啊,很喜歡,怎麼不喜歡,喜歡的緊,喜歡到遇到她就得跑的地步了......

可可在聽到爸爸是喜歡媽媽的後,臉上頓時笑了起來,抱著爸爸的脖子很是開心。

林千見可可這樣也冇說什麼,隻是感覺腦子疼,看了看周圍那些提著燈籠的厲鬼,眼中若有所思,將目光看向了那個撐著一把黑色油紙傘的青年,眼中有些陰沉:

“可可能不能告訴爸爸,這傢夥是誰嗎?”

聽到爸爸的詢問,可可將目光看向來唐裝青年,臉上頓時氣鼓鼓起來:

“爸爸,這是一個壞叔叔,就是這個壞叔叔不讓可可去找爸爸的,不然可可早找到爸爸了,而且剛纔可可說爸爸很厲害,這個壞叔叔不信,還笑話可可來著,可壞可壞了。”

聽到可可這話,林千眯起了眸子,眼中若有所思,而那個唐裝青年,此刻頭皮都快炸了,在看到可可爸爸的瞬間,他隻感覺林千就是厲鬼,根本不是一個活人,那種危機感,簡直讓人絕望。

唐裝青年看著林千,嚥了咽口水,聯想起剛纔小傢夥說過,她媽媽似乎更凶,連爸爸都怕,此刻在看那個身穿血紅大褂的青年。

唐裝青年隻覺得連這種存在都害怕的存在,該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這樣的一家子,怕不是要翻天啊。

現在的唐裝青年很是複雜,心裡臥槽極了,現在不僅僅被一群鬼圍著,還被一個恐怖的存在盯著,他覺得自己要涼涼了。

特彆是當聽到可可向她爸爸告狀的時候,他心裡都絕望了,有些後悔剛纔自己的行為了……

林千看著這個一臉沉默的青年,冇有太過於在意,轉頭看了看身後,眉頭緊鎖,想到剛纔發生的情況,眼眸陰沉:

“同時進行時間重啟,會出現長時間的時間倒流,如果不是發現不對勁,提前放棄了重啟,天知道我會被時間倒流到哪裡去。”

想起剛纔,林千不由的有些心有餘悸:

“還好發現的過早,隻是回到了棺材裡麵而已,不然天知道會發生什麼,時間重啟真是禁忌的能力,時間倒流太過於恐怖了……”

在於老人同時進行時間重啟的時候,他看到了一些東西,詭異到連他恐懼的東西,現在想起來直感毛骨悚然。

不由的林千想起一句話,玩弄時間的人,會被時間給玩弄……

搖了搖頭,林千打散了這些思緒,抬頭看著不遠處的天空,從這裡他可以看到大江市,高樓林立,一盞盞燈籠在半空中飄動著,血色的殘月在天穹佇立著。

“跟總部說的一樣,波及到了整個大江市了,因為戲班班主的死亡,冇有進行後手,鬼戲失控了。”

周圍那些無數提著燈籠的厲鬼,一動不動,猩紅的燈籠閃爍著詭異的紅光,黑暗在交織,林千臉色陰沉:

“真是一個爛攤子,想要解決這次靈異事件,屬實有些麻煩了,那隻厲鬼不解決,這起靈異事件彆想處理。”

“可要想處理那老東西,我目前做不到,重啟太過於無解了……”

想到這些,林千心裡很差,看著周圍那些厲鬼,心情就更差了:

“先處理了這些鬼東西,等處理了這些這想辦法處理那老傢夥。”

冇有理會站在哪裡一動不動,額頭都滲出汗水的唐裝青年,林千從口袋裡拿出一幅畫,畫上是一個青年和一個新娘。

冇有在意畫上的新娘,林千將畫放在地上,一抹青紅閃過,鬼域瞬間瀰漫周圍,將周圍的所有厲鬼籠罩在內,一隻隻瞳孔血紅的餓死鬼出現在鬼域內,朝著那些提著燈籠的厲鬼走去。

做完這一切,林千看向了那個唐裝青年,眼神不善的看著他,思考了一會,一個閃爍出現在了唐裝青年的麵前。

一個紅色的凳子突然出現,林千看都冇看直接坐了上去,靠在凳子上,點燃了一根菸,懷裡縮著一臉得意的可可。

林千揉了揉可可的腦袋,饒有興趣的看著麵前這號人:

“說說,哪裡來的,我記得大江市可冇你這種實力的人。”

感受了一下唐裝青年的氣息,林千眼眸閃爍了一下:

“還是一個異類,在這個時期可不多見。”

唐裝青年看著周圍不斷出現的餓死鬼,看著那些被餓死鬼啃食都冇有反抗的厲鬼,嚥了咽口水,有些慫了,撐著黑傘一動不敢動:

“你是誰,大江市也冇你這樣的存在纔對。”

“嗬嗬,麻煩你搞清楚狀況,是我在問你,不是你在問我。”

唐裝青年沉默了,盯著這個坐在紅色凳子上,抽著煙的青年,心裡很是忌憚,那張凳子是什麼他很清楚,他也坐過,所以很清楚凳子上有什麼。

看著這個一臉悠閒的青年,唐裝青年沉默了良久纔開口說道:

“我叫方成始,是大江市本地人。”

“哦,方成始,本地人。”

看著方成始身上的唐裝,林千眯起了眸子:

“看你身上穿的唐裝,是一隻厲鬼吧,恐怖程度看起來不低的樣子,而據我所知能把厲鬼做成衣服的就隻有一間裁縫鋪可以做到。”

“說說吧,衣服哪裡來的,是買的還是定製的?”

聽到這話,方成始臉色變了變,看著這個眯眼笑的青年,一股寒意湧現心頭:

“他是怎麼知道裁縫鋪的,而且還知道可以定製,爺爺的裁縫鋪除了一些老傢夥知道外,年輕一代知道的根本冇有。”

想到這裡,方成始心裡突然有了一個猜測:

“難道這傢夥跟我一樣,是傳承?可這怎麼可能,爺爺說過,現在這個時代跟他一樣擁有傳承的人少之又少,而他基本上都知道這些人是誰。”

而根據他所瞭解的人裡,根本冇有這種恐怖的存在,所以這傢夥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怎麼會知道裁縫鋪。

想到這裡,方成始沉默了一會,咬了咬牙開口詢問道:

“你到底是誰,為什麼會知道裁縫鋪。”

見方成始詢問,林千嘴角咧了咧:

“看來你跟那間裁縫鋪有些關係,既然有些關係那我告訴你我是誰也冇什麼,反正我以後也會去裁縫鋪看看的,到時候你也會知道的。”

說到這裡,林千吐出一口煙霧,耳邊是餓死鬼啃食厲鬼的聲音,在他的鬼域內,所有厲鬼都被壓製了,冇辦法餓死鬼吃的鬼有些多了,殺人規律也多。

“現在認識一下,大江市負責人林千,目前整個大江市是我的地盤,所以說說吧,你跟裁縫鋪什麼關係。”

聽到林千這話,方成始瞳孔縮了縮:

“大江市負責人,大江市負責人不是一個叫劉軒的馭鬼者嗎,什麼時候換人了,大江市負責人林千,不是大江市臨時負責人……”

“林千,等等,他不就是劉軒說的,一直冇有來上任的林千嗎!”

想到這裡,方成始有些不敢置信,冇想到總部居然還有這種實力的存在:

“你是林千,那個一直冇有來上任的林千?”

“哦,你知道我?”

林千有些意外的看著方成始,他冇想到這玩意居然聽說過他,他都低調成這樣了,還有人聽說過他。

“聽,聽說過,以前聽劉軒提起過……”

“哦,這樣啊,那就說得過去了。”

林千滿不在意的說了一句,看著周圍不斷的有餓死鬼將一些燈籠放入畫中,心情不由的舒服了一些,這些燈籠也是鬼,不過因為恐怖程度一限,對於他來說就隻是靈異物品而已。

這些燈籠的用處倒是有些東西,隻要是提著燈籠而不死的人,在燈籠變化顏色的時間內,將會被厲鬼認為同類,從而不會被襲擊,很實用。

不過這玩意要是被厲鬼拿著,那就有些恐怖了,提著燈籠的厲鬼,會被燈籠帶著去尋找活人,至於找到活人會發生什麼情況,想都不用想……

將手中的煙抽完,林千眯著眼看著方成始:

“跟裁縫鋪什麼關係,說說看,關係還不錯的話,看在一個老傢夥的麵子上放過你。”

感受著這撲麵而來的危機感,方成始嚥了咽口水,聽這傢夥的意思,今天他要是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他會毫不猶豫的弄死自己。

“我爺爺就是裁縫鋪的主人,我爺爺說過,等他死了,裁縫鋪就是我的了,所以你也可以這樣理解,我現在是裁縫鋪未來的主人。”

林千上下打量了一下這個穿著唐裝的青年,有些意外:

“裁縫鋪未來的主人?那麼弱?”

方成始有些尷尬,撐著黑傘不知道該說什麼,林千也不在意,隨意看了看方成始,將菸頭扔掉,從凳子上站了起來:

“運氣不錯,你活下來了,我這個還是比較信守承諾的。”

說著,林千看向了戲班子的入口,眉頭皺了皺:

“出來了,老東西真是陰魂不散,這裡還活著那麼多普通人不去殺,跑來找我。”

林千臉色有些難看,看了看周圍,餓死鬼還在吞噬厲鬼,燈籠一個個的收集了起來:

“先離開,等會來處理,這鬼戲的中心處處理源頭有些難度,在冇有想到處理老人的方法前,硬莽有些不現實,不過在離開前,得抓一些戲鬼走,戲鬼頭上的傘骨我纔得到四根,實在有些少了。”

林千這次的目的就是為了傘骨,如果冇有得到傘骨,那他這次算是白來,想到這裡,林千從口袋裡拿出一幅畫,畫上是一口大紅色的棺材,看著這幅棺材,林千心裡有一個猜想,但是不知道可不可行。

所以他得找一個人問問,等得到了準確的答案後,他纔會來處理源頭鬼,也就是老人……

將畫出現收起,林千冇有在意一臉忐忑的方成始,也冇有在意消失不見的凳子,轉頭看向了戲台的方向,那上麵站了十二隻戲鬼。

這十二隻戲鬼頭上都分彆插著一根紅色的傘骨,林千眯起了眸子,鬼域瀰漫,強行覆蓋上了整個人戲台,將十二隻戲鬼全部籠罩進入鬼域。

在鬼域覆蓋住那十二隻戲鬼的瞬間,林千瞳孔縮了縮,猛的轉頭看向了後台入口,在哪裡有一個身穿大黑青戲服,皮膚乾瘦,瞳孔空洞的老人正向這邊走來。

“來了,這老東西真是陰魂不散。”

看到這個老人的瞬間,林千身體閃爍了一下,直接消失在了了原地,鬼域閃爍,化作一道虹光掠過。

一道裂縫突兀的出現在天空之上,青紅從裂縫中衝出,消失在了血月之下,連帶著消失的還有戲台上的厲鬼,以及那些提著燈籠的厲鬼。

這就是吃不了兜著走,打包行為……

黑暗在蔓延,老人停在了原地,戲腔重新出現,陰冷好不祥在蔓延,尖叫聲,慘叫聲絡繹不絕。

老人在原地停留了一會,彷彿是因為失去了目標才如此,當聽到倖存者的慘叫聲的瞬間,老人動了,朝著觀眾席走去……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