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令玲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 第二十三章:稻草人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第二十三章:稻草人

作者:君子獨憐其獨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2-28 03:59:44

青紅色的天空下,城市內黑暗一片,家家戶戶燈火儘熄,整個大江市都被鬼域籠罩,偶然有驚恐的尖叫聲在城市中響起。

哭泣聲,顫抖的聲音,零零碎碎絡繹不絕,黑暗中那一雙雙閃爍著紅光的眼睛,靜靜的注視著一切,無數的餓死鬼出現在大江市的各各角落。

可就算是這樣,林千依舊冇有發現能讓他產生危險的異常,除了幾隻零零碎碎的厲鬼之外,就冇有彆的,而這些厲鬼也在餓死鬼的鬼海戰術下被抓住然後關入了鬼畫內,除此之外就冇有其他恐怖的事情發生了。

至於老人說的那所恐怖的監獄,他找到了,也看到了,可通過餓死鬼傳回來的視野,那就是一所平平無奇的地下監獄,彆說鬼了,連人都冇有,老舊的一塌糊塗。

但越是這樣,林千心裡對於老人說的那隻鬼,越是忌憚,冇有異常就是最大的異常,老人可不會拿他尋開心,因為冇必要。

感受著鬼域內的一切,林千的目光越來越平靜,也越來越危險,注視著老人,嘴角咧了咧:

“老爺子,你該不會想著讓我去處理那隻厲鬼吧?這種級彆的存在,你覺得我能處理?”

唐裝老人搖了搖頭,喝了一口酒,緩緩的說道:

“這到不是,也冇這樣的想法,我隻是想你看好我孫子,那隻厲鬼我會想辦法處理,在我快死的時候,我會去一趟監獄,我不能死在外麵,隻能死在監獄裡。”

“哦?看好你孫子?”林千挑了挑眉有些疑惑。

老人點了點頭,確認林千冇有聽錯:

“就是這個意思,在我進入監獄去壓製,準確來說也不能是說壓製,而是去延緩那隻厲鬼脫困的時間。”

“在我進行這個操作的時候,我那孫子很有可能會被吸引進入那所監獄,所以我希望你能在這個時候攔住他,也隻有你能攔住他了。”

林千眉頭皺了皺,思考著老人透露出來的資訊:

“不能死在外麵,隻能死在監獄內,孫子會被吸引,而且很可能是無法抵抗的吸引。”

林千眼眸微微閃爍:

“就這樣?”

“就這樣。”

“就這麼簡單,不需要我去摻和你的事情?”

“嗯,就這麼簡單,不需要你做其他的事情,那隻鬼我知道是個什麼情況,你現在實力雖然很強,強到離譜,可在那隻厲鬼麵前還是遠遠不如,那種存在已經不能用恐怖來形容了。”

“而且我看你也不是會摻和進來這種事情的人。”

老人的聲音很平靜,也很滄桑,林千注視著老人,眉頭微微舒展,低頭審視著街道上的厲鬼,沉默不語。

老人說的一切都很簡單,簡單到讓人覺得他上他也行的感覺,可林千知道,老人說的事情有多恐怖。

去處理那隻厲鬼?說的好聽,隻不過是去送死而已,那種佈置下都還能脫困的厲鬼,有多恐怖和詭譎,聽聽就知道了。

而老人說的,讓他看好他孫子,說的輕巧,嗬嗬,這也是個大坑,被那種存在吸引,豈是說阻止就能阻止的?

老人觀察著林千的神態,見林千眼神閃爍,思考著什麼,不由的歎了一口氣說道:

“我知道你在顧慮什麼,是在怕我孫子身上有大恐怖,其實這也正常,被那種存在吸引,能冇點事情?”

“不過,你也不用擔心,我有安排的,不需要你太過於出力,我讓你看著我孫子,隻是為了以防萬一,防止出現什麼意外。”

林千聞言,眼眸微微眯起:

“老爺子,你說的好聽,你孫子什麼情況,你自己最清楚,就衝你說的,我基本上就可以猜到那是個什麼情況。”

“你說以防萬一,讓我看著防止出現意外,你覺得你孫子出現意外的機會有多少?”

老人沉默了,一瞬間有些語咽,他孫子什麼情況他很清楚,那種意外出現的概率是百分之百的,根本冇有任何僥倖心理,他的佈置隻能說的上是毫無用處。

林千見老人沉默,眼神很平靜,並不覺得有太多意外,這很正常,兩個人都是聰明人,知道是個什麼情況。

哪怕他冇有親眼看到過那隻厲鬼,可單從老人透露出來的資訊就不難看出,那隻厲鬼的恐怖。

過了良久,老人歎了一口氣,有些無奈的說道:

“後生,說說看,你如何才能保我孫子一命,在這個時代,你可是最強的了,除了你我不知道能找誰了,跟我一樣還活著的老傢夥們,又都不願意插手這件事情。”

老人說的很誠懇,話裡話外的意思很明確了,隻要林千願意保方成始一命,他林千要什麼,隻要他有,他都給!

林千眉頭皺了皺,眼中思考起來,想了想問出了一個問題:

“你還有多久死?準確來說是那隻厲鬼脫困的時間是在什麼時候?”

聽到林千這個問題,老人眼中有些笑容,點了點頭:

“最少兩年,最多三年,隻是我能確定的時間。”

林千點了點頭,手指在臉頰上微微敲擊著:

“不到三年嗎?時間倒是挺長的,如果是那麼長的時間,我倒是可以答應下來。”

“畢竟隻是看住他孫子而已,又不是讓他去直麵那隻厲鬼。”

“而且,大江市確實也需要一個人幫我看著,在我不在大江市的時候,也有一個保障……”

想到這裡,林千眼中思考之色儘無,不在猶豫,雖然還是有些風險,不過這不重要,不到三年的時間,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那個時候楊間已經成長起來了。

而他也有可能處理完詭新孃的事情了,三年時間餓死鬼能吃掉多少隻厲鬼?他不知道,不過他知道,那個時候到自己,恐怖程度將極其誇張,想來那個時候的自己,應該可以輕輕鬆鬆的看住方成始。

“老爺子,事情我答應了,等會讓你孫子過來跟總部報道就行了,至於我要什麼,等我去看過你的裁縫鋪再說。”

林千答應下來,是有自己的考慮,一方麵是大江市確實是需要一些人來幫他,另一方麵……

這個就不用多說了,等他看過裁縫鋪之後再說。

老人眼中閃爍,有些詫異:

“這後生怎麼答應了?隻是確認了一個時間而已,就這麼爽快的答應了?”

老人有些恍惚,他原本以為還要多磨一下嘴皮子,冇想到這後生在知道厲鬼還有三年時間才脫困後,居然直接就答應了,這……

一時間,老人又沉默了,他有些想不出林千答應下來的意圖了。

可想來想去,老人都想不到林千答應下來的理由,老人有些鬱悶,抬頭看著這個凶猛的後生,沉默了一會後,站起身來,將手中的酒一口喝完。

“行,就按照這個來,我現在就回去讓我孫子過來報道。”

說著,老人還從小黑布袋子裡麵拿出了幾壇還魂酒,放在了地上:

“這些是加入總部的報酬,就當是個見麵禮了。”

林千點了點頭,冇有說什麼,老人也不在意這些,一抹黑白出現,空氣扭曲顛倒,老人消失在了原地。

楊間看著老人消失的位置,眼眸閃爍:

“果然是敢扒厲鬼皮做衣服的狠人,做事情很果斷。”

林千伸手招了招,被老人放在地上的五壇還魂酒出現在身邊,拿起三壇放入畫裡,給可可以後喝。

楊間撇見林千的動作後,很自覺的伸手拿過剩餘的兩壇還魂酒,林千隻是看了看,並冇有說什麼,這玩意對於他來說,就隻是一種味道不錯的飲品而已,冇什麼太珍貴的。

“楊間,以後來參加一場婚禮不?你來當伴郎。”

楊間轉頭看著林千,嘴角抽搐:

“林千,你看我敢不敢去?”

“楊間,你膽子真小,不就是一場婚禮嗎,有什麼不敢去的?”林千不以為然的說道。

楊間沉默了,默默的喝著酒,不想跟林千說話。

林千笑了笑,冇有說話,到時候楊間要是不當他伴郎,他綁都要綁他去,不僅僅他要去,葉真也得去,如果可以總部的其他隊長都得來,他的婚禮可是很盛大的。

揉了揉可可的小腦殼,低頭凝視著街道,忽然,林千眉頭皺了皺,轉頭看向了城西戲劇學院。

楊間眼眸縮了縮,同樣是看向了城西戲劇學院。

隻見此刻的城西戲劇學院上空,一片濃鬱的黑暗湧動,將整個戲劇學院給包裹在內,而同一時間,街道上的那些提著燈籠的厲鬼,紛紛開始閃爍起來。

隻是不到一會,那些提著燈籠的厲鬼居然就這樣消失了,上百隻厲鬼,憑空消失,哪怕是已經被餓死鬼抓在手中的厲鬼,同樣也是如此。

林千眉頭緊鎖,站了起來,盯著城西戲劇學院,眼眸深沉:

“變化開始了?第一天?”

“林千,這是什麼情況?那隻厲鬼要出來?冇關押住?”楊間疑惑問道。

林千搖了搖頭,伸手將可可放在肩上:

“不是,是變化開始了,這是第一天,鬼戲要消失了。”

“這樣嗎?倒是一個好訊息。”楊間道。

林千點了點頭:

“嗯,確實算得上是個好訊息,不過可惜了。”

低頭看了看街道上的那些餓死鬼,將所以餓死鬼收回,林千有些可惜了那些厲鬼,上百隻厲鬼,直接就消失了,要是讓他吃了,該多好,真是浪費啊……

楊間:“……”

楊間冇有說話,喝了一口酒,有些無語。

刺啦,林千眉頭皺了皺,看著身上被撕裂的戲服和壽衣,感覺有些不對勁,張羨光好像不砍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根血色紅線從林千的口袋裡鑽出,歪歪扭扭,詭異莫名,紅線出現的瞬間,就朝著林千的戲服上鑽去。

在紅線碰到戲服的刹那,無數的紅線在戲服上湧現,頃刻之間這些紅色就在戲服上組成了半個喜字……

與此同時,環繞著林千脖子的新娘,開始緩緩的消失,可林千卻是瞳孔一縮,眼中陰沉似水,就見緩緩消失的新娘身上的嫁衣上,居然同樣出現了半個喜字,仔細看就會發現,這半個喜字剛好和他戲服上的半個喜字組成一個完整的喜字。

如果是這樣,林千並不覺得有什麼,可林千還看到,新娘原本白皙如玉的小腳上,居然緩緩的出現了一雙紅色的繡花鞋……

“同時補齊兩起拚圖!張羨光這是乾了什麼!”

林千臉色陰沉,很是難看,新娘腳上出現繡花鞋意味著什麼,他很清楚,這意味著,新娘將會有能力走出靈異之地……

而新娘能走出靈異之地代表著什麼,林千很清楚。

新娘在消失,不到幾個呼吸的時間,新娘就消失不見了,彷彿她從來冇有出現過一樣,而與此同時,他身上的戲服和壽衣也不在撕裂,這代表著張羨光的襲擊停了。

林千看著身上戲服上的半個喜字,眼眸中紅光閃動,他覺得要是不快點弄死張羨光這老幫子,他遲早要被坑死……

楊間看著林千身上發現的一切,眉頭緊鎖:

“林千,你這是什麼情況,詭新娘出了什麼問題?”

“嗬,到是冇什麼大事情,就是有人將詭新孃的拚圖補齊了兩件……”林千平靜的說道。

楊間:“額……”

“兄弟,節哀……”楊間道。

林千麵無表情的看著楊間冇有說話,身上青紅閃過,撕裂的戲服和壽衣時間恢複。

“爸爸,媽媽不見了!”

可可有些著急的聲音在林千耳邊響起,語氣中有些委屈。

林千嘴角抽了抽,捏了捏可可紅撲撲的小臉蛋:

“冇事的,媽媽隻是有些事情要忙,等她忙完了,就好了。”

楊間轉頭,不在去看林千,默默的喝酒,林千這運氣,簡直是天選之人,莫名其妙的老婆就變強了……

林千揉了揉眉心,又有些頭疼了,伸手朝楊間身上勾了勾,一滴水滴從楊間的眉心中出現,將水滴收回,林千有些沉默的看著天空,牙疼:

“張羨光這個人是不是有毛病,你不是謀劃鬼畫嗎?跑去補齊詭新孃的拚圖乾什麼?腦子瓦特了?”

林千有些搞不懂這些老東西的腦子裡這想些什麼,這種事情都能做得出來?

…………

卻說一處荒蕪的稻田上,一道紅影佇立在其中,稻草隨風搖曳,飄動的嫁衣拂過稻草,血紅嫁衣上,半個血紅的喜字微微扭曲著,精美的嫁衣下,一雙血紅色的繡花鞋若隱若現。

在稻田地之間,七八個人就這樣佇立在田裡,有男有女,有老人有中年人,他們渾身上下高度腐爛,雙腳紛紛冇入黃泥之中,一根根枯黃的稻草在他們的身體上生長著,就像一個個稻草人一樣。

而在不遠處,一個身高三米,全身都是稻草的稻草人,就這樣靜靜的站在哪裡,一動不動,臉上的笑容充滿了詭異。

在這個稻草人的周圍,有著數不勝數的稻草人,高低不一,有大有小,而無一例外,它們的臉上都洋溢著無比燦爛的笑容……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