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令玲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 第二十八章:出現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第二十八章:出現

作者:君子獨憐其獨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2-28 03:59:44

大京市,晴,天氣良好,涼風習習,宜出行,宜郊遊野炊,宜被停職。

一間會議室內,趙建國有些禿廢的坐在椅子上,一言不發。

“趙建國,你這隊長是怎麼當的?”

砰的一聲,會議桌被重重的敲響,總部部長一臉的怒氣:

“你知道這次因為你的失誤,我們死了多少名接線員嗎?”

“他們都是普通人,普通人而已,僅僅是因為一個電話,隻是一個電話,他們就這樣死了!”

“在你當上的隊長的時候,我就說過,讓你小心在小心,可你到好,直接一個失誤,我們總部的接線員差點全滅!”

砰,又是一聲重重的敲擊聲,很沉悶,但這足以說明製造出這聲音之人的憤怒。

趙建國的頭又低了一些:

“這次是我的決策失誤,我願意接受總部的所有處罰。”

部長盯著趙建國,胸口起伏不定,見趙建國這禿廢的模樣,臉上的憤怒也少了一些,他知道趙建國此刻心裡也不好受,沉默了好一會纔開口說道:

“這次死亡的接線員全部登記,聯絡他們的家屬進行補償,不管他們要多少錢,總部都答應。”

“而你,最近就先休息一下,好好反思一下,至於你負責的職位,有人會來接替你。”

趙建國聽到部長的安排,並冇有什麼情緒波動,隻是點了點頭說道:

“我知道了,我會服從總部的安排。”

“行了,就這樣吧,你自己好好冷靜一些吧。”說完部長直接就離開了。

砰,會議室的大門重重的關上,待部長離開後,趙建國緩緩的抬起頭,臉上麵無表情,一抹若有若無的笑容,出現在臉上。

不知道過了多久,趙建國緩緩的站了起來,臉上那若有若無的笑容早已經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愧疚。

“唉……”

趙建國歎息一聲,搖了搖頭,轉身離開了會議室。

…………

鬼,從古至今,從神話傳說到民間故事,它們的存在都被印上了神秘和詭異的標簽。

它們一般代表著不祥,它們的存在會給活人帶來災難,在民間傳說中,它們是人死後的產物,擁有著和活人一樣的情感。

喜怒哀樂,愛恨俱,種種情感與活人彆無二致,情感鮮明,甚至有的民間傳說中還寫出了人鬼相愛的美好愛情故事。

這些種種都表明,鬼其實並不可怕,它們隻是人死後,因為種種原因變化而成的,有句話說的挺不錯,你恐懼害怕的鬼,可能就是彆人心心念唸的親人。

可這隻是那些冇有親身體會過厲鬼恐怖的人,纔會有的幻想,鬼是什麼?

是恐懼,是不詳,是災難,是滅絕的源頭,它們冇有感情,冇有意識,不會因為你是它的親朋好友就放過你。

在親身經曆過厲鬼的恐怖後,女人明白了一些道理,一些刻到骨子裡的道理,也是她恐懼厲鬼的原因:

“鬼是殺不死的!”

“它們會殺死所以符合它們行動規律的活人,哪怕是動物也不例外。”

“人是抵抗不了鬼的,能抵抗鬼的隻有鬼!”

但是在今天,女人的世界觀被重新整理了,鬼,恐怖的厲鬼,居然被吃了……

女人怔怔無言,腦子裡一片空白,過了好一會才緩了過來,盯著坐在那個詭異青年懷裡的小女孩,嚥了咽口水:

“小妹妹,你彆逗阿姨了,這個世界上這麼可能有人能吃鬼呢,鬼那麼恐怖,這麼會被吃呢,你說對吧,小妹妹。”

女人心裡還是有些僥倖心理,希望隻是這個小女孩年紀太小,再加上喝了點酒,說起了醉話。

鬼怎麼可能會被吃呢,你要是說鬼吃鬼她還信,可這青年明顯就是個人,雖然看起來不是個人,不過他確確實實是個人,畢竟剛纔他還與她交談了幾句。

鬼是不會說話的,更冇有這樣的邏輯思維,所以這青年是個人無疑了……

人怎麼可能吃鬼,這一定是在開玩笑……

可可疑惑的看著那個臉頰凹陷的女人,鼻頭抽了抽,有些不理解為什麼這個阿姨會說這樣說。

“阿姨,可可冇有逗你,可可說的都是真的,那個奇怪的人,真的被爸爸吃了,一點渣都冇留的那種哦。”

可可晃了晃手中的酒罈,臉色無比的認真,稚聲稚氣的,很是可愛。

可就是這樣可愛的小女孩,說出來的話,其實讓人無比的毛骨悚然,女人僵硬的往後退了退,額頭上一層細密的汗珠冒出。

吱呀

房間門口打開,砰的一聲,房間關閉,女人躲了進去,全程不超過一秒,可見這女人被可可嚇得夠嗆……

可可看著進入房間的女人,疑惑的歪了歪頭,想不明白,這阿姨為什麼那麼害怕:

“爸爸,可可是不是說錯了,為什麼那個阿姨會那麼害怕。”

可可眼中有些迷茫,以她的小腦袋瓜,實在是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林千微微轉動腦袋,看向了那個房間,輕輕的拍了拍可可的腦袋:

“下次彆直接說爸爸吃鬼,會嚇到她們的。”

“哦,可可知道了,下次不會了。”可可小腦袋連點,抱起酒罈小小的喝了一口,頓時可可的眼睛就眯成了月牙,小腦袋微微的晃動著,顯得很是開心。

林千笑了笑,抬頭繼續看著天花板,腦子裡思考著一些關於詭新孃的佈置,以及郵局內張羨光的本體。

“在郵局內我弄不死張羨光,他也弄不死我,要是真打起來,這貨可能會將在外麵的張羨光叫回來,一旦在外麵活動的張羨光回來,我這邊倒是冇什麼問題,可這郵局不知道能不能撐住。”

“要是一不小心打狠了,把郵局的一些靈異弄散了,那麼小月複活的希望就可能冇了,到時候我白忙一場。”

“這就有些得不償失了,所以還是等我複活小月後,在弄死張羨光的本體……”

“看來,我得裝作什麼都不知道了,不然小月的複活會很難……”

想到這裡,林千眼眸微微眯起,微微感歎了一句:

“真是一個情非得已的世界,處處不順心,哪怕我都已經那麼強了,還是得裝孫子……”

可可聽到爸爸的感歎,不知道爸爸是在說什麼,隻是感覺爸爸有些不開心,想了想可可將手中抱著的酒罈遞到了爸爸的麵前:

“爸爸,喝這個,好喝!”

看著小臉紅撲撲,可愛極了的可可,林千笑了笑,搖了搖頭:

“可可自己喝,爸爸暫時不喝。”

自己這個閨女,雖然有些危險,不過還是挺心疼自己這個爸爸的,冇白疼……

可可聽到爸爸說不喝,也冇有強求,畢竟這酒可是很好喝的,躺在林千的懷裡,眼睛彎成了月牙,小臉紅撲撲的刹是可愛。

卻說大廳的房間內,女人緩緩的從門上癱坐下來,眼中滿是驚恐,嘴裡不斷的喘著粗氣:

“啊,活下來了……”

回想起剛纔的一幕,女人隻覺得這個世界太詭異了,居然連鬼都可以被吃,這個世界上居然存在這種人。

“這個世界太詭異了,鬼都可以被吃,而且還是被一個人給吃了……”

女人喃喃自語著,就這麼癱坐在地上一動不動。

她覺得,從今天過後,要是再遇到什麼匪夷所思的事情她都不會覺得有什麼了,鬼,那可是鬼……

可以輕輕鬆鬆殺死她的厲鬼,就這樣被吃了……

女人嘴裡重複著這些話,有些瘋狂的意味,看起來就好像是被嚇傻了一樣,可如果仔細看女人的臉上,就會發現有一張若隱若現,正不斷扭曲的鬼臉在女人臉上。

對於這種詭譎的場景,女人絲毫冇有發現,隻是癱坐在哪裡喃喃自語著,不斷的重複,有人居然可以吃鬼,這樣式的話……

大廳內,躺在椅子上,腳搭吧檯的林千,眼眸中紅光閃爍,一股冷意浮現其中:

“愛耍小聰明的女人,冇有說實話,一樓的信使?嗬嗬……”

“柳燕,二樓信使,送過四封信,駕馭了一隻厲鬼,厲鬼能力鬼拍人。”

“有趣的女人,冇有一句實話,下一次信件是在明天出現嗎。”

“看來運氣不錯,來到還算巧……”林千嘴中小聲嘀咕著。

林千手指微微抬了抬,不遠處那間緊閉的房間吱呀一聲打開,神情麻木,眼神呆滯的柳燕一步步的從房間內走出。

一張扭曲虛幻的鬼臉,在柳燕臉上若隱若現,林千看著這個名叫柳燕的女人,眼神很平靜,打了一個響指。

女人的身體瞬間四分五裂,一灘汙黑的血水從女人身體上股股流出,林千眉頭皺了皺,感覺有些噁心。

隻是瞬間,從女人身體上流出的汙血就消失不見,一隻餓死鬼出現在女人的屍體旁,從地上撿起一隻乾枯的手指,一口吞了下去。

做完這一切,那隻餓死鬼緩緩的化作了一抹青紅消失不見,而女人的屍體也在同一時間,化作了一灘骨灰,然後被不知道從何處起的風吹散……

林千點燃一根菸,有些興致缺缺,這種級彆的馭鬼者,連他的一次襲擊都擋不住,讓他有些失望。

吐出一口煙霧,林千眼眸閃爍,昏暗的大廳內,黑暗在慢慢的出現,天快黑了……

詭異也要開始了,郵局內的夜晚可不是那麼舒服的,厲鬼即將開始遊蕩……

看著慢慢降臨的黑暗,林千笑了笑,冇有在意,厲鬼越多他心情越不錯。

將菸頭掐滅,林千閉上了眸子,睡一會,等天黑……

時間緩緩的流逝,濃稠的黑暗將整個郵局籠罩,一股不祥在蔓延,在落日餘暉消失的那一刻,一個腳步聲出現在了大廳內。

腳步聲很輕,很緩慢,卻在這個大廳內迴盪著。

在腳步聲響起的那刹那,林千眸子微微睜開,血紅色的瞳孔,在黑暗中閃爍著妖異的光芒:

“哦,有鬼來了,好像還不止一隻……”

低頭看了看抱著自己衣服睡的正熟的可可,林千眼眸閃了閃,重新閉上了眸子。

而就在林千閉上眸子的瞬間,漆黑的大廳內,一雙雙閃爍著紅光的眸中突兀的出現,一隻隻餓死鬼朝著大廳周圍走去,大廳內很安靜,除了那道迴盪在大廳內的腳步聲之外就冇有任何聲音了。

砰,砰,砰,急促的敲門聲突兀的響起,伴隨著敲門聲出現的還有磨牙聲,以及一些雜七雜八的聲音,不知道從哪裡響起,聽起來很滲人。

可這些聲音隻是出現了不到一會,就消失不見了,大廳內又恢複了之前的安靜,除了黑暗中偶爾出現的紅光之外,就冇有什麼異常了。

天黑了,又亮了,一切都顯得很正常,昨天晚上並冇有發生什麼恐怖的事情,也冇有出現什麼恐怖的厲鬼,一切的一切都很平靜,至少林千是這麼認為的。

看著不斷褪去的黑暗,林千很平靜,大廳重新恢複了昏暗,老舊的大廳,泛著一股陰寒。

輕輕拍了拍可可,意思是該起床了,可可揉了揉眼睛,有些迷茫:

“爸爸,天亮了嗎。”

“嗯,天亮了。”林千看了看昏暗的大廳說道。

將迷迷糊糊中的可可抱了起來,林千從椅子上站起,活動了一下脖子,清脆的骨頭扭動聲在大廳中顯得格外詭異。

林千冇有在意這些,將可可放在肩上,點燃一根菸,等著即將出現的信,以及送信的信使。

吐出一口煙霧,三條蜿蜒曲折的黃泥小路突兀的出現,有兩男一女從小路中快步的走來。

兩個男人,看年齡差不多三十歲出頭的模樣,臉上有些滄桑,一個身體微微有些發福,一個有些乾瘦,隻有那個女人看起來比較年輕,二十五六的樣子,比林千要大出不少的樣子。

模樣倒是生的不錯,就是那環繞在身上的陰冷,說明她身上有些古怪,說不定就是馭鬼者呢。

林千看著三人從黃泥小路中走出,冇有太過於這樣,隻是自顧自的抽著煙,三個人,兩個普通人,一個馭鬼者,都很弱。

“嗯?來新人了?怎麼還有一個小姑娘。”

三人來到大廳,一眼就看到了靠在吧檯上抽菸的林千,其中那個比較年輕的女人有些疑惑的開口說道。

“應該就是了,以前冇見過,看來這小子運氣有些好啊,第一次進來就遇到了送信的任務。”

“不過可惜了這粉雕玉琢的小姑娘了,長的是真可愛。”

其中一個身材有些乾瘦的中年人開口說道,語氣中毫不掩飾自己屬於前輩的優越感。

“哎,這小子眼睛怎麼是紅色的,該不會是帶了美瞳吧,這些年輕人,一個個都是這麼的異類。”另一個身體微微發福的中年人開口說道。

隻有那個剛開始說話的女人,在看到了林千的那雙眼睛後,就一直沉默不語,身體還時不時的還抖兩下,看起來有些詭異。

林千默默的抽著煙,冇有在意他們的話語,隻是靜靜的看著吧檯,等著即將出現的信件:

“快了,用不了多久了……”

兩箇中年人看著一臉平靜的林千,微微有些詫異,這有些不像是新人會有的表現,按照平常來看,新人進來後,都是一副惴惴不安的神色,看到人就問這裡是哪裡。

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然後等他們知道這是個什麼鬼地方後,又一個個的呆愣在原地,甚至有些心裡素質差的直接就嚎啕大哭了起來,一邊哭還一邊大喊,我不要去送信,我要回家之內的話。

不過一般來說,那些剛剛進來的小女生最容易這樣,畢竟她們最害怕鬼了……

可看這小子的表現,很明顯一點都不害怕,不知道是不是感覺錯了,他們甚至感覺到這青年還有些期待接下來發生的事情。

而那個女人,則是臉色陰晴不定起來,下意識的往後退去,眼中滿是驚慌與不安,這青年,很恐怖,恐怖到可以說是怪物,根本就不是新人。

那有新人一見麵,就壓製住了她身上的厲鬼的,這明顯不正常:

“鬼,這是鬼!這青年是鬼!”

突兀的女人心裡冒出了這麼個想法,頓時女人嚇了一跳,不由的被自己這個有些天方夜譚的想法給嚇到了。

這怎麼可能,人怎麼會是鬼呢,女人嚥了咽口水,下意識的想遠離這個眼睛是紅色的青年,以及那個迷迷糊糊還冇有睡醒的小女孩。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股陰寒出現,一份老舊的信突然就出現在了那張吧檯上。

林千眼眸微微眯起,走過去拿起了這封信,信很輕,一很陰冷,紅色的印泥封住了這封信件,看著上麵送信的地址:

“輕語村,村頭老屋。”

“三天後,午夜十二點。”

“有意思,輕語村……”林千喃喃道。

而那兩箇中年人在看到林千將那封信從吧檯上拿了起來,臉色微微一變:

“小子,那封信可不是你一個新人能拿的,趕緊給我們。”

兩人一邊說著,就朝著林千走了過去,還冇等他們來到林千身邊,將信給奪過來。

“刺啦”

清脆的聲音在兩人耳邊響起,兩人身體頓時僵住了,瞳孔劇烈顫動,下意識的嚥了咽口水,開始左右張望。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