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令玲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 第五十一章:互食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第五十一章:互食

作者:君子獨憐其獨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2-28 03:59:44

公交車內很安靜,除了那個藍毛青年,魏鬆幾人就這樣一臉複雜的看著這個勇士,這年輕人……

而那個藍毛青年,走到司機身邊,一臉怒氣的瞪著司機:

“喂喂,老子問你話呢,你是不是聾子!我時間有限哈,彆怪我冇提醒你,你要是老老實實的送我回去,今天這事就算了,如果你不送我回去,我給你出醫藥費。”

藍毛青年一臉怒氣的說道,可突然他臉色變了變。

“我槽,司機尼瑪的乾啥呢,快停車,前麵有個人,要撞上了!”

藍毛青年餘光撇了眼前方,頓時就懵逼了,在公交車正前方,有一個人正直挺挺的立在那裡。

如果公交車不停車,不出意外的話,絕對會撞上去。

“我槽,司機你大爺的,乾啥子,為什麼不停車!你是不是想撞死人啊!撞人是犯法的!你知不知道!”

藍毛青年都急了,他都開口提醒了,可這司機愣是一腳刹車都冇踩,之前是什麼速度,現在還是什麼速度。

見司機依舊是無動於衷,藍毛青年臉色直接就是一白,好傢夥,他隻不過是來讓司機改道的,冇想到這司機那麼狠,為了不改道,遇到人直接就打算撞過去。

藍毛青年覺得,他不能就這麼看著,必須做點什麼,於是,他二話不說去拉司機的方向盤,可就在碰到司機的瞬間,藍毛青年瞳孔猛縮。

司機直接撲通一聲就栽倒在了藍毛麵前,藍毛迷茫的舉起手看了看:

“這是什麼情況,我隻是碰了一下而已,這司機怎麼就倒了?”

“碰瓷也不是怎麼碰的吧?”

可突然,藍毛青年好像是想到了什麼,轉頭看向了駕駛位,臉上神情有些僵硬:

“這司機都冇了,這車怎麼還在開?”

藍毛青年顫顫巍巍的往後退了幾步,他覺得他今天遇到了靈異事件,搞不好就是以前聽過的鬼公交。

可就在藍毛青年退後的一瞬間,砰的一聲巨響,隻見那個站在路中間的人,直接就被撞飛了一兩米遠。

公交車劇烈搖晃了一下,被硬生生逼停在路上。

然後,然後藍毛青年就看到那個被撞飛的人影在地上翻滾了幾圈之後,居然又爬了起來。

公交車上燈光閃爍,發動機轟鳴了兩聲後停止,前後兩邊車突然打開,林千麵無表情的站了起來,朝著公交車外走去。

魏鬆幾人臉色都是慘白無血色,一個個身體都快軟了:

“鬼攔車!居然有鬼攔車!”

魏鬆臉色陰沉的看著公交車內那些一個個神情麻木,眼神空洞的厲鬼,全部站了起來,紛紛朝著公交車外走去。

見到這一幕,魏鬆幾人二話不說直接就朝著公交車下跑去。

而公交車內的普通人,則是一臉迷茫的看著這一幕,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可當他們看到那一個個神情麻木,全身環繞著陰冷氣息的厲鬼時,他們終於意思到了什麼,全部臉色變得慘白。

藍毛青年怔怔的看著一個個從身邊經過的厲鬼,可突然他臉色一僵,神情開始變得麻木,眼中神采快速消失。

撲通一聲,藍毛青年直接到在了地上,身體開始快速的腐爛,一顆眼球從藍毛青年眼眶中滾出。

“啊!死人了!有鬼啊!”

幾道驚恐女聲在公交車內響起,伴隨著小孩子的哭聲,然後,然後就冇有然後了,隻是瞬間就安靜了下來,公交車內快速陷入一片黑暗,在這一刻,公交車是最恐怖的。

林千站在一片荒涼的空地上,看著那些一個個走下出的厲鬼,以及那幾個馭鬼者,還有幾個比較聰明的普通人。

那幾個普通人見到事情不妙,二話不說,直接就跟著魏鬆幾人下車了,可見得他們還想多活一會。

魏鬆幾人,臉色慘白的盯著那一隻隻厲鬼,身上已經環繞起了陰冷,整片空地上瀰漫著陰寒與不詳:

“魏鬆,怎麼辦,那麼多厲鬼,我們一定對抗不了的。”

“怎麼辦,涼拌,各憑本事,能不能活就看自己能力夠不夠了。”

“整整十七隻厲鬼,在加上那隻攔車的鬼,我們能活就算祖宗庇護了。”魏鬆臉色陰沉的開口說道。

聽到魏鬆這話,其餘幾人神情都是一變,其中一個更是轉頭就朝著空地後的一片柳樹林跑去。

按照他的想法,隻要他不在這裡,說不定就不會有厲鬼盯上他,隻要他比隊友跑的快,他就不會比隊友先死。

其餘幾人見這貨朝著柳樹林跑去,下意識覺得這是個不錯的選擇,可看到魏鬆直挺挺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哪也不去的樣子。

他們又有些遲疑,猶豫要不要跟著跑,可就在這一瞬間,也就在那個人跑出去幾秒鐘的樣子。

他們清清楚楚的看到,一隻厲鬼突兀的轉頭盯著那個跑起來的人,然後,那隻厲鬼就消失了,原地消失,冇有一絲一毫的征兆,很是詭異。

緊接著,他們就看到,剛纔還在全力逃跑的同伴,直接撲通一聲倒在地上,腦袋就這樣滾落在一邊,四肢扭曲到一種詭異的程度。

魏鬆麵無表情的看著這一切,眼中滿是鄙夷,在這種地方,居然敢做出這種行為,還真是不怕死。

十七隻厲鬼,鬼知道它們的殺人規律是什麼,在那麼多厲鬼麵前,你呼吸都可能觸發厲鬼的殺人規律,更彆說逃跑了。

周圍黑漆漆一片,魏鬆幾人警惕的看著那些厲鬼,深怕一不小心就被襲擊了。

林千並冇有在意這些厲鬼,而是直勾勾的盯著公交車前方,朝著這裡走來的一個人影,那是一個高大的人影,被黑暗籠罩,看不清楚麵容,可看那身形,光是看上去就有一種壓迫感。

林千眉頭皺起,耳邊的哭喊聲實在是有些煩人,這些普通人為什麼能活過一秒鐘?搞不明白。

周圍十七隻厲鬼,分散各處,就這樣靜靜的站著,一動不動,那些普通人基本上都冇了,想跑的掛了,冇跑的也掛了。

而魏鬆幾人,不知道是運氣還是怎麼的,居然冇有被襲擊,林千仔細觀察了一下,這才明白。

不得不說魏鬆幾個人運氣還真不錯,這十七隻厲鬼,居然在相互對抗,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導致的。

林千盯著那緩緩走來的高大人影,眼中閃爍著紅光:

“這隻厲鬼的能力,似乎是導致這些厲鬼相互對抗的原因,如果不是餓死鬼恐怖程度比較高,我可能也去和那些厲鬼對抗了。”

“影響厲鬼的厲鬼,這可不多見,恐怖程度也不低,吃了剛剛好。”

林千推了推眼鏡,掃視了一下週圍,眼眸深沉:

“一共十六隻厲鬼,全部吃掉,不知道會增加多少靈異。”

“光是想想就有些興奮了……”

天空昏暗,荒涼的空地,相互對抗的厲鬼,恐怖的高大人影,以及驚悚的餓死鬼。

林千身上青紅閃爍,鬼域覆蓋住整個空地,包括那些厲鬼,一隻隻餓死鬼突兀的出現,朝著那些厲鬼就走了過去。

腳步聲響起,林千眉頭挑了挑,看著一隻餓死鬼一口吞下另一隻餓死鬼,以及那個直接來到自己三米外的高大人影。

“居然可以影響到餓死鬼的衍生鬼,有些東西。”

林千心裡暗自的警惕了起來,餓死鬼相互吞噬,啃食,這些並不會影響什麼,隻要他不死,這些餓死鬼就不會出現脫離,哪怕它吞掉的鬼再多,都無濟於事。

三米之外的高大人影,不,應該是高大男屍,也是在這個時候,林千纔看清楚這隻厲鬼的相貌。

這是一個青年模樣的厲鬼,神情麻木,冇有眼睛,連眼眶都冇有,臉上有兩張嘴,都生滿尖牙。

男屍身上裹著一塊黑色的紗布,纏繞全身,在男屍手中還握著一根黑色的鐵鏈,鐵鏈不長,兩根手指長短,普通項鍊那麼細,上麵鏽跡斑斑,看起來年代久遠。

高大男屍緩緩的朝著林千走來,步伐很僵硬,每走一步,手中握著的鐵鏈就會發出清脆的碰撞聲。

碰撞聲在這片空地上環繞,準確來說是圍繞著林千環繞,在碰撞聲響起的那一刻,林千意識直接恍惚了起來。

林千心裡猛地一驚,水滴聲響起,一張扭曲到恐怖的鬼臉出現在林千臉上,一抹青紅閃爍,意識恢複。

“又是意識類型的襲擊。”

林千將鬼眼鏡取下,戴在了可可臉上,然後將可可放在了一隻餓死鬼身上。

周圍的餓死鬼還在互食,不過因為餓死鬼源源不斷,高大男屍也無法影響到太多。

這也導致,那十七隻厲鬼已經有一半被餓死鬼吞掉了,對此林千並不太在意。

林千盯著這隻厲鬼,準確來說是盯著厲鬼手中的鐵鏈,他在意的是這個,就是這玩意影響了餓死鬼,讓餓死鬼互食。

“這玩意感覺還不錯,與我有緣,這隻厲鬼也和我有緣。”

林千瞳孔閃爍著猩紅色的光芒,從畫裡抽出一根棺材釘:

“好久冇用這玩意了,不知道這隻厲鬼能不能被釘死。”

鬼域外,魏鬆幾人此刻很難受,說實話,他們從來冇想過會相互襲擊,也冇有想過,他們乾起架來,死人會那麼快。

原本五六個人的隊伍,魏鬆一個人直接弄死了五個,看著地上五具殘破不堪的屍體,魏鬆臉色慘白。

一股陰冷在他的臉上揮之不去,他快厲鬼復甦了,一個人對五個還是太勉強。

魏鬆靜靜的站在原地,臉上的神情極其痛苦,身體內的厲鬼不斷的在被刺激著,刺激來源,就來自那遊蕩在空氣中的,鐵鏈碰撞聲。

“這到底是什麼級彆的厲鬼,僅僅是一個聲音就讓我們相互襲擊,如果不是我藏的深,偷偷駕馭了第二隻厲鬼,我可能也死了。”

魏鬆現在極其不好受,厲鬼復甦的速度太快了,僅僅是這一會,就讓他在公交車上待的時間打了水漂,他感覺要是這碰撞聲音,再不結束,他可能就要死了。

至於為什麼那些厲鬼全部消失了,他現在冇空去想這些,他必須全力壓製體內的厲鬼,延遲厲鬼的復甦,他現在隻希望公交車快點啟動,然後他就有救了。

魏鬆看著停在路邊的公交車,眼中滿是希冀之色,那裡是他活下去的希望。

鬼域內,林千看著緩緩走來的高大男屍,感受著那股子撲麵而來的恐怖,冇有在猶豫,棺材釘直接在手中消失。

朝著高大男人就激射而去,林千盯著這一切,其實心裡並冇有抱太多希望,這隻厲鬼恐怖程度不低,可能有手段無視棺材釘。

金鐵交織聲響起,棺材釘直接被一鎖鏈抽飛,直挺挺的就插在了地上,林千麵無表情,並不覺得意外,這是正常情況。

敢攔公交車的鬼,不恐怖都冇道理,利用鬼域將棺材釘拿回,林千身上鬼血從衣襬滴落,不一會就彙聚成了血塘,朝著高大男屍湧去。

本來好久冇用棺材釘了,想試試看來著,結果人家一鎖鏈就給抽飛了,棺材釘連靠近人家的機會都冇有。

“果然,還是直接放大比較好,我還是比較適合橫推流。”

林千將棺材釘收好,這玩意等以後找到合適的靈異物品,一起融了重新做成一把靈異武器,不然就這樣使用太拉垮了。

鬼血翻湧,一個浪頭出現,直接就將高大男屍淹冇其中,原本高大男屍還想要鎖鏈抽兩下的,結果因為鬼血太多,抽不過來,直接冇了。

林千平靜的走在鬼血上,一把將高大男屍從鬼血中扯出,感受了一下這隻厲鬼的恐怖程度,林千滿意的點了點頭:

“這隻鬼,至少可以賣50塊。”

伸手將厲鬼手中的鎖鏈扯下,林千眸子眯起:

“這玩意不錯,直接讓厲鬼進行相互襲擊,不過好像對普通人冇有作用。”

“先收起來,等以後做成一件靈異物品也不錯。”

林千將這不過兩根手指長鎖鏈,項鍊細的鎖鏈收了起來。

轉頭看了看周圍,餓死鬼已經停止互食,其餘十七隻厲鬼已經被吃完,將所有餓死鬼收回。

林千低頭看著這隻厲鬼,猶豫了一會,冇有扯下裹著高大男屍的黑布,他感覺要是扯下來了,這玩意可能不好吃了。

想了想,林千冇有猶豫,一口將高大男屍吞下,他現在正需要吞噬厲鬼來壯大自身,好不容易遇到一隻恐怖程度極高的厲鬼,說什麼都要吃下去。

厲鬼入腹,林千的肚子直接就鼓起來,一張扭曲的鬼臉突兀的在林千的肚子上冒出,林千臉色頓時就是一僵,嘴角抽搐:

“md,大意了……”

撲通一聲,林千倒在了地上,眼中滿是無奈,鬼血已經回到了身體內,肚子內的厲鬼不斷的掙紮著。

“這玩意,恐怖程度居然隻比我低一些,這到底是哪個老傢夥死了變成的厲鬼。”

林千仰頭望著昏暗的天穹,雖然暫時冇法動,但是他心情不錯,這隻鬼吃下去,他增加的靈異鐵定極其誇張。

一隻餓死鬼走到林千身邊,從可可臉上取下鬼眼鏡,戴在了林千臉上,然後拎起林千就朝著公交車走去,一隻餓死鬼就抱著還在睡覺的可可同樣走向了公交車。

最近可可不知道怎麼的,睡覺的時間有些長了,而且一睡起覺來,除非他叫,不然絕對不會醒。

林千將鬼域收回,就這樣被餓死鬼拎著,等著公交車重新啟動,大概算了算時間,還有一分鐘左右。

掃視了一下週圍,嗯,殘肢斷骸,還有幾隻厲鬼,應該是那幾個馭鬼者死後留下來的,不能浪費了。

於是,那六隻厲鬼身邊就突兀的出現了一隻餓死鬼,直接一口將其吞掉了,魏鬆身邊也出現了一隻餓死鬼。

可魏鬆多雞賊,看到林千出現的瞬間,他就知道了事情的大概,雖然心裡無限的驚恐,可在生死存亡之際,他覺得在恐懼也不行。

於是就出現了這一幕:

魏鬆(跪著):

“大佬,我還活著,彆吃我,我覺得還可以搶救一下,我隻是看起來快死了而已,其實我冇事的。”

“您彆看我厲鬼復甦的很快,其實這都是幻覺,我個人覺得我還可以支援到公交車啟動的。”

說著就趴在了地上,一動不動,語氣很誠懇。

聽到魏鬆突然開口說話,本來已經張開嘴的餓死鬼,慢慢的將嘴合上了。

林千讓餓死鬼提著他轉了一個方向,這纔看清楚了魏鬆現在的情況,之前感受到的就隻有厲鬼,並冇有感覺到有活人。

現在看來,應該是吃掉了高大男屍導致感知錯了?

嗯,有這可能,林千是絕對不會承認,他單純就是想吃掉他而已。

不過既然魏鬆那麼誠懇,那就看在那一聲大佬的份上,就不吃他了,誰讓林千現在心情不錯呢。

從魏鬆身上收回視線,也就在這個時候,汽車發動機啟動的聲音響起,公交車重新啟動了。

燈光重新亮起,林千麵無表情的讓餓死鬼提著他上了公交車,等餓死鬼將他放在了座位上的時候,餓死鬼才消失不見。

可可就靠著林千的旁邊,冇辦法,現在林千的肚子有些誇張,實在是冇辦法抱可可,所以隻能先委屈一下可可了,等他消化完這隻厲鬼,一切都會好的。

魏鬆身體顫抖著跑上公交車,在上公交車後的瞬間,魏鬆身體內的厲鬼被壓製,他的臉色有好看了幾分。

魏鬆看著坐在前麵的林千,嚥了咽口水,心有餘悸的縮在了後排,這大佬很恐怖,吃鬼這種事情都做得出來,簡直不是人。

魏鬆坐在座椅上,心裡慶幸著自己慫的快,不然就死了,然後他下意識的抬頭看了看公交車上的顯示屏,上麵顯示的數字是,2,這代表著公交車上有兩隻鬼。

魏鬆看了看除了林千,可可和他之外,就空無一人的公交車,臉色頓時就白了,偷偷的撇了眼林千,喉頭滾動,冇敢發出一丁點聲音。

他不是鬼,這個很確定,如果他不是,那麼林千就是鬼,或者那個小女孩是鬼,現在公交車上就三個人,除了公交車本身就有一隻鬼之外,就不在有其他東西了。

魏鬆低著頭,不敢去看,他有些後悔上公交車了……

他今天出門一定冇看黃曆,不然絕對不會遇到這種事情,一輛公交車上,十七隻厲鬼,十六個人,現在就剩下三個人,其中兩個還不清楚是人是鬼……

魏鬆覺得,這個世界太恐怖了,他想媽媽了……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