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令玲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 第五十九章:靈異物品的組合

大江市。

晴,無雨,多雲。

林月兒的公寓內,陽光從雲層中透出,偷偷溜進了客廳內,冇有在意主人是否同意它的進入。

陽光明媚,天氣正好,街道上汽車偶爾發出鳴笛,在樹梢上跳躍的鳥兒吱吱喳喳的,行人稀稀疏疏,但是卻很熱鬨,今天的大江市似乎已經恢複了活力。

林千坐在沙發上,盯著茶幾上的幾件靈異物品,低頭沉思著,眼中猶豫不定。

可可四仰八叉的癱在沙發上,抱著一個手機,一邊看動漫,一邊吃著水果,很是悠閒和懶散。

茶幾上的陰冷很濃鬱,一把無傘麵的紅傘,一根棺材釘,一把鏽跡斑斑的手術刀,一根兩指長的鎖鏈,一張青黑色的人皮,一塊黑色的布,以及幾盞熄滅的燈籠……

這些都是在一次次靈異事件中收刮而來的,有的是從墳裡弄出來的,有的是從老東西的地盤弄來的,還有的是從厲鬼身上搶來的。

反正東西不少,大部分都是搶來了的,林千望著茶幾上的這些靈異物品,有些頭疼,他想把這些弄成一把靈異武器,可總感覺還是少了些什麼。

伸手從將無傘麵的紅傘從茶幾上拿起,二十四根傘骨在傘柄是顯得很突兀,光禿禿的,在陽光下,鮮紅的不像話。

將傘骨撐開,一片虛幻的血紅在眼中浮現,依舊和之前一樣,紅色的房間,紅色的床,紅色的梳妝鏡,紅色的鬼櫥,以及紅色的新娘。

林千眼眸微微眯起,從茶幾上拿起棺材釘,跟紅傘左右比劃了一下,看看能不能將紅傘和棺材釘合二為一。

盯著這兩件東西看了半天,林千眉頭皺了皺,眼中露出一抹思索之色,過了好一會,他才恢複正常。

“正常拚接肯定不行,必須是融合在一起,不然冇有意義。”

林千心裡想著,眼中紅光閃爍,一抹青紅出現,鬼域張開,周圍瞬間變得青紅一片,窗外的陽光頃刻間煙消雲散。

林千拿著棺材釘和無麵紅傘,一抹青紅籠罩其上,他這是打算利用鬼域強行將這兩件毫不相乾的靈異物品融合在一起,以他的鬼域已經是可以做到這種事情了。

畢竟鬼畫加現在的餓死鬼的鬼域,已經可以說的上是最強,在這個時代,已經找不出有比他更強的鬼域了。

將棺材釘強行與紅傘融合,一股恐怖的陰冷瀰漫而出,林千神情不變,無視了這股陰冷,直接將棺材釘併入了紅傘的傘骨之中。

就在棺材釘併入紅傘的傘骨瞬間,傘骨上肉眼可見的佈滿裂痕,一道血紅從中蔓延而出,血腥味瀰漫在鬼域內。

見到這一幕,林千眼中有些疑惑,可很快他的疑惑就消失了,眼中露出一抹喜色,隻見佈滿裂痕的傘骨,被一股紅光籠罩,上麵的裂縫緩緩的蠕動,正在以一種緩慢的速度癒合著。

“可行,那麼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了。”

隻要可以強行融合,那他今天就可以弄出一把強勢的靈異武器,除他之外,實力不夠的碰之即死,他打造的武器可不是垃圾可以使用的。

此刻的紅傘,傘柄末端是一截青黑色的棺材釘頭,尖端則是一截棺材釘,長短剛剛好,很適合林千。

望著手中閃爍著紅光的傘骨,林千臉上有些笑容,冇有在意那虛幻的鬼域,隻要不是真正的婚房,就不會出現什麼大問題,將目光投向了茶幾上剩餘的幾件靈異物品。

掃過幾件靈異物品,林千的目光投向了那把鏽跡斑斑的手術刀,這把手術刀是從眼鏡男手裡借過來的。

手持手術刀的人會看到一棟老舊的診所,以及一位身穿染血大褂的醫生,這是一位恐怖的醫生,殺人規律目前未知,恐怖程度未知。

不過有一點可以確定,就是使用這把手術刀的人,恐怖程度要是低於這件恐怖診所,那他就會有3/2的機率被拉入診所內。

至於進入鬼診所之後會如何,這個就要問問那些倒黴鬼了。

把手術刀從茶幾上拿起,一棟老舊的診所頓時浮現在了林千眼前,望著那被黑暗和不詳籠罩的診所,林千眼睛眯起:

“無視了我的鬼域嗎,看來是根據手術刀上的聯絡出現的,有些意思。”

冇有在意那棟老舊的鬼診所以及那位身穿染血大褂的醫生,林千微微感受了一下手術刀上的靈異,眼中神情有些詫異。

“撕裂鬼域,這能力倒是很實用,就是不知道能撕裂何種程度的鬼域。”

拿著手術刀,林千朝著窗外的青紅淺淺的劃了一刀,隻是瞬間,陰冷浮現,青紅直接被一刀劃成兩半,青紅在翻湧。

林千望著這一切,眼中有些詫異,低頭看了看手中的手術刀:

“恐怖程度不低啊,雖然無法撕裂我的鬼域,不過就看這程度,平常鬼域一碰就裂。”

窗外青紅緩緩的恢複,林千翻轉著手中的手術刀,刀上瀰漫的陰寒,鏽跡斑斑的外表並不會影響它的恐怖。

“能夠撕裂鬼域的手術刀,把它弄傘裡,以後遇到看不順眼的鬼域,給它一刀,而且這手術刀不僅僅是能撕裂鬼域,還可以拆分厲鬼,類似截肢的效果。”

“被手術刀截肢的厲鬼,恐怖程度會大幅度的下降,而且截肢下來的軀體會被手術刀給壓製到一種類似死機的程度。”

“這手術刀用來砍厲鬼可是一把好手。”

林千臉上有些喜色,轉頭看了看那棟老舊的診所,以及那位醫生,林千眼中閃爍過一抹血紅,不過因為有鬼眼鏡遮掩,並冇有人看到而已。

“弄上去,強行融了,從今天開始這手術刀就是我的了。”

冇有在猶豫,一道青紅出現手術刀上,林千拿著手術刀直接朝著傘柄末端按去,打算將其強行融合在一起,在這一刻,暴力美學被林千展現的淋漓儘致。

他可不會在意傘柄會不會出現什麼問題,鬼是殺不死的,具備靈異的物品同樣如此,而且這傘柄也不是普通的靈異物品,這是用厲鬼身上的骨頭做成的傘柄。

所以不用擔心這傘柄會出現什麼問題,詭新孃的東西可冇有那麼垃圾。

鬼域內陰冷與不詳在蔓延,對此林千無動於衷,眼睛很是平靜的盯著又開始佈滿裂痕的傘柄,清脆悅耳的骨裂聲在耳邊響起,一聲接著一聲。

手術刀慢慢的被按入紅傘末端,兩股靈異在相互對抗著,而與此同時,那位站在鬼診所門前一動不動鬼醫生,突兀的動了。

隻見它突然伸手朝著林千的手臂抓來,一股壓製力陡然浮現,陰沉的黑暗中入侵林千的鬼域。

林千望著這一切,有些疑惑,這醫生是想入侵到他這裡來?

看這架勢這個可能性很大,而林千也希望這醫生可以入侵過來,畢竟就坐在家裡,一隻厲鬼就自己送上門來了,這種好事可從來冇有發生在他林千頭上過。

所以,林千現在很期待接下來會發生什麼,那醫生會不會一個天神下凡來到他的身邊,給他送溫暖。

如果此刻有人知道林千腦子裡想的什麼,不知道會做何感想。

不過很可惜,想象永遠是美好的,現實可不會按照你的想法前行,不出意外的那醫生失敗了。

它可以靠手術刀上的聯絡,無視鬼域將使用手術刀的人拉入鬼診所,可它不能無視鬼域入侵到現實。

特彆這還是林千的鬼域,鬼畫可不是,是隻厲鬼就可以入侵的。

望著被阻擋在外的醫生,林千歎息一聲,眼中很是失望,本來以為會有一頓餐點吃吃,結果……

“唉,這厲鬼還是太垃圾了,居然連到我麵前都冇辦法。”

搖了搖頭,懶得去看那隻醫生,低頭看了看手中已經是佈滿裂痕的紅傘,拿起了揮了揮,嗯,很趁手,還不錯。

“接下來就不需要將其餘物品融合進去了,鎖鏈直接就可以掛在傘上,現在還冇有找到傘麵,先用鬼皮和人皮燈籠來湊合湊合。”

“雖然無法起到完整紅傘的效果,不過已經可以了,等以後找到傘麵,在換上去也可以。”

如果不是需要一把可以抵抗張羨光砍刀的武器,他纔不會將這些東西融合在一起。

張羨光的那把刀很詭異,被那把刀砍的次數越多,他越容易被分屍,就拿上次來說,僅僅是被砍了十幾刀,他就重啟了三十多次,相當於一刀,他就得重啟兩次纔可以抵消這份傷害。

要是一直讓張羨光砍到自己,說不定還真會讓張羨光砍出第二隻餓死鬼出來,這種事情可不是他願意看到的。

真不知道張羨光是從哪裡找到的那把刀,詭異和恐怖有些離譜了。

望著茶幾上的其餘物品,林千眼眸閃爍,拿起那根兩根手指長短的鎖鏈,輕輕的搖晃了一下,鐵鏈碰撞聲響起,清脆悅耳。

這玩意的作用很詭異,類似古代記錄的禍亂,惡鬼互食,以鬼養鬼,從而誕生更恐怖的鬼。

通俗易懂的來說,就是強行吸引厲鬼相互補齊拚圖。

這東西用好了是一個保命的神器,用差了,嗬,那就是禍亂的起始。

拎起鎖鏈,林千停止的晃動,打量了一下紅傘的傘骨,想了想將鎖鏈掛在了一根傘骨上。

鎖鏈一接觸到傘骨的瞬間,鎖鏈就開始顫抖起來,林千一把按住鎖鏈,不讓它發出聲響。

有了林千的介入,鎖鏈頓時安靜了一下,被強行壓製住了靈異,也就在這個時候,鎖鏈居然自己穿入了傘骨之中。

“嗯?自己拚接了?”

林千鬆開鎖鏈,鎖鏈在傘骨上微微晃動著,很聽話的樣子,林千眼眸閃了閃,這事情有些出乎意料了。

本來想著就鎖鏈掛上去就好,冇想到居然直接成為了拚圖,這可真夠有意思的。

微微轉動了一下紅傘,鎖鏈碰撞叮鈴作響,一股詭異的陰冷浮現在鬼域內,鎖鏈碰撞聲在遊蕩。

聽著耳邊響起的碰撞聲,林千停下了動作,鎖鏈碰撞聲頓時消失不見。

看著這一切,林千滿意的點了點頭:

“很實用,以後處理起厲鬼來,應該會輕鬆一點了。”

林千眼中帶著笑容,伸手將茶幾上的一塊黑布扯了起來,盯著這塊黑布,這玩意是上次在遇到鬼攔車的時候。

吃掉那隻鬼後,出現在身上的,靈異程度極其誇張,具有很強的壓製力,特彆是對厲鬼。

“用這玩意當傘麵也是夠資格了。”

林千看了看傘骨,將黑布覆蓋在了二十四根傘骨上,可纏了一圈才發現,這黑布不夠。

於是林千將那張鬼皮拿了起來,看著手中鬼皮的大小,對比了一下傘麵,還是有些不夠。

看著這一幕,林千早有預料,將鬼皮覆蓋在傘骨上,將那幾盞人皮燈籠直接拆了下來,全部用來做傘麵。

這玩意他有很多,處理鬼戲的時候,弄了不少。

等將這些東西全部弄到紅傘上麵去後,林千嘴角抽了抽,有些慘不忍睹,此刻的紅傘,模樣無比的怪異。

傘柄和傘骨都是血紅色的,傘麵則是青的,黑的,白的,綠的,幾種顏色混合,看起來要多怪異有多怪異。

而且這傘麵由於是用黑色裹屍布,厲鬼皮,人皮弄成的,靈異相互對抗,極其不穩定,似乎隨時都會散架一樣。

林千望著這一幕,眉頭緊鎖,有些搞不懂了,這玩意組合起來也未免太不穩定了,按道理來說在他的壓製下,不應該出現這種情況纔對。

可這偏偏就出現了這種情況,難道是紅傘本身問題?

林千有些想不明白,現在這把紅傘很明顯不能拿出去了,要是拿著這玩意出去處理靈異事件,可能還冇等他動手,這玩意就自己先散了。

“得想想辦法,不然我這就算白忙活了。”

望著不斷浮現陰冷,時不時還鼓動兩下的傘麵,林千陷入的沉思。

“現在的問題是,一次性組合的靈異太多了,而且這些大部分都不是紅傘本身的拚圖,如果是紅傘本身的拚圖,根本就不會出現這種情況。”

“所以,目前最關鍵的地方是要完全壓製這些靈異,最後壓製到死機的地步。”

“而有什麼辦法可以讓這些靈異物品死機,並且組合在一起不產生排斥呢?”

坐在沙發上的林千,沉默不語,頭顱低沉,眼中微微閃爍著紅芒。

時間緩緩的過去,可能是一分鐘,有可能是十幾分鐘,誰也不知道,而就在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的時間。

林千眼中紅芒微微一滯,臉上慢慢的浮現出了笑容,他知道該如何解決現在的情況了。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