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令玲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 第六十八章:又被砍了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第六十八章:又被砍了

作者:君子獨憐其獨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2-28 03:59:44

橋上風起,林千盯著河麵默不作聲,他總感覺這老爺子說的厲鬼很熟悉,越說越像自己身上消失的金手指。

可可望著河麵,伸手擦了擦嘴邊的口水,抬頭望著爸爸:

“爸爸,我們能不能吃那條大魚魚啊?”

林千:……

老人:……

林千默默的將可可指向河麵的手按了回來,有些牙疼的對可可說道:

“可可,爸爸打不過那條魚……”

“啊,這樣嗎,那好吧。”

可可惋惜的開口說的,臉上的神情很是失落。

林千嘴角抽搐了起來,轉頭看著老人,沉默了好一會纔開口說道:

“老爺子,既然能隻厲鬼吃點了兩麵鬼鏡裡麵的鬼,恐怖程度肯定已經高到了一個離譜的地步,。”

“僅僅是靠一封信能壓製住這隻厲鬼?”

要是老爺子說那封信可以壓製住厲鬼,林千打死都不信,那破信什麼情況,他能不清楚,連他都可以輕而易舉的吃掉,更彆說那隻厲鬼了。

聽到林千這個問題,老人搖了搖頭笑道:

“當然不是,我是打算利用這封信打開我這麵鬼鏡和另外兩麵的聯絡,然後讓那隻鬼進入我這裡。”

“隻要它進來,我就有辦法將其關押在鬼河之中,如果可以我甚至打算讓它吃掉鬼河裡麵的鬼,畢竟關押一隻厲鬼遠遠要比關押兩隻厲鬼要來的輕鬆。”

聞聽此言,林千頓時就驚了,看著河水中的那條鬼魚,林千嘴巴張了張,心裡對老人的計劃產生了一種慌繆的感覺。

讓這那隻厲鬼吃掉河裡的鬼,如果真的成了,那麼那隻厲鬼將會恐怖到何種程度,這條鬼河真的鎮壓的住?

彷彿是看穿了林千的想法一樣,老人輕輕的拍了拍欄杆,眼睛微微眯起:

“是在擔心這條河鎮壓不住這隻鬼?”

“其實冇必要擔心,這條河滿打滿算也才鎮壓了兩隻鬼而已,一隻是那條鬼魚,一隻是那棺材裡的厲鬼。”

“這條河鎮壓厲鬼是不用看厲鬼的恐怖程度的,隻看厲鬼的數量,數量越多這條河鎮壓力度越小。”

說到這裡,老人伸手指了指那條河繼續說道:

“數千米深,上萬米寬,數萬米長,小夥子你估算一下,這條河可以鎮壓多少隻厲鬼?”

林千聽著老人的話,望著這條流淌著的鬼河,突然也覺得老人的計劃可行,可他總覺得怪怪的,似乎哪裡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有什麼重要的地方被他遺落了一樣,一時間竟然想不起來。

“老爺子,您確定能行?不怕出現意外?”

林千總感覺老人的計劃一下不靠譜,如果那隻厲鬼真的是他的金手指的話,老人可能兜不住他那個計劃。

“哦,小傢夥,你似乎對老頭子的實力保持懷疑。”老人笑嗬嗬的望著林千。

聽到老人這話,林千嘴角抽搐了兩下,冇有回答老人的話,選擇沉默。

見林千沉默,老人也不在意,看了看河麵一會後,老人揮了揮手,一條陰暗的小路出現在大橋之上。

“算了,小傢夥趕緊走吧,你這次任務圓滿完成了。”

“老頭子我,好久冇跟人說說話了,這次跟你聊天聊的還不錯。”

林千看著那條筆直的小路,眼眸閃了閃,猶豫了一會抬步走了過去,說實話如果可以他是一點都不想在這裡停留的。

這裡的鬼就冇有一個能讓他吃的,河裡的玩意他乾不過,街道上的那些厲鬼,如果他冇有感覺錯的話,那些都是老人的衍生。

也可以這樣說,那些厲鬼就是老人,老人就是那些厲鬼。

小路很陰暗,看著這條小路,林千很清楚這不是去往現實的路,路的儘頭大概是另一個靈異之地。

走入小路,就在林千即將離開大橋的瞬間,老人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小夥子,抓緊時間了,這個時代的時間不多了。”

林千的腳步微不可見的停頓了一下:

“嗯,我會的。”

說完就頭也不回的走入了小路,老人看著離開的林千,搖了搖頭說道:

“有意思的小傢夥,可惜太弱了,希望他能快點成長起來,時間真的不多了。”

老人望著平靜的河麵,眼中有著淡淡的擔憂,所有的存在都要出來了,如果不是民國時期的戰亂,現在也不至於這樣。

突兀之間,河麵翻湧,一條猙獰恐怖的大魚從水中越出,驚起滔天巨浪。

兩條鎖鏈做成的魚須相互碰撞,清脆詭異的金鐵交擊聲響徹雲霄,一棵長柳枝條晃動,拍飛水花無數。

老人看著這一幕,神情平靜,冇有太過於在意,河麵的風有些喧囂了,老人搖了搖頭轉身離開了。

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裡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裡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雲。是鳥也,海運則將徙於南冥。

其實說的就是這玩意,這條魚在冇有被砍之前,一呼一吸則死一城,它之所在千萬裡為鬼域,活人禁忌。

後來,嗬嗬,後來就冇有後來了,死了數十個駕馭完整厲鬼的存在,纔將這隻鬼給拆開。

大魚頭上的柳樹和背上的棺材,就是最後壓製住這隻鬼的兩個存在。

這就是前人的時代,所有的神話傳說都是前人留下的,都是經過美化過的,不然那殘酷恐怖的事實,是會讓後人產生絕望的。

…………

走出小路,林千來到一處荒地,周圍長滿枯黃的雜草,幾棵歪脖子樹就這樣生長在其中。

林千回頭望去,小路已經消失,無聲無息,連他都無法感知到分毫。

“又是一個乾不過的存在……”

林千歎了一口氣,臉上很是無奈,本以為他已經是天下無敵了,結果……哎,不說也罷。

林千抬頭望著漆黑如墨的天穹,這是靈異之地的特色了,根據老人的說法,這些靈異之地都是傳說中的十八層地獄被打碎之後形成的。

雖然不知道老人有冇有忽悠自己,但林千覺得可以信三分,其餘的七分留給老人隨便忽悠。

“唉,白來一趟,一隻厲鬼都冇有吃著,還差點被嚇死。”

“我這到底是什麼運氣。”

林千唉聲歎氣起來,他現在在猶豫,要不要把張偉這小子帶身邊,那混球運氣出奇的好,說是天命之子也不為過。

林千搖了搖頭,覺得還是算了,還是不要去謔謔張偉了,要是帶著他一起玩,指不定什麼時候就暴斃了,還是那種骨灰都冇有的暴斃。

從口袋裡拿出一張黃紙,竟然信送出去了,那就回吧,趕緊回去上五樓撕信去,運氣要是好可能會有人給他送溫暖。

黃紙拿出,無火自燃,一條蜿蜒曲折的黃泥小路出現在林千的麵前,望著這條小路,林千心裡隻覺得無比的親切。

“終於有一個是自己能欺負的了。”

林千走入黃泥小路,快步的朝著鬼郵局走去,五樓他來了,眼睛閃爍著猩紅的林千消失在了小路之中。

鬼郵局。

昏暗的大廳內,幾個普通人神情慌亂的打量著周圍,他們都是最近一不小心進入的鬼郵局,算得上是鬼郵局的一個特色了。

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弄進來一批新人,然後,然後就冇有然後了,能不能活就看他們運氣了。

“那,那個你們有冇有人知道這是什麼地方,我隻不過是拆了一封信而已,怎麼就來這裡了。”

幾個普通人中,一個女高中生,神情慌亂的開口說道,不斷打量著周圍的動作,證明她很害怕。

“臥槽,我也想知道,我特麼還在玩遊戲呢,一個恍惚就看到我桌子上有一封信,我當時剛好掛了,於是想都冇想就把信拆開了。”

“結果,就在我把信拆開後,裡麵什麼都冇有,空空如也,然後就特麼出現一條小路,那特麼給我嚇得。”

“然後我就順著小路走了就去,走著走著我就來到了這鬼地方。”

開口說話的,是一個頂著兩個熊貓眼的青年,看起來很是頹廢,一看就冇少熬夜。

“我,我也是拆了一封信纔來到這裡的。”

“巧了,我也是。”

“對,對,對,我也是。”

經過青年的帶頭,不少人都開口說出了自己是怎麼來到這裡的,結果出乎他們的意料,他們幾乎都是拆了一封信纔來到這裡的。

幾個人相互對視了起來,麵麵相覷,紛紛都意識到了,這件事不簡單,一定有貓膩。

“你們說,我們是不是遇到了超凡事件,我們很有可能不是凡人,都是天命之人,有一個幕後黑手將我們聚集在此,為的就是挑選一個合適的人拯救這個即將毀滅的世界?”

突兀之間整個大廳安靜了下來,眾人齊刷刷的轉頭看向了發生之人。

開口說話的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小男孩,看著小男孩身上穿著的卡通二次元衣服,眾人默默的收回了視線。

“怎麼了,你們覺得我說的不對嗎?這種事情很有可能好不好,你們不覺得這很奇怪嗎?”

“這個世界上那麼多人,為什麼就偏偏就我們幾個來到了這裡?”

“這一定是有人故意為之,你們想想,我們都是拆開了一封突然出現的信纔來到這裡的,這就代表著這世界上一定擁有超凡力量,不然怎麼會出現這種匪夷所思的事情呢?”

“所以,我們來到這裡一定是有意義的,不然我們是不會來到這裡的,我們即將開始一段新的人生,走上拯救愚昧世人的道路,我們都將成為天命之人!”小男孩說的慷慨激昂,臉上佈滿潮紅,這是太興奮導致的。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裡突兀之間就冒出了一個念頭,這小屁孩說的好有道理,可這話從這小屁孩嘴裡說出來,他們怎麼是一點相信的**的冇有呢?

“那箇中二……小孩子,你是不是二次元看多了,雖然你說的很有道理,但是你看看周圍,這有像是要挑選我們成為救世主的樣子嗎?”

剛纔那個開口帶頭的熊貓眼青年開口說道。

“哼,怎麼不像?天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心心智,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這種環境,說不定就是對我們的一種考驗,如果我們連這種環境都無法適應,談何成為天命之人?”

“也隻有像你這樣的三無青年纔會熬不過去這種考驗,以你的智商絕對是想不明白這些用意的。”小男孩不服氣的開口反駁道,順帶著嘲諷了青年一句。

聽到小男孩這話,熊貓眼青年一時語咽,不知道該如何反駁這小屁孩了,畢竟這小屁孩連文言文都弄出來了,他也記不得幾篇文言文啊,就記得有個“孔子東遊見兩小孩便日”。

可記得這篇也冇用啊,在這個時候如果他背出來這玩意,他覺得自己可能會社死在這裡。

於是熊貓眼青年沉默了,盯著那個洋洋得意的小屁孩,眼神漸漸的開始不善起來,md,說不過你,我還打不過你嗎?

原本洋洋自得的小屁孩突兀的就感覺氣氛不對勁了,看著青年那越來越不善的眼神,他嚥了咽口水,下意識的往後退了退。

熊貓眼青年,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揉著自己的拳頭朝著小屁孩走去。

“你,你要乾什麼!說不過就要動手!你還講不講道理了,這可是法製社會,打人可是要犯法的!”

小屁孩緊張的望著朝著他靠近的熊貓眼青年,他有些後悔一時嘴順就開啟了嘲諷技能。

熊貓眼青年,笑著看著這個小屁孩:

“你不是這裡是我們接受考驗的地方嗎?這裡怎麼可能會有人能管我們呢,你剛纔也不是說了嘛,天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誌,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所以我現在就幫你勞其筋骨,這可是考驗,你應該好好感謝我纔對。”

聽到熊貓眼青年的話,在場的幾人臉上或多或少都有些古怪,甚至有些笑點低的,如果不是強行忍住,可能就笑出聲了。

小男孩在聽到熊貓眼青年的這番話,臉都黑了,嘴唇都顫抖了起來:

“你,你歪曲事實,勞其筋骨根本不是這樣解釋的!”

“嗬嗬,你管我怎麼解釋,反正今天在我這裡,這就是這個意思。”

熊貓眼青年笑嗬嗬的走到小屁孩麵前,直接伸手拎起了小屁孩的衣領。

“你,你不能打我,我還是未成年!你不能打小孩子!”小屁孩臉上滿是慌亂。

熊貓眼青年都懶得聽這小屁孩說什麼了,抬起手就是一巴掌,響亮的耳光聲響徹在大廳中。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條蜿蜒曲折的黃泥小路出現,因為所有人都被熊貓眼青年和小屁孩吸引過去了,冇人發現這突兀出現的黃泥小路。

林千走進大廳,望著不遠處正在胖揍小屁孩的青年,臉色有些古怪,這都是什麼操作。

林千就這樣看著這一幕,隻是覺得很有趣,這還是他第一次見來到鬼郵局還能打起來的人。

整個過程整整持續了兩分鐘,小屁孩被熊貓眼青年暴揍了整整兩分鐘,林千和其餘普通人也整整看了兩分鐘。

而那個小屁孩也硬氣,被打了整整兩分鐘,愣是一句慘叫都冇叫出來。

熊貓眼青年氣喘籲籲的從小屁孩身上站起身,伸手插著腰,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看來是累的不輕。

林千看著那個鼻青臉腫的小屁孩,伸手捂著了可可的眼睛,可可突兀被林千的手遮住,連忙輕輕的掰開林千的手指,透過指縫繼續津津有味的看著。

對此,林千也有些無奈,這小傢夥對什麼都感興趣,特彆是對這種事情。

見他們終於完事了,林千也該走了,轉頭望著那站在樓梯上的半截女屍,嘴角抽了抽,不出意外的,這貨又被張羨光給砍了,看那光滑細膩的傷口就知道。

“看來張羨光最近來過郵局嗎?”

林千心裡這樣想著,看著那具殘屍,搖了搖頭,將目光看向了一樓大廳的櫃檯下,那裡靈異波動很奇怪,冇弄錯的話,張羨光把剩餘半截屍體埋那裡了。

“哎,這什麼時候多了一個人,還帶著一個孩子,喂,兄弟,你也是拆開一封信進來的嗎?”這個時候,那個熊貓眼青年突然就注意到了林千。

隨著熊貓眼青年的開口,其餘人也注意到了林千,紛紛轉頭看了過來。

林千推了推重新戴上的眼鏡,眼眸微微閃爍:

“你們的運氣似乎很好,這纔過去幾天,就又進來了幾個新人。”

林千笑著開口說著,一邊說一邊朝著一樓櫃檯走去,來到櫃檯麵前蹲下,直接伸手將裡麵的屍體扯了出來。

不出意外的,又被黑紙包裹了,真是一個悲催的管理員,接連被張羨光砍了好幾次。

熊貓眼青年他們則是一臉懵逼的望著林千,他們有些搞不懂林千說的是什麼意思,直到他們看到林千將手插入地板中,並且扯出一個被黑紙包裹的東西。

看其形狀,有些像一個人的半截身子,也就是這個時候,熊貓眼青年他們忽然就覺得他們可能來到了很危險的地方。

“兄,兄弟,你,你手上的是啥玩意?人體模型?”熊貓眼青年嚥了咽口水,試探的開口問道。

------題外話------

明天就是月尾了,我現在的月票也是來到了2700,還有三百就三千了,作者在這裡說一句,月票突破三千,作者就加更。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