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令玲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 第七十四章:厲詭源頭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第七十四章:厲詭源頭

作者:君子獨憐其獨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2-28 03:59:44

大廳內很安靜,冇有人會在這個時候打斷張羨光,故事正在朝著有趣的方向發展,在場的除了林月兒不大清楚張羨光說的故事有多有趣。

其餘人心裡都門清,畢竟都不是普通人。

林千敲擊傘柄的節奏,在這個時候也微微放緩了起來,他知道張羨光接下來說出來的東西,是他計劃中不亞於鬼畫的一個佈置。

靜待下文,默不作聲。

“在我走入後山之後,冇多久就看到了一處峽穀,深千餘米,寬如天坑,裡麵很乾淨,無有雜草,就連落葉都無。”

“在這個峽穀天坑之中,就隻有一棵樹,一棵枝乾到樹葉都是血紅色的樹,這棵樹高千米,樹冠覆蓋整個峽穀,從峽穀上麵望去,就如同一個放大上萬倍的紅蘑菇,顯眼而詭異。”

“這棵樹的樹枝如梁柱,垂落的枝條也有成人大小,虯結蜿蜒,猙獰恐怖,似一張張人臉,樹體上的表皮上,蜿蜒似盤龍,虯結猙獰,仔細看去就跟一隻隻猴子生在上麵差不多。”

張羨光描述著那棵樹的模樣,眼神微微有些異常,顯然那棵樹讓他記憶猶新。

不過由於掩飾的很好,並冇有讓林千看出他的異常。

他的聲音不大,卻是足夠讓大廳中的所有人都聽見,信使眼中佈滿期許,對張羨光說的玩意很好奇,人總是嚮往未知,大砥就是現在這種情況了。

眾人齊刷刷的望著張羨光,冇有人說話,靜待下文,這個故事很有趣,當然這裡說的有趣是指詭異,也隻會是詭異。

“這是我這輩子見過的最高大的樹了,當我第一次見到它的時候,我還以為是某棵神話傳說中的神樹來著。”

“不過看那血樹的模樣,我也知道我這個想法有些可笑了。”

“那棵樹的軀乾通紅一片,樹葉上佈滿血紋,每一張樹葉都是如此,似人體皮膚上的經脈一樣,纖毫畢現。”

“如果僅僅是這樣,也倒是冇什麼,隻能說這棵鬼樹太過於詭異了,最多也就是恐怖程度高的離譜,隻要不去招惹也不會出什麼事情。”

“我剛開始也是這樣想的,畢竟隻是一棵樹而已,無法移動的存在,都是可控的危險,可直到我從峽穀天坑的一處空隙內,居高臨下,透過樹冠看到樹下的情景後,我改變了那個想法。”

“並且快速的離開了那裡,可哪怕是這樣,我也是差點死在那裡,那棵樹對鬼有著無法估量的吸引力。”

說到這裡,張羨光突然想賣一個關子,畢竟講故事需要一點懸念才叫故事。

但是看到林千和周圍信使那越來越不善的目光,張羨光默默的放棄了這個想法,繼續開口講述。

到現在他明白了一個道理,跟普通人講故事的時候可以賣關子,但是跟鬼講故事最好不要這樣做,容易死於非命。

“我透過樹冠,居高臨下看到一幕極其詭異的畫麵,在這棵血色高樹之下,樹根粗壯的不像話,在血色的泥土中微微蠕動。”

“如果隻是這樣,也不足為奇,但是在那泥土之中,一隻隻厲鬼就這麼被埋在裡麵,有的隻剩一隻手,有的隻剩一個頭顱。”

“僅僅是一眼望去,樹冠之下儘是厲鬼,這些厲鬼都不掙紮,彷彿是被什麼壓製住了一樣,跟屍體無異。”

“經過我的觀察我發現,這些厲鬼正在不斷的陷入泥土之中,每陷入一分,血色高樹上的陰冷就更盛一分。”

“在那個瞬間,我就明白,這棵血樹食鬼,它將所有厲鬼當做它的養料,成就自身。”

“而整個村子就是它的鬼域,所以靠近的厲鬼都會被其吸引,就如同豬籠草誘捕飛蟲,或者這樣是不準確,應該是這樣說。”

“就如同是在黑暗中點燃一把火,吸引無數嚮往光明的存在聚集,然後將它們紛紛變成火的一部分。”

張羨光眼神晦暗不明,瞳孔微微閃爍著,心裡對於那棵鬼樹抱有很大的忌憚,有些事情他並冇有說。

他隻是大概告訴林千一些佈置而已,這棵鬼樹隻是其中之一,他不是傻子,是不可能全部說出來的。

其實這棵鬼樹不僅僅可以吸引厲鬼前來,更可以吸引活物,所有活著的生物都會被吸引,其中駕馭了厲鬼的活物更容易被吸引,這也是他為什麼會發現它的原因。

這棵血樹對馭鬼者危害極其恐怖,身上駕馭的厲鬼越恐怖,越容易被吸引,是那種毫無察覺的吸引。

這個資訊他是不會告訴林千的,除非他參與這個計劃,不然他永遠不會告訴他,這個坑埋下了,林千踩不踩他不清楚。

當張羨光道出了這棵鬼樹的作用後,大廳內的信使的臉色或多或少都有些變化,有些聰明點的信使,甚至已經略微猜到了張羨光的計劃。

楊孝盯著張羨光,心裡有些佩服,張羨光的計劃他基本上知道是什麼了,他腦子很好使,不然也不會想到一個讓噩夢死機的方法,雖然失敗了。

但是這隻是他準備不足導致的,他的那個方法冇什麼問題的。

林千眼中若有所思,張羨光的計劃已經很明顯了,鬼樹以厲鬼為養料,而且鬼樹的壓製力極其誇張。

光是聽張羨光說出鬼樹的大小和覆蓋的範圍就可以知道了,一個天坑峽穀,樹冠之下儘是厲鬼,就光是聽聽就知道有多少厲鬼了。

張羨光的計劃可行性很高,不,不是很高而是極其高了,利用鬼畫那最強的鬼域,隻要讓鬼畫覆蓋住鬼樹,鬼樹的鬼域就會瞬間被壓製。

這樣子鬼樹就無法利用鬼域離開鬼畫了,它的鬼域冇有鬼畫強,再加上鬼樹極有可能無法行動,隻要它進入鬼畫,它就隻能永遠待在鬼畫了。

那麼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了,帶著鬼畫無限裝鬼,所有進入鬼畫的厲鬼都會被鬼樹吸引然後吃掉,如同飛蛾撲火一般,孜孜不倦,周而複始。

這樣就會出現一種很友好的狀態,鬼畫裡始終隻有一隻鬼,雖然這隻厲鬼會越來越恐怖,但是因為它的規律和特性,以及鬼畫的特性,這也導致它永遠無法離開鬼畫。

鬼畫可不隻是鬼域強那麼簡單,鬼畫裡麵的厲鬼越恐怖,它的鬼域越強,這就是為什麼鬼畫的鬼域是這個世界天花板的原因了。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林千清楚為什麼民國時期的老東西大部分都看好張羨光的原因了,不僅僅是張羨光實力強,更是因為這貨腦子是真特麼好使。

這個計劃一旦成了,這個時代不知道要少死多少人,張羨光厲害的,厲害的。

林千盯著張羨光,雖然這個人跟他有仇但是不妨礙他佩服他。

說實話,如果自己在剛剛駕馭餓死鬼的時候,張羨光對他說出這個計劃,他說不定會同意,但是現在已經晚了。

不是因為張羨光砍過他,而是因為詭新娘,他已成新郎,新娘也補齊最關鍵的幾個拚圖,有她在,張羨光的計劃永遠也不會成功。

隻要鬼畫離開他的身體,就會瞬間成為新孃的拚圖,到時候不僅僅是他要被迫行使陰陽之禮,所以靈異之地的厲鬼都會來到現實,來參加這場盛大的婚禮。

到時候,此間乃無間,地獄如照此世……

所以林千是不會讓張羨光成功得到鬼畫的,不僅僅是為了自己的小命,更是為了整個人間,新孃的恐怖不在於其他,就在於招鬼……

望著張羨光那雙晦暗不明的眼眸,林千眼睛微微眯起,心裡已經打定主意,張羨光得死,他並不在意其他人,他在意的隻有自己和小月以及最詭異的可可。

他不是一個好人,好人不長命他最清楚,上輩子他就是這樣死的……

張羨光心裡有些不好的預感,林千此刻看他的眼神讓他毛骨悚然,哪怕他現在神情依舊平靜,但是心裡卻是知道了一件事。

那就是自己在說出這些事情後,林千要殺他的決心更為堅定了,這是一種不講道理的決心。

可他纔講了一個故事而已,他還有一個故事還冇有講完,那纔是讓他真正開啟這個計劃的緣由。

氣氛一時間就有些詭異起來,大廳內寂靜無聲,所有信使默默的都挪動凳子,又朝著後麵靠了靠,全程都很小心翼翼,所以冇有發出半點聲響。

他們心裡都清楚,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張羨光不弱,但是林千更強,它們打起來鬼知道會出現什麼情況,他們想知道又不想知道。

感受著林千身上越來越驚悚的氣息,張羨光有些憋屈,這特麼打不過就是頭疼,要是能打過,他早砍死這王八犢子了。

可惜了,打不過,所以他現在必須做點什麼,想辦法說服林千,說不定等林千聽完他的最後一個故事,就能和平共處了?

雖然他也不相信,但是現在冇得選,必須得說出來了,至少讓林千有一個顧忌也不錯。

“林千,這隻是我三個佈置中的兩個,一個是鬼畫,一個就是這個鬼樹,其實就靠它們兩個就可以解決大部分厲鬼復甦。”

“但是,你要知道,厲鬼是源源不斷的,如果不能處理源頭,我們就無法永遠解決靈異復甦。”

“古往今來,前人也不過是壓製和拆解厲鬼而已,同樣冇有徹底解決靈異復甦的殘酷局麵,這個我相信你應該清楚。”

林千敲擊著紅傘的傘柄,神情平靜,大廳內的燈光微微閃爍了一下,對映出林千那閃爍著瞳孔。

“有意思,張羨光你這計劃很大了,剛纔聽你說出鬼樹的作用的時候,我還以為你就是打算利用鬼畫和鬼樹來清理世間的厲鬼。”

“冇想到,你的野心比我想象的還要大,你居然想著一勞永逸去解決源頭,不得不說,你的格局比我要大得多,這一點我不如你。”

林千微微沉默了一會,朝著張羨光開口說道,語氣很誠懇,顯然是真心實意的。

“說說看,你發現了什麼,連鬼畫和鬼樹都不是關鍵,我很好奇,到底是什麼能讓你產生徹底解決靈異復甦的念頭,並且看到了可行性。”

林千很好奇張羨光會說出個什麼東西出來,這個世界還是太詭異,前人的遺留在民國時期就斷了,這也導致很多事情都隻能從民間傳說,聊齋誌異中去瞭解和應正。

這個時代最辛苦也最絕望,因為快冇時間了。

張羨光神情略微有些變化,盯著這個年輕後生,心裡則突兀的幻想,如果當初不去算計他,會不會要好太多?

心裡微微歎息一聲,他們還是太過於絕望了,冇有去相信這個時代的後生,如果……唉,算了冇有如果……

“林千,我的計劃從不是空穴來風,我不是一個樂觀主義者,看不到希望的事情我是不會去做的,不然也不會有人願意支援我。”

張羨光的神情第一次有了些許變化,古井無波的瞳孔微微收縮著。

“而我選擇開啟這個計劃,正是因為我看到了希望,我可以確定隻要計劃成功,我就可以解決這個世界上的靈異復甦!”

“何以見得?”林千開口問道。

張羨光死死的盯著林千,神情無比的肅穆:

“何以見得?因為我找到了一處厲鬼的源頭!”

林千瞳孔一滯,敲擊著紅傘的傘柄的手第一次停了下來,他有些詫異的盯著張羨光,眼中不斷的思考著,心裡不斷的回憶著原著。

冇有第一時間去反駁張羨光,更冇有選擇不相信。

如果張羨光說的是真的,那他的計劃確實配得上天方夜譚這個成語。

林千沉默不語,手指就這樣停在傘柄上一動不動。

大廳內落針可聞,所有信使死死的盯著張羨光,眼中帶著濃濃的懷疑,但是更多的還是不可置信。

他們今天不僅僅吃瓜成功,而且還吃到了一個大瓜,一個可以撐死的大瓜。

在場的所有人,除了林月兒不明白張羨光說出的話意味著什麼,其餘的人可都清楚。

厲鬼源頭,找到厲鬼的來源,這代表著什麼,冇有人會不明白。

大廳內很是安靜,就這樣足足過去了幾分鐘,林千停止敲擊傘柄的手又重新開始敲擊起來。

“張羨光,你確定厲鬼的源頭隻有一個嗎?”

林千眼眸微微眯起,盯著張羨光臉上的神情有些玩味。

張羨光默然無聲。

“張羨光,既然連你都可以找到厲鬼的源頭,前人就找不到?”林千又問。

張羨光眼神晦暗不明,依舊是冇有說話,林千說的冇錯,這個問題他也想過,也嘗試過尋找其他的源頭。

甚至他還去問了雜貨鋪的李爺,對此李爺隻是笑著搖了搖頭冇有回答他的問題,隻是對他說了一句:

“想去做就去做便是了,現在這個時代已經壞不到哪裡去了,失敗了也冇什麼的。”

其實在那一刻他就知道了,厲鬼的源頭不止一處。

“張羨光,其實你的計劃冇什麼問題,是可以成功的,但是你想過一件事冇有?”林千笑吟吟望著張羨光開口問道。

張羨光眉頭皺了皺,有些疑惑:

“什麼事情?”

林千眼中閃爍過一抹寒意:

“你真的冇有低估詭新娘?”

------題外話------

星期天休息,繼續日萬,不出意外的話星期天就可以駕馭鬼畫了,大京市的副本就在這幾天開始了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