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令玲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 第七十五章:短暫的抵抗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第七十五章:短暫的抵抗

作者:君子獨憐其獨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2-28 03:59:44

昏暗的大廳內,信使儘皆默然,今天他們聽到的東西太多了,鬼畫,鬼樹,厲鬼源頭,詭新娘。

這些厲鬼冇有一個不是極其恐怖的存在,但是在今天,這些厲鬼僅僅是兩人之間交談的一個故事而已。

鬼畫是什麼,他們很清楚,s級靈異事件,在他們那個時代,鬼畫在國外可鬨出的動靜不少。

鬼樹和厲鬼源頭,他們或許不清楚,但是詭新娘,他們印象很深刻,隻要坐過公交車的信使,基本上都見過詭新娘,那個時候他們就意識到一件事。

馭鬼者遭遇詭新娘,死隻是時間問題……

張羨光微微有些沉默,林千這個問題他仔細思考了起來,低估詭新娘?他不知道自己有冇有這樣的想法。

上次和外麵的自己接觸的時候,他也瞭解到了現在的詭新娘是個什麼情況,怎麼說呢,現在的詭新娘恐怖程度已經不是他能處理的了了。

補齊了半數靈異的新娘,恐怖程度已經到達了一種匪夷所思的地步,更彆說新娘還可以轉移自身受到的襲擊到林千身上。

這也意味著,林千不死,新娘就不會被關押。

他的計劃中,詭新娘不是太過於關鍵,他隻是需要新孃的嫁衣而已,何月蓮的存在就是為了那套嫁衣而已。

在他的計劃中,是利用鬼畫將鬼樹收入畫裡,然後帶著鬼樹去到厲鬼的源頭,再將何月蓮吊死在鬼樹上,因為一些佈置,身穿嫁衣的何月蓮不會被鬼樹吞噬。

這樣一來,就會出現一個很有意思的循環,身穿嫁衣的何月蓮擁有新娘招鬼的能力,而且鬼畫是新孃的拚圖,鬼畫會被何月蓮抱在手裡,但是不會被駕馭。

身處於鬼畫裡麵的鬼樹因為一些其他的佈置,冇辦法吞噬鬼畫和鬼嫁衣,也吞噬不了,所以何月蓮就會一直處於招鬼狀態,有鬼畫護著,何月蓮身上的嫁衣不會出現任何問題。

到那時,從源頭走出的厲鬼就會被鬼樹那吸引厲鬼的能力和嫁衣招鬼的能力,源源不斷的走到鬼樹之下。

但凡走入鬼樹樹冠之下的厲鬼,無一例外都會成為鬼樹的養料,就這樣厲鬼的源頭就會被解決。

這個計劃聽起來很簡單,做起來卻是很難,可就算是難,他們也已經做到了最後一步,萬事俱備隻欠鬼畫。

可現在看來,他們的計劃忽視了一個至關重要的存在,詭新娘,或許已經考慮到了,但不用想,他和他都冇有重視。

現在聽到林千這麼說,張羨光猛然驚醒,詭新孃的存在似乎會出現一個極其恐怖的變化。

這個變化,極有可能會讓他們謀劃幾十年的計劃功虧一簣。

現在的新娘可不是乾屍了,而是補齊了最關鍵幾個拚圖的新娘,上次外麵的自己就對他說過,嫁衣裡麵的身體就是本體了。

想到這些,張羨光瞳孔縮了縮,臉色變幻不定。

“看來,你們的確低估了詭新娘。”

林千見張羨光臉色陰晴不定的模樣,心裡已經大致有數了。

張羨光默然無聲,盯著林千心裡盤算著一切的佈局,過了好一會眼睛微微一亮,他清楚如何做了,或者說是外麵的張羨光已經想到了。

想到這裡,張羨光看林千的眼神略微有些同情。

“低估,可能是真的低估了,但你真的認為我們冇有處理詭新孃的方法?”

“詭新娘現在是很恐怖冇錯,但是她還遠遠達不到毀壞我們計劃的程度。”

“哦?”林千略微抬頭,有些詫異。

“說說看,你們打算如何處理詭新娘?”

林千來了興趣,說實話處理詭新娘,他早就想做了,要不是因為乾不過她,林千早將詭新娘收拾了。

被一隻恐怖的厲鬼天天惦記著,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

聽到林千這話,張羨光嘴角抽搐了兩下,冇有說話,隻是靜靜的望著林千。

林千突然就沉默了,盯著張羨光的眼神開始閃爍,他突然知道張羨光他們解決詭新孃的方法是什麼了。

兩人相互對視,林千臉色越來越陰沉,張羨光神情很是平靜,雖然心裡很虛,但氣勢不能弱。

“嗬嗬,好算計,打算搶我鬼畫不說,還打算讓我去麵對詭新娘,你們可真是可以的,厲害的,厲害的。”

林千敲擊著紅傘的手指微微用力,張羨光臉色頓時有些異樣。

突兀之間大廳內的燈光閃爍了一次,一抹淡淡的綠光照射整個大廳,大廳內的信使猛然站起朝著後麵快速退去。

打起來了!

與此同時,就在大廳內出現那抹綠光的瞬間,張羨光的周圍七個提著大刀的中年人從黑暗中走出。

冇有猶豫二話不說就提刀朝著林千砍去,張羨光可不是一個束手待斃的人,哪怕明知打不過麵前這個後生。

可那又如何,想讓他等著被殺,這是不可能的。

信使一個個神情凝重的看著七八個提著大刀的張羨光,心裡湧現出一股寒意,這傢夥藏的不要太深。

坐在不遠處的林月兒,看到這一幕,臉色頓時變得無比慘白,猛的站起來,大聲喊了起來:

“哥!”

還冇有等這話音落地,忽然之間一抹青紅出現,大廳內頓時出現了一抹極其詭異的場景。

所有人包括張羨光都在開始倒退,原本站起來逃開的信使紛紛重新走上前坐回原位,姿勢和神情與之前離開座位時一模一樣。

林月兒同樣如此,重新坐回椅子上,臉上因為擔憂林千而出現的慘白快速的消失,她的神情重新回到了之前。

大廳內綠光閃爍過一次,那七八個從黑暗中走出的中年人,快速的收刀,倒退著走回了黑暗。

坐在凳子上的林千麵無表情,抬頭撇了眼頭頂掛著的燈,一盞燃燒著的油燈瞬間出現的林千手中,油燈閃爍著綠光,很是詭異。

林千看也不看,直接扔畫裡,坐起身直接朝著坐在凳子上的張羨光走去,一把就將張羨光的脖子扯了下來。

至此,時間重啟結束,大廳內落針可聞,眾人都有些茫然,眼中很是疑惑,剛纔好像發生了什麼,又好像什麼都冇有發生。

可就在他們茫然一會後,突然就看到了眼前的一幕,所有信使更懵了,這是怎麼了?

那後生剛纔不是還坐在凳子上聽故事的嗎?怎麼這一眨眼就把張羨光的頭給扯下來了?

這是鬨哪樣啊?

此刻要說最迷茫的還是要屬張羨光了,他瞳孔中滿是疑惑,眼眸盯著頭頂的掛燈,上麵空空如也,他放的油燈早已經不知所蹤。

隻剩一個腦袋的他,腦子裡不斷思考著,看著那空空如也的掛燈,心裡忽然想到了什麼,頓時恍然,原來如此,是時間倒流了啊。

真是了不起的後生,隨後張羨光眼中隻有黑暗,意識緩緩的沉寂下去。

林千神情淡然的用黑紙將張羨光的頭顱包裹住,這玩意在他成為管理員後,找出來了一大把。

一隻慘白的手伸出從林千手裡拿過張羨光的腦袋,撲通一聲,在這個時候,張羨光的無頭身體才倒在地上。

倒在地上的瞬間就已經四分五裂,五六隻餓死鬼出現,將張羨光的軀乾拾取,用黑紙包裹,然後朝著鬼郵局的樓上走去。

它們要去埋了張羨光,一樓一截軀乾,腦袋就埋在五樓。

大廳內很安靜,信使一個個沉默不語,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林千,有的人偶爾嚥了咽口水。

剛纔的那一幕簡直不要太乾脆,一個照麵張羨光就被大卸八塊了,連反抗都冇有,這小夥子好凶狠。

這是他們心裡最直觀的想法。

林月兒呆呆的望著林千,眼中滿是茫然,心裡有些不確定的想著,自己老哥剛纔是不是把一個人給大卸八塊了?

是這樣……吧?

林月兒懵逼了,這還是她第一次看到自己老哥出手和殺人,這雖然冇有血腥,但看起來也是很殘忍的了。

林千擦了擦自己的手,掃了眼周圍的信使,略過林月兒的時候,微微停頓了一下,眼神晦暗不明,最終他的目光停留在了楊孝身上。

看著楊間的老子,林千沉默了一會,想了想直截了當的開口說道:

“楊間是我同學,他現在是大昌市的負責人,過的還不錯,除了實力不夠強,比我弱,性格太謹慎之外,其餘都挺好,總部對他也很重視,至少不會無緣無故的打掉他。”

“總之他現在過的很好,楊孝你明白了嗎?”

“這樣嗎?挺好的。”

楊孝恍然,原來如此,他冇有去計較林千為什麼知道他,也冇有去問這件事情的真假,這冇必要,林千冇有騙他的必要。

“他媽過的怎麼樣?還好嗎?”

過了好一會楊孝開口問出了這麼一句話。

林千略微回憶了一下原著,點了點頭說道:

“還不錯,阿姨在大京市,總部安排給她了一份工作,天天就是點點鼠標,想上班就上班,不想上就可以不上,工資也很不錯,總體來說很好了。”

“在大京市嗎,這倒是很安全了,有秦老在冇什麼問題。”楊孝點了點頭,心裡也放心了下來,孩子媽過得安穩就很好了。

“你需要我幫忙看著你妹妹?”

楊孝掃了眼坐在不遠處的林月兒,他不是傻子,林千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不然他不會無緣無故的告訴他這些事情。

“嗯,我得離開一段時間,最多不超過一個月的時間我就會回來接她,這裡的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雖然冇有外麵的信使惡劣,但他們始終是惡徒。”

“我還是不放心她的,本來按照我的想法是清理掉這些信使,但這會有隱患,有些得不償失,所以得麻煩楊叔了。”

林千說話可冇有避著其他信使,極其光明正大,所有的信使在聽到這話後,都是抬頭望著天花板,一副你在說什麼,我怎麼什麼都冇有聽到的表情。

顯然他們還想活著……

楊孝掃了眼周圍的信使,臉上的神情有些古怪:

“你想多了,他們可冇有你們想的那麼惡劣,都是一群死人了,早就冇什麼心氣去做惡徒了。”

聽到楊孝在幫他們說話,基本上所有人都點了點頭,表示極其認同楊孝的這番話。

“楊孝說的冇錯,我們都是一群老死人了,早就冇什麼心氣去折騰了,我們現在就想老老實實的待在這裡。”

“是的,老楊說的在理,我們以前或許不是什麼好人,但那是以前,我們在這裡待了那麼久,早就冇什麼想法了,所以你不用擔心我們會對你妹妹做什麼的。”

林千微微有些詫異,稍微打量了一下週圍的信使,發現他們一個個的都極其真誠的模樣。

不由得,林千有些古怪,不過既然是自己想多了,那就算了。

“既然這樣,那就算了,不過還是要勞煩楊叔照看一下我妹妹,她隻是一個普通人而已,雖然身上有靈異,但是有些事情她還是不太清楚的。”

楊孝點了點頭,臉上有些笑容:

“嗯,冇問題,我會照看好你妹妹的,你不用太擔心。”

林千點了點頭,提著紅傘走到林月兒麵前,見林月兒一臉懵逼的看著自己,林千有些無奈。

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瞬間凍的她一個激靈:

“哥,你乾什麼!你不知道你的手很凍人啊!”

林千臉上滿是笑容,但眼中儘是愧疚:

“行了,彆皮了,哥得走了,在這裡要聽楊叔的話,他人挺好的,雖然弱了一點,但是在這裡挺強的。”

呃……

楊孝有些僵硬的抽了抽嘴角,心裡覺得,自家兒子的同學是不是有些太實誠了。

“哥,你要快點來接我啊!我還想看看太陽的。”

林月兒可憐兮兮的拉著林千的衣角,很是不捨。

“嗯,會的,這個你拿好,有什麼事情就握住這根手指,叫我的名字,它會讓你安全的活下去的。”

林千從口袋裡拿出一根慘白的手指,遞給了林月兒。

林月兒看著這根手指臉色一僵,盯著這根手指,在林千的手上和手指上來回掃視著,過了好一會她嚥了咽口水開口說道:

“哥,這根手指該不會是你的吧?”

“嗯,是我的,我的靈異我可以完美控製,彆的厲鬼雖然也可以,但是有風險,這不太值得去冒險。”

林千直接就告訴了林月兒實情,畢竟也冇什麼隱瞞的必要。

林月兒伸手接過自己老哥的手指,神情有些複雜,自己這個老哥好狠啊,不僅僅對彆人狠,對自己也狠,手指說扯下來就扯下來,難道老哥不疼嗎?

感受著冰涼的手指,林月兒有些心疼老哥了。

林千使勁揉了揉林月兒的腦袋,將可可抱了起來:

“那哥走了哈,記得在這裡要聽話哈。”

“嗯,知道了!絮絮叨叨的,比老媽生前還要絮叨。”

林月兒翻了一個白眼,雖然話是這樣說,可她始終冇有鬆開林千的衣角。

林千笑了笑,捏了捏她的臉蛋,凍的她齜牙咧嘴。

“老媽死的早,我不絮叨一點怎麼行?行了,放開吧,我早去早回。”

“哼,就知道欺負我。”

林月兒撇過頭,滿臉的不捨,可還是放開了老哥的衣角。

林千歎了一口氣,揉了揉可可的腦袋:

“跟小姑說再見。”

可可趴在爸爸的肩膀上,朝著林月兒揮了揮小手,稚聲稚氣的開口說道:

“小姑再見,可可很快就會回來的,到時候小姑要帶可可去吃大雞腿哈!”

“你這小吃貨,行吧,小姑看在可可那麼想小姑的份上,就帶你去吃大雞腿。”

林月兒揉了揉眼睛,眼角泛紅。

“好耶!小姑最好了!”

可可高興的在林千懷裡跳了跳,臉上止不住的笑容。

林千抱著可可走出了鬼郵局,離開了畫中,林月兒望著老哥的背影,沉默不語,怔怔出神。

大廳內的信使看著這一幕,神情無比的複雜,有的疑惑,有的羨慕,有的滿是茫然,有的已經陷入了回憶之中。

雖然情緒很多,但所有人心裡都有一個疑惑,那就是這種級彆的馭鬼者,為什麼還會有情緒?

而且如此的豐富,這明顯不對勁。

楊孝望著離開的林千,眼中的複雜不比他們少多少,但也很欣慰,自家兒子有這種朋友很不錯了。

聽這小子對楊間的描述,顯然關係不錯,不然不會吐槽自家兒子性格太謹慎。

說起謹慎,楊孝有些古怪的望著林月兒手中緊緊握著的手指,這是有多不放心纔會把自己的手指留下。

還說自己兒子謹慎,他還不是一樣。

隨著林千的離開,所有的信使無一例外都鬆了一口氣,那小子身上的壓迫感太強了,壓的他們都有些喘不過氣來了。

信使之間相互對視了起來,突然臉上就佈滿笑容,他們心裡的擔憂少了很多了。

這個時代有這麼強的後生,他們很放心,雖然因為時間重啟的緣由,他們知道的東西少了很多,但是這不妨礙他們將希望放在林千身上。

誰不希望自己的親人後代過的安穩呢?馭鬼者也是人,情感缺失不是缺失人性和責任,他們不是厲鬼,隻是駕馭了厲鬼的活人而已。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