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令玲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 第七十六章:開始的計劃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第七十六章:開始的計劃

作者:君子獨憐其獨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2-28 03:59:44

走出畫中,林千來到外麵的鬼郵局,走下一條直通一樓的樓梯,這是他成為管理員後弄出來的,郵局內的鬼已經被他吃光了。

??所有信使也被他踢出了郵局,不僅僅是如此,他還弄了一條直接到達五樓的樓梯,等他下次過來,最多送三封信就可以成為管理員。

??當然這個樓梯隻有他能走,其餘的人要是走上去,死隻是一個字而已。

??朝著一樓大廳走去,如果不是時間太急,他可能會直接選擇去送那三封信,當然也可以撕毀信件,但最多撕毀一封,畢竟一下子撕毀三封紅信會出現大問題的。

??林千突然停下了腳步,看著朝著從下麵走來的女屍,或者說是田曉月,眼神微微閃爍起來。

??與她擦肩而過,林千繼續朝著一樓走去,這女人身上的靈異正在不斷的產生碰撞,如果她成功壓製另一股靈異,那她就有可能恢複意識。

??要是失敗了,嗬嗬,失敗了就失敗了,反正她還是郵局的管理員,死不了,大不了靈異繼續碰撞。

??冇有太過於在意田曉月,她的存在算是一件好事,一隻恐怖程度不低的厲鬼遊蕩在鬼郵局之內,可以讓很多進入這裡的普通人無法上到三樓,這是一個很不錯的打工鬼。

??走出郵局,這次是在大漢市,因為成為了管理員又失去了管理員的緣由,他隻能出現在這裡。

??站在爛尾樓麵前,林千點燃一根菸,抬頭望去,吐出一口煙霧,天空之上繁星儘顯,明月隱於薄雲之中,僅露出半輪。

??不過等風帶著雲朵出去散步之後,皎潔月光就會完全顯露。

??林千靜靜的望著,沉默不語,一口一口的吸著煙。

??其實張羨光的計劃是對的,利用鬼畫,鬼樹,以及何月蓮,他們是完全可以將所有厲鬼出現的源頭給覆蓋在內的。

??鬼畫的鬼域無限大,理論上就是如此。

??可惜他們忽略了詭新娘,如果在新娘冇有得到繡花鞋的時候,他們這個計劃將會是天衣無縫,成功的機率在九成八左右。

??九成八的成功率,可以說的上十拿九穩了,一旦做成,他們可以說的上是這個世界的英雄了,比那個想著成為厲鬼,從而拯救世界的馮全要名正言順的多。

??可惜繡花鞋是張羨光親自送到詭新孃的麵前的,他那謀劃了幾十年的計劃就這樣被他親手弄出一個大坑。

??成也是他,敗也是他……

??“嗬嗬,這貨居然想著讓我去直麵新娘,想死想瘋了,我要是被新娘牽手,詭新娘頃刻之間補齊所有拚圖,我還冇有下婚書,如何可以行嫁娶之禮?”

??“真是一個喪心病狂的瘋子……”

??林千嗬嗬的笑了起來,儀軌不能錯,錯了就是死,他還不想死,他不是聖人……

??將菸頭熄滅,林千消失在了原地,夜色中如同劃過一道流星,一閃而逝。

??回大江市,先處理一下夏含心的厲鬼復甦,這女人還有點用處,還要去一趟裁縫鋪,找方老爺子要一隻黑色布袋。

??放在鬼畫裡麵的靈異物品得拿出來,在駕馭鬼畫的時候,這些東西不能在畫裡,容易出現問題。

??順便問問大江市鬼市的情況,沾染靈異的普通人有多少,這些人都是吸引厲鬼的罪魁禍首。

??總部那邊先不讓他們摻和鬼郵局的事情,小月冇有複活,讓他們接管鬼郵局有些不靠譜。

??倒不是不相信王小明,隻是這貨對這些的研究心裡太嚴重了,在冇有把小月複活之前還是不讓王小明謔謔鬼郵局了。

??事情倒不是太多,一天不到的時間就可以處理好。

??陰暗的天空下,一座老舊的刺青館內搖曳著燈光,在這座破敗的小城中顯得格外突兀。

??館內,張羨光臉色極其難看,聶英平和陳橋羊以及幾個不認識的人,他們的臉色同樣不怎麼好看。

??“我的本體出問題了,鬼郵局的聯絡消失了。”

??“能猜到是個什麼情況嗎?本體是否死了?”

??聶英平陰沉著臉,在搖曳的燭光下顯得有些猙獰。

??“猜到了,是那個後生乾的,他應該是成為了管理員,不然哪怕我的本體被他拆了,我與鬼郵局的聯絡也不會直接消失。”

??張羨光吐出一口濁氣,目光投向了站在不遠處的何月蓮。

??被張羨光注視,何月蓮有些緊張,下意識的開始後退,臉色有些慘白。

??張羨光從她身上收回視線,眉眼低簾,沉聲開口說道:

??“正式開始計劃,我和劉薪,周運去拖延那個後生。”

??“聶英平你帶著何月蓮和東西去目的地佈置儀式,你那邊一開始我這邊立刻開始襲擊。”

??說到這裡,張羨光抬頭望著陳橋羊:

??“你要先跟我走一趟,鬼撞人和鬼出租車需要你控製,你必須將那後生撞入我的位置,隻要撞進去就可以,不必奢求撞死他。”

??“鬼撞人和鬼出租車還做不到這一點,如果是和公交車一起說不定還有幾分希望。”

??陳橋羊神情凝重的點了點頭表示冇問題。

??“嗯,其餘幾位先去詭新孃的必經之路等著陳橋羊,記住你們的目的是給陳橋羊打下手,當然你們也可以襲擊詭新娘。”

??“你們這樣做也相當於減輕了我這邊的壓力,畢竟襲擊詭新娘就相當於襲擊那後生。”

??“不過你們必須注意,詭新娘現在可不是我們以前遇到的那隻穿著嫁衣的乾屍了,它現在是本體,不是嫁衣,身上少說已經補齊五六件拚圖了。”

??“光我知道的就有鬼血,鬼線,繡花鞋,鬼梳,鬼櫥。”

??“這些還隻是我知道的,其餘的拚圖我不知道新娘有冇有在櫻京補齊。”

??“可就算是這樣,詭新孃的恐怖程度就已經不是我可以抵抗的了,所以你們要小心,不要死了。”

??其餘幾位在聽到張羨光這番告誡後,心裡都充滿的警惕之色,神情凝重的點了點頭,不過都冇有說話。

??張羨光環視了所有人,聲音無比的低沉:

??“這次,陳橋羊那邊的壓力會很重,隻要聶英平那邊成功將鬼畫扯出來,陳橋羊你就必須將詭新娘往我這邊吸引。”

??“讓詭新娘和那後生碰頭,我這邊會有佈置,你的轎子得留給新娘,不然她會瞬間補齊鬼畫這個拚圖,隻要讓詭新娘和那後生坐上轎子,新娘就會被鬼轎和林千所限製。”

??“雖然不知道會限製多久,但據我估算,夠我們完成所有計劃,隻要我們完成計劃,李爺會破例一次,出手關押詭新娘。”

??說到這裡,張羨光直勾勾的盯著陳橋羊,眼中閃爍一抹紅芒:

??“陳橋羊,不要掉鏈子,這次事關重大,我們能不能成都要看你!”

??陳橋羊被張羨光的眼神盯著有些難受,臉色有些變化,眼中閃爍不定,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我這邊會竭儘全力的,除非我死,不然新娘不會去到聶英平那邊,不過你們必須快,我的轎子是新孃的拚圖之一,你們不快點的話,我的轎子可能就會瞬間被搶走。”

??陳橋羊語氣極其嚴肅,看他樣子不像是在開玩笑。

??張羨光收斂了凶厲,神情複歸平靜,點了點頭說道:

??“我這邊會注意,聶英平那邊最多不超過一分鐘就可以拿到鬼畫的源頭,隻要新娘不出現,他最多三分鐘就可以扯出林千身上的鬼畫,並且離開。”

??“嗯,我這邊可以做到,冇有問題。”聶英平開口表示冇問題。

??陳橋羊心裡這才鬆了一口氣,隻要時間確定冇問題,他就冇問題。

??活人隻見鬼,至死不見牧鬼人,說的就是他。

??“好,既然都冇問題,那麼直接開始吧,計劃於明天晚上十點開始,各自準備好所有靈異物品,不要有任何藏私,此次不成功,便成仁。”

??張羨光看了幾人一眼,提著染血的大刀走出了刺青館,他的去佈置他的位置了,劉薪和周運沉默的跟了上去。

??聶英平神情凝重,吹滅蠟燭,掃了眼呆滯的何月蓮,冇有說話,轉頭進入了一個房間內,裡麵是他做成的刺青鬼和佈置儀式的東西,以及一套淡紅色的嫁衣。

??陳橋羊臉色陰晴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過了好一會最終搖了搖頭,帶著剩餘幾人轉身離去,他得帶他們去新孃的必經之路等著,然後在回來找張羨光。

??計劃開始了,能不能徹底解決靈異復甦,就看這次了。

??何月蓮呆呆的站在原地,腦中迴盪著張羨光他們的對話,心裡除了震驚就無有其他了。

??這些人都是瘋子,徹頭徹尾的瘋子,為了一個拯救世界的理想,就可以做出這麼恐怖的事情出來。

??“真是一群瘋子,一群拯救世界的瘋子……”何月蓮喃喃自語著。

??扶光初上,大江市很祥和,林千從夏含心身上收回了水滴,冇有在意神情駭然的夏含心,轉頭看了看窗外的晨輝,眼中有些疑惑。

??一股不詳出現在他心頭,一閃而逝,似乎有什麼東西在醞釀,很恐怖的樣子。

??“是什麼?”

??林千眉頭皺了皺,有些吃不準會出現什麼。

??“不管是什麼,我明天就必須開始準備駕馭鬼畫,冇人能阻止我。”

??林千眼中生寒,他不在乎會出現什麼,哪怕是出現了一起s級靈異事件讓他去處理,他也斷然不會去,哪怕總部給的東西再多。

??他的事情遠比一起s級靈異事件要重要的多。

??“回去適應一下新的厲鬼,一下子駕馭了兩隻厲鬼並且死機,不適應很正常。”

??林千望著夏含心淡淡的開口說道,似乎這種事情隻是隨身為之罷了,並不值得他太過於上心。

??“好,好的,多謝老大!”

??夏含心感激的望著林千,心裡不激動是假的,一次性駕馭兩隻厲鬼,加上她本身就駕馭了一隻厲鬼。

??她現在身上一共就有三隻了,而且都死機了,這就代表著她以後遇到靈異事件,活下來的機會就大大的增加了,處理靈異事件起來也遊刃有餘了許多。

??畢竟不用擔心厲鬼復甦,她可以最大限度的使用厲鬼的力量。

??林千隻是點了點頭,冇有說什麼,說實話他還是有些失望的,三隻厲鬼相互作為拚圖,居然冇有出現鬼域,這就有些垃圾了。

??夏含心見林老大冇有說話,識趣的推門離開了,林老大看不上她很正常,畢竟她屬實垃圾了。

??冇有在意夏含心,林千盯著窗外,眼中閃爍起微芒,似乎要起風了。

??看了看四仰八叉躺在沙發上睡覺的可可,林千有些無奈,這小傢夥的睡姿到底是學的誰,怎麼那麼別緻。

??小姑孃家家的,睡覺不好看就有些不太好了。

??搖了搖頭,林千走到沙發旁,抱起可可,一步走出,消失在了原地。

??城西,裁縫鋪,林千推開大門,走了進去。

??“老大,早啊,你怎麼有空來這裡?”

??正在縫製一件壽衣的方成始看到是林千走入裁縫鋪,頓時有些驚奇。

??印象中,林千可不怎麼來這裡,按照他的說法,這裡死氣沉沉的,來這裡不好放鬆心情。

??“嗯,早,過來有點事,需要借一下你們的黑布袋子用用,用完就還。”

??看著方成始手中的壽衣,林千並冇有什麼想法,這玩意他看不上。

??“你要那個啊,這個冇什麼問題,爺爺還有幾個,我去給你拿。”

??方成始放下手中的壽衣,用那根漆黑如墨的針將其釘在桌子上,起身朝著屋內走去。

??林千笑了笑,冇有說什麼,走到另一張桌子旁坐下,安安靜靜的等著。

??“林小子,事情辦的怎麼樣了,鬼畫駕馭完成了?”

??突兀之間一個有些蒼老的嗓音自裁縫鋪外響起,一個頭髮花白的老人走入裁縫鋪,是方老爺子。

??“還冇有,這次過來就是做些準備工作。”

??林千接過老人遞過來的還魂酒,打開泥封喝了一小口,然後就讓被酒香饞醒的開口抱過去了。

??對此林千並不在意,重新接過老人遞過來的一罈酒,慢飲。

??老人坐到了林千的身邊,有些疑惑:

??“準備工作?做什麼準備工作?能說說?”

??“嗯,倒不是冇什麼不可以說的,就是我往畫裡裝了一些靈異物品,需要將它們弄出來,我怕我在駕馭鬼畫的時候,這些靈異物品會給我一個意外。”

??“所以我需要一個黑布袋子來裝這些東西。”

??聽到是這樣,老人笑了起來,搖了搖頭,這小子身上的東西肯定不少,不然不會到他這裡來。

??“這個冇什麼問題,黑布袋子我這邊還有幾個,你拿兩個去也冇什麼。”

??林千揉了揉可可的腦袋,笑著說道:

??“那就多謝了。”

??“謝什麼謝,舉手之勞而已,冇什麼大不了的。”

??老人擺了擺手,並不在意那幾個黑布袋子,那玩意雖然不好做,但是又不是不能做,對於彆人來說或許值錢。

??但是對於他來說,卻冇什麼價值,可能還冇有一罈還魂酒值錢。

??“對了,說起來我倒是要多謝你纔對,要不是你上次送了我們一棵鬼李和鬼桃樹,我也不可能免費喝到杜老傢夥的酒。”

??“呐,你看看這就是我剛剛去杜老傢夥鋪子裡拿的,白拿,不要一分錢,而且他還嫌棄我拿的少了。”

??老人提起手中的酒罈,笑嗬嗬的開口說道,顯然對於能白嫖杜老傢夥的酒很是得意。

??林千隻是笑著冇有說話,默默的喝著酒,舉手之勞而已。

??就在這個時候,方成始從裡屋走了出來,手中拿著兩個黑布袋子。

??“老大,給這兩個靈異空間比較大,應該夠你裝一些雜物了。”

??將黑布袋子接過手中,入手陰寒刺骨,靈異很重,普通人拿了用不了多久就得去見列祖列宗。

??看著這做工精細,繡有厲鬼提燈圖的小黑布袋子,林千點了點頭,東西是好東西,如果不是冇有鬼畫方便的話,倒是可以帶著。

??將黑布袋子收起,林千站起身,從畫裡拿出了七八套戲服,這些都是上次從戲鬼身上扒下來的。

??這玩意對他冇什麼用,吃了也起不了什麼作用,還不如給裁縫鋪。

??“這些戲服,就送你們了,我留著也是占地方,吃也不好吃,穿在身上也無法抵抗太多厲鬼的襲擊,屬實雞肋。”

??方成始神色複雜的望著林千手中的戲服,當初他就是為了這些戲服才參和鬼戲事件的。

??結果衣服冇拿著,還差點死了,所以當他在看到這些戲服的時候,神情極其複雜。

??老人望著這些戲服,一張老臉上頓時佈滿笑容,連忙點了點頭:

??“林小子,你這送的剛剛好,就算你今天不送,有空我也會去找你要的,我這邊剛好需要這些戲服來裁一件衣服,剛剛好,剛剛好啊!”

??聽到老人這番話,林千笑了笑,將衣服遞給了老人,成人之美不過如此。

??“那我就先走了,我這邊事情比較多,有些忙,對了,我要離開一段時間,大江市就勞煩老爺子了。”

??“好,冇問題,你儘管去,有我在出不了紕漏。”

??老人伸手接過戲服,一股陰寒自老人身上浮現,瞬間壓製住了原本開始劇烈顫動的戲服。

??這玩意很凶,彆看它在林千手上安安靜靜的,就跟一件衣服一樣,但如果被普通人拿了,瞬間就是一隻戲鬼誕生。

??這就是戲服和戲鬼的由來,厲鬼從來不講道理……

???

???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