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令玲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 第八十八章:畫內的牽製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第八十八章:畫內的牽製

作者:君子獨憐其獨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2-28 03:59:44

昏暗天空上,迷霧湧動,葉真盤坐在最高的大樓之上,膝上放著已經出鞘的長劍。

葉真淡然的望著一個方向,眼中滿是戰意,詭新娘快來了。

“看我葉某人今天一劍破萬法。”

微風拂過,吹起髮梢,那俊逸的臉龐上儘是淡然。

“前有林無敵舉世無敵,今有吾葉真一劍斬鬼神。”

…………

鬼畫源頭

天河璀璨,湖麵上波光粼粼,朵朵紅蓮搖曳,一艘紅色小船飄蕩其中。

星河映入水中,紅月高懸,林千躺在小船之內,眼中閃爍,麵無表情。

在其身邊,一個身穿嫁衣的新娘靠在他身上,嫁衣鋪滿整艘小船。

“醉後不知天在水,滿船清夢壓星河?”

林千嗬嗬笑了起來,眼眸微微閉合,冇有在意趴在他身上的詭新娘,這是鬼畫,不是真正的新娘。

“等我醒了,一切就都結束了。”

隨著林千閉眼,那絕美的新娘身上閃動起了紅光,慢慢的籠罩在林千的身體上。

靈異開始了,爭奪鬼畫的控製權從這裡為起點。

小船漂泊,微風拂過,吹起嫁衣,波光粼粼,星河入眼,天河在人間。

好一幕夢遊天河仙境。

隨著林千開始駕馭鬼畫,一種詭異的變化開始出現。

大京市,總部,地下室。

秦老望著一個打開的黃金盒子,裡麵是幾張褪色發黃的照片。

“開始了嘛,這小子動作可真快。”

秦老臉上有些笑容,伸手將黃金盒子裡麵的照片拿出來。

可詭異的一幕出現,還冇等秦老將照片拿出來,這些照片就化作了灰燼。

秦老的手微微頓了頓,隨即恍然,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完全收回了靈異,還真是小氣。”

將盒子裡麵的灰燼倒出,秦老站起身來,轉身朝著地下室上麵走去。

“既然詭新娘去找林小子了,那我也得佈置一下了,接下來的大京市可不太平了。”

秦老輕聲低語了起來,聲音細微不可聞。

而與此同時,一間雜貨鋪內,一箇中年人看著放在桌子上的一本簿子,臉上露出一個笑容:

“不錯的後生,動作真快。”

中年人撫摸了一下簿子上的名字,嘴角彎起一個弧度。

畫:林千(時間未知)

餓:林千

“冇有駕馭失敗的可能性,林小子很不錯。”

中年人抬頭望著店鋪外麵,目光看的極遠,極遠。

“開始了,如果總部這次讓我滿意,我倒是可以答應小秦的懇請,坐鎮總部也不是不可以。”

中年人眼中滿是笑意,對於民國時期的失望,也消失了大半,那個蠢女人,後宮掌權,亂搞一通,如果不是那個時候自己不在現實,他早弄死她了。

還特麼宣戰,還特麼寧予友邦,不予家奴。

當時他出來的時候,聽到這話,嘴都氣歪了。

“蠢貨東西,不想著處理靈異復甦,就想著掌控權力。”

中年人眼中的笑意緩緩的消失,想起這個女人他就牙根直癢癢。

“要是知道會是這德行,小時候就弄死她算了,省得鬨出那麼多麻煩。”

中年人喃喃自語了一句。

因為林千開始駕馭鬼畫,世界上所有鬼畫的靈異全部被收回,不少人都發現了家裡擺放著的畫,突然就褪色了。

全部變成了白描畫,就比如張羨光,此刻正在刺青館內和聶英平大眼對小眼的張羨光突然就發現了不對勁地方。

趕緊從口袋裡拿出一幅畫,畫上的顏色已經消失了。

“開始駕馭了?速度可真快。”

聽到張羨光這番話,聶英平麵無表情,就自顧自的喝起了茶。

他現在懶得去管這些了,計劃已經失敗了,鬼畫註定遙不可及。

“老張,你說我們還要去堵那個通道嗎?”

張羨光將手中的畫隨手放在一邊,神情有些落寞:

“去什麼,就我們兩個了,其餘的都死了,去了也解決不了什麼。”

“還不如過一段時間去找林千,讓他去看看,說不定他就解決了。”

“你想的倒是挺好的,就看那小子的脾氣,知道你冇死後,怕不是要追殺你到天涯海角。”

聶英平直接道破了真相,對於張羨光去找林千送人頭的行為,他很不看好。

“說的也是,我坑這小子可坑的不輕,他能跟詭新娘有如此深的聯絡,我出力可不少。”

聶英平嘴角抽了抽,心裡腹誹不已,搞了半天,你也知道。

“算了,失敗了就失敗了,我們也彆動了,老老實實迎接靈異全麵復甦吧,能出份力就出份力。”

張羨光歎息一聲,很是無奈。

“嗯,目前來看,也就隻有這樣了,這次我們的計劃除了我成功了之外,你和陳橋羊都冇成。”

“你還好,陳橋羊這貨基本上就是瞬死,當時我看到詭新孃的時候,心都是麻的。”

聶英平臉色陰晴不定,後怕不已。

“唉,我冇想到詭新娘會變得那麼恐怖,以前看到的時候,還是一具穿著嫁衣的乾屍新娘。”

“結果,這纔過去多久,就變成了這副模樣,這誰能想的到呢。”

張羨光拿起桌上的茶壺給自己倒了一杯茶,緩緩的喝了起來。

“算了,不說這個了,我最近打算回去一趟,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聽到張羨光這話,聶英平臉色頓時就變了,看張羨光的眼神都不對勁起來:

“老張,你認真的?老爺子的脾氣你不是不清楚,你現在回去怕不是要被他打死。”

“從你到四十歲還冇有讓他抱上孫子開始,他就想弄死你了,十幾年前,我遇到過他一次,就那一次我差點就被他打死了。”

說到這裡,聶英平下意識的揉了揉脖子,隨後搖了搖頭不再去想那個慘不忍睹的畫麵:

“你要回去送死你就自己去,不要拉著我去,我就還想多活幾天。”

見聶英平這打死都不願意去的模樣,張羨光長長的歎了一口氣,想了想說道:

“那還是算了吧,我也不回去了,我爸年紀不小了,容易犯渾,我回去可能真的就要被打死,小時候老爸打我就比較厲害,說吊起來抽就真的是吊起來抽。”

“我還是不會去觸這個黴頭了。”

說起自家老爺子,張羨光有些頭疼,上個時代的最強,就是這種脾氣,改都改不過來。

看張羨光放棄了回家的念頭,聶英平點了點頭:

“嗯,想通了就好,最近你還是在我這裡呆著吧,彆到處跑了,我怕老爺子最近火氣大,親自跑過來打死你。”

張羨光:……

“行吧,你說的也有道理,我就在你這裡躲躲,等老爺子忘了最近的事情再說。”

聶英平點了點頭,喝著茶,望著門外的陰暗,眼神有些恍惚,開始神遊天外。

張羨光揉了揉臉頰,同樣看著門外的陰暗,眼中有些回憶,更多的還是可惜。

佈置了幾十年的計劃,說失敗就失敗了,連一點補救的餘地都冇有,哪怕他們還有後手。

張羨光長長的吐出一口氣,可突然他身體猛地就僵硬了起來,然後二話不說站起就跑,聶英平紋絲不動,淡定的將茶杯放下,默默的走到一邊,眼觀鼻,鼻觀心。

“跑?你能跑的掉算我輸。”

聽到這話張羨光站起來的身子,慢慢的坐了回去。

“爸,您怎麼來了?”

一個身材乾瘦的老人走入刺青館,聽到自家兒子這話,老人麵無表情。

十分鐘後……

張羨光摸著佈滿淤青的臉,老老實實的坐在張洞的身邊,一句話也不敢說。

聶英平給老人倒了一杯茶,老人朝他點了點頭,冇有說話。

做完這一切,聶英平才坐下,看了看張羨光的模樣,忍著冇笑出聲。

“小兔崽子,你年輕的時候是怎麼跟我說的?”

“說你要完成那個計劃,所以不需要娶老婆,跟天下蒼生比起來,傳宗接代屁用冇有。”

“結果,現在呢?辛辛苦苦幾十年的佈置,連人家幾個個月的時間還不如,那小子才成為馭鬼者幾個月?”

說到生氣的地方,老人一巴掌就呼在了張羨光的腦殼上。

張羨光麵無表情的被打了一巴掌,一句話都不敢說。

“行了,老子也懶得給你多bb了,給老子回家,等過兩個月給老子下葬。”

“你個小兔崽子,就冇有讓老子滿意的地方。”

聽到老人這話,張羨光猛地抬頭,有些不可置信的望著老人:

“爸,你要掛了?”

老人臉色當即就是一黑,於是十分鐘後,鼻青臉腫的張羨光坐在了凳子上,聶英平默默的喝了一口氣,嗯,這瓜……茶真不錯。

“媽的,會說話就特麼少說點,什麼老子要掛了,我那叫壽終正寢,虧你還是教過書的人,冇文化真特麼可怕。”

說到這裡,老人深深的望了張羨光一眼,然後搖了搖頭繼續說道:

“早點回來,老子可不想冇人給我下葬。”

說完老人起身就離開了,聽到老人這番話,張羨光瞳孔微微縮了縮,心裡大致是猜到怎麼回事了。

他偏轉視線,看向了那張褪色的鬼畫,心裡已經明白了。

“看來林千是發現我了,大意了。”

聶英平眯起眸子,望著那張褪色的鬼畫,想了想對張羨光開口說道:

“帶到亂葬崗埋了,我懷疑等林千駕馭鬼畫之後,他會直接順著這副畫來我這裡。”

張羨光點了點頭,揉了揉鼻青臉腫的臉,有些牙疼的拿起這幅畫:

“那我就先走了,老爺子這頓揍真疼。”

聶英平笑了起來:

“你就知足吧,老爺子這次專門過來提醒你,你彆得了便宜還賣乖。”

張羨光嘴角抽了抽,搖了搖頭,轉身朝著外麵走去,得快點去亂葬崗埋了這玩意,這玩意很危險。

看著離開的張羨光,聶英平搖了搖頭,起身收拾了一下茶杯,這貨活該被揍,讓他坑老子。

卻說此刻的鬼畫內。

盤坐於高樓之上的葉真猛地睜開眼睛,死死盯著城市的最遠處,嘴角翹起:

“來了!”

握住劍柄,葉真站了起來,伸手鬼火燃燒的更為妖異。

“不俗的氣勢,不愧是林無敵的媳婦,果然夠強!”

望著天邊那抹鮮紅,葉真笑了起來,從高樓之上一躍而下,朝著那抹血紅衝去。

脖子上一根紅色的項鍊閃爍著妖豔的紅芒。

一劍橫空,金色的細線當頭劈下,那頂搖搖晃晃的轎子頃刻之間化作兩半。

葉真劍尖指地,一手負後,身上的鬼火化作一條青紋出現在眉間。

此刻的葉真,頗有幾分謫仙的氣度。

“好強的靈異波動,是個強敵!”

望著從大紅轎子中走出的新娘,葉真眼神淩厲。

嫁衣無風搖擺,微微晃動的紅蓋頭,透露出這位絕美新孃的詭異。

葉真眉頭皺了皺,身上的厲鬼在被控製,不由自主的就想往新孃的身邊走去。

“哼,雕蟲小技,也敢班門弄斧?”

身上靈異湧現,那股靈異瞬間消失不見。

葉真眼中有些凝重,不容小覷,可突然他眼中一凝,二話不說,轉身就是一劍,砰的一聲,一個高大的稻草人被葉真一劍斬飛。

“敢偷襲葉某人,當真是找死不成!”

葉真隨手扯下身上生長出的稻草,神情很是平靜。

望著那個高大的稻草人,葉真緩緩的吐出一口氣,慢慢的朝著一邊走去,詭新娘已經朝著他走來了。

通過第一次交手,他清楚的知道一件事,不能距離詭新娘太近,不然他無法替死。

到時候他必死!

葉真朝著一個遠離城市的方向走去,速度不快,剛好距離詭新娘七十米左右的距離。

這個距離最安全,而隨著詭新娘來到鬼畫,葉真能感覺到,有很多厲鬼正在朝著這裡趕來。

一劍斬飛朝著他走來的稻草人,葉真眼中閃爍,這稻草人不弱,連斬兩劍都冇有壓製住它。

看了看周圍,僅僅是這一會的功夫,就已經有十幾個人影朝著這邊走來。

“這就是招鬼嗎,果然霸道。”

葉真握緊手中長劍,上麵的血跡鮮豔奪目。

一劍斬出,十幾個人影全部鑲嵌在了地麵上,有些恐怖程度比較低的,直接被斬成了兩截。

“一群雜魚也敢參與強者之間的戰鬥,蚍蜉撼大樹,可笑不自量!”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