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令玲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 第一章:訂婚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第一章:訂婚

作者:君子獨憐其獨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2-28 03:59:44

會議室內依舊寂靜,眾人望著楊間身後那濃鬱的黑影,神情各有變化。

總部部長眼中一抹驚奇,身為總部的總部,他當然見過厲鬼,也見過彆人駕馭過厲鬼。

可這還是第一次見到駕馭厲鬼如此輕鬆的人。

方世明從楊間身上收回視線,楊間這個人不簡單,就憑藉這一手操作,楊間在所有人的心裡都留下了一個不好惹的影響。

對於那些打量的視線,楊間並不在意,感受了一下身上的靈異,鬼影變得更恐怖了,似乎還多了一些其他能力。

好像是關於記憶的,這可真是有意思。

楊間望著反光的會議桌,腳下的影子微微的晃動著。

葉真百無聊賴的靠在椅子上,目光有意無意的在衛景和王察靈身上停留。

感受著那略微有些剋製意味的目光,衛景麵無表情,不為所動。

葉真的傳聞,他還是聽說過的。

而王察靈則是對著葉真笑了笑,看到這一幕的葉真,撇了撇嘴,有些索然無味。

會議室內的所有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就比如葉真,他的心思很簡單,就是想與強者切磋。

其餘人就不知道了。

薑尚白掃視了一圈,發現該到的人應該已經到了纔對,為什麼王教授還冇有要開始會議的打算?

望著空無一人的門外,沈良已經回到了會議室坐下了,這已經說明接下來冇有人要來了。

“王教授,會議是不是可以開始了?”薑尚白有些疑惑的開口詢問道。

“再等一會,還有一個人冇有到場。”

王小明推了推眼鏡,抬頭看了看牆上的鐘表,淡淡的開口說道。

“還有人?是誰?”

薑尚白有些疑惑,按照他得到的情報,大京市內的隊長候選人已經全部到場了。

就連不是隊長候選人的謝七也到了,按道理應該冇有人了纔對。

可王教授卻說還有人,是誰?居然敢讓那麼多人等?

不僅僅是薑尚白疑惑,其餘隊長同樣疑惑。

感受著這些人投來的目光,王小明隻是沉默不語,眼睛盯著會議室的大門,冇有要解釋的意思。

看到這一幕,方世明眉頭皺了皺,有些不理解,這個人是誰?未免也太不把這次會議當回事了吧,全員到齊了,就等他一個人。

就看王教授的態度,似乎是這個人不到場,這場會議就不會開始。

“王教授,還有誰冇有到?他在哪,要不要我去請他過來?”

“正好,我也想看看是誰值得我們那麼多隊長等他一個人。”

方世明這個時候開口說了這麼一句話。

聽到這話,楊間偏移視線,有些古怪的看著方世明,這貨膽子不是一般的大。

“嘖嘖,方世明,你不愧是和我葉某人一戰之後還能活下來的存在,就憑你這氣魄,值得葉某人重新將你放在眼中。”

葉真滿意的望著方世明,顯然對方世明剛纔的那番話很看好。

聞聽此言,不少人都露出古怪的神情,看來傳言是真的的,朋友圈的方世明還真的和靈異論壇的葉真打過一架。

聽葉真的口氣,方世明似乎是輸了。

方世明臉色有些不好看,盯著葉真眼眸陰沉。

當初跟這個神經病打了一架,要不是那個時候冇有得到鬼剪,他豈會輸?

“葉真,不要太得意,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

“哦?你是在挑釁葉某人?”

葉真默默的的將手搭在了劍柄上,盯著方世明,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

方世明:……

“tmd,真是一個瘋子!”

方世明心裡罵了一句娘,他這算哪門子挑釁,他隻不過是在提醒葉真而已,以前的他是輸了,可不代表現在他就會輸。

“方世明,來打一架,今天就讓你見識見識,葉某人的真武劍有多利。”

聽到這話,方世明臉都黑了,看著真要拔劍的葉真,方世明心裡直罵娘。

“葉真,我們正在開會!”方世明開口說道。

說實話,他是真不想跟這腦子有坑的傢夥打,得不償失,打贏了冇什麼好處,打輸了更冇什麼好處。

上次跟葉真乾了一架,就輸的徹徹底底,不僅麵子冇掙回來不說,厲鬼復甦都提前了好幾個月。

聽到這話,葉真不以為然:

“冇事,會議還冇有開始,打你而已,用不了多長時間。”

額……

方世明眼角直跳,望著打算從椅子上站起來的葉真,沉默了好一會說道:

“我認輸……”

“嗬嗬,冇骨氣,孬。”

葉真一屁股坐回椅子上,雙手插兜,一臉鄙夷的望著方世明。

方世明手背青筋直冒,恨不得殺人的心都有了。

王小明淡漠的望著這一場鬨劇,從開頭到結尾,他一點參和的心思都冇有。

反正不論如何他們都打不起來。

楊間撇了眼葉真,搖了搖頭,他是真想不清楚這貨腦子裡到底在想什麼。

其餘人就這樣靜靜的望著這一切,好戲誰不會看?他們同樣也會,就是有些可惜,冇有打起來,方世明居然慫了,還真是孬。

雖然想是這樣想,可也從這裡就可以看出,葉真是真的強,不然方世明不會選擇退讓。

室內的燈光明亮,可就並冇有驅散這裡的陰冷,馭鬼者太多了,哪怕都有收斂,也無濟於事。

掛牆上的時鐘一分一秒的跳動,指針走過的聲音清晰入耳。

每一次走動都牽引著他們的心神。

可突然,原本安靜的會議室內,椅子挪動的聲音突然響起。

會議室內除楊間,葉真,王小明外,所有人全部陡然站了起來,李軍和衛景更是直接護在了總部部長的麵前。

所有人直勾勾的盯著會議室外,眼神格外的凝重和警惕,有什麼東西要來了。

葉真撇了撇嘴,轉頭望向了會議室門口,一個腳步聲突兀之間響起,隨著腳步聲出現的瞬間,一抹血紅出現在會議室門口。

一個身穿血色風衣,手提一把紅傘的青年走入會議室。

當看到這個青年的瞬間,會議室內的人瞳孔都是微微一縮。

“喲,這是在歡迎我?其實冇必要的。”

青年笑嗬嗬的望著站著的那些人。

冇有人說話,會議室內一片寂靜。

衛景和李軍望著這個青年,冇有說話,自顧自的坐了回去。

“都坐下,會議開始,先給你們介紹一下,大江市負責人,林千,代號餓死鬼,鬼畫。”

王小明推了推眼鏡,望著眾人開口說道。

聽到王小明這番話,所有人微微沉默,瞳孔劇烈的顫動起來,餓死鬼他們知道,一起s級靈異事件。

鬼畫他們更清楚,還是一起s級靈異事件,如果是單獨拿出來一件來說,他們也不覺得有什麼,可同時出現,而且還被同一個人駕馭,這就由不得他們不重視了。

其實,哪怕是聽說有人駕馭了一隻s級厲鬼,他們同樣會重視。

望著那個笑嗬嗬的青年,他們在猶豫了不到一秒鐘,就全部坐了下來,全程下來,冇有任何一個人說話。

林千掃了眼會議室內所有人,笑了笑,來到葉真和楊間中間的位置一屁股坐了下來。

紅傘擱在腳邊,上麵的鎖鏈輕微晃動著。

對於王小明的揭老底行為,他倒是不太在意,現在的情況可以理解,再說了,說了也冇什麼,年輕一代冇一個能打的。

見所有人都坐下,王小明反而站了起來,朝部長看了過去,見他點頭,他纔開口說道:

“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王小明,是這次會議的主導者,旁邊幾位是總部部長,總部副部長,以及總部隊長。”

“這次會議的目的很簡單,為瞭解決大京市目前的困境。”

說到這裡,王小明看了眼林千,隨後繼續開口說道:

“接下來,請大家說明一下自己的身份,這有利於接下來的行動。”

然後,眾人就看到王小明教授直勾勾的盯著林千,看這意思分明是打算讓他先開始。

見王小明望著他,林千將臉上的眼鏡取下,露出一雙血紅色的瞳孔。

林千笑了笑,眼中的紅光毫不掩飾:

“王教授,會議先不著急,我還有事情要說。”

“你說。”

王小明出奇的冇有反對,而是選擇支援林千。

“首先,你得把東西給我,那玩意是我活下去的希望。”

“可以。”

王小明冇有廢話,直接從口袋裡拿出一個黃金盒子,與之前一樣,順著光滑的會議桌上推到了林千的麵前。

眾人的視線隨著那個黃金盒子移動而移動,今天是王小明第二次拿出黃金盒子了。

第一次是讓楊間補齊了一塊拚圖,並且讓楊間答應去處理一起s級靈異事件。

現在又拿出一個,而且他林千的口氣,這還是他活下去的希望。

這不由得讓所有人都好奇了起來,哪怕是葉真和楊間也是如此。

到底是什麼樣的東西,纔可以成為駕馭了餓死鬼和鬼畫的存在的希望。

林千望著滑來的盒子,眼眸微微眯了眯,看了看王小明,見他一副早有預料的模樣,冇有說什麼。

伸手拿過盒子,直接打開,當看到裡麵東西的瞬間,林千就合上了盒子,麵無表情的將這個盒子收了起來。

東西冇錯,是新孃的東西。

看著一個個看向自己的視線,林千嘴角勾了勾:

“怎麼,你們很好奇?”

聽到這話,所有人都收回了視線,冇有再去看林千,這傢夥很恐怖,還是不要得罪的好,剛纔那股子的壓製力,在場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

“這是第一件事情,第二件事情。”

說到這裡,林千望向了方世明:

“東西給我。”

“什麼東西?”

見林千直接看著他開口就要東西,一時間都把方世明給弄懵逼了,愣是想了好一會都冇想到林千是要什麼。

“鬼剪。”林千平靜的開口說出自己要的東西。

聽到是這東西,方世明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盯著林千,他的眼中閃爍著一抹陰狠。

林千眼中閃爍著紅光,轉頭看了看王小明:

“不介意我乾掉他吧。”

好猖狂!

這時其餘人心裡瞬間生出了念頭,曹洋望著神情冷酷的林千,默默的移開了視線,心裡替方世明默哀三秒鐘。

大北市謝七緊了緊手上纏繞的鎖鏈,冇有開口說什麼,現在這種情況不是他可以摻和的。

衛景和李軍在聽到林千這番話後,默默的警惕起來,隨時準備聽從命令,前去救援方世明,雖然清楚冇機會救到,可總還要試試。

王小明眉頭微微皺了皺,冇有去看林千而是看向了臉色陰晴不定的方世明,想了想開口說道:

“把東西給他,他要殺你,在場的冇一個攔得住,秦老在城外,不會趕回來。”

“而且,你現在拿著鬼剪不是一件好事情,哪怕林千不殺你,你還是會死,城外還有一隻厲鬼,你身上的鬼剪是她的拚圖。”

“林千拿著遠比你拿著要安全。”

方世明的臉色頓時僵硬,望著神情嚴肅的王小明,他清楚王小明冇有騙他,也冇有騙他的必要。

王小明這是在救他,他可以確定,今天他要是不把東西交出去,他會死在這裡。

想到這裡,方世明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從口袋裡拿出一個黃金盒子,這是今天出現的第三個黃金盒子了。

從第一個到第三個,每一個都很詭異。

將黃金盒子推到林千麵前,方世明坐在椅子上一言不發,他現在算是明白了,從始至終總部裡麵傳出來的訊息就存在誤導性。

他懷疑,總部就是想看他們去送死,如果不是這次大京市突發事件,他們朋友圈可能就按照計劃行事了。

到時候,他方世明第一個被楊間弄死,都不用林千出手的。

望著那並排坐著的三人,林千,楊間,葉真,這三人就冇一個是好惹的。

林千將黃金盒子打開,一把老舊的剪刀就安安靜靜的擺放在盒子中。

對於王小明知道這玩意是詭新孃的拚圖之一,他並不感覺到奇怪,有秦老在,王小明不會知道的少。

伸手將鬼剪拿起,一股陰寒瀰漫在林千身體上,眼前頓時變了一幅場景,一根根黑色的線纏繞在鬼剪上,線的另一頭不知道是什麼。

林千望著鬼剪上的線,這些都是詛咒,來自厲鬼的詛咒。

“真是有意思的玩意,不知道能不能吃掉這些線代表著的厲鬼。”

“先看看我身上有冇有詛咒,按道理應該有一條,詭新娘與我聯絡那麼深,試試看能不能剪斷。”

林千低頭,一紅一白兩條線出現在林千眼前。

紅線很粗,連接處是在他的心口,白線很細,連接處是在他的腹部。

順著紅線望去,是在城外的方向延伸,不出意外紅線的儘頭就是詭新娘了。

而白線延伸的方向則是在城內的北邊,也不知道儘頭是個什麼玩意。

當林千看到紅線的粗細的時候,他就知道想要靠鬼剪是剪不斷與詭新孃的聯絡了。

“真是麻煩死了。”

林千嘀咕了一句,冇有在意耳邊響起的腳步聲,凝視著那根虛幻的白線,不出意外的,這根白線是餓死鬼與願望鬼的聯絡。

“還真是頑強,餓死鬼都變得那麼恐怖了,那玩意還冇有放棄。”

林千瞳孔冰冷,冇有猶豫直接一剪子下去,白線瞬間斷裂。

換作是以前,說什麼都不會有那麼輕鬆,那個時候的餓死鬼連重啟都得靠竊取鬼竊取來的,一絲絲願望鬼的能力。

而且都還不是完全的時間重啟,他現在可以進行完全的時間重啟,完全是因為餓死鬼吃鬼吃出來的。

所以,按照這個情況發展下去,哪怕今天冇有剪斷這份與願望鬼之間的聯絡,遲早有一天,這個聯絡也會自己消失,冇有其他原因,隻是因為餓死鬼的恐怖程度比願望鬼高了而已。

隻不過今天是提前了而已。

而就在林千一剪刀剪斷了那根白線的瞬間,大京市郊外的一處巷子裡,空氣突然扭曲了起來。

一個小女孩有些迷茫的看著周圍,而在她的身後,一個黑影正盯著大京市的中心。

林千將鬼剪隨意的放入口袋中,這剪斷那份聯絡後,他的腦子似乎恢複了一些其他的東西,雖然不清楚是什麼,但這是好事,他很清楚。

林千冇有在去看方世明,而是看了看掛在牆上的時鐘,稍微思考了一會,然後開口說道:

“詭新娘我去處理。”

“可以。”

“不過我想確定一件事。”王小明沉默了開口說道。

“什麼事?”林千說。

“你可不可以做到,用鬼畫的鬼域將整個大京市的厲鬼全部收進去。”王小明凝視著林千,語氣很嚴肅。

聽到王小明這話,會議室的所有人都齊刷刷的看向了林千。

眼中皆是驚訝與凝重,哪怕是總部部長也是死死的盯著林千,心裡無比的期待林千說可以。

因為,哪怕是他也清楚,隻要林千說可以,那麼大京市的危機隻需要幾秒的時間就可以解除。

被一個人解除!

林千冇有第一時間回答這個問題,而是摸了摸口袋,發現冇有煙,於是他很熟練的伸手進入了楊間的口袋裡,摸出了一根菸,然後點燃。

楊間麵無表情的望著林千抽著他買的煙,沉默了一會,也點燃了一根。

葉真一看這場景,一向不弱於人的他,也從煙盒裡拿了一根菸出來,然後點燃。

一時間,會議室的氣氛有些詭異,一群人眼巴巴的望著這三個在這裡吞雲吐霧的青年,原本凝重的氣氛瞬間就冇了大半。

總部望著這三人,眼睛止不住的抽搐,沈良和曹延華更是捂住了臉,不想去看這三貨。

林千吐出一口煙霧,望瞭望會議室外麵,想了想開口說道:

“可以。”

聽到這回答,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王小明難得有些笑容,可接下來他的笑容就消失了。

“可以是可以,不過你得清楚一件事情,厲鬼是被裝進去了,可我一次性吃不了那麼多,特彆是s級的厲鬼,我一次性最多吃兩隻。”

“吃完之後,就需要一段時間消化,而大京市可不止兩起s級靈異事件。”

“如果隻是這樣,到也冇什麼,大不了慢慢吃就是了。”

“可……”

林千盯著王小明,臉上的笑容有些詭異:

“可,我的鬼域不是我自己一個人的,還是城外詭新孃的。”

“我可以明確告訴你,就憑藉我和詭新娘之間的聯絡,詭新娘可以直接從鬼畫裡麵招鬼來到現實,鬼畫裡麵的厲鬼越多,越恐怖,新娘招鬼的能力也越恐怖。”

“相信你也看到了,城外那個稻草人,它的身邊就有上百隻厲鬼,這還隻是我將詭新娘和稻草人踢出鬼畫時,新娘招出來的一小部分。”

“所以,現在的情況是,我可以將所有厲鬼籠罩進入鬼畫,但是你們必須帶人進去清理,特彆是那四隻s級厲鬼,不然起不了什麼作用。”

“我一次性吃不了那麼多垃圾厲鬼,我倒是可以當存貨放著,就是不知道詭新娘會不會當存貨放著了。”

林千吐出一口煙霧,無視了那些震驚的眼神,都特麼是戲精,還不是看總部部長震驚,跟著一起震驚。

都是亡命徒,裝什麼小白兔。

王小明眉頭緊鎖,看了看衛景,想了想對林千開口說道:

“我這邊留下李軍,曹洋,陸誌文,三名隊長,其餘隊長全部跟著你一起進入鬼畫,去處理那些厲鬼。”

“林千,我知道你其實有辦法處理全部厲鬼,鬼血我是知道的,不過我也清楚,詭新孃的恐怖,所以這次算是我求你,稍微護住一下實力比較弱的隊長,總部所有的底蘊都在這了。”

林千望著有些陌生的王小明,微微有些沉默,看了看總部部長,見他同樣是如此的懇請神色,不由得更沉默了。

彈了彈菸灰,林千站了起來,望著王小明想了想開口解釋了一下:

“你說的冇錯,我一個人其實也可以解決大京市的所有厲鬼,直接鬼域覆蓋,然後鬼血淹冇就行了。”

“這樣是肯定行的,你清楚桃李村就是被我這樣弄冇的。”

“不過,我還是得解釋一下,平常時候我是可以這樣做冇錯,可現在不行。”

說著林千指了指城外繼續說道:

“我身上的厲鬼,除了餓死鬼不是詭新孃的拚圖之外,其餘全是,隻要我敢在新孃的附近這麼做,我身上的鬼血會強行被奪走。”

“s級靈異事件鬼血,被新娘補齊之後,我算是完了,我完了,你們也完了。”

“這等恐怖的厲鬼,秦老頂不住的。”

林千吐出一口煙霧繼續說道:

“本來我是不想解釋的,不過,不得不說王小明,你的誠意很十足。”

說到這裡,林千將手中菸頭熄滅,提起腳邊的油紙傘,掃視了一邊所有人:

“大江市,林千。”

聽到林千這番話,王小明眼眸閃爍,點了點頭,看了眼所有人,深深的朝著他們鞠了一躬。

總部部長,總部副部長,總部隊長,這幾個普通人同樣如此。

林千的意思已經很明確了,他答應了王小明,不,應該是總部的懇請。

楊間麵無表情的站了起來:

“大昌市,楊間。”

“嘿嘿,有意思的地方,大海市,葉真。”

方世明和薑尚白望著鞠躬不起的四人,沉默了一會同時開口說道:

“大京市,方世明。”

“大京市,薑尚白。”

王察靈優雅的站了起來,笑了笑,眼中略微思考了一會,點了點頭:

“大東市,王察靈。”

“大川市,李樂平。”

“大北市,謝七。”

“大津市,範八。”

“dq市,柳三。”

“大京市,衛景。”

一個個隊長報出了自己的名字,林千就這樣看著。

對於總部的印象,他第一次改了過來。

望著所有人,所有人也望著他,望著他這個最強年輕一代,都冇有說話。

“進入鬼畫之後,你們的位置是一片桃林和李子樹,你們自己注意一點,彆把我的樹弄壞了。”

“對了,詭新娘我會帶入鬼畫,而稻草人不會,那玩意在鬼多的地方,關押不了。”

說完,林千撇了眼時鐘,冇有在說下去,手中紅傘輕輕搖晃,一道極其恐怖的鬼域開始擴散,朝著整個大京市瀰漫而去。

就如同潮水一般,瞬間淹冇了整個大京市,隻要是鬼域所過之處,一切靈異頃刻之間消失不見。

在所有人還冇有反應過來之時,整個大京市全部安靜了下來。

陽光重新對映在街道上,一個臉色死寂的國際刑警,呆呆的望著天空,有些茫然。

張浩深深的吐出一口氣,身上的鬼域在剛纔那一瞬間直接被壓製了,不過他也不在意這些,看著空空如也的街道,笑了笑轉身離去了。

剛纔這裡,有四隻小鬼和一口棺材,現在冇了,去哪裡了,他很清楚,千哥的鬼域他認識。

整個大京市,各個街道上的國際刑警都是一臉懵逼的望著天空,剛纔的鬼域太恐怖了,他們差點就以為要死了。

“哈哈哈,活下來了,老子活下來了。”

一名國際刑警毫無形象的一屁股坐在了街道上,靠在牆壁上大口的呼吸著,哪怕他根本用不著呼吸,可他還是這樣做了。

因為隻有這樣,他纔會覺得他還活著,看著周圍乾乾淨淨的街道,這幾秒鐘前,這裡還躺在幾十具屍體,和兩隻冇有鬼域的厲鬼。

現在全部消失不見了,雖然不清楚怎麼回事,可這已經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他活下來了!

一時間,大京市的各個角落,都響起了大笑聲,在一片哭喊聲中格外的刺耳。

會議室內,王小明看著隻剩他,李軍,曹洋,陸誌文,曹延華,沈良,總部部長的會議室,推了推眼鏡,轉頭看著牆上的掛鐘,臉上有些笑容。

曹洋望著瞬間空曠了的會議室,有些咋舌,這等鬼域,可真是離譜,不愧是鬼畫。

想起剛纔林千說的話,很是平常,可聽起來怎麼就那麼流弊呢,特彆是最後一句,大江市,林千,說出來的瞬間,他就覺得流弊。

“部長,我們得清點一下死亡人數了,這次事件雖然才持續了十幾分鐘而已,可死亡人數肯定不少。”曹延華開口說道,神情很是凝重。

“你安排下去,儘快清理出一個數目。”部長點了點頭。

曹延華冇有說什麼,帶著沈良一同離開了,曹洋同樣跟著他們離開了。

他得保障他們的安全。

等他們離開,總部部長望著王小明,想了想開口詢問道:

“他們會冇事?”

“會冇事,林千答應了,就不會出事。”

“現在的情況很簡單,林千隻要不讓詭新娘操控厲鬼,衛景他們就會很順利。”

“在鬼畫的鬼域內,厲鬼都用不了鬼域,有鬼域的厲鬼,都會失去這一恐怖的殺人手段。”王小明說道。

“厲鬼都用不了鬼域,那這不是說明我們的人也是如此?”

王小明搖了搖頭:

“鬼畫冇有被駕馭之前是無差彆壓製所有擁有鬼域的存在,可現在鬼畫被林千駕馭了,他可以放開鬼畫對衛景他們的壓製,讓他們可以使用鬼域。”

“楊間就是最好的例子,上次大江市s級靈異事件爆發的時候,林千也是用鬼域籠罩了整個城市,那個時候楊間是開著鬼域進去的。”

“所以不用太擔心。”

聽到王小明這番解釋,總部部長點了點頭,也算是放心了下來,臨了感歎了一句:

“林千這個人,還真是恐怖……”

總部部長,隻是感歎了這麼一句,其餘的話他冇有說出口。

王小明搖了搖頭冇有說話,轉頭看了看李軍後說道:

“總部地下室那邊,估計少了很多東西,鬼門應該已經在鬼畫裡麵了,這次從鬼門裡麵跑出來的厲鬼,很恐怖。”

“目前,我們所知道了就隻有兩起s級靈異事件在城內,一起是這個鬼門,一起是猛鬼路,其餘兩件還不清楚。”

“李軍,你和陸誌文帶著幾個狀態良好的刑警去地下室看看,清點一下靈異物品的數目。”

“清理完之後,帶我去看看秦老那邊是個什麼情況。”

聽到王小明這番安排,李軍和陸誌文自然冇有什麼意見,點了點頭離開了會議室。

王小明望著離開的兩人,眼眸閃爍,與總部部長一起朝著外麵走去,來到會議室外,他往培訓基地的一個方向望去。

哪裡是他的實驗室,鬼棺就在那裡。

“人皮紙的預言會不會成真?衛景真的可以藉助這次機會完美駕馭鬼棺?”

王小明眼眸深沉,拭目以待吧。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