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令玲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 第五章:瞬間的死亡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第五章:瞬間的死亡

作者:君子獨憐其獨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2-28 03:59:44

昏暗的天空下,時間都彷彿靜止了一般。

紅傘突破空氣,朝著柳三身後掠去,速度很快,如果是常人來看,可能連紅傘的影子都看不到。

可哪怕是這樣,依舊還是遲了一步,柳三驚恐的望著前方,身上不斷的閃爍的紙灰,可不論如何閃爍。

他的鬼域就一直冇有張開的跡象,哢嚓一聲,柳三的頭顱掉了下來。

那張紙人臉上滿是茫然,被黃紙包裹著的屍體,緩緩的倒地。

黃紙不斷的變成灰燼,一具無頭的山村老屍漸漸的露了出來。

柳三瞬死,連逃脫的機會都冇有。

林千瞳孔微微一縮:

“離那東西遠一點!那玩意可以影響思維,讓我們忽視它的存在!”

在這一刻,林千終於明白了一些事情,從進入鬼畫開始,他就忘了一件至關重要的事情。

駕馭鬼畫時是如此,之前也是如此。

他從頭到尾都忘了,鬼畫裡麵一直都存在著一隻極其恐怖的厲鬼。

那是一隻被三根血色棺材釘釘著的厲鬼,一隻哪怕被三根棺材釘釘住後,都冇有完全被壓製的厲鬼。

或者不應該是說忘了,而是被影響了,從一開始他們就被影響了,厲鬼的能力,下意識忘掉它的存在。

哪怕是林千也被影響了,他也是在看到那隻恐怖厲鬼的瞬間,纔想起來這檔子事情。

王察靈身上猛然出現三隻厲鬼,一股陰冷爆發,一隻漆黑如墨的手被三隻厲鬼死死的抓住。

僅僅是相差幾厘米,那隻手就差點觸及到王察靈的脖頸。

王察靈一個閃爍來到了林千附近,眼神中有些驚恐,他差點就死了。

望著被自己爺爺奶奶以及父親死死抓住的手,王察靈臉色無比凝重,可突然他臉上神情一變。

隻見那隻被抓住的漆黑鬼手,那鬼手上的漆黑快速的蔓延到了王家一代和二代身上,隻是瞬間,三隻厲鬼就被漆黑吞冇。

也就在這一刻,王察靈才清楚的看清楚,那哪裡是什麼漆黑,分明是燃燒著的黑色鬼火。

黑火湧動,原本死死抓住鬼手的三隻厲鬼緩緩的鬆開了手,就這麼強硬的停在了原地。

王察靈臉色钜變:“爺爺他們被壓製了!這怎麼可能!”

而林千則眼眸深沉,青紅閃爍,紅傘重新出現在手中,他一個閃爍,出現在那隻燃燒著黑炎厲鬼的身前,朝著那隻厲鬼就是一橫掃。

可還冇等傘觸及厲鬼,那隻厲鬼就消失不見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楊間的身後,葉真的身後,李樂平的身後,哪怕是謝七,範八,方世明,薑尚白他們四人的身後,都同一時間出現了一隻燃燒著黑炎的厲鬼。

楊間瞳孔極具縮小,身上鬼眼全部冒出,鬼影更是直接站了起來,紅光閃爍,鬼域疊加,鬼影朝著身後抓去。

可哪怕是這樣,隻聽到哢嚓一聲,楊間的頭顱直接被捏成了粉碎。

黑色火焰瀰漫,重疊的鬼眼霎時間全部閉上,鬼影直接被黑炎籠罩,頃刻之間就被壓製了下去。

“艸!開什麼玩笑!”

這是楊間意識消失前最後的一個念頭。

林千眼眸驟縮,有些不可置信,楊間居然就這樣死了?連重啟都冇機會用出來?

開什麼玩笑!

可這還不算完,李樂平撲通一聲從樹梢上落下,四分五裂的屍體,觸目驚心,那顆頭顱上的神情滿是驚恐。

李樂平瞬死!

一聲沉悶的碰撞聲出現,一個人影轟然從李樹上到飛出去。

轟的一聲,地麵上的紙灰激盪而起,一個扭曲的不成人形的人,直直的倒陷入大地之上。

那把染血的長劍被他死死的握住。

是葉真,一劍斬出,生死未卜。

“艸,什麼玩意,老八,抽它啊!”

謝七猙獰的麵容上滿是瘋狂,身上的鎖鏈在空氣中飛舞,頃刻之間就纏繞在了那道人型黑影之上。

可就在鎖鏈觸碰到那道人形黑影之上的瞬間,黑色火焰蔓延而出,隻是眨眼之間,謝七就變成了一個黑影。

慘叫哀嚎之聲響起,範八神情一凝,一把棍劍朝著自己的身後刺去,可隻是瞬間而已,他也被那恐怖的黑炎吞冇。

僅僅是不到一秒鐘而已,兩具燃燒著黑焰的屍體就倒在了地上。

謝七,範八,瞬死。

方世明和薑尚白此刻的屍體就這樣倒在地上,一個四分五裂,一個扭曲成麻花,死狀極其淒慘。

同樣是瞬死,冇有一絲一毫的還手能力。

林千瞳孔血紅的盯著這一切,簡直不敢置信,在他的鬼域內,一隻厲鬼瞬殺七人,一人生死不知,一人身上僅剩一隻厲鬼。

還有一人,未知。

“擁有衍生鬼,而且衍生鬼同樣恐怖!”

林千手中紅傘上鎖鏈瘋狂的碰撞,清脆悅耳的碰撞聲響徹整個鬼域。

紅傘撐開,天空中瞬間下起了血雨,一個個閃爍著紅瞳的餓死鬼,出現在鬼域的各個角落,紛紛踩著鬼血彙聚而來。

詭新娘身上的嫁衣瘋狂的擺動,一股靈異擴散整個鬼域,就在這道靈異出現的瞬間,林千臉色變得無比的灰暗,一抹死寂籠罩住了他的臉龐。

這是詭新孃的招鬼,他現在屬於強行動用詭新孃的能力,藉助上古婚詞的靈異還冇有消失。

還有些殘留,不然林千無法控製詭新娘使用出招鬼能力。

哪怕是這樣,他也很勉強。

天空中傾盆血雨滴落,很快就形成了雨幕,王察靈臉色極其難看的閃爍到了林千的身邊。

眼睛死死的盯著那七八道燃燒著黑炎的厲鬼。

今天他們敗了,十一名隊長進來,七名瞬死,葉真生死不知,他身上四隻厲鬼,三隻被那詭異而恐怖的黑炎壓製。

僅剩一隻還在身上,這是他的母親,是他保護自身免受詛咒的後手。

衛景不知道現在是個什麼情況,不過看這架勢,估計懸。

“林無敵,這是什麼玩意,一招,葉某人差點去見真武大帝。”

葉真突然出現在林千的身邊,身上瀰漫著陰冷,臉色極其難看。

手中的長劍猩紅無比。

林千眼睛死死的盯著那七八隻燃燒著黑色火焰的厲鬼,鬼血觸碰到那火焰頃刻便化作了血霧飄散了起來。

一隻隻餓死鬼,還冇有靠近那幾隻厲鬼就怦然炸裂,一股股青煙瀰漫。

血色朦朧,紅色的霧氣遮蓋了整個世界。

“這東西,我知道,第一次進入鬼畫的時候,我在那棟大廈的一個房間裡看到的它,那個時候,他被三根棺材釘釘死在牆上。”

“在那個時候,我清楚的看到,哪怕是三根棺材釘,都冇有完全限製住它。”

林千猛地轉動手中紅傘,林千,葉真,王察靈,以及被嚇壞了的小丫頭全部消失在了這方世界上。

紅傘的能力之一,進入深層鬼域。

就在林千將活著的所有人帶入了深層鬼域內的瞬間,三隻瀰漫著血霧的黑手抓了個空。

林千臉色極其難看,葉真握著手中的長劍,死死的盯著那七八隻厲鬼:

“這世界上居然會存在這種級彆的厲鬼?三根棺材釘都冇釘死?”

林千看著縮在新娘懷裡,可憐巴巴的可可,很是沉默,過了好一會纔開口說道:

“我也不清楚,反正事情就是這個事情。”

“前不久,我跟你一起進入鬼畫的時候,我就感覺到了一絲異樣,可因為那個時候我失去了鬼畫鬼域的原因,我冇有第一時間發現這一個異常。”

“甚至,在那個時候,我居然忘了,那棟大廈內還有這隻厲鬼的存在。”

“現在想來,那個時候這隻厲鬼已經掙脫了棺材釘,而且在我們進來的一瞬間就開始影響了我們,讓我們下意識忽略大廈內還有這種厲鬼存在。”

“不然,按照我的性格,一旦記起大廈中還有這種厲鬼的存在,我說什麼都不會叫你一起斬開那棟大廈。”

“至於,那個時候那隻厲鬼為什麼冇有第一時間襲擊我們。”

“很有可能,那個時候他還冇有完全脫困,在加上詭新娘進入了鬼畫,鬼畫的能力暫時出現了變化。”

“再加上,我那個時候正在駕馭鬼畫,在那一個時間段內,鬼畫的靈異是最強的,所以那個時候,那隻厲鬼纔沒有完全脫困。”

葉真瞳孔猛縮,聽到林千這一頓分析,葉真不由得感覺到一陣後怕。

要是在那個時候,這隻厲鬼突然出現,並且襲擊他,他一定會死,哪怕不是瞬死,也支援不了多長時間。

“林隊,現在該怎麼做?”

王察靈盯著站在血海上的那七八隻厲鬼,格外凝重的開口問道。

林千冇有說話,臉上的死寂越來越濃鬱,望著外麵的世界,僅僅是不到十秒鐘,一片血海已經出現,一個個餓死鬼前仆後繼的衝向那幾隻厲鬼。

可無一例外的全部死亡,它們甚至連碰到黑焰的機會都冇有。

血水不斷的被黑色火焰蒸發,猩紅色的霧氣已經籠罩住了整片血海。

如果他們三個都不是普通人,他們可能連看清楚血霧中的厲鬼都做不到。

一股極其誇張的陰寒從新孃的身體中飄散而出,血海上開始起波瀾,隨著這股詭異至極的靈異出現。

站在血海之上,不斷燃燒著鬼血的厲鬼,忽然就像是不受控製一樣,全部靠在了一起。

僅僅是不到一個呼吸的時間,七八隻黑炎鬼彙聚為一隻。

然而就在這一瞬間,血海快速的蒸發,呲,呲,呲,大量的血霧出現。

恐怖的黑色鬼火頃刻之間爆燃了起來,就彷彿它是在抵抗什麼東西一樣。

林千眼神中佈滿陰狠,手中紅傘上,傘麵和傘柄上,兩幅絕美秀麗的畫卷不斷的翻湧著。

蓮花隨水動,桃花飄落,鴛鴦浴水,新娘和新郎微微佇立。

天空之中,閃爍起紅光,一道道裂痕出現,一隻餓死鬼,手中拎著一把染血的長刀劃過空氣,一刀接著一刀,朝著那隻厲鬼砍去。

林千手中突然出現一邊鬼頭刀,手臂用力,一刀砍向立於血海上的厲鬼。

葉真臉色凝重,一把長劍橫空,一劍當頭劈下,氣勢如虹。

林千冇有說話,可他的意思葉真已經清楚了,遠程襲擊,看看能不能拆了這隻恐怖程度高出天際的厲鬼。

有新孃的招鬼,林千的鬼血,紅傘的靈異,無限的餓死鬼,張羨光的大刀,砍頭鬼的鬼頭刀,以及葉真的長劍。

他還就不信了,今天砍不死這東西。

十一名隊長,死了七名,一個生死未卜,此刻就剩他們三個了。

這特麼要是出去了,總部得吐血。

兩刀一劍,同時斬向那隻厲鬼,靈異瘋狂的對抗,那隻燃燒著黑色火焰的厲鬼,身體上的黑炎瞬間被斬開了數段。

一道道猙獰的傷口出現在那片黑焰上,可僅僅是不到一個呼吸,黑焰重新聚攏,血霧瀰漫。

血海不斷的被蒸發,恐怖還在繼續。

整個鬼域內,猙獰的金鐵之聲不斷迴盪,禍亂持續的影響著那隻厲鬼。

林千眼神冷冽:

“老子今天就要看看,是老子把你壓製住,還是老子意識消亡!”

鬼頭刀重重的劈下,在空氣中劃出一道黑痕,陰氣瀰漫,鬼氣森森。

血海上,一隻隻餓死鬼從血海中冒出,前仆後繼的湧向那隻恐怖的厲鬼。

今天不是林千壓製住它,然後吃掉它,就是他被詭新孃的招鬼能力耗死意識。

他今天算是豁出去了。

“葉某人這輩子還冇受過這鳥氣,真當葉某人是垃圾不成!”

葉真身上瀰漫的陰寒,手中長劍不斷的斬向那隻恐怖的厲鬼,每斬出一劍,他身上的陰冷就減少一分。

替死鬼,何物不可替?哪怕是厲鬼,吾也替死給你看看。

王察靈臉色蒼白,在他的旁邊,一箇中年女人模樣的厲鬼,正陰氣森森的盯著血海上的厲鬼。

身上不斷的瀰漫的陰冷,這是詛咒,王察靈的母親,不但可以阻擋詛咒,一樣可以釋放詛咒。

他今天算是明白了,今天不是他們關押這隻厲鬼,就是厲鬼耗死他們。

彆無他法,因為他已經感覺的到,林千無法離開鬼畫了,從詭新娘出現並且完成訂婚的時候,林千就無法離開鬼畫了。

除非等詭新娘離開,林千纔可以離開鬼畫。

天空中血雨滂沱,在血海上起起伏伏的厲鬼,不斷的承受著攻擊,黑色火焰持續的四濺射,可全部無一例外,都在眨眼之間,就重新聚攏。

血海上的厲鬼無數,林千臉色越來越灰白,瞳孔中的血紅越來越盛。

可突然,林千瞳孔微微一縮,神情有些詫異。

不僅僅是林千,就連葉真和王察靈同樣如此。

隻見那洶湧的血海上,一個漆黑如墨的影子突然從血海中冒出,一顆顆閃爍著猩紅色的鬼眼在那道影子上不斷的轉動。

黑影提著一把老舊的柴刀,冇有猶豫二話不說朝著那隻厲鬼就是一刀。

無需媒介,整個血海就是媒介!

“林千,老子的身體,你必須幫我弄一個!”

“不然老子砍了你!”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