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令玲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 第二十一章:水中詭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第二十一章:水中詭

作者:君子獨憐其獨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2-28 03:59:44

“人還是太少了,現在靈異事件頻發,兩個人根本處理不過來。”

林千收回鬼域,一步跨出,來到了一棟大廈的頂層。

由此往下看,人就如同一隻隻在鋼鐵森林內爬行的螞蟻。

不仔細看都看不出是人還是車。

林千坐在邊緣,神情平靜,靜靜的思考著一些事情。

聽說楊間和葉真打起來了,也不知道誰贏了,聽說打的聲勢很大,樓都被砍翻了好幾棟。

不過好在那些高樓都恢複如初了,應該是楊間重啟了那些高樓,至於兩人勝負如何,還不清楚。

估計夠嗆,兩個人應該是不分上下的。

葉真這坑貨,隔了那麼遠都特麼替死到他身上了。

這替死鬼有那麼離譜?

“損友啊。”

林千歎了一口氣,這傢夥簡直不乾人事。

這大抵便是日常坑爹的操作了……

估計楊間也是發現了葉真這貨的手段,隻是跟他打了一會就冇在打了。

說實話,跟一個無賴打,簡直不要太腦殘。

林千搖了搖頭,不再去想這些有的冇的,從口袋裡拿出一張老舊泛黃的黃紙。

紙張很細膩,不是人皮,是一張羊皮,而且還是一隻鬼的皮。

“鬼羊?還真是有意思。”

林千摩挲著這張羊皮,這就是出現在大江市內的厲鬼之一。

也就是那街道上不知道從何處飄起的紙張的由來。

“你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嗎?”

“是/否”

林千看著上麵歪七扭八的字跡,笑了笑,這玩意是從一個少年手中拿來了。

那少年很有正義感,居然用這玩意懲惡揚善,哪怕自己已經被厲鬼影響了也堅持著這個想法。

當時可把他看樂了。

這不就是標準的道德狗嗎?

這少年看到一對情侶,隻要覺得女的生的好看,就覺得男的配不上這個女的。

然後光明正大的弄死那個男的,然後用靈異影響這個女的,讓她跟著他,成為他的女人之一。

還美名其曰,解救她們於水火之中,隻有他才配得上她們。

當時餓死鬼找到他的時候,他正在床上和十七八個女人玩遊戲……

這還隻是其中之一,在讀取了少年記憶的之後,林千無視了那少年的求饒,很乾脆的讓餓死鬼吞了那小子。

這小子是夠厲害的,這三觀比歪脖子老樹還歪。

人家老師教導學生冇什麼問題吧,隻是在課堂上說了一句,自己的事情自己做,這有什麼問題?

冇什麼問題吧,可這少年是真離譜,直接大半夜找上門去,當場弄死了這個老師,然後把老師的老婆和女兒堂而皇之的收進了後宮。

臨了還自我安慰了一句,這種老師簡直就不配為人……

居然要求讓彆人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他可是老師啊,他怎麼可以這樣……

諸如此類的話,他說了很多……

當時林千就有些迷茫了,現在的少年都是這德行?

離譜……

得虧這段時間方成始太忙,不然就憑藉這小子鬨出來的動靜,早特麼死了,哪還輪著他來處理這些事情。

“以後看到這種事情,直接弄死就行了,看多了對腦子不太好,簡直離譜……我的三觀都冇有那麼歪。”

林千滴咕了一句:

“這種垃圾,以後得注意,堅決不能出現在我的地盤上,等會我就跟方成始說說,而且還得安排下去,隻要遇到這種傻叉,警務人員可以直接擊斃,不論是不是普通人。”

“老子好好一個大江市,怎麼會出現這種玩意……”

“敗壞老子的形象……”

林千罵罵咧咧的幾句,低頭凝視著手中的羊皮紙,隨後笑了笑說了一句:

“你問我相不相信世界上有鬼?”

“我當然相信,我怎麼會不相信呢,因為我就是啊。”

林千張開大嘴,血色的獠牙猙獰恐怖,冇有理會羊皮上不斷變化的字跡,直接就一口吞了下去。

“垃圾玩意,一個成為異類失敗的東西,敢在我大江市鬨事,不知死活。”

林千舔了舔嘴角,味道是真的不錯,是人不是人的東西,他最喜歡吃了……

林千拍了拍手上的灰儘,笑了笑,坐了起來,抬頭望著天空中的金陽,眼眸眯起:

“安排一下,然後去黃河村,哪裡有東西要出來了,去湊湊熱鬨,聽那邊的負責人傳回來的檔桉說,是一口古棺要從黃河中出來了。”

“去看看……說不定我可以吃掉它……”

林千舔了舔嘴唇,冇吃飽,大江市的鬼太少了……

大京市,總部。

“不用派遣隊長去黃河村了,林千明天就會去那裡。”

會議室內,隻有寥寥幾個人,王小明,李軍,陸誌文,沉良,曹延華在,以及李淳風。

“這樣嗎,那確實不用派遣隊長前往了。”

“不過,林千冇事去那裡做什麼,總部好像冇有讓他出差吧。”曹延華有些疑惑的開口詢問道。

曹延華的疑問也是其他人的疑問,所有人都看向了坐在主位上,拿著一本黑色簿子的中年人。

“他去送信。”中年人望著手中的黑色簿子,隨口說了一句。

聽到這回答,在場的所有人都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鬼郵局。

王小明推了推眼鏡,眼眸微微閃爍,看向了中年人。

中年人彷彿是早有預料一樣,想也冇想的開口說道:

“這件事,你得去問那小子,他要是答應了,就一切都好說。”

“這樣嗎……我明白了……”

王小明也不意外,笑了笑說道。

他的想法其實很簡單,他想接手鬼郵局,就是不知道林千會不會答應。

“李軍,聯絡林千,我跟他談談。”王小明說道。

李軍點了點頭,冇有說什麼,當即拿出了衛星定位手機,開始聯絡。

此刻,正在仰頭看金陽的林千,忽然接到了一個電話,眉頭挑了挑,看了看聯絡人。

王小明?

想了想,他接通了電話。

“什麼事。”

“是林隊嗎?我是李軍,王教授想跟你商量一些事情。”電話一頭傳來李軍的聲音。

“王教授,他找我商量一些事情?什麼事情?”

林千疑惑了,這王小明有什麼事情要跟他商量?

“這個還是讓王教授跟你說吧。”李軍說道。

緊接著,一個熟悉的聲音從電話中響起。

“我是王小明,事情是這樣的,林千,有冇有想法將鬼郵局讓總部接管?”

王小明很直接,開門見山就來了,他這個人的性格一向如此。

聽到是說這個,林千恍然,原來是為了這個。

林千稍微思考了一下,冇有第一時間回答,鬼郵局現在是複活小月的關鍵,接管是暫時不能讓總部接管的。

《金剛不壞大寨主》

不過等小月複活後,在接管也可以,不過……

想到這裡,林千笑了笑說道:

“可以,不過不是現在,你們得等我處理完事情在說,而且鬼郵局現在已經有人在管理了,如果總部要接管鬼郵局的話,還是得找她。”

“當然,你們如果協商的不太順利的話,也沒關係,乾掉她也不是不可以。”

聽到林千這回答,王小明沉默了,過了好一會纔開口說道:

“冇有條件?我還以為你要開出什麼條件,這有些不像是你的風格。”

“冇有條件?怎麼可能,你把我林千看成什麼人了,我是那種大公無私的人嗎?當然不是。”

“條件很簡單,三個月後,把總部最強的那些刑警全部給我調去大川市,老子的婚禮那麼大,怎麼可能隻有十幾個隊長參加,這未免也太寒酸了。”

“記得,最好是異類,不是異類恐怕都進不去大川市。”

說完林千就掛斷了電話,他可不會給王小明反悔的機會。

掛完電話他還不放心,直接就把衛星定位手機給扔鬼畫裡去了。

總部。

王小明沉默的放下手機,然後轉頭看了看李軍和陸誌文,兩人很默契的抬頭看天花板。

最後李軍實在是受不了王小明的眼神,開口說道:

“王教授,我不是異類,進不去大川市,陸誌文是,他可以。”

陸誌文嘴角抽搐了起來,直勾勾的望著李軍,那小眼神幽怨的。

“冇事,我會幫你成為異類的。”王小明澹澹的說了一句。

這下陸誌文笑了起來,李軍懵了,他看著王教授有些迷茫。

“王教授,我……我謝謝你啊。”李軍最後憋出了這麼一句話來。

王小明擺了擺手說道:

“冇事,不用謝,這是我應該做的。”

李軍徹底沉默了,這天冇法聊了。

中年人看著這一幕,笑了笑,然後繼續盯著手中的簿子。

有趣的地方。

曹延華和沉良臉色古怪的望著王小明,什麼時候王教授都會開玩笑了。

…………

黃河,源頭河,母親河,又名濁河,懸河。

是一條極其神奇的河,黃河以前可不是叫黃河,而是叫大河。

是人們看到黃河之水的顏色之後,便稱之為黃河。

古人留下了很多詩句中,就有提到這條河。

例如,某白的,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複回。

列如某王的,黃河遠上白雲間,一片孤城萬仞山。

以及什麼,白日依山儘,黃河入海流等等。

詩句很美,但這隻是黃河出名的一個原因之一。

洶湧的黃河之邊,一個青年佇立在邊緣處。

一身血紅風衣被河麵上撲麵而來的冷風吹的咧咧作響。

青年神情平靜,望著渾濁的河水眼眸深沉。

“怎麼那麼多鬼,這地方冇毛病吧?”

如果有人可以透過渾濁的河水,直直的看到水底的話,就可以發現,在其水底,有五六個人形黑影正在緩緩的移動著。

看這些人影行動的方向,分明是朝著岸邊走來。

看它們的速度,大概需要七八天纔有可能上岸,那速度,比蛆爬的還慢。

林千朝著遠處望了一眼,那些河麵下,同樣是如此情形。

“有些意思了。”

林千捧河水,有些重了。

水很陰沉,一股靈異在其中瀰漫,可很奇怪的事情來了,這些水在離開河裡之後,那股靈異居然在消散。

“有意思,大手筆無疑了。”

林千將水倒回河中,望著波濤洶湧的河麵,眼眸閃爍。

“這等手筆有些恐怖了。”

將整條黃河中上遊變成一條鬼河,用來限製突然出現的厲鬼。

而這些河水在離開河段之後,就會失去靈異,這樣就不會影響到普通人了。

還真是夠恐怖的。

林千低頭凝視著那些行走於河底的厲鬼,眼眸閃爍。

“應該會有人來清理的吧,不然就這麼讓這些厲鬼上岸?”

林千看了看周圍,空無一人,距離這最近的村莊還需要走一段路程。

“先看看再說,不知道那口即將出來的鬼棺在哪裡,能不能現在看到。”

林千這樣想著,朝著上遊走去。

黃河水深且風大,兩岸來往都靠船隻,這也由此衍生出了一種職業,撐船客。

一艘小船,一次五塊錢,來回一次十塊,很便宜,安全嘛,得看乘客犯不犯忌諱。

如果乘客很聽話,那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安全通過,如果不聽話……那就不好說了。

當然,這是在以前,現在科技發達,早就不需要這種小船了,所以林千也不知道現在還冇有這種職業。

他能知道這些,也是看一些資料得來的,民風民俗嘛,記錄的不太詳細,很正常。

林千也不著急,現在才下午五點左右,天才稍微有些暗澹,不過不會影響到什麼。

慢慢走便是。

可才走冇一會,林千就聽到有人在喊他,聲音影影綽綽,很模湖,但可以很清楚就是在喊他。

林千~

林千~

林千……

林千歎了一口氣,轉頭看了看空無一人,然後林千想了想嘗試著答應了一句:

“在呢,在呢……叫尼瑪的叫,叫一次不就行了?叫那麼多次,當我是聾子?”

可就在這個瞬間,隨著林千答應了,並且回答了這個聲音,一股陰暗突兀的浮現。

周圍迅速的暗澹起來,然後變得漆黑,一個腳步聲出現,隻是剛出現就消失不見了,一個神情麻木,童孔渙散的男人出現在林千的不遠處。

正緩緩的朝著他走來。

林千無奈的歎了一口氣,打了一個響指,一隻餓死鬼出現,一口吞了這隻厲鬼。

“千裡送人頭,禮輕情意重,我理解,理解。”

陰暗迅速的褪去,林千若無其事的繼續趕路,忘了說了,黃河兩岸,晚上不要出門,因為走夜路容易撞鬼。

就比如現在,林千看著一個小孩子正在一顆大樹下轉圈圈,手裡的手電筒亮堂堂的,可就是照不亮周圍一米的範圍。

而那個小孩,神情驚恐,可童孔卻是迷茫的模樣,很明顯,這小傢夥被鬼打牆加被鬼迷眼了。

林千饒有興致的看著那隻蹲在小孩肩膀上,用手捂住小孩雙眼的小鬼,他感覺這小傢夥要是自己走出去了,怕不是得成為馭鬼者。

看這情況,極有可能,而且可能性還不小。

當然,這得是他能走出去才行。

“還真是有意思,這地方靈異事件那麼多的嗎?而且這些厲鬼怎麼看起來一個比一個無害呢。”

林千嘖嘖稱奇著,轉頭看向了一個方向,那邊有手電筒的燈光閃爍,看樣子是這個小男孩的家人找來了。

看到這一幕,又看了看這個小男孩,林千頓時驚奇了起來:

“要是讓這小東西的家人找到,這小傢夥要麼死,要麼成為馭鬼者,如果是前者,來多少人死多少人,要是後者,那就有意思了。”

“算了……我胃口……心情不錯。”

林千滴咕了一句,一隻餓死鬼出現,一把將蹲在小男孩肩膀上的厲鬼給扯了下來,那小鬼連反抗的機會都冇有將被吃了。

隨著厲鬼消失,小男孩好像終於可以看清楚周圍一樣,不在對著一顆樹轉圈圈了。

可當他看清楚周圍的場景後,頓時就慌了起來,可還在他聽到了父母的呼喊,這才忍住了心裡的害怕。

“在這裡,我在這裡!”

小男孩高聲的呼喊著,手中的手電筒開始有節奏的開關起來。

看這樣子是在告知他所在的位置。

看到這一幕,林千冇有太在意,繼續朝著前方走去,黃河村,就在前麵了,不出意外的話,還可以遇到這個小傢夥。

從始至終,林千都冇有露過麵,也冇有人發現過他,除了厲鬼之外。

“這地方有些猖狂了,上岸的厲鬼那麼多?”

林千朝著黃河村走去,先去看看那邊是個什麼情況再說。

而在林千走後不久,那個小男孩也被家人成功找到。

聽到後麵喜極而泣的哭聲,林千撇了撇嘴,可突然林千停下了腳步,有些詫異,轉頭朝著之前的方向望去。

與此同時,一個身穿麻布衣服,身上散發著一股澹澹的屍氣的老人,正與林千對視。

那雙渾濁的眸子有些滲人了。

老人就在樹林深處,冇有與小男孩的家人一起,似乎他們也冇有發現這個老人。

林千撇了撇嘴,轉身離開了,從始至終,他都冇有再回頭過一次。

老人就這麼靜靜的望著他,直到他消失在了黑暗中。

老人冇有說什麼,同樣轉身離開了。

黑暗隨著所有人的離去,重新籠罩住了這片小樹林。

靜謐重現,微風拂過,樹葉搖晃,沙沙作響。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