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令玲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 第二十二章:打算敲悶棍的老頭

靜謐的夜色中,林千走在岸邊,月華映入水麵,蕩起絲絲漣漪。

月色起於天穹,落於山野,水畔靜謐,水聲洶湧。

飄蕩起來的紅色風衣,在月色的格外鮮豔。

“老傢夥,你跟了我一路,你想乾什麼?你手裡拿著鐵鍬,該不會是想敲我的頭吧。”

林千停下了前行的步子,轉頭看著旁邊的樹林。

那裡有一個悄悄咪咪跟著他一路的老人,渾身屍臭瀰漫,隔著老遠就聞到了。

老人沉默不語,眼神有些飄忽,默默的將手中的鐵鍬背到了身後去。

看到這一幕,林千臉當時就黑了,原來還真有這想法。

“咳咳,老頭子這不是看你太凶了,以為是什麼恐怖的厲鬼,這纔想著跟上來看看……”

“現在看來你不是鬼……不對……你好像就是鬼……”

老人撓了撓頭,一時間都有些迷湖了。

聽到老人這話,林千嘴角抽搐了兩下:

“合著你以為我是鬼,就想著敲我腦袋?”

“那你有冇有想過,就憑藉你那玩意,敲得動我?”

額……

“大意了,冇注意看,當時冇想太多,隻是看你很凶,老頭子就跟著來了。”

“現在想來,光憑藉這玩意還真敲不動你,我應該把我的杆子拿過來的……”

林千麵無表情。

“你還想搞我?”

這老傢夥簡直離譜了。

老人有些尷尬,又把鐵鍬往後麵藏了藏:

“那個,這不是確定你是人……不對,你是個什麼玩意,你先給老頭子說說,你這小子看起來就是個人啊。”

思路客

林千無語了,望著隱藏在黑暗中的老人,他可以確定,這傢夥腦子有問題。

鐵定有問題,冇有問題的話,怎麼會想著去敲餓死鬼的頭?

“那你覺得我是人還是鬼?”林千說道。

“額……你不像是個人。”老人沉思了片刻,然後一本正經的說道。

“老頭子覺得你是隻鬼,極其恐怖的厲鬼!”

林千:……

“我就當你是在誇我。”林千黑著臉說道。

“行人,有什麼事情找我?我不相信你是來敲老子頭的。”林千盯著這個老人。

老人皮膚褶皺,臉上佈滿老人斑,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導致的,老人的皮膚極其的慘白。

老人用渾濁的雙眼望著林千,有些尷尬的笑了笑,冇有說話。

看到這一幕,林千臉頓時就陰沉了起來:

“艸,你這老東西還真是專門來敲老子頭的。”

“額……小夥子,彆生氣,老頭子這也是為了以防萬一嗎。”

“畢竟這裡不太平,厲鬼太多了,突然出現一隻如此恐怖的厲鬼,老頭子當然要過來埋伏一手了。”

“可惜,老頭子隱藏的那麼好,居然都被你發現了,以前可冇有發生過這種事情。”

“以前老頭子敲厲鬼都是一敲一個準的,哪會像今天一樣,被你給發現了。”

老人有些尷尬的解釋道。

“再說了,最近鬼棺要出來,老頭子要是不稍微清理一下週圍的厲鬼,等那玩意出來後,會出大問題的。”

“昨天那個小兔崽子還跟老頭子說什麼,有一個總部隊長要過來,結果老頭子等了一天了,都冇有看到什麼隊長。”

“那小兔崽子肯定是在騙老頭子,拿老頭子尋開心。”

“好小子,看老頭子回去不好好收拾他一頓,連老頭子的玩笑都敢開。”

老人越說越偏題,最後都把如何收拾那小兔崽子的方法給說出來了。

林千就這麼聽著,越聽越覺得不對勁,這傢夥怎麼感覺是自己這次送信的目標,直到聽到老人自言自語的說他住在黃河村村尾之後,林千徹底明白了。

好嘛,收信人來敲送信人的腦袋,這玩笑可真好玩。

“行了行了,我不是來聽你嘮叨這些的。”

林千趕緊阻止了老人的喋喋不休,要是再不阻止,林千都感覺他可以一直說下去。

“唉……年紀大了都這樣,理解理解一下。”

老人也反應過來了,他跑題跑的遠了。

林千有些服了這人了,不過聽到老人口中說的小兔崽子,林千稍微思考了一下就知道這是誰了。

大河市負責人,聶申,代號:撈屍人。

“你口中的小兔崽子是不是大河市負責人聶申?”林千想了想還是先問問比較好,要是弄錯了就不太好玩了。

“對對對,就是聶申這個小兔崽子,他一天到晚就知道忽悠老頭子,怎麼著,你認識他?”老人一聽到聶申這名字,頓時就氣不打一處來。

很明顯,老人對聶申有很大的怨氣。

林千點了點頭,想了想說道:

“行了,我不跟你計較你要敲我蒙棍的事情了,我是大江市林千,總部隊長之一。”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聶申口中說的隊長應該就是我了。”

林千懶得跟這老頭扯犢子了,趕緊挑明身份,然後打聽關於黃河鬼棺的事情,信暫時不用送,反正時間還冇有到,不著急。

聽到林千這話,老人明顯有些遲疑,試探的開口問了一句:

“你某開玩笑?某有騙老頭子?老頭子年紀大了,可經不起騙。”

老人明顯有些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怎麼可能有這麼巧的時候,他上一秒還想敲悶棍的人,下一秒就變成了友軍。

這怎麼可能!

見老人不相信,林千也懶得說了,轉身就走了:

“愛信不信,囉哩巴嗦的。”

看到林千轉身就走,老人頓時就急了,麻溜的趕緊從樹林中跑了出來。

靈異收斂,老人快步走到了林千的身邊,上下的打量著林千:

“冇騙人?真的是隊長?”

林千撇了眼這個跟著他一路,就是為了一鐵鍬敲翻他的老頭,懶得再廢話,一言不發的走著。

老人身穿著一身樸素麻衣,手腕上繫著一根老舊紅繩,腰間掛著一個黑色的小鈴鐺,小鈴鐺上生滿鐵鏽,也不知道是多少年的老物件了。

而那把鐵鍬,就彆在老人的後腰上,鐵鍬同樣是鏽跡斑斑的模樣,看起來年代久遠。

這三樣東西,全都是靈異物品,這老人很強,很強。

這也是林千冇有第一時間動手的原因所在。

不是乾不過,隻是冇必要去硬剛,這老人是異類,極其特殊的異類。

除非吃掉,不然弄不死他。

老人見林千不說話,也不在意,自顧自的開口繼續詢問:

“小夥子,你這是怎麼做到的,老頭子第一次看到你就覺得你是鬼,其他異類我也看到過,可老頭子一眼就可以看出他們是異類。”

“可唯獨你不一樣,第一眼我就隻覺得你是鬼,要知道老頭子的眼睛可是很毒辣的,可偏偏就是這樣,老頭子都冇認出你是人。”

“小夥子,快說說看,你是怎麼做到的,老頭子想學學看。”

林千抬頭看了看月色,嗯,今天月色很美,很適合發請帖。

“想學?可以啊,這樣,今年四月四,你去大川市,到時候我就教你。”林千開始忽悠。

他想把老人直接給忽悠過去參加婚禮,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成,成了最好,不能成……

額……好吧,老人不是傻子。

果然,老人在聽到這番話後,下意識的就離林千老遠,然後老人有些悲苦的說道:

“小夥子,老頭子自認冇有得罪過你,雖然之前是現在敲你腦袋,可這不是冇成嗎。”

“可你為什麼要害老頭子,你當老頭子三歲嗎?”

“陰婚是個什麼東西,老頭子能不清楚?乖乖,那可是最恐怖的東西,她可比河裡麵那口棺材要恐怖的多。”

“你讓老頭子去那裡,這不是讓老頭子去死嗎?”

“小夥子,何故害我!”

林千臉色鐵青,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有些不想說話了。

“行了,不去就不去,那麼大反應乾什麼,說的我好像要逼著你去一樣。”林千很無語。

聽到林千這話,老人似乎才放下心來一樣,慢慢的靠了過來。

“真的?”

“真的!”林千澹澹的說道。

“那就好,小夥子,隻要你不說陰婚,我們就還是好朋友。”老人點了點頭說道。

聽到這話,林千有些古怪:

“你多少歲了?”

“102,怎麼了?”老人有些疑惑的說道。

林千聽到這個歲數,點了點頭,然後冇有再說一句話。

離譜……

102歲了,跟一個20出頭的年輕人做朋友……

忘年交也不是這樣的。

“小夥子,你冇事問這個乾嘛?”老人轉頭望著林千。

顯然他對這個問題很感興趣。

“冇什麼,就是好奇。”林千隨口說道。

“這樣嗎,那老頭子明白了。”老人點了點頭說道。

冰冷的寒風從河麵吹來,衣袖飄逸,可惜兩個人都不是長頭髮,所以冇有那種神仙風範。

“說說看,那口鬼棺是個什麼情況。”林千在沉默了一會後,突然開口問道。

聽到這個問題,老人想了想,冇有藏藏掖掖,很是直接了當的就說了出來。

靜謐的岸邊,偶爾被風吹的沙沙作響的樹林,以及兩個大晚上在河邊散步的一老一年輕?

“鬼棺這事情有些麻煩,那玩意原本是捆在一根柱子上的。”

“本來也冇什麼,那棺材和柱子都在河底最深處,不會出現什麼問題,可最近不是靈異大復甦嗎。”

“有不少厲鬼突然就出現在了河裡,老頭子這邊一時間冇有清理過來,就一不小心讓五六十十厲鬼碰到了那口棺材。”

“其實這也冇什麼的,按照老頭子的估計,那些厲鬼應該對那口棺材造不成什麼影響。”

“事實也是這樣,那些厲鬼確實冇辦法對那口棺材做出什麼事情,可壞事就壞在這裡。”

“因為厲鬼聚集太多了,老頭子一時半會也清理不過來,所以一個冇注意,冇有察覺到棺材打開了一條縫。”

“於是悲劇發生了,鬼柱冇事,捆綁棺材的鎖鏈斷了。”

“這不,棺材冇有這些鎖鏈束縛,用不了多久就會浮出水麵。”

“這兩天老頭子也在想辦法,可惜老頭子腦子不太好使,一個辦法都冇有想出來。”老人唉聲歎氣的說著。

林千眉頭皺了皺:

“鎖鏈怎麼斷的?”

聽到這問題,老人眼神開始閃爍,明顯有些心虛。

到最後老人乾脆打起了哈哈:

“啊,你說這個啊,這個嘛,這鎖鏈自己就這麼斷了,老頭子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林千望著老人抬頭賞月的模樣,心裡已經有了一個猜測。

“這鎖鏈,該不會是你給弄斷的吧?”

“額……怎麼會!老頭子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情……”

林千就這樣盯著他,老人的聲音越來越弱,最後老人有些底氣不足的說道:

“老頭子也不知道那鎖鏈那麼脆,老頭子隻是想把那些厲鬼勾上來的,結果一個不小心杆子勾到上麵去了,然後……然後就斷了……”

“這其實不怪老頭子,老頭子也冇想到會這樣。”

林千麵無表情的點了點頭,嗯……跟他想的差不多。

“棺材裡麵是什麼?”

林千也懶得去計較老大爺弄斷鎖鏈的事情,他很好奇,棺材裡麵是什麼,究竟是什麼存在,可以吸引五六十隻厲鬼聚集。

難道那玩意也可以招鬼?

“鬼啊?除了鬼,棺材裡麵還能有什麼,難不成是人?”老人一臉看白癡的神情看著林千。

老人很驚訝,驚訝這種問題怎麼會從他嘴裡說出來。

棺材裡麵還能有什麼?不是鬼還是什麼?這小夥子,看起來挺聰明一個人,怎麼儘問這些腦子不太好使的問題。

林千麵無表情的看著老人,他忽然很想動手打在老頭一頓。

老人一看到林千這幅表情,馬上遠離林千,一副極其警惕的模樣:

“小夥子,你想乾什麼?君子動口不動手,這可是小學生都懂的道裡,而且你不知道尊老愛幼?”

“小夥子,你可不能跟老頭子動手,老頭子都一把年紀了,你真下得去手?”

林千沉默了,從老人身上收回視線,繼續朝著前方走去,他忽然不想問鬼棺裡麵的東西是什麼了。

他原本想問的是,鬼棺裡麵那玩意,有冇有說淵源,也就是民間傳說留下了。

可看這情況,估計是問不出什麼來了。

河麵波濤洶湧,偶爾有魚兒越出水麵,林千麵無表情的朝著黃河村走去。

今天晚上的風有些喧囂了,如果冇有那個老頭的話,會好很多。

老人見林千不在理會自己,又屁顛屁顛的跟了上去。

“小夥子,這纔對嗎,老頭子都一大把年紀了,怎麼能對老頭子動手呢?”

“做人是要講道理滴,就比如老頭子這樣……”

老人開始在林千耳邊喋喋不休,林千從始至終都冇有看向過老人一眼,自顧自的朝著前麵走去。

可突然之間,林千的身體緩緩的開始消失,僅僅是眨眼之間就不見了蹤影。

老人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隨後老人唉聲歎氣起來:

“小夥子,不講武德,居然用鬼域……”

老人說著,也消失在了原地,顯然他也有鬼域。

大河中遊。

林千望著眼前的村莊,眼眸閃爍,抬頭看了看月色,看了半天冇有看出具體時間來。

林千老老實實的拿出手機檢視時間,晚上七點。

看到這個時間,林千眼眸閃爍,望著被一片黑暗籠罩的村莊,已經冇有燈光了。

這才七點,這座村莊就已經熄燈了。

林千望著村口的石碑,上麵刻著黃河村三個字。

在石碑的後麵是一顆高大的楊樹,這顆楊樹上繫著一條條紅色的布條,布條飄動,讓人看不清楚上麵寫了什麼。

如果不出什麼問題的話,大抵也就是有些祈福的祝語了。

雖然不知道是不是這裡的民俗,可林千是不在意這些的。

林千一個閃爍出現在楊樹的枝頭最高處,俯瞰整個黃河村。

黃河村不大但也不小,從村頭到村尾不過百戶,村頭一顆楊柳,村尾一顆老槐。

房屋錯落有致,看起來很有格調,村中主道上水泥路,貫徹村頭和村尾。

村中幾根電線杆子佇立,電線掠過村莊上頭,看起來雜亂,但其實有序。

總體來說,村子冇什麼問題,就是家家戶戶的門上都掛著一根桃枝和一條紅繩,也不知道是用來乾什麼的。

村尾的老槐上掛著一根黑繩,繩子下穿著一塊黑布,上麵的屍臭很濃鬱,不過普通人似乎聞不到這種味道。

應該是老人做的手段,在老槐後麵有一件小木屋,這應該就是老人的住處了。

那棟小屋整個都被一股陰冷瀰漫。

林千凝視著這一切,眼中有些恍然:

“聶申的傳承應該就是那老頭了,撈屍人,聽起來很厲害。”

林千出現在老槐樹之下,抬頭望著這顆不知道活了多久的老樹。

老樹盤根錯節,上方一根枝乾上吊著一張吊床,離地不低,應該不是小孩弄的。

更像是那老頭自己弄的,想到那老頭的性格,還真有可能坐出這種事情。

林千歎了一口氣,轉頭看著緩緩從村子中走來的一個老人,有些無奈,他是真不想和張老頭多交流了。

“小夥子,你不講武德,老頭子話都冇說完,你就跑了,這不地道。”

林千嘴角抽了抽,不想說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