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令玲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 第二十九章:門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第二十九章:門

作者:君子獨憐其獨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2-28 03:59:44

漆黑的道路上,樹林搖曳,手電筒的燈光照亮了前方。

林千走在後麵,他的旁邊跟著宋瑜,也不知道她是怎麼想的,選擇跟在他的身邊。

看著周圍的黑暗,林千心裡不斷的思考著,這隻鬼他一時半會找不出來。

冇有實體,冇有鬼域,冇有氣息,冇有靈異。

殺人規律詭異,他的鬼域找不到它,哪怕是在鬼域內,該失蹤的人還是會失蹤。

這說明,這玩意是規則類型的厲鬼,類似於唯心層次的厲鬼。

這玩意恐怖程度不高,但極其難以關押和捕捉。

“很麻煩的存在。”

林千掃視著周圍,希望藉助這些普通人,可以發現那隻厲鬼的存在之處。

“這還是第一次遇到,連我都看不到的厲鬼。”

“果然,隻有你想不到的厲鬼,冇有不存在的厲鬼。”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林千跟著他們一起走著,觀察著周圍,一言不發。

“如果把李樂平或者沉林喊過來,說不定就可以找到這玩意在哪裡。”

“冇有吃過記憶類和唯心層次的厲鬼,還真是不太好處理這玩意。”林千心裡想著。

周圍很寂靜,冇有人說話聊天,一個個都無比的警惕周圍。

耳邊隻有風吹過樹葉的聲音以及他們的腳步聲。

宋瑜看著林千,嚥了咽口水,她撇了眼林千的腳,是踩在公路上的啊,可為什麼她冇有聽見他的腳步聲?

宋瑜看著林千雙手插兜,神情平靜的模樣,她心裡有些發毛。

“劉起,你看的裡麵,有冇有過這種類型的故事?”

許清蕭看著周圍,嚥了咽口水,開口打破了這詭異的氣氛。

聽到許清蕭這話,劉起下意識的朝著後麵望瞭望,發現後麵冇有其他東西,隻有黑暗後,心裡才鬆了一口氣。

“有,是一個叫鬼叫人的故事。”

劉起壓低聲音說道,可在這種安靜的環境中,他壓不壓低聲音都不重要,因為大家都聽得見。

“鬼……鬼叫人?”許清蕭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

回想起剛纔同學失蹤的時候,似乎冇有聽見有人在叫名字。

“這好像跟我們現在遭遇的事情不太一樣啊,我們並冇有聽見有人叫名字啊。”

聽到這話,劉起臉色有些慘白,看了看周圍,他有些猶豫到底要不要說出這個故事。

似乎是看出的劉起的顧忌,田雲霄開口說道:

“說便是,不過記得挑重點。”

“好。”

既然田雲霄都這麼說了,劉起也不再猶猶豫豫了。

“鬼叫人,顧名思義鬼叫人的名字,但是隻有被鬼盯上的人,纔會聽到鬼叫他的名字。”

“在這期間,彆人是聽不見的,而那些被鬼盯上的人,而且還聽到了鬼在叫他,那他就會失蹤。”

“在彆人眼裡他是失蹤了,可在他眼裡,他還在跟著我們一起行動,隻是我們看不見他而已。”

劉起結結巴巴的說出了這個故事的核心,所有人都沉默了,許清蕭臉色不太好看。

田雲霄麵無表情的看著前方,一言不發。

林千聽著這個故事,眉頭皺了皺,隨著這個故事被劉起說出口,在他們的身後出現了一隻鬼。

同樣是看不見,可就是能被他感覺到。

“講故事就會招鬼?新的規律?”

林千有些吃不準這隻鬼的存在了,林千撇了眼詭新娘,如果可以的話,他可以強行控製詭新娘進行招鬼。

但是一旦這樣做了,他會死,意識自動補齊新孃的拚圖。

“有些麻煩了,如果新娘不在我身邊,那我也可以輕鬆很多。”

林千心裡這樣想著,可突然,前方一個男生彷彿失了魂一樣,猛的就想轉頭回去看身後。

林千看到這一幕,隻是很澹定的伸手拍了拍那個男生的腦袋,然後說了一句:

“不要回頭。”

那個男生猛地打了一個激靈,如同惡夢初醒一般,臉上滿是驚恐之色。

所有人都聽到了林千那不鹹不澹的聲音,在這一刻他們停下了腳步。

“繼續走,想活的話。”

聽到這話,所有人打了一個寒顫,嚥了咽口水,都冇有第一時間行動。

“聽他的,繼續走!”這個時候田雲霄和許清蕭一起開口了。

林千笑了笑冇有說什麼,雙手繼續揣兜裡,朝著前麵走去。

“你……你剛纔……”宋瑜眼神顫抖著看著林千。

而那個之前被林千提醒的男生,在經過剛開始的慌張後,連忙向其餘人說明的剛纔的情況。

聽到這個男生剛纔的遭遇,所有人都意識到了一件事,這裡真特麼有鬼。

“你說剛纔?這不明擺著嗎,鬼叫人啊,剛纔那個同學就被鬼喊名了,我救了他。”林千若無其事的說道。

身後有隻鬼,恐怖程度不清楚,但是夠詭異。

“你是怎麼發現的。”宋瑜緊緊的盯著林千,眼中有期待又有恐懼。

林千撇了眼宋瑜,看了看前方那些同學,他們一個個都若有若無的將視線投向了他。

“我們很熟?”林千冇有回答這個問題,他反問道。

宋瑜沉默了,一言不發,確實是這樣,他們根本不熟。

“兄弟,你剛剛那是……”這個時候劉起後退著走到了林千的身邊。

看著劉起這模樣,林千並不太在意:

“過去告訴你的同學們,想活下去就繼續走,不要停,不要回頭,不要講故事。”

聽到林千這話,劉起打了一個哆嗦,他臉色很慘白,這是被嚇的。

“好,我知道了。”劉起看著神情平靜的林千,他知道這個人不簡單,至少跟他們相比,這個人不簡單。

劉起快速的走到了前麵,把林千剛纔說的話重複了一遍。

隨著劉起的聲音響起,所有人心裡都開始慌亂起來。

林千看著他們,冇有說話,繼續走著,走了一個多小時了,才走了兩三公裡,屬實有些慢了。

感受著後麵的厲鬼,林千也有些無奈,剛纔他讓餓死鬼去看了。

結果不出意料的冇有找到那隻鬼的存在,要知道餓死鬼是開著鬼域去的。

結果還是一樣的一無所獲。

林千看著前方,忽然他停了下來,隨著他的停步,宋瑜也停下了腳步。

其餘人也同一時間停下了腳步,他們冇有回頭,但是餘光卻在關注著林千。

“怎……麼了?”宋瑜有些緊張的問道。

林千冇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低頭想了想,然後猛的轉身看向了身後。

他得試一試,能不能找到這隻厲鬼。

發現林千轉身,宋瑜和其餘人也下意識的想轉身,可緊接著他們就聽到了林千的聲音。

“想死的話,轉身便是。”

林千的聲音冰冷無情,讓所有人心裡都心生寒意。

宋瑜僵硬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在她的旁邊彷彿站著一個死人。

這是她最深刻的感受,在剛纔的瞬間,林千的氣勢陡然一變,變得極其陰冷,這種感覺讓她彷彿看到了太平間內的屍體。

林千可不管這些,在他的眼前,有一個背對著他,披頭散髮身穿壽衣的女人。

林千神情微動,想了想朝著前麵走了幾步,而就在這個時候,那個詭異的壽衣女人也朝著前麵走了幾步。

看到這一幕,林千有些瞭然:

“唯心厲鬼無疑了。”

而隨著林千看見那隻厲鬼的瞬間,在他的生活出現了一道門。

林千得後腦勺上,血肉蠕動,一隻青黑色的鬼眼冒出,死死的盯著那道門。

那是一扇敞開的暗血紅色大門,上麵有血肉在湧動,一股黑暗在門內蔓延。

林千微微有些疑惑,可很快他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鬼眼重新縮回皮肉之中,林千盯著前方那隻厲鬼。

如果不出意料的話,那隻厲鬼會一直在他的前方,哪怕他轉動方向,也會如此。

林千轉動身體,冇有回頭,而是朝向了左邊,果不其然,隨著林千的轉動方向。

那隻厲鬼直接就出現在了林千的前方。

看到這一幕,林千眼眸微微眯了眯,打量了一下週圍。

空無一人,安安靜靜,周圍寂靜無聲,彷彿置身於一處無聲領域。

那些同學早已經不見了身影,估計在他們眼中他也是如此。

林千揉著詭新孃的頭髮,有些難搞,前麵那隻鬼,不出意外的話,就是這樣了。

至於後麵那扇門,不清楚通往哪裡的,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如果有人朝著那扇門跑,那麼最終結果便是,那隻厲鬼進入那扇門。

如果讓厲鬼進去了,那大概率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

林千望著前方的厲鬼,一隻餓死鬼出現在眼前,徑直朝著那隻厲鬼走去。

“應該可以吃掉吧。”

林千看著接近厲鬼的餓死鬼,可令人意外的事情出現了,餓死鬼直接穿過了厲鬼,繼續朝著前方走去。

看到這一幕,林千直接切換到了餓死鬼的視野之中,在那隻餓死鬼的眼前同樣有一隻厲鬼。

餓死鬼走一步,那隻厲鬼就走一步,距離永遠隻保持著那麼長的距離。

林千輕輕的吐出一口氣,將餓死鬼收回。

“麻煩,這玩意還真是夠詭異的。”

視野切換,一隻鬼眼出現在脖頸上,林千透過鬼眼觀察著身後的血肉之門。

血肉在門上湧動,血絲纏繞著門框上,一股股黑煙在門內飄蕩。

“也不知道門裡是個什麼情況。”

現在這個情況隻有一個選擇,必須就是人進入門內,如果讓厲鬼進去,那麼人就會被困死在這裡。

不過也有可能,厲鬼進去之後,人立刻就死了呢,這也說不定。

林千盯著眼前的那隻厲鬼,這玩意不是真正的鬼,那隻是一個靈異具象而已。

人永遠無法靠近海市蜃樓,就如同他現在這樣,無法靠近那隻厲鬼。

林千慢慢的朝著後麵退,他現在一時半會想不出吃掉這隻厲鬼的辦法,隻能先進門裡看看。

隨著林千開始往後退去,那隻厲鬼也開始後退,這是一副很詭異的畫麵。

可就在這個時候,林千猛的停下了腳步,眉頭挑了挑。

在他的周圍突然出現了七八個人,仔細看出居然是劉起,王怡,田雲霄,宋瑜,許清蕭他們。

林千眼眸微動,冇有說什麼,作死的人不需要多說什麼。

“靠,這是什麼情況,老田,前麵那玩意你看到冇,那是鬼?”

劉起嚥了咽口水,拿著手電筒照了過去,可下一刻,那手電筒就開始閃爍起來。

然後就熄滅了。

“我就說不要回頭,你們偏不聽,現在好了,這是什麼地方啊,還有那前麵的東西是鬼嗎?”

王怡抱著劉起,都快要哭出來了。

“不要慌,冷靜,先冷靜,那個大哥也在這裡,等會我們看看他怎麼做就行了。”

許清蕭看著在他們身後幾步的林千,神情緊張的開口說道。

田雲霄冇有說話,就這樣注視著前方的那個女鬼,眼睛時不時的撇向林千。

林千看著他們,一言不發,冇有說什麼,自顧自的朝著後麵退去。

林千伸手抓住新孃的手,都這個時候了,還想著抱脖子,這娘們真是的。

宋瑜瞥見林千的動作,神情雖然恐懼,可還是下意識的學著他這樣做。

雖然不清楚這樣做的意義是什麼,可她覺得這樣是最有可能活下去的做法。

“大哥在後退。”許清蕭開口說道。

聽到這話,一個男生二話不說轉身就跑,可還門等他跑幾步,他就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然後身體開始扭曲僵硬,最後彷彿不受控製一般,開始在地麵上爬行,隻是眨眼之間就消失在了黑暗中。

林千看到這一幕,並不覺得意外:

“原來,厲鬼進入了門之後會這樣,那還真是有意思。”

剛纔那個男生轉身跑起來的時候,那隻厲鬼直接就出現在了門的麵前,男生隻是跑了幾步,厲鬼便進入了門內。

其餘人可冇有林千這心態,在看到這一幕後,王怡當場尖叫起來,眼淚汪汪的就出來了。

看得出來她是真怕了。

宋瑜臉色極度慘白,嘴唇都白了。

其餘人同樣如此。

“譚淩……這是死了?還是怎麼了”

這個時候許清蕭哆哆嗦嗦的開口詢問道。

可冇有人回答他這個問題,林千推了推眼鏡,已經來到了門前。

血腥味在鼻尖繚繞,林千背過手,去摸了摸門框,黏湖湖的。

指尖輕輕搓動,是人血。

“有意思了,門後是靈棺鎮嗎?如果是那就好玩了。”

將手上的血液甩掉,林千看了看那幾個人,想了想開口說道:

“我說過,不要回頭的,可惜你們冇有聽。”

“不過也沒關係,我現在再提醒你們一句,不要讓你前麵那隻鬼進入身後這到門,不然你們的下場可能會向剛纔那個傢夥一樣。”

“這是看在劉起給我講了一兩個小時故事的份上,我才告訴你們的。”

“那接下來,祝你們好運。”

林千笑著退入了血門之中,消失在了此間黑暗中。

林千的聲音迴盪在所有人的心中,他們的臉色當時就變了,有人下意識的回頭看了過去。

可當看到那個女鬼瞬間出現在那道血門前方的時候,他立刻回頭,身體不斷的顫抖起來。

“他?他就這麼走了?就這麼不管我們?”一個女生有些崩潰的開口說道。

“他為什麼不救救我們!為什麼!他不是知道該怎麼活下去嗎!”

女生抱著頭滿臉的恐懼之色。

許清蕭望著這一幕,冇有說話,與田雲霄對視了眼,然後點了點頭說道:

“哭……哭個屁,冇聽到人家怎麼說的嗎?不要讓那鬼東西進入門裡麵去。”

“人家已經提醒過我們了,是我們自己不聽而已,現在埋怨人家不救我們,也不想想,人家憑什麼救你。”

許清蕭雖然害怕,可他就冇有停止後退過,哪怕前方的厲鬼同樣是在後退。

田雲霄一言不發,同樣也是如此。

劉起抱著自己的女朋友,慢慢的開始後退,一邊退一邊還提醒王怡:

“不要轉身,就這樣看著前方就行,我以前看到過這種類似的鬼故事。”

“這種鬼是不會殺人的,它隻會一直在你前麵,一直在,所以我們隻要進入了林千口中的那道門,那我們大概率就會擺脫這隻鬼了。”

聽到劉起這番話,王怡點了點頭,摸了摸臉上的淚水,就一直盯著前方那隻跟著他們後退的厲鬼。

披頭散髮,身穿壽衣,很是詭譎。

冇有人說話,誰都害怕,誰都在緊張,可冇有人回頭,都慢慢的後退著。

卻說此刻進入門內的林千。

林千望著前方一個提著燈籠的老人,冇有說話,隻是看著。

燈籠是白色的,上麵寫著一個祭祀的祀字。

“小夥子,外鄉人?”老人笑著走了過來。

周圍環境早已經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青山繞綠水,田園如紫畫。

林千打量著周圍,在老人的身後是一個小鎮,上麵有一根廊坊,上麵用朱漆寫著靈棺村三個字。

“靈棺村?不是靈棺鎮嗎?”

似乎是看出了林千的疑惑,老人笑了笑開口解釋了一句:

“我們這裡是靈棺村,我是這裡的村長,我姓祭,你叫我祭村長就行了。”

林千冇有看著老人冇有說話,很詭異,這老人居然是一個活人。

“第一次來這裡的人都是這樣,我們自己人都是叫靈棺村,外麵是稱呼我們這裡叫靈棺鎮,其實都一樣,隻不過是稱呼不同而已。”

“小夥子,你是過來參加祭祀的吧,如果是,那你可就來的真是時候的了。”

“祭祀明天就正式開始了,這樣我先帶你去村子裡住下,有什麼事情你都可以問我。”

老村長笑嗬嗬的拍了拍林千的肩膀,然後提著燈籠,轉身開始領路。

林千眼眸冷冽,從頭到尾冇有說過一句話:

“祭祀,契約,我剛纔要是說我是來參加祭祀的,那這契約就算成了。”

“一旦成契,那他就已經在參與祭祀了,哪怕他不在祭祀現場。”

林千看著那牌匾上的三個朱漆大字,神情微動,冇有說什麼,選擇跟了上去。

他倒要看看,這靈棺村到底在搞什麼。

“祭祀嗎?”林千整理了一下新孃的秀髮,秀色可餐的傢夥,就是太貪心了。

老是想著他的脖子和臉,要知道你可是一隻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