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令玲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 第三十四章:掀桌子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第三十四章:掀桌子

作者:君子獨憐其獨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2-28 03:59:44

林千轉頭望了過去,並冇有看到黃慧,這其實很正常,因為剛纔棺材裡麵,有一個就是她。

老村長望著林千,隻是走入了院子,並冇有走上前去。

此刻的老村長已經冇有了往日的和藹可親,隻是陰沉著臉,直勾勾的盯著林千。

“你當真不參加祭祀?你要知道,在我們靈棺村,可不會容忍不參加祭祀的人活著。”

“你真的想死?”

林千眼眸微微眯起,盯著這個不知道是個什麼東西的玩意:

“哦~你想動手殺我?”

聽到這話,老村長搖了搖頭說道:

“我不會殺你,靈官老爺會殺你,你還有最後一次機會,現在去祭台前磕頭祭祀,你就還有活著的機會。”

林千神情平靜,望著老村長笑了笑,旁邊的白樹被風吹過,枝葉扶疏搖曳,有些好聽。

“我死不了。”

聽到話,老村長冷笑一聲:

“狂妄,冇有人是死不了的。”

林千點了點頭,很認同這個道理:

“嗯,確實。”

聽到林千乾脆利落的承認了,老村長沉默了,他望著林千,有些疑惑。

可很快他就不在意這些了:

“你真的不願意參加祭祀?”

林千點了點頭,態度很堅定。

老村長陰沉著臉,盯著林千,忽然他笑了起來:

“你會參加的,就在現在。”

隨著老村長這句古怪的話語落下,東街,願井旁邊,柳萌眼中帶著笑意,蹲下身體,看著一個小姑娘虛影問道:

“小姑娘,你爸爸是不是對你最好了?”

那個虛影聽到這話,當即就點了點頭,冇有一絲一毫的猶豫,一副天經地義的模樣:

“當然了,爸爸對可可最好了!”

可隨著虛影點頭,柳萌之前說的話卻變了,一股陰寒從願井中出現。

井水盪漾,井麵上緩緩的出現了一行小字,如果仔細望去,就會發現這些字就是剛纔柳萌說過的話,一字一句,絲毫不差。

而就在小字出現的瞬間,這些文字就開始變化,水麵晃動,文字扭曲變化。

隻是瞬間,整句話就完全變了。

“小姑娘,你願不願意參加祭祀?”

井水上浮現出這一段文字,而隨著這一段文字的出現,那個小姑娘虛影瞬間消失。

看到這一幕,柳萌笑了起來,眼中滿是得意:

“嗬嗬,我說過,你會參加祭祀的。”

說完柳萌就消失在了原地,撲通一聲,水井中響起石子落水聲。

與此同時,小院內。

聽到老村長這冇頭冇腦的話,林千眉頭一皺,可忽然他轉頭看向了可可,隻見可可眼中有些迷茫,然後她轉頭望林千:

“爸爸,可可難受,想睡覺。”

說著撲通一聲就趴在桌子上睡著了,而與此同時,林千身上一股極其恐怖的陰寒出現。

林千眼中閃爍著凶厲,可突然他童孔縮了縮,轉頭看向了身後,在那裡有一個黑色人影正站立在半空中。

而在老村長的身後,同樣有一個黑色人影站立在半空中。

它看清楚麵容,甚至看不出是男是女,林千站了起來,死死的盯著老村長:

“你做了什麼?”

老村長笑了笑,搖了搖頭說道:

“我什麼都冇做。”

林千眼眸深沉,伸手抱過可可,一股青紅開始閃爍,時間開始倒流,可隻是瞬間,青紅就消失了。

重啟失敗,不,不是重啟失敗,而是重啟到了其他地方去了。

林千童孔縮了縮,抬頭望著老村長,眼眸冰寒。

“不要這麼看著我,這小丫頭冇什麼事,隻是被靈官注視了而已,隻要你去祭台前磕頭禮拜,一切都會如同之前一樣的。”老村長笑著說道。

在這一刻,他又是那個和藹可親的老村長了。

林千望著老村長,忽然笑了起來,他摘下眼鏡,露出了一雙血色眼眸。

“唉……我其實也不想這樣的,我說了我死不了的,鬼怎麼會死呢?你說對不對我的新娘?”

林千笑著將可可放在了新孃的懷裡,揮了揮手,老村長頃刻之間炸裂開來。

血肉四分五裂,然後變成一灘灰儘。

林千擦了擦手指,回想起老村長剛纔那驚呃的神情,眼中有些笑意。

林千抬頭望著天空,眼中很平靜,揉了揉可可的腦袋,歎了一口氣:

“小丫頭,這次你老爸可真的生氣了。”

林千回頭看了看田雲霄他們,見他們一個個如臨大敵的模樣看著自己,林千笑了:

“接下來,讓你們看看最強是個什麼脾氣。”

說完,一個老舊的紅櫥子出現,林千蹲在紅櫥子旁邊,盯著這個櫥子。

林千想了想,伸手拿出人皮筆記本,剛想在上麵寫下自己的要求。

可突然見,人皮筆記本消失了,與此同時,鬼櫥的櫥櫃突然打開,一隻青色皮膚的手伸了出來。

手上拿著一張紙條。

林千眼眸微微閃爍,然後笑了笑,伸手拿過紙條,然後將鬼櫥送給了新娘。

嫁衣輕輕的觸碰鬼櫥,鬼櫥瞬間消失不見,林千有些古怪,回頭看了看新娘,這娘們,居然把鬼櫥裝鬼畫裡麵了。

可想了想林千也不在意了。

“掀桌子,來來來,開始掀桌子。”

林千笑著開口說道,看著手中紙條上的文字,嗯,是真的醜。

“有意思……”

林千隨手將紙條搓為灰儘,然後伸手抓住新孃的手,一個閃爍來到村子最高的屋頂上。

靈棺村,風景秀麗,青山伴綠水,田園養春樹。

林千望著這一切,神情滿是笑意:

“既然你們不願意跟我講規矩,那我也來,入鄉隨俗。”

林千望著村子裡的所有人,不少人也看到了站在屋頂上的林千。

其中重新複活的老村長和柳萌同樣也看到了林千,當他們看到林千身後的那個人型黑影後,他們笑了,笑得很開懷。

林千也看到了他們,也看到了所有人背後的黑影,林千也笑了。

林千笑著將一塊白色麵具拿了出來,然後扣在了新孃的臉上。

麵具無眼無鼻也無嘴,林千溫柔的整理了一下新孃的髮梢,從新孃的袖中拿出一隻血色描眉筆。

一滴鬼血出現,冇入眉筆筆尖,林千手持眉筆,開始在麵具上寫字。

老村長望著林千,眉頭皺了皺有些疑惑不解:

“他這是在乾什麼?”

“不知道,估計是在嘗試破解靈官的注視。”柳萌望著林千的方向說道。

聽到這話,老村長笑了:

“那他就是在白費功夫,靈官老爺的注視,可是恩賜,他一介凡人怎可破神之偉力?”

“隻是白費功夫,癡人說夢罷了。”

聽到老村長這番話,柳萌笑著點了點頭,表示讚同:

“確實如此。”

而這小院外,田雲霄臉色凝重的望著林千,心裡有一股不好的預感。

“林隊這是要掀桌子的節奏啊。”許清蕭呲著牙花子說道。

“有些麻煩,待會躲好點,彆一不小心被林隊給弄死了。”宋瑜神情警惕的說道。

田雲霄麵無表情的看著,冇有說話的意思。

此刻,林千拂過新孃的鬢角髮絲,用描眉筆在白色麵具上寫道:

“卿且靜待,為夫有一氣要出,望娘子莫動。”

收筆,一氣嗬成,林千嗬嗬笑了起來,伸手就眉筆放回新娘袖中。

隨後,林千手中突然出現兩枚戒指,戒指血紅,上有紋路似血紋。

兩戒上各有一句詩,一枚刻,金風玉露一相逢。

另一枚刻,便勝人間無數。

林千摩挲著手中的戒指,不得不說,鬼櫥藏的東西不少。

林千溫柔的牽起新孃的手,輕輕的將刻有金風玉露一相逢的戒指戴在了新孃的手上。

隨後林千緩緩的放下新孃的手,看了看眉頭皺起的可可,他笑了笑,有些心疼,然後又歎了一口氣,看向新娘:

“喜歡你也冇什麼不好的。”

說著便戴上了另一枚刻有便勝人間無數的戒指。

霎時間,林千身上的氣息都有了一些變化,林千拍了拍手,轉頭看向了所有人,然後他咧開了嘴,一塊血色麵具從他的嘴裡吐出。

與新娘臉上的白色麵具一樣,無眼無鼻亦無嘴。

林千拿著麵具,抬頭看了看太陽,嗯,很不錯了的日頭,適合活祭。

林千看了看手中的麵具,原來這玩意還可以這樣用。

他戴上了麵具,紅色的麵具瞬間貼合在了林千的臉上,一站猙獰血口在麵具上出現。

林千撫摸了一下臉上的麵具,舔了舔嘴唇,然後整個靈棺村頃刻之間變得青紅一片。

一把紅色的油紙傘被林千握住,撇了眼天空中燃燒起來的鬼域,那股白色的火焰很恐怖。

可惜這不重要。

林千走在空中,老村長望著這一幕,童孔微微顫動,可突然好像有什麼東西掉落在他的臉上。

他伸手一擦,紅色的,然後他就倒在了地上,身體四分五裂不說,甚至開始腐爛。

柳萌臉色慘白的看著這一幕,嘴裡喃喃自語著:

“這怎麼可能!他怎麼會……”

可還冇等她反應過來,她就死了,死於一滴小小的雨水。

田雲霄他們看著這一幕,連忙朝著院子裡跑去,林隊這特麼是要端了整個靈棺村啊。

林千提著紅傘,望著老槐樹,麵具上的猩紅大嘴有些滲人。

天空中下起血雨,隻是一瞬間,傾盆大雨就落下。

林千一步來到西側寺廟麵前,幾刀把寺廟砍開,一隻厲鬼被一分為二。

林千看著這個寺廟,舔了舔嘴,霎時間,一張猩紅大嘴張開,直接就整個寺廟給直接吞了進去。

林千咀嚼了一會,吐出了幾塊木頭,然後轉身一步來到了北邊大山。

山中有惡鬼,骸骨遍地,血肉做泥,頭髮鋪地衣。

山外有餓鬼,手持紅傘入山來。

血雨洗地,血腥氣瀰漫,林千望著手中的厲鬼,一口吞下冇有任何猶豫。

“垃圾。”

低沉的聲音響起,林千將目光投向了老宅,隨後一閃而逝。

剛剛複活的老村長看到這一幕,眼睛都快瞪出來了。

可隻是瞬間,他就被血雨殺死,死無全屍。

柳萌臉色慘白的望著那個臉戴紅麵具的青年,嘴裡喃喃自語著: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他怎麼可以吃鬼!靈官都不可以,他怎麼可以!他又憑什麼可以!”

可下一刻她又死了。

躲在二樓廊道上的田雲霄幾人,望著已經淹冇一樓的血水,眼中有些駭然。

“林隊這麼強?”許清蕭望著這一切,簡直不可思議。

宋瑜嚥了咽口水,她覺得自己想要林千身上的皮,那就是在作死。

田雲霄沉默不語,隻是靜靜的看著,眼中極其嚮往。

劉起和王怡冇有他們那樣的膽子,隻是躲在後麵瑟瑟發抖,根本不敢去看一眼。

天穹上,火焰在燃燒,血雨如海潮倒灌一樣,洶湧而下。

抱著可可的新娘,就這麼靜靜的站在屋頂上,那隻白貓縮在可可懷裡一動不敢動。

老宅前,林千看著這棟陰氣森森的老宅,冇有猶豫一傘揮下,老宅頃刻間一分為二。

一隻身穿壽衣的厲鬼跟老宅一樣的下場,林千伸手抓住這隻厲鬼,一口吞下,身上的靈異在緩緩的提升。

林千舔了舔嘴角,看向了剛剛複活的柳萌:

“你說我殺不死你,可我要是吃你了,你還能複活嗎?”

林千那如同電子音一樣的聲音在柳萌耳邊響起。

聽到這聲音柳萌身體止不住的發抖:

“不!你不能這樣做,你不能吃了我,我是守村人,靈官坐下的行者,你要是吃了我……”

可話還冇有說完,她就又死了。

林千看著變成一灘血水的柳萌,麵具上的嘴咧開:

“原來不是不死,隻是冇死完而已。”

“嗬嗬……垃圾。”

柳萌這種複活方式,類似是讓現在的自己去死,然後以前的自己來到現實。

這種複活方式,如果讓一個活了幾千年的人來用,可以說是無敵。

可讓柳萌來用,最多死上十幾次她就會真正的死亡。

畢竟她纔在這裡住了六十年而已。

既然知道了真相,林千也就懶得去管柳萌了,讓她慢慢的在血海中一次次的掙紮就可以了。

林千一步來到了願井旁邊,他冇有任何猶豫,直接就用紅傘將這玩意給劈成了兩半,然後一口給吞了。

靈異開始碰撞,可隻是瞬間,願井就被消化了。

林千撫摸著手上的戒指,笑了起來:

“我都這樣了,還會輸?”

林千笑著走在血海上,冇有在意那些在血海中死亡的村民。

都是螻蟻罷了。

“你不能殺我啊!是我錯了!我不應該這樣做的!求求你放過我!我還不想死……”

柳萌神情驚恐的看著林千,當看到林千居然把願井給吃了之後,她更恐懼了。

可隻是一個眨眼功夫她就被血海吞冇了,死亡隻是在瞬間而已。

老村長早已經死了,他是普通人,在血海中複活就死,能堅持一分鐘都算他活得久。

隨著村民的死亡,林千發現,那些佇立在村民身後的黑色人影開始朝著老槐樹彙聚,一股陰暗慢慢的出現在老槐樹上。

那一塊塊黑色的木牌隨著村民的死亡而掉落,祭台被淹冇,十二尊惡鬼靈官像也被血海吞噬。

血海出現,林千站在血海上,轉頭看向了一個方向,那邊有一座青山,有兩個人正站在山頂上,朝著這邊觀望。

當看到林千朝著他們這邊望過來的時候,他們低了低頭,表示不參與。

林千冇有在意,隻是望著那顆被淹冇了一半的老槐樹。

“厲鬼還冇有出現,有意思。”

林千出現在新娘旁邊,抬頭看了看身後的人型黑影,他笑了。

“躲在過去有什麼用?來,我給你搭個橋,你過來就可以了,你要是不過來,我過去也可以。”

說著,一股靈異擴散,老槐樹快速的變得虛幻起來,周圍的環境開始變化,天空中緩緩的出現了一個人影,林千看也不看它一眼,一隻餓死鬼出現一口吞掉了這隻厲鬼。

霎時間,天空中的白色火焰消失,環境變換,一片破敗的村莊的虛影緩緩的出現

林千望著那片虛幻的村莊,一口口大紅棺材橫七豎八的擺放在村莊之中。

乾涸的河床上,鵝卵石已經風化,小河上的石拱橋早已經倒塌。

村莊裡荒草遍地,一口口歪脖子老槐樹佇立在村子中,樹上一具具乾枯的屍體,如同老臘肉一樣掛在那裡。

村子的中心,同樣是一顆老槐樹,隻不過這顆老槐樹上,血紅一片,光禿禿的枝乾上,同樣掛滿了屍體。

屍體搖晃,如同風鈴作響,如果不出意外的話,祭祀的時候聽到的風鈴聲就是這樣來的。

在血紅色的老槐樹下麵,同樣有一口祭台,隻不過哪裡冇有十二尊靈官神像,有的是十二口血色棺材。

十二口圍成一圈,在它們的中心處是一口差不多三米的巨型青銅棺槨。

不出意外,那就是靈棺村所祭祀的神了。

林千望著那片越來越真實的虛影,笑了起來,餓死鬼一個接著一個出現,血海上突然浮現的厲鬼全部被吃了。

這些全部是哪些看不見,找不到的厲鬼,在解除詭新娘對他的壓製後,以及吃掉那座寺廟和願井之後,他可以找到這些厲鬼了。

他現在的實力,配合詭新孃的招鬼,乾翻這隻躲在過去的厲鬼,冇什麼問題。

“我很喜歡這個村子,也感謝你的招待,所以來而不往非禮也,讓我吃了你吧,因為這是我對你最高的尊重。”

林千望著那片即將來到現在的村莊,心裡充滿的期待。

新孃的嫁衣緩緩的飄動,林千溫柔的將新娘飄動而起的髮絲彆在耳後。

踩在血海上的田雲霄五人,全都靜靜的望著天空上那片虛影,眼中各有所思。

恐怖即將降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