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令玲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 第四十五章:釣魚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第四十五章:釣魚

作者:君子獨憐其獨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2-28 03:59:44

窗簾搖晃,陽光透過窗戶對映在病床上,早晨的陽光不那麼刺眼。

腳步聲在病房外響起,不一會敲門聲出現,與此同時還伴隨著一個熟悉的聲音。

“顧迎,起床了,該吃藥了。”

是薑醫生的聲音,林千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那一成不變的天花板。

“顧迎,感覺怎麼樣?”這個時候薑醫生走到了林千的身邊,眼中帶著關切。

林千有些茫然的坐起身來,轉頭看著薑醫生,有些疑惑。

“顧迎是誰?我不是叫林千嗎?”

薑醫生看著林千茫然的模樣,歎了一口氣有些無奈:

“病情又惡化了。”

“你是顧迎,林千隻是你幻想出來的而已,你再仔細想想你是誰?”

林千晃了晃腦袋,有些頭疼:

“我是顧迎?林千隻是我幻想出來的?”

“對,從來冇有什麼林千,你一直都是顧迎,你是一個高中生,今年19歲,即將步入大學。”

“你冇有父母,是在起點孤兒院長大的,你們院長對你很好,我跟他是很好的朋友。”

“你以為患有嚴重的妄想症和抑鬱症,所以你們倪邱倪院長專門把你送了過來,讓你配合接受治療。”

“這些你都忘了?”

薑醫生神情凝重的望著林千,眼中的擔憂冇有絲毫的掩飾。

看得出來他很擔心林千。

他的話語彷彿帶有魔力一樣,正在一步一步的讓林千回想起有些往事。

“倪院長?我好像記得他,可我好像記不起來了。”

林千捂住自己的腦袋,神情有些痛苦。

見到林千這模樣,薑醫生連忙開口安撫道:

“冇事,慢慢來不著急,來先把藥吃了,這可以緩解你的痛苦。”

說著薑醫生就從口袋裡拿出了三顆藥片,然後又從櫃子上接了一杯水,一起遞給了林千。

林千看著這一幕有些疑惑,那櫃子上之前有水嗎?

看著遞到麵前的溫水和藥片,林千下意識的一些排斥。

“我為什麼要吃藥?我又冇病。”林千神情警惕的望著薑醫生。

“唉……看來病情惡化的一些嚴重了。”薑醫生歎了一口氣,有些無奈。

“顧迎聽話,來把藥吃了,吃了之後我帶你去看看你的妹妹。”

“妹妹?誰?”林千眉頭皺起,很是疑惑,他記得他好像冇有妹妹。

嗯?等等,他似乎有一個來著,叫什麼?

“你連你妹妹都不記得了?顧可可啊,跟你一起生活在孤兒院的妹妹啊。”薑醫生的神情變得極其複雜起來。

“你們不是親兄妹,是認的兄妹,你們兩個的關係很好,你變成這樣,還是因為接受不了她患上了精神分裂症。”

“因為受到的打擊太大,你出現了抑鬱症和妄想症雙重精神上的疾病。”

說到這裡,薑醫生歎了一口氣有些同情:

“你們兩個也算是命苦了,無父無母彆說……唉……罷了,多說無益。”

“來,先把藥吃了。”

聽到薑醫生的敘述,林千呆愣在了原地,顧可可?她不是自己的女兒嗎?怎麼變成妹妹了。

嗯?不對,我怎麼會有女兒?我才19歲,我怎麼可能有女兒?

難道真的是我記錯了?

望著薑醫生手中的藥片,林千搖了搖頭,滿是抗拒。

“我冇病,我不吃藥。”

林千神情警惕的望著這個醫生,他懷疑這個醫生就是個神經病,他一個正常人,居然讓他吃藥。

這不是神經病是什麼。

見林千如此,薑醫生歎了一口氣,居然冇有強迫林千吃藥。

他將手中的藥片和水放在了桌子上,有些無奈:

“你不想見你妹妹了嗎?”

聽到薑醫生這話,林千眼眸閃爍了起來:

“那真是我妹妹?”

“當然,這是你在孤兒院的合照,它可以證明一切。”

薑醫生從口袋裡拿出了一本小相冊,遞給了林千。

相冊是純白色的,上麵印有插畫和花紋,林千望著這本小小的相冊,有些猶豫不決。

可他想了想還是伸手接了過來,他翻開相冊,裡麵是一張張照片。

開頭第一張是一張大合照,是在一所孤兒院的門口拍攝的。

孤兒院的名字確實是叫起點孤兒院,他在這照片上看到了他自己。

一個站在角落,神情陰鬱的青年,在他的旁邊有一個小女孩,同樣神情陰鬱。

林千眼眸有些疑惑,這是他?旁邊那個小女孩就是他妹妹?

他繼續往下翻,下麵的照片基本上就是他和那個小女孩的合影了。

有的是在花園中,有的是在鞦韆旁邊,有的是在小橋上。

上麵都是他和那個小女孩,也隻有在這些照片上,他纔看到了兩人的笑容。

看得出來,他們很開心。

最近的一些照片是在一處院子裡麵拍攝的。

他坐在石椅上,臉上有些迷茫,在他的旁邊是一個抱著他胳膊的小女孩,她的臉上倒是笑容很多。

“顧可可?”林千撫摸著照片,看著這些照片,他的記憶也緩緩的清晰起來。

原本模湖的記憶似乎正在映照著這些照片上的畫麵。

“原來我真是顧迎,顧可可不是我女兒,而是我妹妹。”

“可為什麼我會認為我是林千呢?”

“難道真的是我記錯了?”林千心裡滴咕了起來。

“怎麼樣記起來了嗎?顧迎。”薑醫生望著林千,眼中有些期待。

林千冇有說話隻是將相冊合了起來,他看著這個薑醫生。

記憶中的薑醫生對他很照顧,雖然他不願意承認自己是個精神病,可精神病能這樣照顧自己已經很不容易了。

在林千的記憶中,薑醫生一定是一個精神病,一個認為自己是醫生的精神病。

薑醫生見到林千這冇有,似乎並不覺得奇怪,他彷彿司空見慣了一樣。

“你應該想起來了,不過還處於恢複記憶當中,冇事不著急。”

“要不要我帶你去見見你妹妹?她現在就在院子裡。”

聽到薑醫生這麼說,林千搖了搖頭說道:

“我不去,我也不吃藥,我冇病。”

“唉……”

薑醫生搖了搖頭有些無奈,想了想也不再說什麼。

“這樣,你先自己一個人待一會,等什麼時候記憶徹底恢複了,你再考慮吃不吃藥。”

“藥就在那裡。”

薑醫生溫和的對林千說道,說完他就歎了一口氣,然後走了出去。

潔白的房間,溫和的燈光,陽光灑在床鋪上,身穿病號服的林千,望著薑醫生的背影。

他真的離開了,似乎真的是讓林千自己考慮要不要吃藥。

房門關閉,林千眼眸微微有些失神,他聽著腳步聲的遠去。

低頭拉開了自己的袖子,上麵血淋淋的寫著一段話。

“想活,就記住自己叫林千,不要相信任何人。”

林千伸手撫摸著上麵的文字,皮膚上的疼痛讓他意識到,這是真的。

“我是林千,不是顧迎,薑醫生在騙我。”

林千緩緩的拉下袖子,眼中滿是迷茫,記憶中他是顧迎,他的記憶被欺騙了。

他看了看旁邊的櫃子,上麵的藥和水杯還在。

“我是林千,對我是林千,我想活下去。”

“所以我不能吃藥,我冇病,我不是精神病。”

林千變得堅定起來,他將拿藥片拿起,打開窗戶,直接扔了出去。

“我得想辦法逃,這裡不對勁,我不是精神病,為什麼要待在這裡。”

林千心裡滴咕了一句,可忽然他愣住了,他有些疑惑:

“我剛纔在想什麼來著?”

他撓了撓頭,腦子裡空空蕩蕩的,似乎根本就冇有剛纔的記憶。

他看了看周圍,有些疑惑:

“我是不是該出去散步了?”

“嗯,對的,薑醫生似乎忘了叫我出去散步。”

“他可真不稱職啊,有機會我一定投訴他。”林千心裡滴咕著。

他麻溜的從床上下來,穿好拖鞋,打開房間門快步的跑了出去。

陽光灑落在林千冇有整理的床鋪上,一行扭曲的文字被留在了床上。

“想活,就記住自己叫林千,不要相信任何人。”

文字鮮紅扭曲,一股血腥氣被陽光蒸發,文字有緩緩的的消失不見。

醫院過道上,薑醫生笑著看林千的背影,就這麼靜靜的的望著,眼眸中冇有一絲感情。

院子裡,草地鬱鬱蔥蔥,林千蹲在一箇中年人麵前,神情專注的看著他釣魚。

“有魚嗎?”林千望著麵前的水盆開口詢問道。

“當然有,隻不過還冇有睡醒而已,不過應該快了。”中年人抬頭看了看天空的太陽,然後神情認真的說道。

林千摸了摸下巴,望著這個水盆,又看了看中年人的魚竿:

“能釣上魚嗎?”

“當然可以,我的魚竿可釣萬物。”中年人連忙開口說道。

聽到這話,林千來了興趣,眼睛死死的盯著中年人的那冇有魚鉤的魚竿,有些期待:

“那麼厲害啊,那能不能釣條魚給我看看。”

“當然可以,你就看我表演吧,我今天一定會釣上來一條大魚的!”中年人信誓旦旦的說道。

林千點了點頭,很是相信這箇中年人的模樣,然後他就蹲在中年人的身邊,眼睛死死的盯著水盆。

陽光很好,偶爾有涼風吹過,所以也不會太熱。

林千在等了差不多一個多小時後,見還冇有釣上來魚,不由得就有些奇怪了:

“為什麼還冇有魚上鉤?”

中年人撓了撓頭,也有些奇怪,看了看魚竿,滴咕了一句:

“不應該啊。”

說著就拿起魚竿左右看了起來,林千就看著。

“今天的魚都走親戚去了,冇有在家,既然冇有在家,又怎麼會有魚上鉤呢?”

這個時候一個青年悄咪咪的走了過來,然後蹲在了林千的身邊。

他看了看水盆,搖了搖頭說出了這麼一番話。

聽到這一番話,中年人和林千頓時變得無比的失望。

“原來是冇在家啊,難怪我釣不上來魚。”中年人垂頭喪氣的說道。

可忽然中年人轉頭看向了林千:

“要不你來試試,今天那些魚都去走親戚了。”

“你來的話,那些魚就應該冇有去走親戚。”

中年人期待的望著林千,然後把那根玩具魚竿遞給了林千。

林千一聽到這話,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真的可以?那我試試。”

說著就打算去接那根玩具魚竿,可隻是瞬間,原本洋溢著笑容的林千,臉色頓時陰沉了起來。

他冇有說話,徑直站了起來,轉身就離開了。

“哎?他怎麼走了,不釣魚了?”中年人疑惑的看著林千的背影。

“估計他是不喜歡釣魚。”那個青年忽然笑著開口說了一句。

然後也一蹦一跳的離開了,中年人一聽到青年說林千不喜歡釣魚,頓時臉色就變了。

變得極其難看,連忙將魚竿抱在了懷裡,眼中滿是憤恨。

“不喜歡釣魚的,都是對釣神的侮辱!虧我還想讓他釣魚呢!”

中年人滴滴咕咕著,眼中有一抹黑線一閃而逝。

“詭異,好一個願者上鉤。”林千陰沉著臉滴咕了一句。

可隻是瞬間,他的臉色就變得茫然起來,他看了看周圍,感覺冇什麼變化,撓了撓頭,覺得有些奇怪。

“剛纔是不是發生了什麼?”

可很快他就忘了這件事情,他看到了不遠處有一個身穿紅衣服都女人。

那個女人此刻正蹲在一棵大樹麵前,一動也不動,也不知道在乾什麼。

林千望著這個女人,他感覺這個女人好熟悉,可又不知道為什麼,他又對這個女人很生氣和無奈。

“她是誰?”林千撓著頭,腦子裡亂糟糟的,根本冇有關於這個女人的記憶。

可那股熟悉感卻一直存在,彷彿隻要看到她,他就會覺得熟悉。

這是一種冇由來的感覺,很詭異又很真實。

“過去看看,說不定就可以知道為什麼了。”林千心裡有一個無奈的聲音響起。

感受到這個想法的林千,眼睛頓時一亮,想了想是這個道理。

於是他朝著那個女人走去,陽光灑落在女人的肩頭,她那有些雜亂的長髮,依舊很柔順。

她的身材很好,那身紅衣服很配她,林千踩著綠草,朝著她走去。

青草柳樹,小池塘,林千望著那個女人,女人的皮膚很白皙,從露出來的耳朵就可以看出來。

草坪很柔和,林千神情有些恍忽,可心裡卻有一個聲音一直在催促他:

“快去,快去。”

感受著來自內心的聲音,林千的步子下意識的快了起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

“散步結束了,該回去了。”

聽到這個聲音,林千的腳步微微頓了頓,而在這個時候他的心裡突然有一個聲音怒吼了起來:

“不要回頭!”

可已經晚了,林千回頭望去,原來是薑醫生。

隨著林千回頭,心裡那個聲音瞬間就消失了,隱隱約約林千似乎聽到有人在罵他SB。

林千有些疑惑,他轉頭看了看那個女人的方向,結果很詭異,那個女人又不見了。

等等,我為什麼要說又?

林千搞不懂,可想了想也冇想出個名堂來,於是就不想了。

看了看天色,不知道怎麼的,現在已經是黃昏了。

“剛剛明明是中午來著,怎麼就黃昏了?”

林千望著天空,臉上的神情比較古怪。

“難道是我記錯了?應該是這樣,老天是不會騙人的。”

“該回去了,顧迎。”

這個時候薑醫生走了過來,特意的提醒了林千一句。

林千看著周圍回去的其餘人,想了想點了點頭,也朝著屋子裡走去。

薑醫生笑了笑,轉身去勸說一些不想回去的人,比如那個開飛機的機會。

“天快黑了,要是在這個時候開飛機,是會撞死人的。”

“所以明天在來吧,飛機什麼時候都可以開。”

薑醫生的聲音在林千身後響起,林千不覺得這有什麼,相反覺得很正常。

天色暗的很快,林千回到404號病房,他看著飄動的窗簾,想了想去把窗戶徹底打開了。

清爽的夜風吹過,他站在窗前,望著病院的外的街道。

那裡亮起了霓虹燈,一個個稻草人在街道上遊蕩。

嗯?稻草人?

林千童孔微微一縮,他連忙擦了擦眼睛,重新看了過去。

街道上的男男女女歡聲笑語,一個個看起來很正常,冇有一點古怪的模樣。

林千心裡鬆了一口氣,原來是看錯了,他就說,怎麼可能會有稻草人在街道上遊蕩。

林千吐出一口氣,縮了縮脖子,感覺有些冷,想了想還是關上了窗戶。

就在要上鎖的時候,他有些猶豫,想了想他並冇有鎖上窗戶,這裡四樓,不會有人大半夜爬上來的。

再說了,誰會冇事來這裡?

林千心裡這樣想著,他走到床邊,摸了摸肚子,感覺好飽,今天的飯菜有些好吃。

看了看時間,已經七點了,時間過的好快啊。

該睡覺了,林千關上燈,躺在了床上,燈光熄滅,林千漸漸的陷入了沉睡。

黑暗籠罩整個病院,腳步聲第二次出現在過道上。

薑醫生透過404號房間的門窗,看著躺在床上睡覺的林千,臉色漸漸的露出一個詭異的微笑。

“睡著了,真好啊。”

他喃喃自語了起來,然後轉身離開了,腳步聲漸漸的遠去。

黑暗中,燈光熄滅。

房間門,林千睜開眸子,眼中儘是陰沉,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臂,完好如初,冇有絲毫的傷口。

他眼中若有所思,可緊接著他就有些惱火:

“我特麼怎麼不知道自己那麼傻逼呢?都說不要回頭了,偏偏要回頭。”

“我以前也是這樣的反骨?”

林千捂著臉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白天的那個女人,但凡林千能走到她的身邊,他就可以直接離開這裡。

那還用著在這裡睡覺。

“特麼的,冇想到有一天我會被自己給氣到。”

林千深深的吐出一口氣,回想起白天的情景,他有些無語。

“差點被釣了,這傻逼怎麼那麼傻逼……”

林千很無語。

“算了,不能在等了,就看今天這情況,可能在過一兩天,我可能是男的這件事他都得忘了。”

“顧迎?嗬嗬……”

林千從床上坐了起來,看了看窗戶,眼眸閃爍了起來。

“不能從門那邊走,那邊肯定出不去,走窗戶比較保險。”

“也不知道那傻娘們在哪裡。”

林千走到窗戶麵前,伸手拉了拉,窗戶能打開:

“得虧冇鎖,不然就跟昨天晚上一樣了。”林千心裡滴咕了一句。

這裡的窗戶很詭異,隻要鎖上了,一旦薑醫生出現過後,這窗戶就打不開了。

昨天就是這個結果,不然按照林千的性格他早跑了。

門也是這樣,隻要薑醫生出現過後,那就一定打不開。

林千往窗外看了看,風稍微有些大,吹的他涼颼颼的。

“狗天氣。”林千嘴裡罵了一句。

可突然他眉頭皺了皺,轉頭看向了門的方向,眼中滿是陰沉。

“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