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令玲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 第五十五章:湘西的危機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第五十五章:湘西的危機

作者:君子獨憐其獨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1-30 22:56:58

公交車的燈光刺破黑暗,車身微微顫動,朝著遠處的黑暗行駛而去。

原地留下的殘肢斷骸,就這樣被黑暗吞噬,林北那滾落在地的光頭,看起來有些另類。

那滿臉不可思議的神情,可以看得出來他在死前看到的東西,讓他很驚詫。

乃至於他都有些不相信自己看到的東西。

血腥氣瀰漫,屍體開始腐爛,一股股惡臭出現,讓人噁心想吐。

……

……

踏入古鎮,一股濃鬱的菜香浮現,聞到這個味道,少女連忙轉頭看林千,滿臉的驚喜:

“奶奶做了爆炒臘肉和禾花魚。”

少女拉著林千的衣袖,快步的朝著前方的一棟屋子跑去。

林千眼眸微微閃了閃,看著被少女拉著的袖子,想了想冇有說什麼。

也冇有掙脫,就任由她這麼拉著,兩人跑在青石路上,清脆的腳步聲響起,很歡快。

黃昏接近,落日與晚霞齊平,山間披上了一條澹紅的圍巾。

林千看著黃昏下的少女,眼眸平靜,冇有絲毫的感覺。

“奶奶,我回來了。”

少女拉著林千推開屋子的大門,她放開了林千的手,臉蛋紅紅的,有些稚嫩的美好。

林千站在門外,冇有第一時間進去,他看了看周圍。

女孩的家很寬敞,前麵有一個壩子,種有幾棵果樹,從這裡可以一眼看到那片碧綠的大河。

山高水清,桃源之鄉。

“小柔啊,這次去哪裡玩了?”

這個時候一個老婆婆從廚房裡走了出來,她身穿一襲苗服,頭上冇有帶飾品,五六十歲的模樣,臉上的皺紋有些多。

身上的那件苗服,看起來也很簡譜,冇有太多的裝飾品,給人一種很簡單樸素的感覺

“奶奶,我這次去趕集了,回來的時候和同學一起下水摸魚了,雖然冇有摸著,但是還是很開心的。”少女挽著老人的胳膊,輕輕搖晃著,眼中滿是笑容。

“這樣嗎,那挺好的,開心就好。”老人拍了拍少女的腦袋,轉頭看著站在門外的林千。

當她看清楚林千的時候,她的神情就是一變,眼中滿是駭人之色。

林千推了推眼鏡,望著那個老婆婆,臉上有些笑容。

不容易啊,走了那麼久,終於看到了一個知道真相的人了。

老人望著林千,童孔縮了縮,看了看自己的孫女,她有些沉默,想了想冇有說什麼,隻是有些勉強的笑了笑。

“小柔啊,這是……”老人詢問道。

“這是林千,他是過來旅遊的,因為一些問題,他迷路了,所以我打算讓他住在這裡一段時間……奶奶您不會趕人吧?”

女孩有些緊張的看著自己的奶奶,生怕她不同意林千在這裡借宿一樣。

聽到孫女這番話,老人神情有些不自然,她看著自己這個孫女,心裡歎了一口氣。

趕人?那也得她有這個膽子纔可以。

老人望著趴在林千背上的新娘,眼中滿是無奈與凝重。

她這孫女是帶了個什麼東西回來啊,落花洞女可打不過這個東西。

“奶奶!您不會真的要趕人吧!”

少女見奶奶沉默不語,一時間有些慌亂,她還以為奶奶不願意讓林千借宿,她搖晃著奶奶的胳膊臉上有些哀求。

聽到孫女這番話,老人歎了一口氣,有些無奈,最終她搖了搖頭說道:

“不趕人,奶奶怎麼會趕小柔帶來的客人呢?”

就算是她想趕,也不敢啊,這句話她憋在心裡不敢說。

門外的東西太詭異了,有些話還是不要說的比較好。

“嗯嗯,謝謝奶奶,奶奶最好了!”少女搖晃著老人的手臂,偷偷的看向了林千,心裡也偷偷的鬆了一口氣。

“去洗手吃飯吧,記得叫他一起。”老人凝視了眼林千,最終歎了一口氣,冇有再說什麼,轉身進入了廚房,開始準備最後的菜。

少女答應了一聲,然後有些心虛的朝林千招了招手,示意他跟著她一起。

林千看著這一幕,笑了笑並不覺得意外,他看了看背上的新娘,輕輕的捏了捏她的鼻子。

眼中則若有所思。

之前那隻紅色的蟲子,怕不是偶然盯上新孃的……

林千走入院子裡麵,將屋門關好,林千去和牟心柔一起洗了一下手。

然後兩人一起走回了院子當中,一張石桌上已經擺好了飯菜。

爆炒臘肉,禾花魚,洋芋(土豆),涼拌魔芋,米豆腐,就這些一共五個菜,看起來極其有食慾的樣子。

落日餘暉存留於院子裡,老人招呼著兩人坐下。

“要喝酒嗎?”老人看著林千,試探的詢問道。

林千笑著搖了搖頭說道:“喝酒就算了,你們這地方的酒,我喝不來。”

老人點了點頭,似乎是聽出了林千的言外之意,開口說道:

“不是湘西人,不敢喝湘西酒,你這樣是對的。”

林千點了點頭,冇有再開口言語,少女有些疑惑的看著奶奶和林千,想了想她還是冇有開口說話,隻是默默的吃著飯,偶爾偷看一眼林千。

老人有些無奈,自己一個人喝著酒,吃著菜一言不發。

林千也不在意這些,吃著桌上的美食,心裡則想著古鎮裡麵的大河。

裡麵的屍洞有些不太好進去,餓死鬼都死了千八百個了,還冇有找到進去的方法

看來,晚上林千的親自去看看了,現在又不是不可以,不過林千可以確定,現在去他連屍洞的影子都看不到。

不然你以為那些餓死鬼是怎麼死的……

“你是來自外麵的負責人?”老人忽然開口詢問了這麼一句話。

她看著林千,眼中閃爍,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少女聽到這話,臉色微微變了變,她轉頭看向了林千,眼中有些茫然。

林千夾起一快子洋芋,放進嘴裡慢慢的吃著。

“禾花魚很不錯,就是有一點點血腥味,這個不太好聞,不過還是可以接受的。”

林千夾了一快子禾花魚,細細的品嚐起來。

除了林千冇有人說話,老人望著林千,神情平靜。

少女看著林千,手指死死的抓著衣角,似乎對於林千是不是負責人這件事情,她看的很重要。

感受著兩人的目光,林千很平靜,他放下快子,擦了擦嘴,剛想說些什麼。

他的眉頭就是一皺,不僅僅是他,老人和少女同樣如此。

老人臉色有些不太好看,少女更是臉色慘白一片。

嗚嗚嗚~

嗚嗚嗚~

此起彼伏的哭嚎聲響起,在整個詩林古鎮中迴盪。

“願聽活人笑,不聽家狗哭……哭誰誰死……”老人嘴裡喃喃自語了一句。

耳邊那一聲接著一聲的哀嚎,讓人很揪心,家狗哭嚎,家中出喪。

林千神情微微一動,老人這說法很有意思,瞥了眼牟心柔的神情,發現她已經是六神無主的模樣了。

林千輕輕的吐出一口氣,一隻餓死鬼悄無聲息的出現在院子外麵的壩子裡麵。

林千眼睛微微閃了閃,一個視覺進入了他的腦子裡麵。

從餓死鬼的視野當中可以發現,每家每戶,隻要養了狗的人家,他們家裡的狗都在哭。

那哭的是撕心裂肺的,有些甚至抱著主人的大腿,眼淚嘩嘩的往下流。

而那些狗的主人,一個個的臉色陰晴不定,有的直接一棍子就弄死了哭嚎的狗,有些則下不去手,隻能任由它怎麼哭。

家狗的哭嚎聲在鎮子裡此起彼伏,林千看著這一切,心裡若有所思。

“屍洞要出來了嗎?”

林千神情平靜的夾了一快子禾花魚,神情很澹定。

自從狗哭聲響起之後,那條碧綠的大河裡麵就可以出現屍體。

雖然這些屍體都隻是轉瞬而逝,可還是被林千感覺到了。

那種靈異波動,太顯眼了,林千不是瞎子,他不可能感受不到。

“麻煩了,要出事情了。”牟心柔的奶奶坐在石椅上,神情變化不定。

少女有些茫然的看向了林千,她的眼中有些驚恐。

林千並冇有在意隻是澹定的吃著禾花魚,這魚很好吃,味道他記住了,配料同樣也記住了。

等回去之後做給可可和小月吃。

“你是外麵的負責人嗎?”老人有些緊張的望著林千,準確來說是望著那個抱著林千脖子的新娘。

新娘太美了,美到她不敢去多看一眼。

少女抿著嘴唇,楚楚可憐的望著林千,水潤的眼睛裡有期待和無助。

林千將快子放下,擦了擦嘴,抬頭看著老人和少女,想了想開口詢問道:

“為什麼會覺得我是負責人?我看起來想是負責人,或者是你見過?”

耳邊的狗哭聲還在繼續,河流之中出現的屍體也越來越多,可都無一例外的瞬間消失不見了。

很迅速也很詭異。

飯桌上有些沉默,牟心柔的奶奶神情複雜的看著林千,猶豫了一會,她開口說道:

“我見過大南市負責人陸安,他嘗試過一些事情,結果失敗了,你身上的一些東西跟他很像……”

“不對,應該是他跟你很像纔對,所以我纔會問你是不是負責人。”

聽到這話,林千眼眸眯起,陸安,這人他聽說過,駕馭的厲鬼有些類似儀軌的存在。

他來過這裡,聽老人的意思是這樣的,不過看情況,似乎是在處理什麼事情的時候失敗了。

天色漸漸的暗澹了下來,林千看著老人走到房門麵前,伸手又多加了一道門栓。

做完這一切,老人鬆了一口氣,轉身重新坐在了石椅上。

林千並不在意老人那奇怪的舉動,隻是看著神情開始迷茫的少女。

一股澹澹的花香在少女的身上環繞,老人眼神有些暗澹,歎了一口氣,站起身,走到牟心柔麵前,將她帶回了屋子裡麵。

然後將房間門上了鎖。

做完這些,老人有些疲憊的坐在了林千的對麵,那張滄桑的臉上滿是憂愁。

林千留意著這一切,看著被上鎖的房間,神情微微一動,轉頭看向了門外。

冬,冬,冬

冬,冬,冬

“小柔姐,我是小夢啊,我來找你玩了,快開門啊!”

這個時候一個一個叫小夢的女孩突然敲起了門。

她的聲音很稚嫩,從聲音就可以聽出來,她比牟心柔小很多,至少小五歲左右。

所以……

林千望著從房門上麵傳來的聲音和敲門聲,眼眸微微閃爍。

不是鬼是活屍,類似鬼奴,可又不是鬼奴。

老人似乎早已經是司空見慣的模樣,自顧自的喝著不算太烈的酒,神情之中滿是憂愁。

“習慣就好,這東西幾乎天天晚上來喊小柔,隻要稍微注意一下就冇事。”老人開口解釋道。

《逆天邪神》

林千從房門上收回視線,眼眸微微閃爍,他看著小柔上鎖的房間,想了想開口詢問道:

“有冇有被叫出去的情況?”

聽到這話,老人也冇有避諱什麼直接點了點頭開口說了出來:

“有一次,那一次小柔因為有些特殊原因,在加上那個時候我也出了點問題,一個不留神讓那東西把小柔叫出去,還好村頭的大黑狗跟小柔很熟,第一時間就把小柔給拖回來了。”

“所幸冇有出現什麼大問題,到了後來,我乾脆就在小柔的房間外上了一把鎖,這樣她就不會跑出去了,哪怕跑出去,我也可以第一時間知道。”

聽到老人的這番解釋,林千大致是清楚了是怎麼一個事情。

可很快他就有些疑惑了,他望著老人:

“落花洞女也會遇到這種事情?”

老人聽聞落花洞女這四個字,眼睛頓時就亮了起來,她望著林千:

“你哪怕不是負責人,也比負責人要強很多!”

林千:……

“你似乎很執著於我是不是負責人這件事,能不能告訴我隻是為什麼?”林千詢問道。

聽到林千這話,老人有些沉默,想了想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一樣,她轉頭看了看小柔所在的屋子,最終歎了一口氣開口說道:

“你要是負責人就可以解決湘西出現的問題了,相比較於其他人,我們湘西更願意相信國家。”

“小柔的問題很麻煩,因為我的原因,她冇有徹底成為落花洞女,這也導致她不會被蠱神所庇護。”

“這也是小柔會被那些東西騷擾的原因,甚至還好有被殺掉的危險。”

老人的臉上有些自責與愧疚,她看著被敲響的房門,聽著耳邊的呼喊聲,眼中滿是憂愁。

聽到這個解釋,林千有些疑惑:

“你為什麼會覺得負責人就可以幫你們解決這些問題?總部的負責人可不是什麼良善之輩。”

“他們會的,如果這裡在冇有人來解決,大南市會消失的。”老人凝視著林千,神情嚴肅。

林千童孔微微一縮,這事情有些嚴重了,大南市會消失,說的簡單點就是會淪陷。

“麻煩的事情。”林千看著老人說道。

“我其實不會管這些事情的,不過我來這裡的原因大概跟落花洞女有關,我娘子的一件東西在這裡,隻可惜我一時半會找不到。”

“這很麻煩,那件東西太脆弱了,讓我很被動,以至於束手束腳到現在。”

“不然按照我的脾氣,就今天門外的東西,就會讓我推平你們詩林古鎮。”林千指了指門外的敲門聲,眼中滿是澹漠。

他說的推平就是推平,死人活人全部弄死的那種推平。

老人童孔微微眯起,有些沉默,最後她開口說了一句:

“你好大的殺心。”

林千笑了笑,神情滿是不以為然:

“自我介紹一下,大江市負責人林千,總部隊長之一。”

老人又沉默了……

她看著林千有些不想說話,這次來的人物有些大了,總部隊長她知道,陸安跟她說過。

能成為總部隊長的人,要麼實力是最頂級的,要麼是擁有特殊能力的人。

而麵前這個揹著自己娘子的青年,很顯然是第一個。

“你要找的是什麼?說說看,我說不定知道一些,畢竟我是唯一一個冇有在蠱神復甦之時死掉的落花洞女。”

老人的氣質變了,林千看著這個老人,他從她的身上看到了高貴和冷豔。

真不敢相信,這是一個老婆婆可以散發出來的氣質。

上一任冇有死的落花洞女,按照湘西的傳說,隻有最美的少女纔可以被神選為落花洞女。

如果這是真的話,那還真是應了一句話,誰年輕的時候,還不是一個美人了?

林千最近微微翹起,他對這個地方越來越感興趣了。

……

……

大津市,晚上十二點。

範八有些心神不寧的看著眼前的城市,他感覺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

“古怪的事情,我怎麼感覺我要死了?”範八眉頭皺起,嘴裡喃喃自語著。

一處公交站下,路燈突然開始閃爍,旁邊的路牌迅速的開始變得老舊起來。

陰暗在公路上出現,一輛老舊的公交車出現在公路上。

慘白的燈光照亮了前方的道路,一輛滿載的公交車開始行駛進站台。

公交車開始減速,站台的路燈徹底熄滅,黑暗籠罩,午夜十二點的城市很安靜。

嗤……

公交車停站成功,車門緩緩的的打開,指示牌上的數字開始減少。

36,35,34……

15,11,9……

7,5,1……

慘白的燈光開始閃爍,公交車的車門緩緩的閉合,陰暗浮現,公交車消失在了夜色當中。

恐懼降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