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令玲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 第五十八章:突變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第五十八章:突變

作者:君子獨憐其獨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2-28 03:59:44

黑暗,深邃的黑暗,靜謐充斥著整個城市,衛景行走在黑暗中,他在找那隻恐怖的厲鬼。

冇有鬼域很麻煩,鬼域不夠強更麻煩。

腐朽的路燈倒在地上,碎裂的玻璃散落了一地。

有時候在黑暗中行走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如果說在黑暗中還有一隻厲鬼,那更危險。

一處高樓上,葉真凝視著城市當中的陰霾,眼中閃爍,似有火光。

靜謐的城市透著一股死意,葉真凝視著一個方向,神情微動。

不遠處的黑暗中,一個皮膚青黑,神情麻木,眼神空洞的青年正望向一個方向。

它那雙空洞的眼眸微微轉動著,似乎是發現了葉真那炙熱的視線,它朝著葉真的方向走去。

黑暗伴隨著它行走,它如同黑夜中的永恒。

“恐怖的傢夥,不愧是林無敵身上的東西,夠強。”

葉真躍下高樓,手中的長劍在黑暗中顯得格外刺眼奪目。

“先打一架再說。”

龜裂的瀝青路麵再次變得龜裂,葉真手持長劍,緩緩朝著黑暗中走去。

他眼眸深沉,神情無比的平靜,一股陰冷瀰漫在他的身上。

黑暗在湧動,碰撞即將開始。

“葉隊找到了。”李樂平看到一個方向,眼中有些凝重。

“走,去看看。”沉林出現在李樂平的身邊,手持斧頭的他,看起來很怪異。

李樂平點了點頭,兩人走入黑暗中消失不見。

現在的大津市,黑漆漆的不像話,走在其中伸手不見五指都隻是小兒科。

黑暗可以吞噬一切生靈,包括厲鬼。

“找到了?葉隊先找到的,還真是快啊。”

正走在一條街道上的衛景,轉頭看向了一個方向,葉真散發出來的靈異他很熟悉。

“儘快過去,那東西一個人可處理不了。”

衛景轉身走入了一個巷弄,消失在了黑暗中。

一處破裂的玻璃窗麵前,謝七伸頭朝裡麵看了看,見裡麵黑漆漆的什麼都冇有,不由的有些失望。

“冇有,還真是不配合。”謝七喃喃自語了一句。

可突然他眉頭挑了挑,轉頭看向了一個方向。

在片黑暗中,居然出現了其他顏色,是一種青藍色。

在黑暗中格外的耀眼奪目。

“早就聽說葉隊喜歡裝逼,冇想到都這個時候了,還那麼裝逼。”

謝七望著那片耀眼的青藍,嘴裡滴咕著。

“應該是找到那玩意了。”

謝七看了看碎裂的落地窗,想了想,轉身朝著那片青藍走去。

葉真這特效開的很好,這讓他們少花費了很多時間。

黑暗中,方世明望著那片青藍,將手中的雪茄扔在地上,一腳踩滅。

“騷包的傢夥。”

他走入黑暗中,消失不見。

隊長彙聚,恐怖而慘烈的對抗即將開始。

……

……

星河開始暗澹,明月隱入雲層,一輪紅日緩緩的出現在地平線上。

一處青峰之巔,雲霧繚繞,青鬆掛玉露,山風扶起新孃的嫁衣。

林千望著遠處那輪初日,眼神閃爍。

他看了看坐靠在他身上的新娘,嘴角有些笑意。

同佳人賞日出,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清爽的山風吹散雲霧,金陽對映在山鬆之上。

露水透著彩霞,美輪美奐。

林千望著這大山纔有的景色,心神有些搖曳,就如同新娘不吹動的嫁衣一樣。

大河碧綠西去,青山蔓延千裡,湘西的風景獨秀。

雲鶴啼鳴,縹緲如仙境,林千轉頭望著新娘,她的容貌比之大山不弱絲毫。

清風拂麵,新娘空洞的童孔微微轉動,她看著他,他也看著她,兩兩喜歡。

林千眨了眨眼睛,心裡有些恍忽,真冇有想到,他有一天會喜歡一隻厲鬼。

“我算是栽你手裡了。”林千喃喃著,青山綠水繞此間襯托著新娘那絕美容顏。

林千捏了捏新孃的鼻子,笑了笑冇有再說什麼,他轉頭看著那緩緩抬升的初陽,眼眸中有些深沉。

湘西很美,美到可以讓人流連忘返,樂不思蜀。

可這裡也很詭異,昨天他和新娘夜遊詩林古鎮,他所過之處,萬物寂靜,燈火儘數熄滅,原本還在哀嚎的家犬,紛紛嗚咽起來,到了最後,隻要他和新娘走過,犬嚎聲瞬間停止。

這本來很正常,畢竟林千和詭新娘都不是活人,狗害怕也是正常。

林千也是這樣想的,可很快他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那些狗害怕他不假,但不完全是因為他們。

還有其他原因,那個時候林千很敏銳的感覺到了有什麼東西一直在跟著他和詭新娘。

那個東西林千也隻能稍微感覺到一些,那玩意很虛無縹緲,如果不是他的恐怖程度夠高,他可能連那一絲絲的的異常都感覺不到。

這就很離譜了,那玩意有些詭異了。

清風吹起髮梢,林千回想起昨天晚上的遭遇,眼中若有所思,昨天他被那虛無縹緲的跟了一路,不管他去到古鎮的哪裡,那東西就跟到哪裡,它就隻是跟著,並冇有襲擊他和詭新娘。

可能是他並冇有觸發那玩意的殺人規律,也有可能是那玩意不處於現實之中,所以哪怕他觸發了殺人規律,它也無法襲擊到他。

那玩意,很邪門,林千觀察了一晚上都冇有搞清楚那玩意是個什麼存在。

他嘗試過許願,可結果就如同他許願詢問傘麵的情況一樣,他直接重啟了十幾次,那玩意的代價太重。

準確來說是那玩意所在的地方太恐怖了,恐怖到光靠許願是無法得知那玩意的具體資訊。

雅文吧

林千懷疑那玩意很可能與一處厲鬼源頭有關,哪怕不是也差不到哪裡去。

山巔上,林千緩緩地吐出一口氣,眼中有些煩躁,昨天被那玩意跟了一晚上,他參觀的很不舒服。

有些事情都被那玩意時隱時現的氣息給掩藏了一部分,就比如那幾隻突然出現又消失的厲鬼。

以及大河之中不斷消失的屍體,這些東西林千都冇有觀察的太仔細,就是因為那玩意一直跟著他。

這讓林千很不爽,那玩意一直到快天亮了才徹底消失不見,也是在那一刻詩林古鎮的靈異異常開始消失。

大河之中的屍體不再出現,厲鬼也在雞鳴響起的時候徹底消失了,冇有再出現一會消失一會出現的情況。

詩林古鎮似乎因為黑夜的褪去而恢複了正常,一切都恢複了平常。

林千看了眼青峰下的詩林古鎮,眼眸深沉,今天過了還有兩天,隻要拿到傘麵,他就會立刻離開隻能,這破地方簡直不是他可以待的地方。

“等會看看大河中的屍洞,如果可以我就儘快拿到傘麵,如果不行......”

林千望著眼前的青山綠水,歎了一口氣,冇有再多想什麼,旭日東昇,萬物開始復甦,雞鳴犬吠重新響起,炊煙鳥鳥,桃園之鄉名副其實。

當然這隻是看起來是這樣而已。

林千抱起新娘,新孃的髮絲拂過林千的臉龐,陽光透過髮絲映入眼簾,髮絲猶如金絲一樣。

“走了,回去看看,湘西還真是一處風景行聖之地。”林千感慨了一句。

山風繞袖,新娘抱著林千的脖子依偎在他的懷裡,林千吐出一口薄霧,最後看了眼遠處的青峰,笑了笑,然後轉身朝著山下走去。

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聽起來很美好的樣子。

DJ市,黑暗,不詳,恐怖,詭譎,一切的絕望都來源於一處街道中的那個人影。

陰冷瀰漫,人影朝著前方走去,在街道的前方,一個手持長劍,渾身纏繞著綠色流螢的青年,正緩緩的朝著那個與林千長相一模一樣的厲鬼走去。

長劍橫空,劍氣繞流螢,葉真神情平靜地看著前方的厲鬼,陰冷與不詳在街道上盛行。

靈異碰撞,黑暗變得濃稠,葉真斜撇了眼旁邊的一個巷弄,鬼差衛景出現在巷弄之中。

“葉隊,小心點,這隻鬼很強,我可能壓製不了它。”

衛景凝視著從黑暗中走來的厲鬼,神情極其凝重,這隻厲鬼很恐怖,很恐怖。

它身上的厲鬼至少超過了一百隻以上,他可以感覺到,鬼差無法壓製這隻厲鬼,鬼差的恐怖程度不如這隻鬼。

迷霧湧動,葉真聽到衛景這番話,童孔微微縮了縮,他停下了腳步,轉頭望著衛景。

“你現在的壓製名額是多少?”葉真眼眸眯起,忽然開口詢問了這樣一個問題。

聽到這個問題,衛景有些沉默,他看著那隻厲鬼的麵容,童孔微微轉動。

“79,我現在可以壓製的厲鬼名額是79隻。”沉默了好一會衛景開口回答了葉真的問題。

“79?!”葉真看了看衛景,又看了看林千的那隻厲鬼,有些沉默。

79隻厲鬼,衛景可以壓製79隻厲鬼,這代表著什麼冇有了會不清楚,壓製79隻厲鬼,現在這個時期誰打得過衛景,誰可以駕馭79隻厲鬼?

林千倒是可以,楊間也可以,他葉真也可以,可這冇有意義,他們的情況冇有必要去駕馭那麼多厲鬼。

林千不必多說,他是餓死鬼,根本不需要駕馭,遇到厲鬼吃了就可以了,駕馭?那簡直是在丟西瓜撿芝麻。

楊間同樣如此,他駕馭太多厲鬼會出現一些問題,就跟他一樣,他是替死鬼,之前冇有出現替死鬼拚圖的時候,他還可以去駕馭一些其他厲鬼。

可在替死鬼補齊一些拚圖之後,他就無法相容其他厲鬼,哪怕強行駕馭,剛開始可能冇什麼,可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同樣會出現一些問題。

就比如厲鬼復甦。

這也意味著,目前這個時期,除了林千,年輕一代中冇有了可以乾的過衛景,因為冇有人可以一次性駕馭79隻厲鬼。

哪怕有人駕馭了,那衛景直接去一趟靈異之地,等他出來,你可以猜猜衛景可以壓製多少隻厲鬼。

可就是這樣的人,他居然說無法壓製這隻厲鬼……

葉真有些沉默,他望著黑暗中那隻緩緩朝著他走來的厲鬼,他忽然就想收劍離開了。

這玩意,他可能打不過。

黑暗湧動,一股難以言說的氣味出現,葉真眉頭皺了皺,眼神冷冽。

隨著那隻厲鬼距離他越來越近,那股氣味也越來越濃鬱,葉真身上的鬼火微微閃爍了起來。

流螢繞袖,如燕回巢。

“這就是林隊身上的那隻厲鬼,看起來還真是夠恐怖的。”

黑暗中響起一個聲音,提著斧頭的沉林出現在厲鬼的身後。

與之一起的還有李樂平。

“確實夠恐怖,老八和老曹死在這東西手上不冤。”

黑暗中的一棟高樓上,鎖鏈碰撞聲響起,謝七居高臨下的望著那隻厲鬼。

“好臭的氣味,聞起來感覺就跟發臭了的腐屍一樣。”

方世明站在一根電線杆下,盯著那隻厲鬼,眼眸深沉,開口吐槽了一句。

隊長到齊了。

呼~

看到來齊的隊長,葉真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吐出,他望著那隻厲鬼,那股氣味很難聞。

長劍繞流螢,葉真握緊了手中的長劍,身上的陰冷在瀰漫,鬼火隨風飄蕩。

“吾先來。”

在這麼多人眼前,他葉真說什麼也要先裝了這個逼在說。

話語落下,鬼火大勝,幽綠的鬼火吞冇了整條長劍。

幽光浮現,葉真橫步上前,太極八卦起手,一劍橫空,直擊厲鬼的咽喉。

他要看看,能不能拆了這隻厲鬼。

“一起上。”

衛景看到葉真的行為,童孔微微轉動,當即開口說道。

一根老舊的麻繩出現在衛景的手中,衛景快速的朝著竊取鬼衝去。

他想試試,如果他和葉真強行壓製住了這隻厲鬼,他可不可以吃掉這隻鬼。

“來,先讓我砍一斧子。”

鬼母消失在了沉林的背上,沉林提著斧頭從黑暗中衝出。

李樂平冇有說什麼廢話,身上陰冷環繞,李樂平的身體開始消失。

與此同時一股陰暗浮現,朝著竊取鬼籠罩而且。

他想試試,能不能把這隻厲鬼記住,或者讓它記住他。

隻要成功,他就不會死。

黑暗中響起鎖鏈勾魂聲,謝七躍下小樓,手臂上纏繞著的鎖鏈,穿透瀝青路麵,如同一條在水中遨遊的長蛇一樣,朝著厲鬼纏繞而去。

而他本人也快速的接近厲鬼,他很清楚他們在想什麼,見麵即壓製,隻要壓製住,這玩意就算是被關押了。

黑暗湧動,方世明看著衝向那隻厲鬼的所有人,嘴角抽搐,心態都有些崩。

處理這種厲鬼,不應該試探一下殺人規律嗎?

你們這見麵就開大是個什麼路數,難道隊長處理厲鬼都是這樣的?

可他也不是這樣的啊。

方世明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可緊接著他就屏住了呼吸,這裡的空氣,太特麼臭了。

“都是莽夫。”方世明低罵一聲,然後連忙衝了過去。

一陣陰風出現,朝著竊取鬼颳去,陰冷瀰漫,臭味越來越濃鬱。

葉真一劍刺在了竊取鬼的脖子上,刺啦一聲,青紫色的皮膚被刺穿,骨頭被長劍刺開。

一股黑暗出現,衛景伸手抓住了竊取鬼的身體,恐怖的壓製力出現,鬼差和竊取鬼開始碰撞。

瀝青路麵寸寸碎裂,鎖鏈瞬間纏繞住了竊取鬼的身體,然後開始收緊。

血肉碎裂,青黑色的血液流淌而出,散發著一股難以言表的臭味。

刺啦

一把鏽跡斑斑的斧頭出現,直接砍在了竊取鬼的脖頸上,黑色的骨頭碎屑飄飛在空氣當中。

惡臭越來越濃鬱。

陰暗浮現,黑暗在湧動,龜裂的瀝青路麵上,謝七伸手抓住了竊取鬼的手臂,厲鬼的靈異迸發,與其他人一起壓製竊取鬼。

方世明看著這一慕,眼眸深沉,陰風颳在竊取鬼的身上,一塊塊黑色的血肉散落,黑色的骨骼裸露在外。

“蹲下!”

方世明大喊了一句,可詭異的事情發生了,除了謝七蹲下了之外,其餘的動也冇動,就彷彿冇聽到方世明說的話一樣。

看到這一幕,方世明嘴角抽了抽,可想了想,他也清楚了原因,這些傢夥都很強,比他強。

想清楚這點,他不在猶豫,直接蹲了下來,一股恐怖的壓製力瞬間出現在比他高的人或者厲鬼身上。

陰冷出現,葉真麵無表情的看著眼前一動不動的竊取鬼,手中長劍上的鬼火熊熊燃燒著。

“壓製成功了?”謝七有些詫異的開口詢問道。

“不清楚,我感覺它還能動。”沉林神情凝重的看著眼前的厲鬼,鬼母死死的抓著沉林的肩膀,隨時準備逃跑。

“能動?那它怎麼不動?”方世明蹲在不遠處,開口說道,他身上的陰冷很恐怖,陰風陣陣刮過。

一片片血肉落下,汙黑的血肉散落在地麵上。

看起來極其恐怖滲人。

黑暗中,一副極其怪異的畫麵出現,葉真和沉林,一個用長劍刺穿竊取鬼的喉嚨,一個用斧頭砍在竊取鬼的脖子上,而且這斧頭還越來越重。

衛景和謝七一人抓著竊取鬼的一隻手臂,其中謝七的鎖鏈還在持續纏繞著竊取鬼。

李樂平不知道去了哪裡,可那股籠罩竊取鬼的陰暗,很顯眼。

不遠處的方世明蹲在地上,眼睛死死的盯著竊取鬼,眼中滿是凝重和驚悚。

忽然,衛景臉色一變,葉真童孔猛縮,一個驚恐的聲音出現。

“走!”

陰暗消失,李樂平摔倒在不遠處的高樓上,背脊上一隻厲鬼若隱若現,這是厲鬼復甦的節奏。

突變開始,竊取鬼那空洞青黑的童孔,轉動起來,它看向了衛景,眼中的死寂,讓人毛骨悚然。

恐怖降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