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令玲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 第七十七章:訓貓(伏筆:當心你們看不懂,我直接給你們寫出來)

自古以來,貓這種生物都帶著種種的傳奇和禁忌。

而當家裡養的貓死了之後,那勢必是要重新養一隻的,大戶人家是不養雞鴨這種牲畜。

但貓狗還是要養的,但凡稍微有點條件的人家都會養一隻貓或者狗,這似乎已經是一種約定俗成的事情了。

而訓貓這種活計,卻是不需要什麼技術含量的,隻要是個人就會。

很簡單,一聽就會,上手極其容易,在農村,貓都很野,它們的作用不是觀賞,而是抓耗子。

從小在山間長大的貓,可享受不了被關在籠子裡的生活,它們是自由的。

而想要馴服這種貓,聽起來似乎會很麻煩,但其實很簡單,隻需要一根繩子就可以。

用繩子捆住貓,將其套在家裡,一日三餐準備好,套個四五天,那隻貓就認家了。

這四五天,貓的脾氣會慢慢地消失,在這期間,你們會聽到貓在那裡持續不斷的嚎叫著。

哪怕嗓子都變得沙啞起來它們同樣不會停止叫喚,特彆是從母貓那邊才捉過來的小貓。

它們是最犟的存在

不過一般在套個四五天後,它們也就變老實了。

廊道之中,林千望著那被拴在柱子上的一隻白貓,眼中有些疑惑,白貓不大,看樣子才斷奶冇多久。

很小一隻,它在那裡無助的叫喚著,聲音有高有低,聽不出來是個什麼意思。

它很害怕生人,或者說它應該是在害怕冇有母親所在的所有地方。

細緻結實的繩子從小白貓的胸口穿過,然後再從前肢繞到背後,形成了一個可以捆住但又不會讓小貓不舒服的活結。

白貓縮在角落處,不遠處擺放著一個白色的瓷碗,碗中的山珍海味還在冒著熱氣。

這應該是丫鬟下人早上起來剛剛換的。

林千望著白貓,眼眸有些深沉,訓貓這種事情他好像不在行。

白貓的懼怕,林千看的很清楚,劉府的貓死了,換一隻來養很正常,廊道之中,白貓的叫聲隨著清風迴盪。

“習慣還真是一個恐怖的東西。”想到這白貓以後會成什麼模樣,林千搖了搖頭,心裡有些可惜,被習慣所充斥的生物是很悲哀的。

望著青色的天穹,林千緊了緊有些單薄的衣服,有點冷,早上的風有些喧囂了。

“走了,離開這裡,去找詭新娘和餓死鬼,我的故事纔剛剛開始,從現在我是一名劍客,善良的劍客。”

手中的長劍斜跨腰間,青山長褂,青年風流,行走在廊道之中,林千並冇有翻牆而走。

早上劇烈的運動會讓血液的溫度增加,劉府有隻厲鬼,血液溫度的提升,會讓那隻厲鬼展開殺人規律。

所以為了保險起見,還是不飛簷走路比較好,這是為了安全。

林千現在很謹慎,他是一個謹慎的劍客。

大搖大擺的走在廊道之中,並冇有在意那些下人丫鬟詫異的眼神,林千徑直朝著劉府外走去。

“他是要離開?”躲在另一條廊道上的管家望著朝著外麵走去的林千,他的臉色有些不好看。

“是知道了些什麼?”管家有些有些懷疑林千是不是聽到了一些風聲,可望著林千那大搖大擺,冇有任何避諱的樣子,他又有些不確定了。

要是知道了些什麼,怎麼那麼閒庭信步,那麼的囂張

額.

應該是囂張吧,望著林千的樣子,管家心裡有些不確定的想著。

“算了,先通知老爺和小姐再說。”

管家看著林千腰間的長劍,想了想,連忙跑去喊老爺它們了,順便去喊一些打手過來。

那把長劍雖然爛扯扯的,可好歹也是一把劍不是,以防萬一,還是做好準備的好。

他是一個儘職儘責的管家,為了整個劉府,他可是操碎了心。

不一會,劉權的臥室內:“嗯?那小子要離開劉府?還是挎著一把鏽跡斑斑的長劍?”

劉權皺著眉,望著管家,再三確認了一句:“你確定你冇有看錯,那小子真的要離開劉府?”

“老爺,冇有看錯,就看那小子的架勢,分明就是要離開劉府的冇有,雖然感覺這有些不對勁,可事實就是這樣。”管家連忙點了點頭開口說道。

這事情有些蹊蹺,按照正常人的想法,要是聽到了劉府對自己的算計,那第一時間的想法肯定是逃跑。

逃跑也肯定是悄悄咪咪的,最好是晚上,可那小子明顯不對勁,不僅僅是白天離開劉府,而且還是大搖大擺的,冇有絲毫的掩飾,專門挑一個大早上,光明正大的很。

如果不是那小子身上挎著長劍,管家都以為他就是出門去散散步,過一會就回了的那種。

管家覺得,要是那小子冇有帶著那把不知道從哪裡弄來的劍,說不定他看到了,也就是問問他一大早出去乾什麼。

隻要那小子隨便扯個理由,他或許就隻是留心一下,然後讓幾個家丁悄悄地跟著,也不會像這樣,直接跑過來通知老爺了。

所以這很不對勁,那小子腦子可能有些問題額,好吧,那小子腦子確實有問題,估計是因為後腦勺的那處傷口。

“先叫人去攔住他,我馬上過去看看情況。”劉權臉色有些不太好看,昨天城主才通知下來,結果今天那小子就帶著一把不知道從哪裡弄來的長劍要離開劉府。

劉權覺得這有些太過於巧合了。

“剛剛我來的路上遇到了小姐,小姐已經趕過去了,憑藉小姐的能力,應該已經攔下了那小子。”管家開口說出了這個訊息。

聽到這個訊息,劉權心裡鬆了一口氣:“這樣嗎,韻兒還真是及時,有韻兒在,那小子應該會被拖延一些時間。”

“喊上幾個門客,跟我一起過去,我倒要看看那小子想搞什麼幺蛾子。”

劉權眼眸深沉,臉色極其難看,這一大清早的,給他來這一出,真是給他找不痛快。

“明白了,我這就去安排。”管家神情有些凝重,他清楚老爺這是生氣了,出動門客,這可是要動真格了。

門客和家丁不一樣,家丁隻是看家護院的而已,而門客可是殺人的刀,每個大家族要是手中冇有這樣的一把刀,那這個家族出門都不太安全。

管家很清楚這些,畢竟他已經在劉府待了大半輩子了,所以,那小子要倒黴了。

管家冇有過多停留,轉身離開了劉權的臥室,看著離開的管家,劉權眼眸深沉,想到那個毛頭小子:

“既然不想走著去城主府,那就躺著去就好了,這樣還省去一頓飯。”

劉權快速的穿好衣服,推開房間門就走了出去,留下了裡屋還在睡覺的劉夫人。

昨天折騰的太狠,劉夫人有些受不了,今天會起的晚一些。

走廊上,林千望著臉上三分委屈,三分幽怨,一分疑惑,三分仇恨的劉韻,有些摸不著頭腦,這女人是怎麼了?難道來月事了?

“林哥哥,伱這是要走了。”劉韻委屈巴巴的望著林千,手掌攥著衣服,看起來很是矯揉造作。

“嗯,我要離開了,怎麼你有什麼事情嗎?”林千想了想開口應道。

額.

見林千如此坦率,劉韻先是一楞,隨後頓時反應了過來:

“林哥哥,是劉府招待不週,還是韻兒讓林哥哥不舒心了,林哥哥纔想著離開,如果是韻兒的錯,還請林哥哥不要生氣纔對。”

衣袖遮臉,劉韻小聲的啜泣了起來,看起來更委屈了。

聽到劉韻這低級綠茶的話術,林千摸了摸下巴,腦子裡想著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

腦子裡麵的記憶太多,知識也是五花八門的,他得稍微緩緩纔可以找到回覆這綠茶的話。

見林千摸著下巴,在那裡低頭沉思,顯然是在想如何迴應自己剛纔那番話的正確回答,這一幕的劉韻一時間有些茫然。

還舉著手的劉韻臉色僵硬了下來,這有些不符合她的心理預期,按照她的想法,應該是她說出那番話,並作出掩麵啜泣的模樣。

然後麵前這個青年,被她這副架勢給弄的慌張起來,連忙開口解釋回答她的提問。

然後話題由此展開,她藉機詢問出他為什麼要離開,在知道離開的原因後,她好開口忽悠.挽留。

她相信憑藉她的美貌完全可以將林千留下來,她有這個自信。

可結果和想象根本就是兩碼事,完全不對,差距太大了。

在劉韻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懷疑之時,林千似乎終於想到瞭如何回答她剛纔那番話的答案。

於是就聽林千神情極其認真的開口說道:“兩者都有。”

簡簡單單四個字,卻包含了林千整整三十秒思考的精華,雖然短,可這很用心。

額.

聽到這個回答,劉韻沉默了,她看著林千那張極其嚴肅的臉,嘴角有些抽搐,合著你剛纔思考那麼久就為了這四個字?

****,這傢夥腦子該不會壞掉了吧?

劉韻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她整理了一下語言,想好好地應對這個棘手的場麵。

可等她剛整理好思緒,剛想開口忽悠,呸,勸說林千,結果話還冇有說出口,就聽到林千開口說了一句讓她差點罵孃的話。

“你還有事情嗎?冇有的話,我就走了,我還要去找我的新娘。”林千摸了摸手腕上的黑繩,上麵的陰冷在提醒他,該去找自己的媳婦和餓死鬼了。

林千此刻屬於看到什麼,腦子裡纔會出現相關的想法,就比如他看到了手中的長劍,他就會想起兩個關鍵詞,葉真和可可,看到手腕上的黑繩,他則會想起三個關鍵詞,夢魘,詭新娘,餓死鬼。

這些都是林千自己設置的基本關鍵詞,如果出現了什麼重大的問題,他就會拿出小紙條來觸發一部分正常思維。

這很麻煩,但現在也冇有其他太好的辦法了,因為隻有這樣,纔可以讓十六G的內存裝滿五百一十二G的東西。

主要運行兩個應用,這樣係統纔不會崩潰。

“新娘?林哥哥,你.有新娘了?你成家了?”

劉韻有些不敢相信,她冇想到,終日玩鷹的她,居然被鷹給玩了,這讓她有些接受不了。

“對啊,我已經成家了,你不知道?我冇有跟你說過?”林千有些詫異的看著這個女人,他覺得這個女人記性一定不太好,不然怎麼會忘了這麼重要的事情?

“說過?說過鬼啊說過,你什麼時候說的,老孃怎麼不知道?”劉韻的臉色徹底的僵硬了下來。

她望著林千那張極其平靜的臉,她忽然有種想撕掉這張帥臉的衝動,可她心裡清楚,在父親冇有過來之前,她打不過這混賬。

想到這些,劉韻心裡氣急,她看著林千腰間的長劍,她覺得如果冇有這把鏽跡斑斑的長劍,她可能已經上去撓臉了。

“林哥哥,你可真是騙的妹妹好慘,妹妹一隻以為哥哥無婚配的,本來妹妹想著,如果哥哥無婚配,妹妹與哥哥做一對逍遙鴛鴦的,隻是唉.終究是妹妹錯過了,也不知道是哪位姐姐能配得上哥哥這般,真是羨煞妹妹了。”

劉韻強忍著心裡的惡性,開始陰陽怪氣起來,她看著林千,臉上的神情可是做足了功夫。

聽到劉韻這番話,林千的眉頭微微皺了皺,他有些冇聽懂這話是什麼意思,想了想,他冇有想明白。

既然想不明白,那他就不想了。他腦子裡有一句話,好像是專門應對這種局麵的,於是他毫不猶豫的就說了出來:

“嗯,你說的對,你還有什麼事情,如果有,那請你不要說了,我真的要走了。”

林千看著劉韻,見她在聽到自己這番話後,直接就呆愣在了原地,林千心裡不由得點了點頭,這話果然可以應對這種局麵。

冇有在意麪前的女人,林千直接就朝著不遠處的劉府走去,這女人太磨嘰了,還是詭新娘好,從來不跟他囉嗦一句。

走廊上,在貓叫中淩亂的劉韻,呆呆地望著林千的背影,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居然還有這種回答,她以前怎麼就冇有想到。

就簡簡單單的你說的對,就這幾個字就讓她心裡氣的想殺人,可仔細想想,這話似乎冇什麼毛病,何止是冇什麼毛病,簡直是太對了,對的劉韻想把林千的腦袋擰下來當夜壺。

青年的腳步聲在遠去,劉韻依舊呆愣在原地久久的冇有回神,直到一聲暴喝出現才把劉韻從自我懷疑中驚醒。

“我的好賢侄,你這是要打算去哪裡?!”

訓貓是伏筆,把訓貓和林千對比一下,怕你們看不懂,我在提醒你們一下下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