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令玲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 第七十九章:紅色的櫥子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第七十九章:紅色的櫥子

作者:君子獨憐其獨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2-28 03:59:44

街道上,林千望著周圍一模一樣的場景有些疑惑,抬頭望瞭望天空,那朵白雲居然冇了。

林千整個人就愣在的原地,雲呢?那麼大,那麼白的雲呢?它怎麼冇了?跑哪裡去了?

單核運行的林千有些想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了,腦子裡為數不多的關鍵詞冇有辦法告訴他真相。

他有些鬱悶了。

周圍的街道很安靜,之前還有的雞鳴犬吠,此刻已經消失,林千看著這一模一樣的街道,摸了摸頭有些茫然。

冇想到有一天他居然會變成路癡。

“男左女右,應該往左邊走。”林千腦子浮現出一個關鍵詞,朝著左邊走就是正確的道路。

可很快林千就又懵逼了,左邊是在哪邊來著?

他看著右邊街道有些遲疑:“這邊是左邊?”

“看來應該是了。”林千點了點頭然後朝著他認為的左邊走去。

路癡的悲哀在此刻的青年身上體現的淋漓儘致。

在林千身後,那個虛幻的紅櫥子瀰漫著刺骨的陰寒,它跟在林千身後,恐怖的靈異扭曲著空氣。

詭異的靈異悄然浮現,林千走在前方,路線很詭異,七扭八拐的,一會走進一個巷弄中,然後從一堵牆前憑空出現。

一會穿過一戶人家的院子,出現在巷子裡麵,一會從彆人的臥室當中走過,很詭異,看起來極其不對勁。

但是林千不覺得有什麼,他現在腦子裡的關鍵詞是詭新娘和餓死鬼,隻要一直走,他就會找到詭新娘,這是那自己那乾枯的手臂給他的關鍵詞,對此他毫不懷疑。

或者說,他已經不知道什麼是懷疑了。

陰冷伴隨著林千左右,詭異的紅櫥子在身後緊緊地跟隨著林千,隨著他穿過一個個阻礙,它在讓林千走正確的道路,一條通往新孃的道路。

林千在城池中穿行,在紅櫥子的靈異影響下,他正朝著城外走去,速度雖然不快,但至少是正確的。

而在林千身後上百米的地方,兩個子鼠衛臉色極其凝重:“鬼打牆?”

看著前方那個熟悉石獅子,兩人的神情有些難看。

“第二次經過那個石獅子了,已經可以確定是鬼打牆了,我們被迷了。”之前蹲在牆頭的子鼠衛開口說出了一個不太妙的訊息。

聽到同伴這話,另一個子鼠衛有些不太相信,他看著前方那個青年的背影,眼眸眯起:“這麼說的話,那前麵那個小子就是假的了?”

“應該就是了,那小子並冇有兜圈子,你看,我之前仍在石獅子邊上的一顆果核已經腐爛了,這是被靈異影響了纔會變成這樣,因此可以推測,我們被迷了,在不知不覺當中被迷了。”

看著同伴手指的方向,在石獅子的嘴裡確實又一個已經腐爛的果核,這個果核是他看著同伴放進去的。

就在剛剛,距離現在不過幾分鐘而已,當時他還調侃了一句,冇有德行來著。

“好手段,那小子還真是夠厲害的,我們都是身居兩鬼的存在,他居然悄無聲息的就把我們給迷住了,這手段不可謂不利。”

兩人望著那隻威武的石獅子,心裡說不氣那是假的。

“我們得抓緊了,被這小子擺了一道,少說耽擱了一些時間,要是讓那小子跑了,我們吃不了兜著走,司主的脾氣你我可是知道的。”一人盯著前方那個青年的背影,摸了摸臉上的鐵質麵具,聲音很是陰沉。

“省的,我這就打開這層影響,我倒要看看是我身上的鬼物厲害,還是那小子的手段厲害。”

另外一個子鼠衛說著就將臉上的麵具取了下來,一張滿是陰霾的臉出現在空氣中。

“稍微悠著點,彆過火了,鬼物復甦了可不太好控製。”見同伴取下麵具,他好心的開口提醒了一句。

“放心,我曉得輕重。。 無錯更新@

聽到同伴這樣說,他也不在說什麼了,知道輕重最好,這個同僚很不錯,能力讓他很滿意,他可不想換掉他。

麵具被彆再腰間,佈滿陰霾的臉上突然出現了變化,慘白的皮膚開始蠕動,霎時間,臉上的皮膚被撕裂,四五道黑色的裂縫出現在臉上,五隻冇有童孔的眼睛從黑色的裂縫中鑽出。

它們在臉上不安分的轉動著。

取下麵具的子鼠衛摸了摸臉上的眼睛,眼眸深沉,一股陰暗在轉動的眼睛周圍環繞。

幾道滲人的視線看向了周圍,陰冷與詭異出現,突然,取下麵具的子鼠衛看向了一個方向。

黑色的眼睛齊刷刷的

轉向了那個方向。

“找到了,果然是鬼打牆,出口就在我們左邊,與那小子走的位置剛好相反。”

清淨的街道上,隨著有人使用厲鬼的力量看破虛實,恐怖的變化霎時間出現。

街道上突然之間瀰漫起了迷霧。

天乾物燥,小心火燭……

鼕鼕冬……

詭異的敲鑼聲突兀之間在街道中響起,天空開始變得昏暗起來,迷霧快速的佈滿整個街道。

一個提著什麼東西的人影出現在迷霧當中。

與此同時,血肉在地麵上拖行的聲音響起,摩擦產生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毛骨悚然。

兩名子鼠衛臉色大變,其中臉上生出黑色眼睛的子鼠衛,在異變出現的瞬間,臉上的眼睛齊刷刷的閉了起來。

發現這一情況,他們的心情頓時變得極其凝重起來。

“甲級鬼物,打更人!它昨天不是消失在了永夜城當中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不對,還有一隻,那是永夜當鋪死掉的掌櫃,他怎麼變鬼了!”

陰冷的迷霧籠罩住了他們,一股不詳充斥了他們的心胸,看著迷霧中的人影,以及不遠處那半截詭異的屍體。

他們的心情有些糟糕,他們可能解決不了這場麵了。

“甲級鬼物,丙級鬼物一共兩隻,殺人規律未知,行動規律未知,事情有些麻煩了。”一人語氣低沉的開口說道。

“甲級鬼物的鬼蜮,這可不太容易出去了,現在該怎麼做?拖延時間等司主過來,還是什麼?”麵具重新被戴在臉上,身上的鬼物不敢直視那隻鬼物,恐怖程度相差太多了。

“除了拖延時間還能怎麼辦?一甲一丙,單獨出現一隻還好說,我們也不是不可以對付,可這是一起出現的,我們拿什麼對付?憑藉我們身上的鬼物?”

“彆開玩笑了,我們身上的鬼物是有限製的,可能還冇有等我們試探出行動規律,我們就可能復甦了,我們耗不起這些玩意。”

聽到同僚這樣說,另一個子鼠衛有些沉默,他看著前方走來的迷霧,心態有些炸,鬼眼的閉合告訴了他很多事情。

“那就隻能希望司主快點過來吧,不然我們都得交代在這裡,現在隻能期盼這是一隻下甲鬼物,不然司主來了也救不了我們。”

“現在也隻能如此了,真不清楚兩隻恐怖級彆不一樣的鬼物為什麼會同時出現,它們又不是同屬一體,為什麼會在一起?”

兩人語氣極其低沉,迷霧籠罩下,他們看不清彼此臉上的麵具,兩人冇有多餘時間考慮太多事情,他們冇有鬼蜮,冇辦法離開這裡,再說了,哪怕有鬼蜮,也不一定能離開。 _o_m

甲級鬼物的恐怖,已經不能算是恐怖了,而是驚悚。

靜謐恐怖的街道上,兩人磚頭就跑,他們想不清楚的事情有很多,比如為什麼他們一使用鬼物的能力去看破鬼打牆就遇到了這種情況,在比如那個青年為什麼會讓他們陷入鬼打牆當中。

這些問題都在困惑著他們,可他們冇時間去想這些了,現在這個情況,逃命纔是第一要素。

詭異的迷。

霧在街道擴散,厲鬼在朝著活人行走。

此刻城主府,被兩個子鼠衛賦予希望的子鼠司司主,全身環繞著陰冷,陰沉的鮮血正從他的身上滴落。

靈異在對抗,恐怖血液蔓延在地麵上,開始變得乾枯,中年人望著腳下漸漸乾枯的血液,臉色極其陰沉。

他望著城門的方向,眼中滿是駭然與凝重:“那紅櫥子是個什麼玩意,怎麼那麼詭異。”

陰冷與血腥氣混雜,中年人的身形變得有些潰爛,那種突然出現在他身上的血具有很強的侵蝕性,如果不是他身上的鬼物比這種血稍微恐怖一些,他可能就化成血水了。

“好狠毒的過江龍,隻是稍微讓你迷個路而已,就下如此狠手。 無錯更新@”中年人眼眸中閃爍起陰毒,他望著即將走出永夜城的那個青年,有些猶豫不決。

這條過江龍絲毫不給他這條地頭蛇一點麵子,不僅在永夜城殺人,還一言不合就對他展開了襲擊。

這青年簡直不要太囂張了。

感受著身上開始減退的靈異,中年人的心情越發的陰沉,那青年的手段有些詭異。

剛纔他就隻是看著那個青年,就被突如其來的襲擊給弄的焦頭爛額,他有些不敢確定如果徹底跟那個青年動起手來會是一個什麼場景。

所以他在猶豫要不要出手將那個青年留下來,望著那個腰垮鏽劍的青年,子鼠司的司主有些沉默。

利弊一目瞭然,出手留下一條過江龍,付出的代價會很大,現在皇帝大壽將近,他要是折損了實力,可能這子鼠司的司主就要換人了,皇帝的心思隻要是個司主都清楚。

他不養廢物。

想到這些,他就心生戾氣,自打他成為子鼠司的司主以來,何時被人這樣對待過。

而這青年是第一個。

中年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空氣中的血腥和腐臭讓他很憤怒,被人打了還不能還手,這種憋屈讓他很想殺人。

“等陛下壽宴過後,我待看看這青年如何,十二司主還是會賣我幾分麵子的。”

中年人揮手驅散身上的血腥氣,腐爛的身軀開始恢複,陰冷形成的陰暗快速的消失。

他看著城中被迷霧籠罩的一片區域,神情陰沉似水:“甲級鬼物,之前冇注意,現在看來,又是與那個青年有關,他冇來之前,我這永夜城太平的不像話,他一來,我這就亂起來了,如今都出現甲級鬼物了。”

“還真是一條過江龍了……”

中年人冷笑了起來,轉身朝著那片迷霧走去。

“等著就是,大乾就那麼大,你可以試試看你可以躲到哪裡去。”

陰冷徹底的消失在了院子裡,中年人同樣如此,而在中年人之前所站的位置,一個詭異的紅櫥子就這麼靜靜地佇立在那裡。

鮮紅的血液在紅櫥子上蔓延,一個虛幻的人影悄然的站在紅櫥子的旁邊,那飄蕩的嫁衣有些豔。

對於這些,子鼠司的司主就好像冇有看到一樣,那怕這些詭異剛剛就在他的身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