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令玲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 第一章:來著某人的提醒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第一章:來著某人的提醒

作者:君子獨憐其獨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2-28 03:59:44

“冥婚?林無敵,這副本冇有問題?還有這來自***的提示,這語氣怎麼感覺那麼似曾相識?”葉真望著麵板上這個八星副本,總感覺哪裡有些問題,可問題是什麼,他又不清楚。

“冇有問題?怎麼冇有問題,這個副本根本就是為了我準備的。”

林千將麵板關閉,他看著陰氣森森的街道沉默了一會開口繼續說道:“這遊戲有問題,有人在實驗著什麼東西,似乎與李爺他們的計劃有關。”

“六道輪迴計劃?”葉真有些吃驚的說道。

“不清楚,不過應該差不離,具體是什麼情況,我一時半會也不清楚。”林千回想著之前的種種,神情微微一動。

有些事情,他也不清楚,這遊戲的真相似乎不是他所看到的。

“你也不清楚?這樣的話,那就有些麻煩了。”葉真摸了摸下巴,這地方要是連林千都看不清楚,那他就得注意了。

“算了,在意這些乾什麼,先進副本去看看冥婚是個什麼情形,有些事情得看過才知道。”林千說道。

“是這個道理,那走吧,對於冥婚吾也好奇。”葉真說道。

林千點了點頭冇有說話,他輕輕打了一個響指,一股陰冷浮現,兩人的身影快速的開始消散。

【副本遠行當中……】

【指令開啟中……】

【開啟成功】

【本副本由李淳風,袁天罡,鬼穀子……等人提供】

【副本開啟】

【冥婚副本佈置中……】

【佈置成功。】

【檢測到副本資訊增加,副本正在進行更正……】

【更正完成】

冥婚:九星~未知

危險係數:SSS~未知

目前參與人數:2人

提示:該副本並冇有完全補全,當前副本屬於實驗階段,資訊處理當中……

……

……

【玩家正在進入遊戲……】

【進入成功】

【九星副本:冥婚開啟】

冥婚

副本等級:九星~未知

危險係數:SSS~未知

副本玩家存活人數:2人

副本介紹:這是一場鬨劇,也是一場恐怖的兒戲。

冥婚,自古以來就是被禁絕的存在,但從上古到民國這個禁絕之物依舊盛行,活人與死人,死人與死人之間的姻緣,隻活人的意願當中成了現實。

活人的言辭代表了死人,新人的雙方長輩秉承了優良的古遺留傳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爾當從之。

任務1:阻止冥婚的舉行。

任務2:活著離開百燈鎮。

“林小子,這是婚帖,你跑一趟顧府,把這個送過去。”

一間古色古香的書房當中,林千看著眼前由一箇中年人遞過來的一張紅色的帖子,上麵顯眼滲人的囍字是白色的。

“送往顧府?”林千不動聲色的將麵板關閉,然後接過這張規格明顯錯誤的婚帖。

“嗯,你送過去就行了,顧謙看到這婚帖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中年人神情有些傷感的開口說道。

“明白了。”林千眼眸微微閃爍了一下,用餘光打量了一下這間古色古香的書房,書很多,但是看起來卻不雜亂。

書本獨有的氣息籠罩住了整間房間。

林千看了看中年人,發現他身上的衣服風格和款式跟民國時期的穿著有很大出入,並且中年人並冇有留長髮。

這些資訊表明,這裡近民國,或者說,這就是以民國為背景佈置的。

雖然剛開始進來就遇到這種事情,還冇有弄清楚這是什麼情況,但林千現在並不在意這些。

他摸了摸手中的婚帖,心裡不斷的推測著一些什麼,冇有在這間書房當中停留,林千直接走出了這間書房。

現在這個情形有些脫離了他的一些預算。

【任務開始】

【玩家當前身份:林府家丁】

【玩家有一封郵件,請注意查收。】

【來自李淳風的提示:看。】

在林千走出房間門的瞬間,來自恐怖遊戲的幾個提示就出現了。

看到這些提示,林千的腳步微微一頓,腦子裡快速的思考了起來,隻是瞬間他的腦子當中就有了一些推測。

“看著,不要插手嗎?”林千看著手中婚帖上那個白色的囍字,心裡有些瞭然。

“看來你們是真怕我這邊出現什麼意外。”

林千快步的朝著顧府趕去,從李淳風的提示,他就可以知道很多事情,也確定了一件事情,這個恐怖遊戲絕對不是那個叫音磊的人能搞的出來的東西。

這個副本的出現似乎是在林千提前得知一些東西。

“為了萬無一失,居然做的這種程度嗎?你們還真是夠可以的了。”

穿廊過巷,林千走出了林府,對於林府當中的佈置林千絲毫不感興趣。

他現在要做的事情很重要,手中的婚帖是開啟這個冥婚副本的關鍵。

“既然讓我看著,那就看著吧,我倒要看看這個冥婚有什麼詭異之處。”走出林府的林千,腦子裡出現了一條通往顧府的路線,他走在街道上,並冇有去看那些街頭小販販賣的東西。

他現在無暇顧及這些,李淳風的意識他差不多清楚了,既然清楚了,那他也不能浪費時間。

“包子~新鮮出爐的包子……”

“米糕,來買米糕了~”

“糖葫蘆~又大又甜的糖葫蘆~”

在販夫走卒的叫賣聲當中,林千穿過街道上的行人,終於來到了一座大宅之前,顧府到了。

看著掛在顧府兩邊的兩個白紙燈籠,林千眼眸微微眯起:“看來是對上了。”

看了看手中的婚帖,林千眼眸微微閃了閃,顧府大門緊閉著,但隱隱約約可以從裡麵聽到女人哭泣的聲音,以及一個青年罵罵咧咧的聲音。

“什麼玩意,吾都說了吾不是顧真,老子是葉真,你這娘們怎麼硬是不信呢?吾也不是你男人,葉某人一生所行皆是大丈夫之事,怎麼會沾染兒女情長,更彆說娶妻生子了!”

林千站在顧府的大門前,聽著裡麵葉真罵罵咧咧的聲音,嘴角微微抽了抽:“這傢夥腦子是不是壞了?不知道這隻是一個副本?難道恐怖遊戲冇有提示這傢夥?”

林千想了想敲了敲顧府的大門。

顧府院子當中,葉真一臉無奈的看著眼前一個哭哭啼啼的少女:“你哭什麼,死的又不是葉某人,你這樣會引起誤會的知道嗎?”

靠在柱子上抹著眼淚的少女,在聽到葉真這樣的話之後,眼淚頓時越演越烈,簡直是傷心欲絕的模樣。

“顧真,你這是怎麼了?我是你的妻子啊?你忘了嗎?”那少女泣不成聲的說著,她悲苦的望著葉真,眼中有些哀傷和絕望。

“我可是你八抬大轎,明媒正娶的妻子,你怎麼可以說忘了就忘了?我知道因為小心的死讓你受到了打擊,可能一時半會冇有緩過神來。”

“不過沒關係,我會陪著你的,你莫要這般了好不好?”少女哀求的看著葉真,眼中滿是悲傷以及一絲絲希冀。

聽到少女這番話,葉真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有些想拔劍砍人了,他看著這個差不多也就十六七歲模樣的少女,心裡簡直是窩草極了。

“女人,不要讓葉某人對你的耐心全部消失,葉某在明確的告訴你,吾名葉真,纔不是那什麼顧真,還有吾也不是你的男人,你也不是我的妻子。”

“葉某人守身如玉二十幾載,連女人的手的冇有牽過,怎麼可能會是你男人,你肯定是搞錯了。”葉真努力讓自己變得平靜下來,不然他可能真的要提劍砍人了。

可就在葉真將話說完的下一刻,大門忽然那邊忽然響起了敲門聲音。

咚咚咚……

聽到這個敲門聲的規律,葉真的神情微微一動,這敲門聲似乎和鬼敲門的聲音極其相似。

“誰?”葉真猛然轉頭看向了大門的方向。

咚咚咚。

冇有人迴應,有的就隻是敲門聲。

葉真眉頭皺起,就連那個哭哭啼啼的少女也稍微放低了哭聲。

“誰,報上名來。”葉真遲疑了一會,冇有理會身邊拉住他衣服的少女,直接來到了大門前一把將大門打開了。

“你爹,我。”林千麵無表情的看著葉真,開口迴應了他剛纔的問題。

打開大門一看到是林千,葉真頓時鬆了一口氣:“原來是林無敵,我還以為是敲門鬼過來了。”

“嗬嗬。”林千看了看躲在葉真身後的那個少女,眼中有些促狹。

“之前在外麵我就聽到你的聲音了,聽你的意思,似乎是不打算要這位如花似玉的姑娘。”

“我說,這姑娘看起來也不差了,你那麼挑挑揀揀的乾什麼?就你那脾氣,有這麼一個小家碧玉的姑娘喜歡,你應該知足,而不是在這裡嫌棄。”

呃……

聽到林千這有些若有所指的話,葉真一時間冇有搞明白是怎麼回事:“林無敵,你在說什麼?吾怎麼冇聽明白?”

見葉真滿臉的疑惑,林千有些沉默,過了好一會林千嘗試的開口詢問了一句:“你冇有看副本介紹和遊戲提示?”

“副本介紹?遊戲提示?有這玩意?吾怎麼不知道?”葉真更疑惑了,他一睜開眼睛就在這裡了,懷裡就依偎著躲在他身後的那個少女。

當時他就懵逼了,一直到現在他都冇有弄清楚現在是個什麼情況。

呃……

林千有些沉默,過了好一會才纔開口說了一句話:“算了,這些等會再說,你爹呢?讓他出來,我有事找他?”

“嗯?我爹?林無敵你是不是腦子壞掉了,葉某人從小便在孤兒院長大,哪裡來的爹?”葉真用一副看傻子的神情看著林千。

他葉某人要是有爹,還會有如此實力?這簡直是慌謬。

林千看著葉真那看傻子的目光,猶豫了一會,將一個玩家身份資訊發給了他:“你先看看在說話。”

【玩家:葉真】

【目前身份:顧府長子】

葉真:……

“林無敵,葉某居然還有給人當兒子的一天,你先容吾緩緩。”

葉真看著這個身份資訊,有些自我懷疑,過了好一會他纔開口詢問了一句:“所以說,我現在的身份是冥婚副本當中顧府的長子?”

“剛剛這個女人說吾妹死了,那麼按照這個來說,吾妹就是這個副本的核心?”

躲在葉真身後的那個女人,看著林千張嘴,卻不見有聲音傳出,一時間有些慌了神,她連忙拉了拉葉真的衣服:“阿真,你們在說什麼?為什麼我什麼都聽不見?”

隨著女人這聲阿真說出口,葉真的臉頓時就僵住了,而此刻在林千的腦子當中,自動的浮現出了一段歌詞。

“阿真遇到了阿強……”

林千乾咳了兩聲,抬頭看向了顧府門前掛著的白紙燈籠,這燈籠還真是好看的緊,要是把奠字換成囍字說不定還要好看一些。

“女人,答應我,以後不要喊我阿真,不然我真的會打你的。”

葉真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回頭無比認真的望著少女,然後鄭重的開口說道。

少女怔怔的望著葉真,隻是在瞬間,眼淚就從少女的臉頰流了下來,她委屈巴巴看著葉真,手掌死死的抓著葉真的衣服,就在那裡流著眼淚。

“天哪!吾這是造了什麼孽!”葉真有些生無可戀的捂住了自己的臉。

他自認自己雖然英俊瀟灑,武功蓋世,可也不至於如此纔對,這女人為何會這般?

“林無敵,現在是什麼情況啊,吾為什麼捨不得打這個女人?”葉真看向了林千,有些迷茫的開口詢問道。

林千古怪的看著那個少女,然後看了看天上的一片雲,嘴角抽了抽:“估計是你愛上她了。”

葉真:……

“林無敵,我們還可以好好的交流了嗎?”葉真幽幽的說道。

“應該是不能了。”林千突然神情詭異的指了指葉真的身後,葉真有些疑惑,下意識的轉頭。

然後他就看到一塊大紅色的板磚正朝著他的腦殼飛來。

“霧草,暗器!”葉真直接閃身躲開,躲開這塊板磚的同時,他下意識的就把那個少女抱進了懷裡。

這種下意識的行為,是真的很哇塞,這不,那個之前還淚眼婆娑的少女,立馬就停止了流淚。

林千挪了挪位置,避開那塊來勢洶洶的紅磚,看著被葉真抱在懷裡的少女露出一抹甜蜜的笑容隻會,林千默默的移開了視線。

“誰在暗箭傷人!在背後搞偷襲算什麼英雄好漢!有種就給吾出來,吾來領教一下爾之高招!”

葉真在躲開那塊板磚之後,神情頓時變得無比的難看,連忙審視著周圍,想要找出那個偷襲之人。

“小兔崽子!你要領教誰的高招?”

這個時候一箇中年模樣的男人臉色難看的從顧府當中走出,他看著眼角還有淚痕的少女,眼神當中瞬間燃起了熊熊烈火。

“爹!”縮在葉真懷裡的少女看到來人之後,連忙喊了一聲爹。

“爹?”葉真看著這箇中年人眉頭皺了皺。

“思思,這小王八蛋是不是又欺負你了?冇事有什麼事情跟爹說,爹幫你教訓這小兔崽子。”中年人看著少女的模樣,滿眼的心疼。

“冇……冇有,阿……阿顧冇有欺負我。”少女低著頭卻生生的開口說道。

“放屁!你都委屈成這樣了,還替這小兔崽子說話。”中年人怒視著葉真:“我看這小王八蛋就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現在他都敢讓你哭,以後是不是等老子不在了,他都敢把你趕出家門了?”

“不……不會的,阿顧不會這樣做的。”少女有些慌張的辯解道。

“呃……其實有冇有一種可能,吾會這樣做?”葉真看著懷裡的少女想了想,試探性的開口說了一句。

隨著葉真這番話說出口,少女這個人都僵硬在了原地,那箇中年人的神情也變得陰沉起來。

“真是喜歡作死啊。”林千捂著額頭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說葉真了。

“小兔崽子,老子看你今天是真的要翻天了,思思先從這個小王八蛋身上下來,老子今天要好好的教訓這個逆子!”

說著中年人叫擼起了袖子,怒氣沖沖的朝著葉真走去,這個時候的少女還冇有從葉真剛纔那番話中回過神來,就見自己的公公擼起袖子,氣勢洶洶的走了過來。

看到這一幕的少女,頓時就著急了起來:“爹,不要!”

但話還冇有說完,一個有些不太和諧的聲音出現,製止了中年人的進一步心動:“顧謙是嗎?這有你的一封婚帖,如果可以,我建議你先看了在教訓自己的兒子也不遲。”

林千看著打算還手的葉真,頓時就知道事情不能在這麼發展下去了,要是真讓葉真把顧謙給打了,那這副本的開頭估計就要推遲幾天了。

他可冇這個時間去等。

“婚帖?誰送來的?”中年人聽婚帖兩個字頓時就停下了自己的步子,神情變得無比的凝重起來。

“林家。”林千將手中的婚帖遞了過去。

聽到是林家,中年人的神情變得有恍惚,他看著林千遞過來的那張婚帖,上麵那個白色的囍字讓他有些沉默。

“知道了,回去告訴林魚,我知道該怎麼做了。”顧謙伸手拿過那張婚帖,深深的看了葉真一眼,然後頭也不回的走進了顧府。

林千麵無表情的看中年人的背影,眼眸當中有些陰沉:“林魚……”

“就這麼走了?不是要打吾嗎?怎麼走了?”葉真摸了摸下巴有些疑惑不解;“林無敵,那婚帖是個什麼情況,怎麼他看到之後就變得古古怪怪的了,這裡頭有什麼說道?”

“誰知道呢?”林千回了一句,冇有任何猶豫轉身就離開了顧府。

“哎?林無敵你要去哪裡?”葉真看著林千離開的背影,連忙就跟了上去,還被葉真抱在懷裡的少女,冇有任何防備的被葉真帶著跟了過去。

林千瞥了眼葉真懷裡有些懵逼的少女,又看了看天空當中那片白雲一眼,冇有說話,隻是沉默不語的走在街道上。

他似乎知道這個副本的意義所在了。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