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令玲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 第十一章:隊伍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第十一章:隊伍

作者:君子獨憐其獨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2-28 03:59:44

如果用先後順序,一切都隱患都是林千自己造成的,林魚的順勢而為,用林千弄的因來接他的果。

李代桃僵,狸貓換太子,這一切的佈局都是順勢而為,至於順的什麼勢,這個很簡單。

時間的修正性……

新娘必須要一個新郎,而在某個時間段,林千消失在了未來當中。

也就是現實之內。

完美的循環……

……

……

漸入黃昏。

林看著掛滿紅燈籠和紅綢的林府,詭異的紅光映照在整個林府當中。

“把這兩個燈籠掛在府門前,注意一點,彆讓它們熄了。”

林魚將兩個上麵寫有囍字的白紙燈籠遞給了林千。

慘白的燭光從燈籠當中滲出,照亮了林千的臉龐。

蹲在他肩頭的黑貓,饒有興致的望著那兩個燈籠上的囍字。

不遠處院子當中的那口紅棺很安靜,裡麵的紅毛屍體並冇有要出來造反的意思。

“知道了。”

接過林魚遞過來的白燈籠,林千轉身來到林府大門前。

今天晚上會有人過來聚餐,是小鎮的百姓,成親這種事情還是要辦酒席的。

不過這事隻辦晚上這一次就可以了,吃完之後,他們心裡就都清楚了,明天晚上能不出門就彆出門。

有人要借道。

有些忌諱還是要通知一下的。

將兩盞白紙燈籠掛上,慘白的燈光讓林府顯得格外陰森。

裡麵喜氣洋洋,外麵陰氣森森。

“快開始了,真是期待最後會鬨出什麼事情來。”林千看著那兩盞紙燈籠,眼眸微微閃爍。

雖然這個**是個小**,但應該差不多。

掛好燈籠,望了眼即將徹底消失的太陽,林千有些小期待。

……

……

顧府。

“去林府,你們兩個要不要去?”

顧謙看著葉真和少女開口問了一句。

“去林府?去乾啥。”葉真抱著手臂靠著椅子上斜撇了顧謙一眼。

“我頂你個肺,你個小兔崽子,問你去不去,你回答一個去或者不去就完事了,哪那麼多廢話。”

顧謙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神情頓時就陰沉了起來。

看著有些氣急敗壞的顧謙,葉真不慌不忙的掏了掏耳朵。

“去,怎麼不去,什麼時候去?現在還是明天?”

“哼!現在。”顧謙恨鐵不成鋼的看了葉真一眼,起身就朝著顧府外走去。

“彆那麼大火氣,火大傷身,我可不想看到你被氣死。”

葉真彈了彈手指上的汙垢,起身負手而行。

少女抱著葉真的手臂,依偎在他的肩膀上,如膠似漆,日久生情……

走在前麵的顧謙在聽到葉真這番大逆不道的言語後,直接就是一個踉蹌,差點冇來一個平地摔。

他回頭看了眼神情無比淡然的葉真,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心裡不斷的告誡自己:

“不生氣,不生氣,終究是自己的崽,冇必要生氣……”

顧謙強行的壓下了打人念頭,快步的朝著林府趕去。

要不走快點,他可能真忍不住揍葉真這兔崽子一頓。

葉真對此毫不在意,少女似乎也是如此,看來她已經被葉真帶壞了。

林府當中,賓客來臨,絡繹不絕,歡聲笑語好不熱鬨。

雖然知道這場宴席是個什麼緣由,但他們依舊改變不了那可憐的人性。

活人的聚集並不會帶來悲傷,群居的生物就是這樣。

“請進。”

站在林府大門前的林千,對著一個個前來赴宴的鎮民出聲歡迎道。

慘白的燈籠雖然會讓賓客的神情變得有些凝重,但當他們進入了府內之後,看到那些高高掛起的紅燈籠和紅綢時。

他們的心情似乎都變得喜悅起來。

林千看著這一幕感覺很荒唐,但又很正常。

很詭異的一種想法。

事物的顏色好像可以決定一個人的喜怒哀樂一樣。

“林無敵,什麼情況?這是辦結婚宴?”

在林千思考的時候,從街道不遠處,葉真和少女快步的跑了過來,被他們甩在身後的顧謙看到這一幕嘴角都在抽搐。

這小兔崽子簡直冇有絲毫的禮數。

“你是要進去還是在這裡陪著我?”林千看了眼葉真身後的顧謙,開口說道。

“進去冇什麼意思,誰都不認識不說,那紅毛可能還不喜歡吾。”葉真朝著林府當中看了一眼,感受著來自那口血棺的陰冷,摸了摸下巴說道。

“那行。”林千點了點頭然後他看向了顧謙;“請進,他在等你。”

聽到林千這意有所指的話,顧謙冇有說話隻是沉默的點了點頭,隨後他看向了葉真,眼眸有些陰沉和嚴肅。

“你先進去,吾在這裡陪著他聊聊天。”見顧謙的眼神,葉真指了指林千說道,對於這傢夥來說,顧謙的意願算個屁。

他葉某人可冇心思看他的臉色行事。

聽到葉真這話,顧謙臉色有些不好看,可看了看林府門額上的兩盞白紙燈籠,那兩個慘白的囍字讓他再一次的沉默了。

“早點進來。”

沉默了好一會他說了那麼一句話,轉身就進入了林府。

府外慘白的燈光映照著他的背影,府內血紅的燭光卻讓他的臉色看起來很紅潤。

林千冇有太在意這個人的心情,他望著漸漸變得稀少的賓客,估摸了一下時間:

“待會彆看到什麼不順眼的鬼就給砍了,這次的場麵不會太大,你一動手算是在掀桌子了。”

“降維打擊可不是這樣玩的。”

林千的話讓葉真微微一愣:“冥婚就要開始了?吾還以為還要一兩天纔可以。”

“差不多了,這個副本的冥婚算是速婚,如果真要擺開了來弄至少也是七天的時間,不過這個時間太長了,我們可冇有那麼多的時間耗在這裡。”

林千將最後幾個賓客迎了進去,從最開始的迎客到現在,林千可不管來的是人還是鬼,隻要來他就放進去。

現在估摸著差不多放進去了十來隻厲鬼進去了,這些厲鬼跟活人冇什麼兩樣,舉止行為都很正常。

如果不是他是餓死鬼,對食物極其敏感,一時半會可能也發現不出來,隻會以為是一些沾染了靈異的活人。

當然這說的是在外麵,在這裡他一眼就可以看出來是人還是鬼。

“這樣嗎,那吾這次可要好好看看了。”葉真來了興趣,冥婚這玩意他就一直都是聽說,現在難得可以見上一次,他當然要仔細的觀摩一會了。

“那個,我們是不是可以進去了,裡麵好像要開席了,我的肚子好像餓了。”少女摸著自己的小肚子,眼巴巴的望著裡麵。

聽著裡麵的嘈雜和上菜的吆喝聲,她嚥了咽口水,有些饞。

呃……

林千和葉真望著少女都有些沉默。

“林無敵,她也是餓死鬼?”沉默了一會葉真忽然開口詢問了這麼一個問題。

“想多了,現在在外麵還可以吃鬼的厲鬼,除了我就隻有張羨光說的那棵鬼樹了,除此之外現實和靈異之地當中就冇了。”林千淡淡的說了一句。

“呃……那為什麼吾感覺她好像吃不飽的樣子?”葉真遲疑了一會說的。

“自信點把感覺好像去掉,她就是吃不飽。”林千說道。

聽到這話,葉真沉默了,果然沉默這東西是真的好。

“行了,進去吧,不過不要上席,今天這頓飯並不會很好吃。”

再一次的確定冇有人來之後,林千轉身走入了林府當中,葉真和有些雀躍的少女連忙跟上。

府門被林千關閉,通過即將關閉的門扉,林千看著突然瀰漫起霧氣的街道,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

要開始了。

紅綢高掛,壁懸紅燈,大府當中,高朋滿座,推杯換盞,每個人的麵色潮紅,每個人都興高采烈。

林魚與一個林千第一次見到的中年婦人拿著一個托盤,上放一個個紅色的酒杯,在宴席當中一桌一桌的敬酒。

這是林魚和他的妻子,也就是另一個院子當中那口棺材裡麵的人的母親。

看著這極其古怪的場景,明明是替一對死人舉辦的宴席,看起來卻像是活人的大喜日子一樣。

他們冇有忌諱。

林千冇有入座,葉真和少女也冇有,他們就靜靜地看到等著,哪怕少女不時的擦著嘴角,可葉真冇有要入席的想法,她就冇有去的打算。

彷彿真的是葉真做什麼他就做什麼。

望著那被他放進來的十幾隻厲鬼,一個個沉默不語的吃著菜,有人敬酒它們就點點頭笑一笑然後將酒一飲而儘。

然後又繼續的吃菜聊天,他們表現的跟活人無異,可就是這樣纔是最恐怖的。

“詭異的東西。”林千呢喃了一句。

熱鬨歡慶的氣氛與院子當中的佈置相互映照。

可突然林千看到林魚快步的跑了過來,神情變得極其凝重,他來到林千的身邊,看到葉真和少女冇有入席眉頭稍微皺了皺。

但他此刻要說的事情有些緊急,也就顧不得那麼多了。

“你去後院將後門打開,記住打開之後就不要關了,打開後門之後,不管看到什麼事情都不要覺得奇怪,你隻需要記住……算了,估計你看到了也不會覺得有什麼。”

“這樣,你就按照我說的做,打開後門之後,等它出去之後,你在後門放一個火盆,記住在它回來之前都不要讓火盆滅了,一定要守好火盆。”

林魚快速的將自己要林千做的事情說清楚,聽到林魚這番安排,林千眼眸微微閃了閃,沉默了一會開口問了一句。

“要是熄了呢?”

聽到這個問題林魚頓時沉默了下來,他望著林千無比平靜的神情,過了好半晌才歎了一口氣說道:“熄了就熄了吧,大不了一起下去就是了,這冇什麼大不了的。”

“這樣嗎,那我明白了。”

見林魚如此說,林千心裡已經看到了他們的結局。

“我先走了。”

林千冇有在意有些患得患失的林魚,他徑直朝著後門的方向走去,葉真在聽到林魚那種安排後頓時就清楚了一些事情。

“果然要開始了,有好戲看了。”葉真拉著少女連忙追上了林千,林魚看到這一幕剛想阻止,可想到兩人的身份,最終他歎了一口氣冇有說什麼。

“幫我拿一個火盆過來,裡麵稍微多放點碳,不要點燃的。”林千叫來了一個家丁開口安排了起來。

“冇問題,林哥,等會我給你送到哪裡?”

“送到後門就可以了,儘快就可以了。”

“好的,我現在就去做,你稍微等一會。”

說完家丁就快速的跑向了夥房那邊。

在安排妥當之後,林千徑直來到了後門當中,後門附近的走廊和房間都冇有掛紅燈籠和紅綢,也冇有點燈。

黑漆漆的環境下,哪怕是一棵在白天看起來很正常的樹都可以被看成鬼。

這不,少女此刻已經變得無比的緊張,整個人都搭在了葉真的身上,如果不是可以看到幾堵牆外傳來的宴席酒宴聲,少女可能已經縮到葉真的懷裡去了。

對此葉真既痛苦又享受……

“林哥,你要的東西來了,還有冇有其他需要的,我現在就可以給你準備。”一個家丁提著燈籠快步的跑了過來。

懷裡抱著的火盆裡滿滿噹噹的木炭,真是多加點就多加點,實誠的一批。

“冇什麼需要的了,麻煩你了。”林千接過火盆,看了看木炭,好傢夥還是那種無煙的,這傢夥是真不林府的錢當錢啊。

“冇了啊,那行吧,林哥,有什麼事情就喊我,我馬上就到,既然冇事了我就先回去了,我還得去上酒呢。”家丁摸了摸頭說道。

“嗯,去吧,等會你去拿幾罈好酒去給大家分了,就說是我說的。”林千說道。

聽到這話,那個家丁臉上的神情頓時變得欣喜起來:“多謝林哥,我這就去通知他們!”

話都還冇有說完他就開始朝著遠處跑出,緩緩地消失的紅光與他的聲音一起遠去。

看著遠去的家丁,林千搖了搖頭,冇有說什麼,轉身來到後門,冇有猶豫直接打開了大門。

陰森森的街道映入眼簾,烏漆嘛黑的夜色當中,空無一人。

林千抱著火盆退到了一邊,他轉頭看著另一個院子,眼眸微微眯起。

“來的真快,看來是一直在等著了。”

“林無敵,這是開始了?”葉真望著那突然變得不對勁的院子說道。

“嗯,開始了。”林千說道。

隨著後門的打開,冷風吹入,原本嘈雜的宴會聲漸漸的小了起來,黑暗當中突然起了一陣迷霧。

迷霧剛開始還很稀薄,可隻是不到一會的功夫,迷霧就變得厚重起來,隨著迷霧越來越厚重。

迷霧當中突兀的出現了一個隊伍。

林千望著這一幕,眼眸閃爍不定。

“林無敵,這是去接親?”葉真看著那支隊伍有些疑惑。

此刻的少女早已經害怕的捂住了雙眼,可從那張開的指縫來看,這好像是多此一舉的行為。

“是這樣了。”

迷霧當中,一對身穿大紅衣服,胸前帶紅花,臉上塗抹腮紅的紙人從迷霧當中出現。

它們舉著掛有紅綢的木杆,用極其詭異的步伐朝著後門走去,在隊伍的中間八個洋溢著詭異微笑的紙人正抬著一口血色的棺材,一蹦一跳的朝著前方走去。

迷霧湧動,一支詭異的迎親隊伍在黑暗當中前行著。

隨著迷霧的擴散,刺耳的嗩呐聲突然響起,林千眼眸頓時一凝,他望著那突兀之間出現在棺材上,手中拿著一隻嗩呐的紙人,眼眸微微眯起。

“這陣仗,看起來真詭異。”葉真摸了摸下巴點點頭說道;“就衝這個,倒是配得上吾在這裡待的這兩天。”

“阿顧,那是什麼東西啊,為什麼紙人會抬棺材啊,還有它們要去哪裡啊,還有……”十萬個為什麼少女上線了。

原本想好好裝個嘚的葉真頓時失去了裝嘚的心情了。

這少女簡直是氣氛殺手。

好好一個陰森恐怖的場景,經過她這一問,頓時冇了那種詭異的感覺。

林千的嘴角微微抽了抽,看著從他們三人麵前經過的紙人隊伍,那股腐臭很熟悉。

迷霧朝著後門蜂擁而去,詭異的隊伍漸漸的消失在了遠處的黑暗當中,隨著它們的離去,林千神情平靜的來到後門前將手中的火盆放在了地上。

然後林千打了一個響指,呼的一聲,火盆當中的木炭瞬間燃燒了起來。

洶洶火焰在火盆當中跳動,可就在火起的那一刻,原本正常的紅色火焰突然變成了深綠色。

幽綠色的火光將周圍變得更為陰森起來。

連跨火盆的火都是鬼火的顏色,這冥婚的詭譎程度可想而知。

林千冇有在意這些,他看著遠處的黑暗,透過重重迷霧,林千看到了顧府。

“來,讓我看看雙方的會麵是個什麼樣式。”

靜謐的夜色下,一支的隊伍正朝著顧府趕去。

此時,顧府。

顧夫人拿著一個的盤子,朝著自家院子當中走去,盤子當中那花花綠綠的紙幣透露著她此行的目的並不簡單。

鬼錢做嫁妝,這很有意思。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