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令玲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神秘復甦_奪取詭畫 > 第二十九章:完美開始的計劃

“你有一群好隊友,冇有他們你就得親自下場,這可是何等狼狽的局麵。”

走入祠堂當中,同樣牽著一位新孃的林魚笑意盈盈的看著坐在椅子上的林千,在他的身邊是詭新娘。

而在它們的身後則是一麵鬼鏡,這是他夢寐以求但不的得求的東西。

他嘗試過很多方法,都冇有得到哪怕一麵鬼鏡,不得不說正主擁有得便宜是真的令人羨慕。

“哦?是嗎?我親自下場可不是一件好事情。”林千撐著下巴坐在椅子上,神情很平靜。

祠堂當中冇有什麼靈位,佈置的很正常,桌椅板凳,以及一些紅綢燈籠,除此之外就冇有其他了。

看著林魚身邊的新娘,林千稍微思考了一會便知道她是誰了。

何月蓮。

果然,很多事情不是看到了就是真的。

麻煩的事情從來都是以小變大的,就比如林魚。

“是不是好事情,隻有下場了才知道。”林魚看了看周圍,很平常,紅光籠罩住了所有,包括但不限於他們。

“如果這小丫頭開始就是跟著我,那我可能就不需要那麼麻煩了。”林魚望著在椅子後麵和兩隻小貓竊竊私語的可可。

看那兩隻小貓時不時點頭並轉頭看向他,林魚就清楚的知道一件事,那就是今天他可能不太好離開了。

從見到林千和詭新娘開始他就清楚,他竊取不了冥婚了。

兩人的靈異雖然都在上漲,可林魚驚喜的發現,他是量變,而林千則是質變。

林千和詭新娘正在朝著真正的無規律厲鬼前進著。

而他則還在處於目前這個階段。

打是打不贏了,但可以拖一下時間,畢竟他還有一個後手冇有用。

“其實說實話,我們本冇有什麼生死仇怨,但奈何造化弄人,一切都隻是因為一個順勢而為罷了,你說對不對?”林魚笑著開口說道。

“誰會聽你廢話?”林千搖了搖頭,轉頭看了看鬼鏡,鏡子當中他的身影是固定的,並冇有因為鏡子外的他轉頭裡麵的就轉頭。

“成了,那就好辦了。”

林千麵無表情的站了起來;“你那點後手冇什麼大用處,可能你還冇有發現,我身上也有你的後手。”

說到這裡,林千有些回憶被觸動了:“想當初我可是靠著這個東西才竊取到了鬼畫,現如今你想靠著它來竊取冥婚?倒是有意思。”

“你難道冇有發現,你身上的婚服顏色不再加深了嗎?”

林千站起身,祠堂的大門轟然關閉,靈異變得詭譎起來。

從這一刻開始,祠堂變得極其危險,在這裡不論你做什麼你都會被襲擊,哪怕是呼吸也同樣如此。

無規律,這可不是字麵上的意思。

林魚的臉色微微變化了起來,他看了眼周圍,眼眸微微眯起,從林千站起來的瞬間,祠堂的味道就變了。

陰暗,詭譎,怪誕,詭異,這些都可以形容此刻的祠堂,但似乎都不算是全對。

現在的林千好像,好像……

具體是什麼,林魚說不出來。

“哎呀呀……後手就這樣失效了,雖然早有預料,但還是有些不甘心怎麼辦?”

聽到林千說穿他的後手,林魚剛開始有些詫異,但也隻是詫異而已。

“其實我一開始就知道我不太可能贏,直到我進入這裡的時候我就更清楚,但人這東西劣根性太重了,像什麼貪婪,陰狠毒辣的都算是人的劣根。”

“就比如我,我明知道贏的機會不大,但我還是來了,我在賭,賭我有機會。”

“可現在看來……”

林魚鬆開了牽著何月蓮的手緩緩地舉了起來,他笑吟吟的看著林千,正如同他剛剛進來的模樣如出一轍。

“唉,雖然有些不甘心,但我還是要謝謝你替我做出選擇,我這個人從來不相信命,可今天我信了。”

“打算束手就擒?”林千眉頭皺了皺,停下了自己的腳步,他一時間有些冇搞懂這傢夥是什麼意思。

說尼瑪那麼多,就冇一句是他可以聽懂的,他是真冇有搞懂這傢夥是什麼意思。

林魚現在的情況很古怪,他好像隻可以看到他,但在靈異的感知當中這個人並不存在,可眼睛卻在告訴他這個人就在那裡。

這是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他好像在那裡見過……

不,不是見過,而是動過手。

“束手就擒?真不敢相信這話會從你的嘴裡的說出來……”

“哦……瞧我這腦子,忘了現在的你維持一點思維不混亂已經很勉強了,畢竟質變雖然會帶來恐怖的實力提升,但這個過程可不算美好。”

林魚有些幸災樂禍的看著林千,他的眼中滿是可憐。

“你來這裡就是為了嘴炮幾句的?”林千麵無表情的說道;“如果是這樣,那你算是白來了。”

“是,也不是,你要不抬頭看看,偶爾抬頭看高處,可以讓人不那麼自傲。”林魚的笑容越來越盛,他似乎很享受此刻林千的神情。

雖然是麵無表情,可那股子疑惑帶起的味道,他可是聞的很清楚。

林千眉頭皺起,他冇有抬頭去看天空,這其實是廢話,他此刻的是顛倒著的,抬頭看到的隻會是楊間的鬼湖以及站在鬼湖當中的隊友而已。

除此之外便是那一隻隻恐怖的厲鬼,可這些厲鬼正在被衛景一隻隻的吞吃著,這些有什麼好看的?

見林千不為所動,林魚好似想到了什麼一樣:“怪我,忘了現在是什麼情況,是我表達的不清楚,你應該看看你的血海。”

“算算時間,應該快到了……”

林魚的話說的很迷,林千實在想不明白他說的是什麼,但很快林千便清楚是什麼了。

“來了。”林魚突然說了一句,臉上的笑容更盛。

“找到了。”同一時刻,林千忽然笑了起來。

下一刻,原本平靜的血海猛然震動起來,此刻處於鬼湖上的楊間等人童孔瞬間縮了縮,他們齊刷刷的抬頭望去。

隻是一眼,他們的臉上就浮現出了無比震驚的神情。

似乎他們看到的東西讓他們都感覺到了詫異與不可思議。

“門?”

“這是門?”

血海當中,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出現了一道極其高大寬闊的大門,這道門從上到下全是黑色的。

與血海的顏色格格不入。

門上一個個蟲鳥花纂活靈活現,一隻隻猙獰的厲鬼刻圖如同是真的將厲鬼鑲嵌進入了其中一樣。

上麵散發的不祥讓所有人都感覺到了心驚,哪怕是此刻的衛景同樣如此。

“多謝你替我做的決定,做人多無趣?所以,我決定了,我不做人了。”

林魚看著麵色陰沉的林千,嘴角止不住的上揚。

“廢話如此多。”

林千一步走出,徑直出現在了林魚的身邊:“剛纔我說我找到了,你以為我找到了什麼?”

說著,林千猛然抓向了林魚的脖子,恐怖的靈異壓迫而去。

林魚童孔微顫,可臉上的笑容以及不改:“你來不及的。”

可話剛剛說完,林千的手就精準無誤的掐住了他的脖子:“找死。”

林千猛然用力,帶著林魚的身體就朝著他的麵前拽去,他要把他拽出那個分割的時間點。

林千一邊拽,他的嘴同時張開,他不想在聽到這傢夥的任何一句話,哪怕是一個字都不想。

他從來冇有如此煩躁一個人的笑容,林魚是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

恐怖的力道從林千的手臂當中傳單至手掌當中。

卡察,骨頭碎裂的聲音響起。

林魚的脖子頃刻之間碎裂,但哪怕是這樣他的笑容都冇有消失,哪怕他身上的厲鬼被壓製的死機了下去。

擁有另一半竊取鬼又如何?比起恐怖程度依舊比不過餓死鬼。

林千可謂是用了最大力氣,全部可以動用的靈異都壓製在了林魚的身上,可哪怕是這樣還是出現了變故。

就在林魚即將被林千拉出那個詭異的時間點的瞬間,一條條血紅的枝乾突然出現直接纏繞住了林魚的腦袋。

刺啦……

林千看著手中的無頭屍體,童孔止不住的顫抖。

“無……”

恐怖的靈異開始碰撞,安安靜靜坐在椅子上的詭新娘猛然站了起來,血紅的嫁衣飛舞,紅蓋頭被吹起,詭新孃的容顏若隱若現。

可可在這一刻下意識的抱住了自己的腦袋,嘴裡小聲的滴咕著:“可可錯了,可可在也不啃樹樹了,樹樹不要生氣氣……”

兩隻小貓縮在可可的腳邊瑟瑟發抖起來,它們身上的毛炸的很均勻。

血紅帶著血腥味的樹枝在祠堂當中肆意的扭動,兩股截然不同的靈異在這裡不斷的碰撞著。

代表著冥婚的紅光與樹枝不但的撕裂,冥婚的恐怖早已經不需要多少,可哪怕是這樣,那片紅光依舊呈現弱勢,哪怕冥婚還在不斷的增強。

林千拖著林魚的無頭屍體一步來到了詭新孃的身邊,他冇有猶豫直接一口吞下了林魚的無頭屍體,然後猛然牽起了詭新孃的手。

恐怖的靈異再次增強,但好像這還是無法對抗那些扭曲舞動的樹枝。

林千臉色有些難看。

“給朕滾回去!”

就在這一刻,一個無比威嚴的聲音響起,緊接著一股極其恐怖的靈異出現,那些樹枝就彷彿遇到了自己的天敵一樣,猛然開始往回縮。

隻是眨眼的功夫,這些樹枝便消失不見。

“這又是哪個大老出來了?”

癱在鬼湖上的周登怔怔的看著那些快速縮會那道大門的樹枝,嘴裡喃喃自語了一句。

林千看著祠堂當中的那些破洞,沉默不語,透過那些破洞,林千望著血海當中的那道門,眼中滿是殺意。

林魚跑了,這是瞎子都可以看得出的事實,看著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假新娘,林千隨手一揮,她便化作了飛灰。

林千坐在了椅子上,一言不發的盯著那道門,今天林魚向他展示了什麼叫腦子,什麼叫運氣。

“原來竊取鬼可以竊取這等厲鬼的靈異,真是會偷。”

林千歎了一口氣,很多事情總是在他腦子混亂的時候開始,在大乾是這樣,在湘西是這樣,在鬼血的時候也是這樣,到現在更是這樣。

他的運氣從來就冇有好過。

成也詭新娘,敗也詭新娘。

林千緩緩的閉上眸子,強行延遲一會儀式,出現的後遺症會有多大,他不清楚,但他清楚不這樣做,林魚的佈置會很完美的竊取到與他相同的靈異。

雖然林魚依舊無法贏他,但這樣會很麻煩,很麻煩,從剛纔林魚的選擇來看,這個決策是極為正確的。

“接下來就聽你的了。”林千嘴裡喃喃著,他居然有些累了。

“計劃開始,無的靈異完整,六道開始重啟。”

血海當中,那道大門前,李淳風的身影突然出現,他看著已經閉合的大門,心裡鬆了一口氣。

一切都算順利,林魚被逼著走出了這一步。

“獨蟻寄生大樹,何用?”

李淳風翻看著手中的一本簿子,表情很是澹然。

從開始到現在,他們的計劃就冇有出現過差錯,除了林千這傢夥作死去了一次“無”那裡之外,除此之外並未什麼細微的誤差。

隨著李淳風說出六道可以重啟之後,整個世界都出現了變化。

但除了身處大川市的眾人之外,冇有人可以發現這種變化。

站於鬼湖之上的所有人看著那突然出現在那道大門附近的十七道門,神情都有些麻木了。

十七道門加上之前出現的一道一共十八道,除了那道處於中心的門是黑色的之外,其餘的全部都是紅色的。

隨著十七道血紅大門的出現,楊間握了握手中的槍,陰冷恐怖的鬼湖頃刻之間開始消失。

恐怖的靈異開始出現,新孃的招鬼出現變化。

滴答……

楊間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剛纔好像有一滴水落在了他的鼻子上,黏湖湖的,血腥味很重。

當他看了看自己的手,紅色的……

在這一刻,楊間預感到事情有些不太妙了。

“靠……衛景快開鬼蜮將所有人收進去,上麵的血海要下來了。”突然陸誌文的聲音響起。

所有人的臉色都是一變,周登更是直接閉上了眼睛,他累了,不想動了。

這纔多久?從冥婚開始到現在過去能有一小時嗎?

這變化一個接著一個,要是心臟但凡不好的,都可以在原地表演一個突發心臟病。

嘩啦啦……

天上的血海不負眾望的開始下落,所有人看著那片壓迫而來的血海,心裡都有些發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