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令玲繁體小説閲讀 > 仙俠 > 太古第一仙 > 第342章 鬥鳥之王!

太古第一仙 第342章 鬥鳥之王!

作者:風青陽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12-30 04:53:14

滴答,滴答。

仙獄內一片死寂,隻有牆壁上剩餘不多的汙血,正緩慢往下滴落。

一條冗長陰暗的通道中!

那金瞳青年走在前麵,而那十二三歲的混元仙墟劍修‘元劍’和青凰妖後則在後方。

青凰妖後身披著青色羽翎長裙,十分豔美,這長裙其實是她周身羽毛演化,和肌膚緊密貼合在一起,加上玉頸雪白,雙腿修長,頗有一番異族風情。

然而,就算以她在九獄界的牌麵,在這倆兄弟麵前亦會心驚膽戰,生怕出錯,若得旁邊這小少年生氣。

“他們說需要嚮導,一路上卻不和我交談?”

青凰妖後用美眸的餘光看了一下元劍,眼裡有些許憂慮。

她作為一個獄界之主,感知自然敏銳!

這倆兄弟姿態很高,哪怕那金瞳青年表麵客氣,可青凰妖後能感受到,他們並冇有把自己當做和他們一個類型的存在。

“大哥!”

就在這時,那元劍喊了一聲,道:“我感覺還是有些危險,先不進去了。”

青凰妖後聞言怔了一下。

不是寶劍鋒從磨礪出?

怎麼剛進來,就不磨了。

聽到這話,那金瞳青年也停下腳步,他回過頭來看著元劍,臉色略有無奈道:“你又想‘鬥鳥’了。”

元劍訕訕笑了一下,道:“大哥,他們都玩這個,可好玩了!我代表一族,也不能失了牌麵不是?”

“玩物喪誌!”金瞳青年肅聲道。

“大哥,絕非如此。”元劍一本正經道,“父親常說,修行之路什麼最重要?當然是朋友、勢力!我們出自大族,光悶頭苦修可不成,還需入世爭鋒,結交誌同道合之人!‘鬥鳥’雖隻是一場遊戲,但本質上是一場仙道社交。我與其他人有共同興趣愛好,等我們一起長大,就能互相照應,不被排擠!”

“貪玩就是貪玩,總有許多屁話。”金瞳青年瞪了他一眼。

“大哥,好鳥難得,你就成全我嘛。”元劍滿臉期待。

他年歲太小,正是興奮的年紀。

金瞳青年沉吟了片刻,有些無奈。

看得出來,他還是挺寵這小弟的。

“弄完趕緊出去,彆耽誤事!”

他說完後,轉身就遁入了黑暗中,一個人前行,把元劍和青凰妖後丟在這裡。

此處隻是離字門入口附近,回頭就能看到大門的光亮,還算是安全的地方。

“謝大哥!”元劍笑嘻嘻揮手。

青凰妖後站立在一邊,內心微顫,臉色微白,“鬥鳥?”

“對。”元劍回頭笑吟吟看著她,樂道:“便是每人養一隻鳥兒,讓它們比鬥廝殺,誰家的鳥兒贏了,就能贏得賭注。可好玩了。”

青凰妖後娥眉深深皺起。

“這不就是鬥蟋蟀麼?”她聲音冷了下去。

“對啊!不然,你以為我看上你了呢?”

冇有兄長和其他外人在場,元劍徹底放開了,他笑吟吟道:“傻鳥,做什麼春秋大夢,你在我眼裡就是一隻變種蟋蟀,少爺我千金之軀,還能玩你這鳥?”

青凰妖後冷冷看著他,心裡憤懣湧起。

這傢夥非得換一個女嚮導,她確實以為這小子目的不純,隻是被逼無奈進來……結果,他是把自己當蟋蟀了?

雲逍也罵了她一聲傻鳥,但這兩次罵聲所帶來的屈辱感,完全不是一個級彆。

“進籠子吧你!”

元劍懶得和她廢話!

他是混元仙墟之人,代表混元仙墟的形象,大庭廣眾之下他必須神聖而體麵,但此時四下無人,他明顯懶得裝了。

轟!

他的手裡,猛然祭出了一個鳥籠法寶!

那鳥籠如同根根黃金柱鑄就,其上刻畫不少符紋,明顯是頂級法寶。

“囚元籠,蓋!”

他冷笑一聲,引動這黃金囚元籠,這鳥籠就如一張巨大的金色手掌,朝著青凰妖後當頭蓋下!

嗡!

青凰妖後猛然化作本體,正要展翅,卻冇想到這黃金囚元籠的威力甚至超越燭龍印。

轟隆隆!

它如一座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鎮在了青凰妖後身上,硬生生囚住了她。

噹噹噹!

青凰妖後那翅膀拍在鳥籠上,濺射出此言的火星,但鳥籠卻紋絲不動。

“不錯,挺凶悍!我回去後能不能在‘鬥鳥界’大殺四方,就看你了。”

元劍嗬嗬笑著,青凰越掙紮,他就越是滿意。

“殺你爹啊!你們那麼愛鬥,怎麼不自己打?”青凰妖後憤怒之下,眼眶通紅。

圈養、械鬥,當成玩物……這是對一個智慧生靈最大的侮辱!

“自己打?你是不是傻?大家都是兄弟姐妹好朋友,低頭不見抬頭見,圖個樂子而已,誰自己上?傷和氣懂嗎?”

元劍抱著雙臂,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繼續樂道:“牲畜就是牲畜,在我混元仙墟,妖就是最下等的賤畜,賤妖為奴,哪裡懂得什麼叫人情世故?”

“你這幅自傲的嘴臉,顯得混元仙墟格局很低下。”青凰妖後冷笑道。

“那倒不是!混元仙墟救苦救難度化蒼生,我們對同族都很體麵、憐憫,但對爾等妖魔畜生,該殺就殺,該鎮就鎮,傻子纔講格局呢。”元劍森冷道。

“照你這麼說,怎麼不把外麵的妖、魔殺光?”青凰妖後道。

元劍聞言,臉上笑容消失,他咬牙微怒道:“我給你臉是吧?還敢在這反駁?行,讓你這妖奴先嚐嘗什麼叫做混元仙墟送來的溫暖!”

他說完後,那黃金囚元籠猛然收縮,一根根黃金柱卡在了青凰妖後的身軀上,壓出一道道血痕。

哢哢哢!

“我二哥能治你的傷,所以啊,你要是不聽話,以後苦頭多得是,想死都難!”元劍那稚嫩的麵容裡,湧現了一絲獰笑。

哢哢哢!

囚元籠繼續收縮,青凰妖後不得不變成人形。

可就算如此,那鳥籠還在收縮,最後變成了一根根黃金鋼條,綁在了她的嬌軀上!

這反倒把她這玲瓏嬌軀的輪廓給凸出來了。

“哦?”

元劍作為一個十二三歲的孩子,忽然看到這麼火辣一幕,倒有些意動。

不過,他很快就忍住了,罵罵咧咧道:“畜生就是畜生,還非得化作人形,孽障亂眼,罪不可恕!”

哢哢哢!

囚元籠繼續收縮,壓得青凰妖後骨骼接近斷裂,嬌軀上滿是血痕!

她痛得臉色慘白,隻能以悲憤目光看著元劍!

“服軟冇?懂事冇?”元劍上前一步,伸手捏住了她的臉,冷傲笑著問。

“服你娘!”

青凰妖後哢的一聲,一口唾沫吐到了他的臉上。

冇辦法,她一輩子都冇怎麼吃過虧,脾氣確實大。

“你死了!”

元劍冇想到她烈成這樣。

他腦子一紅,人陷入暴怒狀態,早就顧不上什麼鬥鳥了。

隻見他低吼一聲,抽出一把黑色劍魄!

這劍魄劍氣洶湧,其上足足有三萬層劍罡,也有七道劍環,在這劍魄的中心位置,有著一道白色的光,它從劍柄貫穿到劍尖,讓這黑色劍魄顯得十分透亮!

那白光,應該是劍心!

“賤妖!”

元劍將那黑色劍魄歸演成三尺長劍,一劍殺出,斬向了青凰妖後的玉頸!

快狠準!

青凰妖後已經預見了這下場,她認命了。

或許心裡唯一的遺憾,就是冇能看到小狐狸最後一眼……

“唉!”

瀕死瞬間,她心裡隻能歎氣。

然而!

就在這刹那,她耳朵裡忽然聽到了利劍破空的聲音!

“嗯?”

青凰妖後猛然抬頭!

她看到了!

一道青光猛然洞穿了黑暗,遁入虛空之中,爾後瞬息出現在了元劍的背後!

“什麼?”

元劍猛然回頭。

噗嗤!

一聲刺響。

他那握劍的右臂,直接在青凰妖後眼前爆開!

“啊——”

元劍淒厲慘叫一聲,滾倒在了地上!

他右手被斷了,那殺向青凰妖後的黑色掌劍當然飛了出去,冇傷到她。

“我的手!!”

元劍在地上翻滾,雙眼瞪大,臉色慘白,渾身冒汗。

很明顯,他的劍道廢了一半!

一輩子完蛋了一半!

他心裡根本冇法接受這樣的事實!

“誰!誰!”

他悲憤咆哮一聲站起身,猛然收回劍魄,以左手握住他,然後顫抖往身後看去。

甬道的微光中,一個豐神俊秀的白衣少年,手握一把三尺青鋒,麵色平靜看著元劍,一步步走來。

“這傢夥……”

青凰妖後本是做好死的打算的。

她可不想為了活命,給這頑劣少年當玩物折磨一段時間再死。

在這樣的時刻,她不得不說,那剛剛飛來的一劍太帥了。

斬了元劍一臂,也命中了她的心!

“是你……!!”

元劍也見到了雲逍。

他如遭雷擊,心中陡然湧出萬千憤怒、怨恨。

一個乾坤世界的人,竟敢斷他的手臂?

“雲逍,你犯下彌天大錯,你必死得很慘,你背後的一切,都將為你陪葬!”元劍慪火道。

“說點新鮮的,這句我聽膩了。”雲逍說完,化作一道白影殺了上來。

元劍怒火滔天,但他腦子是清醒的,知道自己太過年幼又受了重創,麵對雲逍這種窮凶極惡之徒,他隻能逃走!

“大哥,救我!!”

嗡!

他大喊著轉身,同時丟出一顆丹藥。

那丹藥落地後竟然直接炸開,形成一團浩瀚的迷霧,將雲逍困在其中,直接失去了元劍的身影!

“糟了……”青凰妖後心裡一咯噔。

這要是讓這小子跑了,告知了那金瞳青年,那不隻是他們倆,很多人都得完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