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令玲繁體小説閲讀 > 玄幻 > 我隻想安靜地打遊戲 > 番外1 羚羊送子

我隻想安靜地打遊戲 番外1 羚羊送子

作者:十二翼黑暗熾天使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22 21:34:03

說起周木匠,歸德古城附近冇有幾個人不知道的。

一手祖傳的木匠手藝冇話說,祖上傳下來的技藝,打床做櫃子甚至是蓋房子,彆說用氣釘槍,就連一根釘子都冇有用過,全部是標準的榫卯結構。

有些老家老戶搬新房或者娶媳婦,想打個床做個櫃子,都會找周木匠幫忙。

周木匠的手藝好,人也實在,從不與人計較太多,有錢人家多給倆,他笑嗬嗬的收了自己應得的那份,冇錢的人家少給兩,他也笑嗬嗬的不在乎。

真要是鄰居實在有困難了,隨便管頓飯,他也幫著乾活,從來冇有半句怨言。

就是這麼一個老好人,老天卻不怎麼照顧他,兩口子都五十出頭了,也冇生下個一兒半女的,這也算是周木匠唯一的遺憾了。

最近古城翻修,市裡麵想要把這個全國都找不出第二個的銅錢古城恢複古風原貌,於是市領導就找到了周木匠,請他幫忙修複一些古屋木樓。

在清理一個老院子的時候,周木匠和幾個工人從古井裡麵挖到了一個破木盒子。

原本工人們還以為是挖到了什麼寶貝,結果打開盒子一看,好傢夥,裡麵都是汙泥和水。

把汙泥和水倒出來扒拉扒拉,發現了一支已經冇有辦法開機的手機,還有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大多都已經鏽的不成樣子,還有一個皮球似的東西。

看到那支手機,工人們立刻意識到,這根本不是什麼古董寶貝,估計是誰把不要的舊東西當垃圾扔進了廢棄的古井裡麵,也就冇了興趣。

周木匠覺得那木盒子到是挺有意思,就把裡麵的東西一起收拾收拾帶了回去,清理乾淨後,把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都給放到了雜物間,隻拿了個木盒子研究。

這木盒子冇釘冇膠,一看就是好手藝的榫卯工藝,周木匠乾了大半輩子的木匠活,就冇有見過這麼好的手藝,將那木盒子整天抱在手裡研究。

這天周木匠正準備要出去上工,他自己的家就住在古城裡麵,原本可以多睡一會兒,而且像他這樣的大師傅,其實也不用這麼早去,甚至很多事都不需要他親自乾活。

可是周木匠這大半輩子的都勤勞習慣了,真讓他在那裡看著彆人乾活,他實在有些難受。

活冇乾完,周木匠心裡麵有事也睡不踏實,天剛矇矇亮就爬了起來,穿上衣服給老伴做好了早餐放在桌子上,自己一個人推門出去準備去工地先去琢磨琢磨接下來該怎麼乾。

可是剛推開大門,周木匠人就呆在那裡。

隻見門口站著一隻又白又肥的羚羊,那羚羊可真是神氣。

一身白色的捲毛像是棉花似的雪白,長的又高又大又俊,還乾淨的不得了。

周木匠在電視上見過羚羊,可是電視裡的那些羚羊,哪有長這麼長的捲毛的?也冇有像這隻羚羊這麼白這麼神氣的。

更讓周木匠驚訝地是,這隻捲毛大白羊的嘴裡麵還叼著一個看起來有幾個月大的孩子。

那孩子身上穿著牛仔揹帶褲,被捲毛大白羊叼著揹帶,一雙黑溜溜的大眼睛,正和周木匠四目相對。

嗷!

捲毛大白羊突然張口叫了一聲,叼著的孩子也掉在了地上,然後它轉身撒開蹄子就跑,轉眼間就冇了蹤影。

那孩子摔在地上,頓時痛的哇哇大叫,周木匠連忙把孩子抱了起來,檢查孩子有冇有傷著。

幸好孩子身上冇傷,隻是摔了一下。

周木匠把孩子抱回了家裡,讓老伴幫忙照看著,天亮之後就去了派出所,想讓派出所幫忙找找孩子的家人。

可是派出所查來查去,也冇誰家丟了孩子,又聽說是一頭捲毛大白羊把孩子叼到了周木匠的家門口,都覺得這事十分的蹊蹺。

古城就那麼大,羚羊送子這件事很快就在古城當中傳開了,人家都是說是老天爺看周木匠人好,讓那羚羊給他送了個兒子。

開始周木匠當然不信這些,可是時間久了,也冇人來認這孩子,孩子一直寄養在他家裡,老兩口又都非常喜歡這個孩子,就動了收養的心思。

過了幾個月,實在找不到孩子的父母,於是在辦事處的幫助下,老兩口成功的收養了這個孩子,起了個名字叫周羊羊,一家三口就這麼過起了日子。

周羊羊也就是不到一歲的孩子,但是平時根本不哭不鬨,長的又漂亮,除了好吃懶做有些挑食之外,那真是樣樣都好。

這麼大的孩子,本來就是該吃該玩的年紀,老兩口也不吝嗇花錢,啥好吃的都給他買,像是看寶貝疙瘩一樣,每天都捧在手心,一刻都不願意離開,怕他磕著碰著。

這天周木匠出去乾活加夜班,他老伴摟著周羊羊睡覺。

見女人睡熟了,周羊羊突然悄悄爬了起來,躡手躡腳的下了床,自己打開房門到了院子裡麵,又輕手輕腳的把大門給打開了。

知道的這是一個不到一歲的孩子,不知道的一看還以為是個慣犯小偷呢。

門被打開了一條縫,一個羚羊腦袋鬼頭鬼腦的鑽了進來,左右打量了一下,發現除了周羊羊之外冇有其他人,這才快速鑽了進來。

“你這個死羊,竟然還有臉回來?跑的時候竟然不帶上我。”周羊羊壓低了聲音說話,那流利程度和表情,怎麼看也不像是個不滿一週歲的孩子。

“咳咳,這也不能怪我,你也知道我現在什麼情況,渾身上下一點元氣都冇有,和普通羚羊也差不了多少,萬一真被抓了,說不定就被烤成羊肉串了,我能不跑嗎?”捲毛大白羊尷尬地說道。

“哼,跑都跑了,你還回來乾什麼?”周羊羊冇好氣地說道。

“嘿嘿,我們說好的嘛,找到了東西我們二一添作五,伱不能一個人獨吞啊,你潛入幾個月了,找到東西了冇?”羚羊笑嗬嗬地問道。

“找個屁,那兩口子每天二十四小時守著我,我連話都不敢說,上哪去找東西。”周羊羊直翻白眼。

羚羊還想說什麼,卻聽裡屋傳來了聲音,扭頭就往外走,還不忘提醒周羊羊:“彆忘了你剛來這裡的時候是誰救了你,拿到東西記得分我一半。”

羚羊鑽出了大門,不一會兒就見周木匠的媳婦著急忙慌的屋裡走出來,看到周羊羊乖乖的坐在院子裡的小板凳上,這才鬆了一口氣。

“羊羊,怎麼一個人自己跑出來了,我的小寶貝,讓媽媽擔心死了。”女人抱起周羊羊,寵愛的在他臉上親了一口,讓周羊羊滿臉的無奈。

被女人抱回了屋子裡麵,周羊羊無奈的坐在了嬰兒床裡麵,女人還給他拿了一個木偶玩具讓他玩。

周羊羊好不容易等女人又睡著了,打起了鼾聲,這才小心翼翼的爬出嬰兒床,在屋裡麵摸索。

根據這兩三個月的觀察,東西肯定就在雜物間裡麵。

他輕手輕腳地走到雜物間門口,可是發現自己竟然夠不到門把手,鬱悶地嘟囔了一句:“該死的女人,流放我也就算了,還把我的**打回了嬰兒時代,等我回去一定要你好看。”

冇辦法,周羊羊目光轉動,看到一旁的木頭小板凳,隻好過去把小板凳費勁的搬了過來,剛剛放到雜物間的門口,就聽到屋內女人的鼾聲停了,而且有身體轉動的聲音,似乎要起來了。

周羊羊連忙把小板凳搬了回去,坐了下來,裝假很乖巧的樣子。

可是等了一會兒,又聽到了女人的鼾聲,原來女人隻是轉了一個身。

“一個女人還打鼾,像什麼樣子。”周羊羊有些鬱悶的又把小板凳給搬了起來,哼哧哼哧的搬到了雜物間門口。

這身體實在太小了,根本冇啥力量,搬個凳子都覺得有點累。

周羊羊剛剛準備要踩著小板凳上去開門,女人的鼾聲又停了,而且這次聽著好似要起來了。

周羊羊連忙又把小板凳飛快的搬了回去,再次一臉乖巧的坐了下來。

可是等了一會兒,裡屋又傳出了鼾聲,這讓周羊羊鬱悶地想要吐血。

咬了咬牙,又把小板凳搬了過去,這一次周羊羊鐵了心要把門打開。

“反正我現在就是個小孩子,好奇心重有什麼問題?發現了又能怎麼樣?無所謂,我不裝了,我就要開門!”周羊羊憤憤站上了小板凳:“管他什麼女人不女人的,老子就是要開門。”

周羊羊不顧一切把手按在了門把上,就要把門打開,卻突然感覺腰間傳來一股大門,直接把他抱了起來。

“羊羊,你在這裡乾什麼呢?”下了夜班的周木匠回來了,抱起周羊羊,在他臉上又是一通狂親。

“該死的地球人,為什麼這麼喜歡親人的臉,你們自己冇有臉嗎?”周羊羊滿臉的抗拒和無奈。

“羊羊,這個房門不能打開哦,否則會有大麻煩的。”周木匠指著雜物間的門說道。

周羊羊心想:“東西果然應該就在裡麵,看來這個人類應該發現那些東西不尋常了。”

周木匠這麼一說,更加堅定了周羊羊去搜尋雜物間的決心。

可是周木匠夫婦對他太上心了,生怕他有什麼意外。

五十多歲了,好不容易白撿了一個兒子,怎麼可能會不上心呢。

一有什麼風吹草動,兩口子都會立刻出現在周羊羊的身邊,幾乎可以說是寸步不離,讓周羊羊的計劃一次又一次的失敗。

周羊羊已經快要瘋了,如果不是因為變成了嬰兒之身,他都恨不能把這夫妻兩個脖子上一人一記手刀,直接把他們敲暈過去。

又忍耐了好多天,這天終於讓周羊羊找到了一個絕好的機會。

周木匠出去工作了,女人也在院子裡麵洗衣服。

假裝睡著的周羊羊,偷偷爬起來,搬著小板凳來到了雜物間門口,站在上麵握住了把手,眼睛還向外偷望了幾眼,確定女人不會進來之手,狠狠按下把手把門拉開:“我的寶貝們……我來了……咦……”

周羊羊隻是拉開了一個門縫,可是那門卻自己往外打開,周羊羊隻看到裡麵有一個個紙箱子堆在一起,把裡麵堆的滿滿的,都已經快要溢位來了。

之前已經是勉強把門關上,現在被周羊羊拉開,裡麵堆滿的紙箱子頓時失去了平衡,像是洪流一般湧了出來,瞬間把周羊羊淹冇在了裡麵。

“啊……羊羊……”女人聽到聲音,連忙跑進了屋裡,看清楚情況,立刻撲了上來,把那些紙箱子推開,把被砸的鼻青臉腫的周羊羊抱了起來,心疼的說道:“羊羊乖……羊羊不哭……都怪媽媽不好……媽媽不應該網購這麼多東西……”

計劃再次失敗!

“該死的地球女人……買這麼多用不上的廢品乾什麼……你買都買了……拆都不拆是幾個意思……疼死我了……嗚嗚……”周羊羊內心無比的崩潰。

修養了好幾天,在夫妻倆的悉心照顧下,周羊羊的傷終於好了起來。

但是因為上一次發生的事,夫妻兩個把他看的更緊了,而且還把雜物間的門上了鎖,防止周羊羊再把門打開。

“以為這樣就可以難得住我宇宙第一天才軍師風淩嗎?地球人,你們太天真了。”周羊羊手裡麵拿著一把鑰匙,滿臉的奸笑。

周羊羊看了一眼屋子裡麵正在熟睡的女人,這一次他可是有備而來,趁著女人睡著的時候,把耳塞塞進了她的耳朵裡,女人這些天冇日冇夜的照顧他實在太累了,睡的很熟,被戴上了耳塞都不知道。

再次站在小板凳上,用鑰匙把門打開,然後瀟灑的跳到了一旁,看著那些箱子倒下來流了一地,優雅的做了一個謝幕的動作。

“天才就是天才,就算變成了嬰兒,也是一個天才嬰兒,區區小事又怎麼能夠難得住我。”周羊羊得意的爬過那些小山似的紙箱子,來到了雜物間的裡麵。

他終於看到了自己夢寐以求的東西,雜物間最裡麵是一個大木箱子,裡麵應該放著他想要的東西。

“寶貝們,我來了!”周羊羊來到了木箱子前,用儘了吃奶的勁,把箱子蓋打開。

嘭!

周羊羊隻看到箱子裡麵彈出了一個紅色的東西,直直的砸在了他的臉上,直接把他砸的仰天倒了下去,四仰八叉的倒在了紙箱子上麵,鼻血都流了出來。

那木箱子裡麵,一個紅色的拳套在不斷的搖晃著,下麵是一根又粗又大的彈簧。

“為什麼要買這種東西……”周羊羊躺在紙箱堆上,一臉的生無可戀,淚水自眼角滑落。

“寶寶……”女人驚天地泣鬼神的驚呼聲再次響起。

不出意外,周羊羊又一次休息了好幾天。

一次又一次的失敗,讓周羊羊幾乎以為自己是不是被這對夫妻發現了自己的真實身份,故意在整他。

可是看來看去,又覺得不像。

但是他每一次的計劃,卻都以失敗告終,而且還把自己搞的一身是傷。

當週羊羊以為自己被黴神附體,幾乎快要絕望的時候,卻來了意外之喜。

周木匠竟然拿了一個木盒子出來給他玩,那木盒子一打開,周羊羊的眼睛都亮了,激動的以為自己終於被老天爺寵愛了。

木盒子裡的東西,竟然都是他夢寐以求的東西,手機、宇宙幣、地球伴生卵……。

當天夜裡,周羊羊趁著兩夫妻睡著之後,就帶上東西準備跑路。

悄悄打開大門,羚羊已經在門外等候,看到周羊羊出來,羚羊見四下無人,連忙從巷子裡麵的暗影中衝了出來,急忙問道:“得手了嗎?”

“你說呢?”周羊羊得意的拍了拍自己扛著的垃圾袋:“東西都在裡麵了,我們快走。”

羚羊二話不說,直接叼起周羊羊,把他甩到了自己背上,撒開蹄子就往城門的方向跑。

“終於解脫了。”風淩看了一眼漸漸遠離的那個小院,不知道為什麼,心裡麵好似有些不太舒服。

周羊羊丟了!

周木匠夫妻兩個都快要哭瞎了,到處尋找周羊羊,見人就問,把什麼地方都給找遍了,卻都冇有找到周羊羊的蹤影,到派出所報案之後,警察也幫著找了,一樣冇有找到哪怕一丁點線索,周羊羊好似就這麼憑空消失了一樣。

周木匠夫妻兩個好似丟了魂一樣,乾什麼都呆呆楞楞地,幾天時間好像老了很多,鬢角的白頭髮都出來了。

女人每次在路上看到和周羊羊的小孩,看誰都像是周羊羊,好多次都驚喜的撲上去,結果卻失望的發現認錯了人。

夫妻兩個實在放不下,最後一合計,把家裡的錢湊一湊,開著周木匠平時拉木材用的皮卡,準備出去找周羊羊,哪怕是走遍全國,也要把孩子找回來。

周木匠帶著老婆開著皮卡,皮卡上麵插著用周羊羊照片製作的小旗子,後排放著鍋碗瓢盆和被子等日用品。

兩口子開車著剛剛出了城門,卻一下子楞在了那裡,他們遠遠看到一隻神俊雪白羚羊,叼著一人垂頭喪氣的孩子站在路中間,似乎正對著他們在笑。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