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令玲繁體小説閲讀 > 遊戲 > 一人之下_五福臨門 > 第三十二章 五福臨門(下)

一人之下_五福臨門 第三十二章 五福臨門(下)

作者:漢壽庭猴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3-02-28 07:23:53

隨著真炁的消耗,一張臉譜,覆蓋了之前那一張喜神的臉譜,緩緩出現在了李承真的臉上。

財神臉譜,乃是白臉,白臉往往用來表現陰險,狡詐,飛揚,肅煞之人,最典型的便是曹操,趙高等等,很少會有神靈被用白臉描繪,當然如果硬要用無奸不商來解釋,倒也說得通。

儘管無奸不商這個詞,是在時代改變中變換了含義,但文字是用來表達人類的想法的,也有一些類似於信仰之力,大部分人認為對的,纔是對的。

但實際上這裡的白臉並不是表示神的奸詐,白色和金色的線條混用,代表著神的威嚴和偉岸,黑色和紅色混雜的眼部線條,更顯得氣質非凡,額頭上一枚大大的金色的通寶銅錢,代表著他財神的身份。

財神在五行中,歸屬水。

而財神同樣為他帶來了一個能力,【招財進寶】。

招財進寶,你的財運會永遠保持上升的狀態,偶爾會獲得一些意外的財富,可以通過消耗真炁來吸引跟財有關的東西,價值越高,消耗越大。

他這是又變成招財貓了嗎?李承真有些無語。

這個能力倒不是說不好,但實在感覺冇什麼大用,他李承真對於超過他需求的財富並不是很有興趣,那些身外之物反而會拖累他的修行,反倒不美。

而且這五尊神明居然連一個攻擊性的能力都冇有,全是偏向於輔助和功能性的能力。

不過倒是也能理解,畢竟他李承真本身的性格就是與人為善,不喜爭鬥,以他為根本衍生出來的神格,大概也影響了一部分。

不然就說那財神趙公明當年在截教中,也是堂堂的外門大師兄,鬥法凶的很。

等等,李承真神色有些奇怪。

這五個神格構建出來的那一刻,居然隱隱的出現了一些聯絡,彷彿達成了什麼玄妙的變化,一同演化出了一個技能,【五炁流轉】。

五炁流轉,消耗真炁可以控製人的福,祿,壽,喜,財五運,在一定程度內相互轉換。

也就是說他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把福氣轉為財氣,把祿氣轉為喜氣,感覺是一個相當實用的技能啊,等以後試驗一下消耗真炁的量,說不定還能開發出很多種妙用呢。

而且事實證明,幾種相互有聯絡的神明在一起,確實會發生一些玄妙的變化,對整體增強很大。

不過對於這個突然出現的能力,李承真倒是還想到了一些彆的東西。

這能力叫五炁流轉,五炁,也是五行,也是五臟,也是五福,怎麼說呢,天地都是陰陽化生而出,五行也不過是兩儀四象八卦中衍生的東西。

所以很多東西其實都可以照用五行理論,比如說財神五行屬水,因為古人認為,水乃萬物之源、水有潤萬物的特性,除了天上的太陽、地上的泥土以外,水成為人類生存最重要的因素和最強大的自然力。

《管子·水地篇》有雲:“人,水也。男女精氣合,而水流形。”

說人也是由水生成的。

在八字測算中,財代表妻子,代表財富。亦有財能養命,財旺生官。

所以代表官運的祿神五行屬木,水能生木,財能利官。

五行相生相剋,五炁流轉如意,五福此消彼長,這相當合理。

當然,這裡麵各種的彎彎繞繞還多的很,李承真現在也懶得細究,甚至都懶得運行周天,一頭躺在酒店的床上,難得的好好睡一覺。

神格的事情總算是暫時告一段落了,也得虧中間壽星神格給他加了性命,不然以他李承真這點炁量,可能今天根本構建不了五個神格,指不定得調息到明天。

再加上這段時間一直連軸轉,在全國各地到處奔走,屬實給李承真累了個夠嗆,現在倒是難得放下了顧慮,好好休息一次。

不過說實話,這才哪兒到哪兒啊,之後還有他忙的呢,神格可不是構建好了就完事兒的,冇有海量信仰之力的支撐,什麼神格,那就是鏡中月,水中花,苗而不秀,是個銀樣鑞槍頭。

之後他少不了到各地香火旺盛之處去盜取信仰之力,作為演神的根基之一。

但這其中還有一個很大的問題,那就是信仰之力,信仰之力可以粗略的跟香火畫上等號,為數不多的區彆就是它包含的範圍要比香火更廣,理論上,隻要人產生念頭,就會有信仰之力。

人是複雜多變的,人性更是如同歸墟一般難以揣測,信仰之力如此特性,就註定了它裡麪包含著來自芸芸眾生,形形色色的各種念頭。

若是將這些駁雜的信仰之力一股腦全收到體內的神格裡,那他李承真也不用修煉了,精神分裂都算是好的,畢竟各種念頭,各種想法一混雜,簡直就像是每時每刻都有千八百個人圍著你不斷的唸經,冇氣死都得膈應死。

因此,倡優們的先輩就想到了,用外物來承載信仰之力,用化物或者禦物的手段將其煉製成類似於法器的容器,不僅遠遠要比體內安全,而且同時也方便。

這就是夏老頭經常唸叨的傢夥事兒。

傢夥事兒隻是一個容器,什麼形狀倒是無所謂,最重要的是能夠承載更多的信仰,比如說夏老頭手上就有一對手套,那就是他的傢夥事兒。

通體呈銀色,閃爍著幻彩一般的夢幻顏色,讓人看上去就感覺神聖非凡,李承真揣測,那對手套應該是拿某個道觀或者寺院裡有些年頭的香火銀融了的抽成銀絲,然後再編織成的手套。

李承真猜測要是把佛祖的金身扒下來,融成金絲,說不定也能打幾副好東西,不過這也就隻能想想,真正能塑金身的那些寺廟,道觀,哪一個都是有傳承有底蘊的名門大派,哪個不長眼的敢去觸人家的黴頭?

而且不是這些傳承多年的大派的金身,他還不稀罕呢,冇有經過幾百上千年的祭拜,再多的金子也不過是凡俗的黃白之物罷了。

不過李承真的心裡對於自己的傢夥事兒,其實早就隱隱有了一些想法。

自己現在有五炁流通的改命手段,有算命眼和招財手,甚至還有上達天聽,告禦狀的手段。

這他媽活脫脫就像是一個江湖騙子呀,粘條鬍子,旁邊立個牌子,寫上算天算地算姻緣,再號稱個什麼李半仙兒。

毫無違和感好不好。

不過嘛,像江湖騙子的話,他想要的那個傢夥事兒,感覺意外的很契合啊,雖然合適的材料不太好找,不過如果去那邊的話,或許會有些收穫,嘖嘖嘖。

李承真一邊美滋滋的想著,慢慢睏意來襲,進入了夢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