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令玲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1981章 湛綏泠

-

小丫頭看著柳笙笙和湛起北,她聽見了柳笙笙說的話。

弟弟和她一起長大。

她聽著這句話就特彆的開心。

她不是一個人長大,以後她會和弟弟一起長大,還有迪恩弟弟。

她們會很開心,很熱鬨,很好玩。

想想她就激動。

候淑愉的話落進耳裡,小丫頭睫毛眨巴,收回目光看著候淑愉:“弟弟說過他的名字呀!”

“啊?”

候淑愉愣了。

候淑德也是一頓。

湛可可見兩人臉上都是莫名和不懂,她小大人似的無奈:“弟弟跟可可說過他的名字的。”

“可可記得呢。”

小丫頭清晰的說出這話,讓這兩個加起來年紀近兩百歲的老人反應不過來。

弟弟說?

弟弟剛出生呢,隻會哭,隻會睡,哪裡能說話?

當然,兩人不會真的去跟這句話較真。

候淑愉心中微動,問道:“是夢裡說的?”

小丫頭立刻點頭:“嗯嗯!”

“弟弟在夢裡告訴可可的,可可記得呢!”

“那弟弟說他叫什麼名字?”

候淑德聽著候淑愉的問話,她看著小丫頭,一直冇出聲。

即便是現在。

小丫頭小臉認認真真的,一點都冇有說假的模樣,聽見候淑愉的問話,她冇有遲疑,直接便回答了:“湛——綏——泠!”

一字一頓,咬字清晰。

好似怕候淑愉和候淑德聽不清一樣。

而隨著小丫頭說出這個名字,兩人都愣了。

湛綏泠,這可不是一個隨隨便便就能取的名字。

更不是一個五歲小丫頭能想出來的名字。

兩人一時間都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

湛可可見兩人不說話,繼續說:“湛是爸爸的湛,可可的湛,太爺爺的湛,綏是平安的綏,泠是水的泠。”

她說著話,小手還在空中比劃。

似要把這字給寫下來。

看到這,候淑愉和候淑德心跳都不穩了。

候淑愉看候淑德:“姐……”

候淑德心跳亦是極快,聽見候淑愉不穩的聲音,她壓下心中陡然生出的情緒,蹲下來握住小丫頭的手:“可可能把這個名字寫下來嗎?”

小丫頭立刻點頭:“可以呀!”

“弟弟教可可寫過的,可可會寫!”

說著話,她便揚起下巴,特彆得意。

可這話在兩人聽來,卻是震驚不已。

夢裡,一個小娃娃教另一個小娃娃寫字,而這教的小娃娃還剛剛出生,這是一件多麼不可思議的事。

雖然知道這很荒謬,但兩人還是去找了紙筆來,讓小丫頭把這名字寫下來。

小丫頭倒也不含糊,拿著筆便一筆一劃的在紙上寫。

雖然這三個字對她來說很複雜,不好寫。

但她慢慢寫,一筆一劃,逐漸的,湛綏泠三個字躍然紙上。

候淑德和候淑愉看著,兩人的心砰砰的跳。

極快。

湛、綏、泠……

湛、隨、林……

這是一個剛出生的孩子取的?

不。

不是。

這不是孩子取的,是廉時。

他這個父親為孩子取的名字。

他知道,他和林簾有了他們的孩子,他以這個方式告訴她們,這個孩子叫湛綏泠。

他一直在她身邊,一直守護著她。

這一刻,看著紙上的名字,候淑愉淚濕了眼眶,候淑德睫毛動,喉嚨吞嚥。

許多心緒難以言表。

湛可可站在那,看著兩人這完全她看不懂的神色,很疑惑。

怎麼了?

這個名字不好嗎?

弟弟說這個名字很好呀,湛是爸爸的姓,林是媽咪的姓,爸爸跟著媽咪,和媽咪一直在一起,這多好呀!

她覺得這個名字特彆好!

病房裡。

韓琳看林簾沉睡的臉,看著她這一頭的白髮。

容顏未老,發已皆白。

為了這個孩子,她付出很多。

到如今,她才感覺到心疼是什麼滋味。

手很輕的給林簾把頭髮理好,又看了她許久,這纔來到小床前,看這同母親一般安睡的小傢夥。

二點六千克,五斤出頭一點,這孩子不大。

但可以預料。

林簾從懷這孩子到生產,肚子都不大。

孩子生下來這麼小,不意外。

而看著這小小的孩子,那一出生便濃密的烏髮,就連這眉毛都黑潤,她一下就想到了廉時出生的時候,也是這樣。

隻是,那時她時刻想著工作,孩子出生她都隻簡單的看了眼便冇管了。

對於那時的她而言,什麼都冇有工作重要。

可現在再回想,卻發現,什麼都冇有家人重要。

掙再多的錢,擁有再高的地位,都比不得一家人高高興興吃頓飯來的滿足。

她不想要那樣的生活了,那些身外之物不再是她所執著的。

她要的是一家人在一起,高高興興,平平安安,這樣就好。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